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九章上港码头

时间:2018-01-20作者:水中两条鱼

    上港码头,忙碌了一天的工人陆陆续续的下班,在码头做活,都是一些买力气的活,这些年梁平市发展的非常好,他们倒不怕没有活做,只要天天有活干,在码头的工资还是很客观的。

    深夜两点,码头上已经没有了工作人员的身影,突然从漆黑的夜色里走出三个人,为首的一个嘴里叼着一颗烟,走路一摇三晃,给人的感觉就像个地痞流氓,在他身后跟着两个拿着密码箱的小弟,此人叫丧彪,在他正前方有两个人同时向他们走来。

    来人之一外号野狗,三十岁上下,因为天气炎热赤裸着上身,一身健康色的古铜色皮肤,走动间能看到充满力量的肌肉疙瘩,最显眼的是对方胸口有个狼头纹身,狼头只有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被黑色眼罩蒙住,狼头并没有因为瞎了一只眼就弱了气势,反而因为失去了一只眼睛更加显得狰狞可怖。在他身后跟着一个拿着帆布包的小弟。

    很快两方人就碰到了一起,谁都没有说话只是相互交换了手中的东西,然后就分开了。

    就在野狗快要回到船上的时候,突然海面上出现了很多灯光,还有快艇的发动机声。

    野狗和身后的小弟拿出武器,指着彪哥怒吼道:“你敢出卖我。”

    彪哥身后的两个小弟看到这个架势,也同时拔出了身后的武器,指着野狗和他身后那个小弟。

    彪哥伸出手阻止了两个小弟,认真的说道:“老子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和条子打过交道,现在不是说谁出卖谁的时候,趁着条子还没上岸,赶快跑吧!”彪哥说话就带着两个小弟往码头外面跑。

    狗哥看了眼海面上不断靠近的快艇,他来的那艘小船已经被包围了。

    “走。”

    野狗从身后小弟手里抢过一箱子钱,拿着就往彪哥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他对梁平市不熟,只能跟在彪哥身后,当他来到彪哥身边的时候,身后的人已经快要追上来了。

    逃跑过程中,彪哥的两个小弟不幸中枪倒在了地上,彪哥来不及伤心,只能带着野狗一起跑路,在混乱中,野狗的小弟也中枪倒地,只剩下两个人不知道跑了多久,一直到快跑不动的时候,两个人才像死狗一般停下来休息。

    “兄弟够义气,只要能逃过这一劫,你就是我野狗的好兄弟。”

    野狗不停喘着粗气,断断续续的说道,如果不是彪哥一直带着他跑,可能现在他已经被抓住了。

    彪哥看到路边有一条小河,也不管河水干不干净,两只手捧起来就喝,直到喝饱了之后,才说道:“妈的,听道上的兄弟说梁平市的罪恶猎人刘国安很厉害,只要敢在梁平市贩毒就逃不过他的眼睛,以前我还不信,今天算是见识了,看来梁平市是不能呆了。”

    “听兄弟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来的时候,老大叮嘱过我,让我小心行事,没想到还是出事了,还好钱和货没有损失太多。”

    野狗来到彪哥身边,放下钱箱子,他没有像彪哥一样喝,只是用河水洗了洗脸,胸口那只狼头被水浸湿之后更显狰狞。

    彪哥看着野狗洗脸,眼中露出一丝亮光,很快就被隐藏了起来,踢了踢脚边的帆布包,面露苦恼的叹道:“经过这件事,这些货恐怕不好找销路了。”

    “不用怕,梁平市不能呆,就跟着哥去外面,老大最喜欢结交人才,只要你有能力,跟着我老大混,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

    野狗闻言抬起头,甩了甩头发上的水珠,两只手随意的在脸上摸了摸,他的话刚说完,远处传出了刺耳的鸣叫声,其中还有狗叫的声音。

    “妈的,阴魂不散,跟我来!”

    彪哥冲着身后亮起车灯的方向暗骂了一声,提起脚边的帆布包招呼一声就向前面跑去,在前面不远处正好停着一辆车,彪哥的目标正是那辆车。

    在距离彪哥很远的地方,好几辆车在李大山的头车带领下正往这边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们的车队速度好像不是很快,在第三辆车里面有两只蓄势待发的大型狼犬,不时冲着窗户外面叫两声。

    眼看着彪哥和野狗快要来到车边了,只要他们上了车之后,在想追上就会变得困难许多。

    野狗和彪哥看着近在咫尺的车,两人脸上都露出了死里逃生的笑容,他们却没有发现车里有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刘国安,从枪声响起的时候,刘国安就等在这个逃跑的必经之路,原本还能保持理智的刘国安看到野狗胸前的独眼狼头纹身之后,再也无法保持理智,眼神中充斥着一股疯狂的味道。

    因为他很清楚,那道纹身代表着什么,只有独眼狼的人才会留这种纹身,当初他曾经打死过两个纹这种纹身的人,那两个人是把独眼狼头纹在胳膊上,没有这个大。

    在野狗和彪哥距离车还有十几米的时候,刘国安悍然发动车子,油门一踩到底,车子瞬间提速,猛的冲向跑出来的两个人。

    砰、砰,两声闷响,野狗和彪哥被撞飞了出去,因为撞击的太突然,两个人倒在地上之后才发出惨叫。

    刘国安刹车踩到底,现场响起一阵尖锐刺耳的摩擦声,很快四周就充满了一股焦糊味,刘国安停好车之后,拿起座位边的一根钢管,面无表情的打开车门来到两个人面前。

    野狗和彪哥两人手上的枪在被车撞倒的时候,飞出了很远,此时两人只能徒劳的躺在地上发出惨叫声。

    “独眼狼在哪里?”

    刘国安看着地上两个人,手里的钢管高高的举起,没等对方说话,钢管已经落了下去,彭一声,打在野狗的身上,野狗发出更大的惨叫声。

    “呸!”

    野狗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一边惨叫,一边却用眼睛死死瞪着刘国安,仿佛要把他的样子记在脑海里。

    刘国安不为所动,一只脚踩在野狗被撞伤的大腿上,使劲左右捻动,手里的钢管也没闲着,一下又一下的打在野狗的上半身,一边打一边问:“独眼狼在哪里。”

    过了一会,野狗昏死了过去,刘国安又把目标放在了彪哥身上,当李大山赶到现场的时候,正好看到刘国安把彪哥打了个半死。

    “刘国安,快住手。”

    李大山快速冲过来,一把夺过刘国安手里的钢管,狠狠的扔到了远处,大喊道:“快叫救护车。”

    此时的刘国安身上全是鲜血,都是野狗和彪哥身上溅的,他的眼中有着让人心悸的疯狂,钢管被李大山抢夺走之后,依然用脚不断的踢已经昏迷的两个人,嘴里喃喃自语着:“独眼狼在哪,独眼狼在哪...。”

    李大山联合其他警察把刘国安拉倒远处,让小王和小徐控制住刘国安之后,快速来到彪哥和野狗身边,检查了一下,发现两个人还有呼吸,这才松了一口气。

    一直到救护车把昏迷的两个人接送走,李大山才让人把刘国安放开,看着已经恢复理智的刘国安,李大山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什么意思,总之很复杂,他拍了拍刘国安的肩膀,张了张嘴最终却什么都没说,只是叹了一口气。

    刘国安颓废的往地上一坐,看着地面发呆,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其他警察不敢打扰他,只敢远远的看着。

    “混蛋,混蛋至极!”

    局长办公室,张剑锋看着面前的刘国安,愤怒的大声吼叫,因为激动额头的青筋像是蚯蚓般浮现了出来。

    刘国安身上还是穿着那一身带血的衣服,血液已经干了,像是红色的油漆染在上面似的,听到张剑锋的话,有些不服气的嘀咕道:“谁让你不告诉我的,如果我早点知道也不会出现这种事了。”

    张剑锋的年纪大了,但他的耳朵却很好使,听到刘国安的嘀咕,更加愤怒的吼道:“你还敢顶嘴,省厅耗费了多大的精力、财力、物力、才和独眼狼的人搭上关系,丧彪为了这件事当了五年的黑社会老大,眼看就要成功了,只要丧彪和野狗离开,就有很大的机会见到独眼狼本人,三十年了,从来没有人见过独眼狼的真面目,这是我们接近独眼狼最近的一次,全都被你毁了。”

    既然被听到了,刘国安索性豁出去了,抬起头眼睛直视着张剑锋,不服道:“整个局里都知道这次的事情,只有我被蒙在鼓里,张局,我可是刑警队长。”

    “你还记得你是刑警队长,如果把丧彪卧底的事情告诉你,就你那冲动的性格还不得紧紧跟在丧彪身后,去找独眼狼,只要你跟在丧彪身后,就有很大的可能会暴露丧彪的身份,让你自己说我能不能告诉你。”

    张剑锋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背着手来回不停的走动,听到刘国安的话,直接停在他面前,指着他的鼻子问道。

    刘国安被张剑锋指着鼻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很清楚,自己一旦知道了丧彪的身份,肯定会跟在丧彪身后去找独眼狼,独眼狼已经成为了他的心魔,一天不把对方找出来,刘国安一天就不能安心。

    “把枪和证件放下,回家好好去反省,没有我的命令不要回来。”

    张剑锋重新坐到椅子上,看到刘国安还站在哪里一动不动,很是嫌弃的挥了挥手。

    刘国安知道这次是自己理亏,不仅坏了省厅的大事,还把卧底给打进了医院,只是回家停职反省,张剑锋已经是冒了很大的风险了,最后看了一眼张剑锋,发现对方根本就没看他,只好灰溜溜的走出了局长办公室。

    打开局长办公室的门,发现外面很多人在偷听,刘国安出来之后,他们全都一窝蜂的散开,不时的有人偷偷瞄一眼刘国安。

    虽然刘国安对毒贩很凶残,但对自己人却非常好,在局里很得人心,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局长为什么会训斥刘国安,丧彪卧底的身份只有局长张剑锋和刑警副队长李大山知道,其他人还以为是因为刘国安把两个毒贩打的太惨,才会被局长训斥。

    “刘队...”

    方雪看到阴沉着脸的刘国安,打了一声招呼,刘国安应付般点了点头,就走了过去。

    来到警局外面的刘国安,转过身不舍的看向身后的警局,偶尔有一两个路过的警察看到刘国安还会打声招呼。

    刘国安看了很久之后才回过身往家的方向走,现在他已经停职了,没有资格坐警车,只能走出去。

    “张局,医院有消息了,丧彪没有生命危险,肋骨断了两根,大腿被撞成了骨折,医生说修养半年差不多就能恢复。”

    李大山来到局长办公室,看着手中的一个单子念道。

    张剑锋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透过窗户正好看到刘国安有些落寞的身影,听到李大山的报告,皱了皱眉头,问道:“野狗怎么样了,能不能撬开他的嘴。”

    李大山收起手里的单子,摇摇头道:“野狗的嘴很硬,在救护车上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自杀,幸好被医生发现的及时,抢救了过来,他的情况很不乐观,受伤太重,在加上一心寻死,从他那里问不出一点有价值的东西,”刚说完,他的电话就响了,看到来电显示,眉头情不自禁的皱了起来,来不及和张剑锋打招呼,直接接听,过了一会,放下电话说道:“野狗死了。”

    “刘国安这个混蛋小子,这件事就我们两个知道,他怎么会得到消息的。”

    张剑锋坐在椅子上,越发感觉头疼,一只手捂着额头想要缓解一下疼痛。

    “张局,我可什么都没和刘队说。”

    李大山以为张剑锋是在怀疑他,急忙开口道。

    张剑锋放开手,说道:“没怀疑你,你,我还是了解的,我就是想不通,刘国安这小子究竟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难不成他的鼻子比狗还灵,哪里有毒品都逃不过他的狗鼻子。”

    李大山刚想说话,张剑锋桌子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刚把刘国安那小子骂走,现在骂我的来了,你先出去吧,刘国安这几天就让他好好在家停职反省,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在让他回来。”

    张剑锋看到李大山走出去,才拿起电话,刚放到耳边,就听到了里面的咆哮声:“张剑锋你个老混蛋。”

    张剑锋情不自禁的把电话拿开了一点距离,等对面的音量小了一点之后,才满脸笑容的对着电话说道:“老王啊,这件事怪我没协调好...。”

    刘国安离开警局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竟然不知道该去哪里,这些年他一直都是警局和家,两点一线的生活,严格来说在警局的时间比在家的时间要多的多,突然之间离开警局还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不知走了多久,抬起头一看来到了时尚酒吧,现在是上午,连门都没开,值班打扫卫生的人要到下午两点多才能来,刘国安摇摇头打算离开。

    突然,紧闭的大门慢慢的打开了,孟虎迈着八字步,摇摇晃晃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当他看到门外的刘国安时,立马转身打算把门关上,关了几下发现关不上,往地下一看,原来是刘国安一只脚挡住了门。

    “刘队,这么巧,在门口都能遇见你。”

    发现关不上门,孟虎装出一副刚见到刘国安的样子,露出很诚挚的笑容,微胖的脸因为笑的太努力,反而变成了一种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刘国安阴沉着脸从孟虎身边挤了进去,来到吧台边,冲着孟虎喊道:“不用这么担心,今天我就是单纯的想喝酒。”

    孟虎看出刘国安的心情不好,随手把门关上,来到吧台里面,拿出两罐啤酒,一罐放在刘国安身边,一罐自己打开。

    “咱这可是酒吧,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酒,想喝酒管够。”

    孟虎拿起啤酒罐和刘国安面前的啤酒罐碰了一下,送到嘴里喝了一大口,当他拿开啤酒的时候,发现刘国安还在喝。

    孟虎觉得既然是陪刘国安喝酒,那肯定要一起喝,看对方没有放下一直喝,他再一次把啤酒罐放在了嘴边,一罐啤酒一口气喝完。

    孟虎一直对自己的酒量很自豪,他白酒能喝几斤,啤酒从来没喝醉过,这一次却让他开了眼界,两人面前摆满了啤酒罐,刘国安依然没有丝毫醉意,拿起一罐就是一口气喝掉。

    孟虎的眼神已经开始飘忽了,每次看到刘国安喝掉一罐,他就紧跟着喝一罐,就像一个不认输的赌徒,明明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还要一跟到底。

    “虎哥...喝酒从...来没...输过,不信今天喝不过你...。”

    孟虎使劲晃了晃脑袋,看到刘国安又喝掉一罐,颤颤悠悠的拿起一罐就往嘴上送,喝了半天没喝进嘴里一点,仔细查看原来是没打开,努力了几次,好不容易打开,却因为手滑,一大半都洒在了外面。

    原本一脸平静喝酒的刘国安,突然冷不丁的趴在吧台边吐了起来,一股子臭味弥漫开来。

    看到刘国安呕吐,孟虎哈哈大笑:“哈哈...还是我赢...赢...了...,”说完头一歪,直接倒了下去,没过一会,从吧台底下响起了孟虎打呼的声音。

    刘国安吐完酒之后,感觉胃里好受了一些,拿起一罐啤酒犹豫了一下,又放了下来,从衣服兜里拿出一些钱往吧台一放,摇摇晃晃着走出了时尚酒吧。

    当刘国安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头疼欲裂的刘国安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竟然躺在路边的椅子上,坐起身拍了拍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在原地坐了很久才从椅子上站起来。

    当他来到家之后,听到厨房里有两个人的声音,平时家里不会来客人,刘国安好奇的来到厨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