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恶猎人 第八章分裂人格

时间:2018-01-20作者:水中两条鱼

    “只是一个虐杀动物的案子有什么难的,只需要一个小白兔就能把案子破了。”

    制止方雪冲动的说话之后,刘国安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听到刘国安的话,不仅是韩雨婷就连韩志远都皱了皱眉头,他实在想不出来用小白兔怎么破案。

    韩雨婷闻言冷笑一声,重新来到韩志远身边,虽然她不相信刘国安的话,但还是吩咐道:“冯叔,去拿一只小白兔,我倒想看看他怎么用兔子破案。”

    兔子很快就拿来了,全身雪白没有一丝杂毛,刘国安看到这只兔子和死去的那只一模一样,满意的点点头接过装兔子的小笼子。

    “刘队,行不行啊,我还没听说过用兔子破案的。”

    方雪看到刘国安把兔笼子放在桌子上,不放心的小声问道。

    “呵...,连你的人都不相信你。”

    尽管方雪的声音非常小,依然被韩雨婷听到了,忍不住出声讥讽,她似乎看刘国安很不顺眼,逮着机会就想嘲讽几句。

    “婷婷。”

    害怕韩雨婷越说越过分,韩志远不得不出声阻止。

    “哼!”

    方雪狠狠的瞪了一眼韩雨婷,换来对方一声重重的冷哼。

    韩志远无奈的摇摇头,向刘国安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

    刘国安没有受到一点影响,把装有小白兔的笼子放在桌子上后,随手打开笼子,一只手抓住白兔的两只耳朵,把它提了出来。

    韩雨婷看到刘国安手里的小白兔不断挣扎,原本一脸傲气的神情,突然变的有些不自然,两只脚来回摩擦似乎是想要逃跑。

    “韩大小姐,你不是想要知道是谁杀死你那些宝宝的吗,你过来,小白兔会告诉你的。”

    刘国安一手提着不断挣扎的小白兔,另一只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小刀,向韩雨婷喊话的时候,刘国安故意把手里的刀在小白兔脖颈处来回比划。

    众人不知道他究竟为什么这么做,满是不解的看着刘国安手里的兔子和小刀,因为视线被刘国安吸引,没有人发现韩雨婷此时的脸色变得十分苍白。

    “韩大小姐不是想知道是谁杀了你的宝宝们吗,怎么现在又不敢过来了。”刘国安神色平静的看着韩雨婷,丝毫不在乎手里的兔子会不会不小心被他手上的刀子割喉。

    “谁不敢了,我这就过去!”韩雨婷磨磨蹭蹭的来到刘国安身边,眼睛却看着别的地方,不敢看他手里的兔子,仿佛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声音不自觉的大了一些,吼道:“我过来了,你到底想做什么?”

    “你要看着小兔子,它才能告诉你是谁杀了它。”

    刘国安把手里的兔子提到韩雨婷的面前,韩雨婷下意识的看了过来,紧接着刘国安另一只拿刀的手飞快的划过小白兔的脖颈,原本放弃挣扎的兔子再一次激烈的挣扎起来,因为挣扎的太过剧烈,传出了几道比较响亮的呼吸声。

    “啊...,不是我杀的,我没想杀你,你走开不要过来。”

    原本安静的韩雨婷突然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发疯的喊叫着,一边喊叫还一边拍打刘国安手上的兔子,想要让兔子远离自己身边。

    失去理智的韩雨婷好几次拍打在刘国安拿着的刀子上面,刘国安苦笑着把手里的道具刀子收了起来,刀子只是个塑料的模型,兔子刚才之所以死命的挣扎,是因为刘国安用力太大,弄疼了兔子而已。

    “老冯,带婷婷下去。”

    对于韩雨婷的突然转变,韩志远一点也不奇怪,冷静的吩咐冯管家把韩雨婷带了出去。

    “不亏是刑警队刘队长,原来你已经看出小女的病情了。”

    等韩雨婷被带走之后,韩志远满脸苦涩的夸奖道。

    刘国安把手里的小白兔重新放回笼子里,确定关好门,随意的坐下,说道:“全靠韩叔昨天说的话提醒了我,不然我也不可能这么快就确定是令千金做的。”

    “哦,我昨天只说了一件婷婷小时候的遭遇,怎么就让你联想到婷婷会杀死自己喜爱的宠物呢。”

    韩志远一脸不解,整个家里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哪些宠物是韩雨婷杀死的,就连最亲近的冯管家都不知道,他实在想不明白刘国安是怎么想到的。

    韩志远想不明白,方雪就更加糊涂了,她现在还不没弄清楚韩雨婷为什么会失常,刘国安和韩志远两个人的对话听的更加是莫名其妙,一头雾水。

    刘国安整了整身子,正色道:“韩叔,恕我直言,令千金恐怕就是在那个时候留下的隐患,当初在她蒙着眼睛的情况下,有两个人死在了她的身边,其实有时候,看不见比看见更加可怕,当时她虽然没有看到现场的情况,但她却会想象,想象这个东西就复杂了,很可能会把当时的情形想象的更加恐怖,更加可怕,这一点从她被救出之后,开始练习散打防身就能看出一二。”

    刘国安说着说着摇了摇头,接着说道:“可惜她的功夫在怎么好,也没有办法强大内心,在她内心深处有着那么一丝恐惧的苗子,经过这么多年的成长,已经成为了第二人格,每次第二人格苏醒的时候就会充满嗜血的冲动,还好令千金没有杀人的念头,只是杀了几只宠物,还够不上犯罪。”

    “没想到你不仅是个警察,还是一个心理专家,”韩志远伤感的叹口气,道:“我也是最近才发现的,都怪我以前总是忙生意不在家,对婷婷关心太少,我竟然不知道她一直没有从当初的那件事中走出来。”

    “韩叔,现在案子已经结了,我也该离开了。”刘国安起身告辞,没等韩志远说话,就转身走了出去。

    韩志远看着走远的刘国安,苦笑一声,自语道:“没办好老张给的任务,下次见面又要被那个老东西骂了。”

    “刘队,你真是神人啊,竟然凭着一点蛛丝马迹就能算出韩雨婷是人格分裂,简直就是我的偶像。”

    刚走出韩家,方雪就像一个被憋坏的孩子,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脸上因为激动泛起一丝潮红。

    刘国安闻言停下脚步,看了一眼刚刚关上大门的韩家,脸上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开口道:“现在案子破了,你可以回局里复命了,我去时尚酒吧给多多找妈妈,咱们就在这里分开吧。”

    在刘国安看向韩家露出笑容的时候,韩雨婷从楼上窗户看向刘国安嘴角也同样露出了意义不明的笑容。

    方雪抬起头正好看到刘国安嘴角那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感觉自己的目光仿佛被吸引住了一般,再也挪不开,当她清醒过来的时候,现场已经没有了刘国安的影子。

    方雪像个失了魂的人一样,无精打采的打开车门,坐在车上过了很久才发动车子向局里赶去。

    当方雪回到警局之后,发现警局里的人个个都神情紧张,面容严肃,方雪虽然是个新人,但她好歹也来三个月了,一下就联想到可能有大案子。

    “方雪,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让你跟着刘队吗?”

    方雪刚进来就被李大山看到了,一股不祥的预感充斥在李大山的头上。

    “刘队说要去给多多找妈妈,让我先回局里结案。”

    方雪到现在还不知道,所谓的案子是张剑锋为了把刘国安调出警局的借口,天真的她还以为这就是一个普通的案子,看着四周不时进进出出的警察,每一个脸上都很严肃,问道:“李队,局里有什么大案子吗,怎么每个人都很紧张的样子。”

    李大山往外走的时候随口说道:“没什么案子,你去结案吧,”话没说完,李大山就走了出去。

    看着李大山慌慌张张跑出去,方雪不悦的撇撇嘴,随后跑去写结案的报告去了。

    “张局,刘队不见了,电话也打不通。”

    李大山来到张剑锋的办公室,连门都没有敲,就这么着急忙慌的闯了进来。

    张剑锋正在接电话,伸出一只手冲着李大山压了压,示意他等会在说,过了一会他放下电话,神色凝重的说道:“让小王和小徐去找他,找到他之后就算绑也要把他给我绑到局里来,今天晚上绝对不能让他在外面晃悠。”

    “张局,小王和小徐就算找到刘队,恐怕也不敢绑他。”闻言李大山苦笑着说道。

    “不管怎么样,也要找到他,今天的事绝对不能有丝毫差错,要是因为他破坏了今天晚上的计划,我非扒了他那身皮。”

    张剑锋气愤的拍了下桌子,用的力气非常大,桌子上放得杯子差点摔在地上。

    李大山知道张剑锋这是动了真怒,忙说道:“我马上叫小王和小徐去找刘队。”

    李大山离开之后,张剑锋拿起桌上的文件继续看,看了还没几行字,就气恼的把文件往桌子上一拍,拿起水杯想要喝点水,发现里面一点水都没有,重重的把水杯往桌子上一摔。

    局长办公室有两个人正好路过,听到里面传出的撞击声,情不自禁的加快了脚步,深怕被里面暴怒的局长抓住把柄训斥一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