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肉欲娇宠[H 甜宠 快穿] 【师尊篇10】既是劫,那便渡

时间:2018-01-19作者:清欢

    凌越离开楚娇后,径直回到自己的洞府,简直像是落荒而逃。

    其实他并未生小徒儿的气,心反而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在发酵。

    楚娇并不知道,自家师尊有一门天赋神通叫“玄冰衍”,这神通并非攻击术法,而是更偏向于追踪。若凌越打斗将自身冰炁打入对方体内,就算敌人逃走,他也能够化冰为眼,及时探查出对方状况,更能暂时透过对方的视角看到周围事物场景,方便防御追踪。

    但冰炁未在自身体内蕴养,能够留存的时间很短,遇上高手更是能在瞬间察觉后抹除掉,所以这门神通用到的机会不多。

    当年楚娇才入门时,他为她疗伤而留了一丝冰炁在她体内,本以为早就消散,但他后来探查时才发现那冰炁竟被楚娇的真炁包裹在体内,早已自成一体,索性就当作一层保护小徒儿的手段了。

    如若楚娇出事,他也能够第一时间感受到。

    不过自家小徒儿向来乖巧,凌越基本没有用到过这神通的时候。

    但这一次,因着楚娇打斗过程真炁调动过多,连最深处被包裹的冰炁都被惊动,连带着在洞府修炼的凌越也有了察觉。

    所以,凌越也因此知道了楚娇上乾坤台的原因。

    是因为他啊。

    旁人不过胡言了几句,不过是于他而言,丝毫不在意的话。

    她却因为这污蔑,不惜跨阶对敌,不惜受伤,也想要维护他。

    他从来不关注这样的口舌之争。

    年少时被人陷害,被人指责,他也未曾争辩过分毫。

    但是,看到小徒儿为了他,拼尽全力的模样,他第一次觉得,被人护着的感觉,不赖。

    当亭亭玉立的少女最终惨胜,摇摇欲坠时,他再也忍不住,几个瞬息便移至苍桓山,却恰好看到小徒儿得暗器的场面!

    应当没什么事吧?

    他留下了才从药疯那拿到的疗伤圣药,区区暗器的伤口,应当很快便好了。

    凌越这么想着,压抑住心的担心,盘膝坐下,闭目打算继续修炼。

    本不过是几十年如一日,再简单不过的入定,但今次,凌越却总是无法静下心来。

    眼前时而闪过少女楚楚可怜的双眼,时而闪过少女难耐呻吟的面容,时而闪过娇软诱人的躯体,时而闪过那丰盈绵软的椒乳……

    那双乳儿雪白无暇,绣着牡丹的水红色肚兜挂在脖上,胸前的两点凸起将肚兜顶得波澜起伏,而从上往下看去,两乳之间那道诱人的乳沟好似一条由宽入窄,不见终点的深渊,诱得人想要掀开肚兜,一探究竟。

    不!

    这哪里是闪过!

    他竟不知不觉运转起“玄冰衍”,此时,他正以自家小徒儿的视角,近距离地看着她的身体!

    他看见少女纤细的手指抬起来,拉开了系在脖上和背后的细带,轻巧又突然地,解开了肚兜随手扔在床边,而少女的上半身,赤裸一片。

    他看见少女侧着身,手指将白兔般的乳儿往里拨弄,如玉的椒乳挤在了一起,圆润的形状微微变尖。

    他看见那受伤的部位在左乳的侧面,血迹从伤口渗了出来,好似洁白的绸缎上晕染开深深浅浅的罂红,有一种异样的美感。

    他看见少女将手帕沾了水,一点点将血液擦拭干净,那手微微有些颤抖,似乎在忍耐着疼痛。

    擦拭了好一会儿,伤口终于显露了出来。

    那是一个细小到几乎看不见的伤口,少女有些为难,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取出来。

    他看见少女将肚兜卷起来,咬在了嘴,然后双手抬起,包裹住左乳,将那浑圆的乳儿圈在手,食指和拇指用力,竟是硬生生地想要将那暗器这么挤出来!

    好不容易擦拭干净的伤口又开始往外渗血,少女却好似全无知觉,对自己的身体丝毫不手下留情。

    胡闹!

    凌越再也看不下去,睁开眼,瞬移出门。

    ※

    妈蛋,太痛了!

    楚娇手一边用力,内心一边无声嘶吼。

    她嘴里咬着肚兜,将剧痛带来呻吟压抑在口,低着头想要将暗器挤出来。她刚才拨弄了一下乳肉,根本就看不见那暗器在哪里,只能凭着身体的感觉,一点一点将它往外按压。双乳是多么敏感的部位,怎么经得起如此大的力道?楚娇的双眼因为剧烈的生理痛楚而迅速泛红起来,眼眶渐渐蓄满泪水。

    凌越闯进门,看到的便是楚娇这般的模样。

    “师……师尊?”

    大门被推开的声音惊动了楚娇,她抬起头来,眼的莹莹未落的泪珠恰好滴了下来,在她潮红的脸上划过一道湿痕。

    凌越大步走至榻前,握住了少女的手腕,止住了她近乎自残的行为。

    楚娇松开嘴咬着的布料,双眼通红地望着凌越,眨了眨眼,终于忍不住,眼泪开始大滴大滴地涌落。

    “师尊!!”

    “呜呜呜!师尊!!”

    就像小孩似的,如果不小心摔倒了,见周围没有人,他便会自己忍痛爬起来;但如果父母亲人在他身边,他便会哭着要求抱抱,因为有着依赖。

    楚娇本忍着痛处理着伤口,这下见自家师尊去而复返,心的委屈无限放大,竟嚎啕大哭起来。

    “呜……好疼啊……”

    “师尊……徒儿……呜……”

    “师尊为什么……刚刚为什么……要走……呜呜呜……”

    楚娇干脆拽住了凌越的衣领,将脸埋在了他的胸口,半是埋怨半是委屈。

    胸前的衣裳渐渐被泪水浸湿,凌越僵硬地站在床榻边,犹豫许久,将手掌覆在怀里人儿光裸的背上,轻柔地拍了拍。

    “莫哭了,娇儿……”

    “是为师错了。”

    不该因为自己的心绪波动,就什么都不说地离开。

    更不该,把受伤的你独自扔在这里。

    入手是少女滑腻无比的肌肤,那滑腻从指尖一点点向上蔓延,钻进手臂,钻进胸膛,直到他的心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