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超级母舰 第五十四章 中风

时间:2018-02-19作者:空长青

    军方的效率很高,对交易也十分迫切,于是第二天,聂云就收到了楚潇潇打来的电话。

    “喂,聂云,你的货我们已经找到买家了,是兔子国东南军区,他们发了一份货物清单,你可以过来挑选你们需要的购买,我被我妈禁足了,要不你……你来我家一趟?正好,我妈也想见见你!”

    “嗯?到你家?不是发份电子邮件就可以了吗?”聂云傻乎乎问了一句,还要跑过去,效率多低啊!

    “问题是……你有邮箱吗?”楚潇潇的语气冷了下来。

    呃,这是被鄙视了吗?也难怪,若是以前,还处在八十年代渔民生活状态下的聂云,是绝对不可能有邮箱这么“先进”的东西的。

    “我……”聂云刚想说有,不过幸好,察觉到周围骤降的温度,他立刻改口,“没有……好吧,那我去一趟,你把你们家地址告诉我!”

    “嗯!”不知道是不是聂云的错觉,随着这个嗯字出口,瞬间春回大地。

    挂了电话,聂云挠挠头,想了想,顺手给“拼命二郎”布置了个任务,便乘坐海狼号出海了。

    ……

    海鹰镇南湾码头渔货市场。

    “哟呵!老刘,你们今天收获不错啊!这条马鲛得有七八公斤了吧?好家伙!”

    刘叔依然习惯性地叼着他的烟斗,闻言大笑道:“哈哈!这是我家那小子的收获,我老啦,可捞不动啦!”

    “好小子!成,这条鱼我给你算100,算是恭喜你后继有人,连其他的加起来一共370!”

    “好,就这么办,成交!”

    买卖做成,刘叔正准备接钱呢,突然肩膀被人一推,踉跄了两步差点摔倒。

    接着那钱便被旁边伸过来的一只手直接抢了过去。

    刘叔转头对那人怒目而视,却发现那人脸上一刀狰狞的刀疤,顿时怒火一滞。

    这人外号“刀疤”,是这一片的混混头子,简单来说,就是收保护费的黑涩会。

    码头,特别是这种偏僻的小码头,向来是鱼龙混杂,滋生黑暗的区域,南湾自然也不例外。

    刀疤不仅手下有几十号弟兄,而且为人心狠手辣。

    刘叔听说前不久,隔街的一人,就因为与刀疤发生口角,招惹到了他,第二天就被打残,最后不得不黯然离开这里,几乎所有在这里讨生活的渔民都不愿惹上这种人。

    “刀疤,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个月的保护费我可是交了的!”刘叔强压住怒火问道。

    “嘿嘿!不巧,这个月的保护费又涨了,加上你这些啊!马马虎虎刚刚够!”刀疤裂开嘴,露出满口黄牙,拍着手上的几张钞票阴笑道。

    周围的人见此情形,包括刚刚的店老板,都远远围观不敢上前,眼中大多是敢怒不敢言。

    “你!”刘叔目中喷火,不过想想自家的小子,还是愤愤地暗骂一声晦气,转身欲走。

    “等等!”刀疤却叫住了刘叔。

    刘叔停下脚步,看向刀疤。

    刀疤眯起眼睛,“听说聂云那小子和你们家的关系走的很近?”

    刘叔闻言一愣,聂云?

    “是又如何?”

    “很好,我有点事情找他商量商量,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嗯?”刘叔一惊,听刀疤的语气,明显是不怀好意啊!

    刘叔面色变幻,最后还是陪着笑道,“刀疤,聂云他还只是个孩子,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替他……”

    刘叔话还没说完,刀疤便眼色一冷,“我他么让你废话了吗?你只需要告诉我,他!在!哪!儿!”。

    旁边一个小弟很有眼力地上前直接就一拳打在刘叔的脸上。“老家伙!刀疤哥让你废话了吗!”

    刘叔毕竟年纪大了,被一拳打得跌倒在地,嘴角溢血,烟斗也飞了出去,落在不远处直接摔成两节。

    “咳咳!”刘叔倒在地上咳嗽了两声,一时却是爬不起来了。

    “爸!”不远处传来一个少年惊怒交加的声音。

    只见一个秃顶少年飞快奔来,却正是刘叔的儿子刘小牛!

    他来到刘叔身边,检查了一下刘叔的伤势,见自己父亲嘴角流血的样子,眼珠子都红了,立刻就要扑过去和刀疤他们拼命。

    可手臂上一紧,转头一看,却是刘叔死死拉住他,对他摇了摇头。

    “老家伙,别说我不给你机会,说出聂云那个小子的下落,否则……”

    “否则怎样?”人群中突然传出一个冰冷的声音。

    众人一愣,便看到一个少年分开人群走了出来。

    “聂云!”刘家父子惊呼。

    刀疤闻言眼睛一亮,“你就是聂云?”

    刘叔却是急了,他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口中喊到:“刀疤,你想干什么!他还是个孩子!”

    聂云看了看刘叔脸上的伤,然后见到不远处地上被摔成两半的烟斗,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他上前两步,旁若无人地捡起两截破碎的烟斗,很仔细的擦干净上面沾染的灰尘,然后走到刘叔身边。

    其他人看不到的是,聂云握着烟斗的手,有隐晦的银光一闪而过。

    “刘叔,别激动,烟斗拿好,我有分寸!”聂云将烟斗塞进刘叔手里。

    刘叔急了,刚想说话,突然表情一怔,低头看向手中的烟斗。

    只见原本摔成两半的烟斗此时正完好无损地躺在自己的手心,哪里还有一点破损的痕迹。

    “这……”刘叔当场愣住了。

    聂云此时已经来到刀疤一行人面前,“你找我?”

    “呵,你小子倒是有种,我有点事问你,和我们走一趟吧!”刀疤看了两眼聂云,冷笑道。

    “好!”聂云答应的很爽快。

    “嗯?”这倒是出乎刀疤的预料,想不到聂云这么配合,他原先还想等聂云反抗,好当场给他一个下马威。

    “那就走吧!”

    “等等,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嗯?什么问题?”刀疤微微皱眉。

    “你刚刚让刘叔说出我的下落,否则你就怎样?”

    刀疤看着面前这个脸色淡然的少年,不知为何竟从他身上感受到一种危险的感觉。

    他微微眯起眼,对手下使了个眼色,七八人当即将聂云半包围起来。

    “嘿!若不说,自然是打残了!小子,我讨厌别人废话,看来需要先告诉你我刀疤的规矩,给我送他点见面礼!”

    刀疤的手下登时狞笑着围上来。

    “聂云,我来帮你!”秃子不知何时竟来到聂云身边,虽然眼中有几分紧张,但依然勇敢的站了出来。

    聂云看了眼秃子笑了笑。

    ……

    一分钟后。

    所有人看着满地哀嚎的刀疤手下们,眼中露出无比的愕然。包括全程几乎就在打酱油的秃子也是一个表情。

    靠!我们刚刚看到了什么?武林高手啊!

    刘叔疑惑地看着场上毫发无损的聂云,才几天不见,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却变得自己都要认不出来了。

    踢到铁板了!刀疤脸上浮现冷汗。

    “小……小兄弟,我觉得,这里面可能有些误会,其实我们就是找你问个问题,没……没有恶意的。”刀疤退后一步,挤出一个笑容道。

    聂云缓缓朝他走去,“是嘛?那现在,这误会可是闹大了!”

    刀疤眼见聂云走到他身前,突然眼中凶光一闪,竟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朝着聂云当胸刺下!

    “聂云小心!”刘家父子惊呼!

    聂云只是随意转了个身,让过匕首,眨眼便到了刀疤身后,一手按上了他的肩膀。

    刀疤刚想转身挥砍,肩膀突然像是被针扎了一下,接着手臂一麻,竟直接失去知觉。

    “铛啷”匕首掉落,刀疤的右手也软啪啪地垂在身侧。

    刀疤惊恐地努力想抬起右手,可不论如何努力,都无法做到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似乎这只手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刀疤惊恐地对聂云吼道。

    “很明显啊,你中风了!”聂云一脸惋惜地看着他。

    “中……中风!?”所有人全都愕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