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老公是条狗 第一百六十五章母女分离

时间:2018-02-25作者:嘤嘤小狗蛋

    “爹,当真这么说?”李影云有些困惑的听着喜嬷嬷的回话,因为气愤太过尴尬,所以喜嬷嬷回禀过后,便离开了。

    “祖父,不喜欢我们吗?”王疏影在旁边听着,也听出了个大概。

    “不会,你祖父有他的顾忌,或许,这是他故意演给别人看的。”李影云思索着李大人的话,紫玲酥这个糕点,她的确爱吃,但是每次吃过以后,肚子都不大舒服,所以慢慢的,她就不在吃紫玲酥。

    李大仁特意提这个,莫不是在暗示什么?李影云打开包袱,里面有一本账本,记录着当家李大人给她的陪嫁,其中有几处庄子引起了她的注意。

    马庄的管事是汪管事,平时和她从前的喜好一样,从爱吃紫玲酥。

    “疏影,你过来,娘有些话和你说。”李影云喊过王疏影,王疏影听话的走了过去。

    “娘可能要离开你了,但是你要记住,娘是爱你的,不仅是娘,还有你祖父,我们都很疼爱你,只不过,有一些坏人,时刻在暗处盯着我们,所以只要分开,才能降低他们的警惕心,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安全的活下去。”李影云看着王疏影,还是长牙的年纪,就被迫先后和父母分离,也不知道小小的她,能否承担这么多的痛苦。

    “娘,疏影会乖乖听话的,无论发生什么。”王疏影点力点头,尽管她不明白,到底有什么的危险,让她需要和父母分离。

    “瑞衍,你过来,这里有一封信,等你到疏影十八岁的时候再打开,在此之前,疏影就全要靠你照顾了。”李影云将一封信塞到了王瑞衍手里。

    “有些这些,这是一个庄子的地契,你拿着过去,以后就你带着王疏影生活,说来可笑,那庄子虽然不济,但是比起王家酒馆的日子,还是要好少很多的,有事情就来找我,好好照顾王疏影。”李影云心里有些诧异,但是她没有来得意思索那份诧异,此刻的她面对即将的离别,心里十分的难过。

    “好的,我会照顾好妹妹的。”王瑞衍拿着地契,神奇复杂的看了李影云,但愿是他多想了吧。

    “现在就走吧,已经时候不早了,我看这个地方也不算近,我们要在天黑之前赶过去。”王瑞衍拉着王疏影朝后走了走,然后便装好地契。

    王疏影牵着王瑞衍,出门的时候朝李影云看了一眼,喜嬷嬷正在给她描眉,所以她闭着眼,没有看到王疏影的回望。

    “疏影,我会让你过的很好的。”王伯安注意到了王疏影的难过,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

    “走吧”王疏影不在看李影云,跟着王瑞衍离开了李府,本来以为只是离开一阵子而已,没想到,离开以后,整整十年,她都没有在踏足过这里。

    李府的大小姐突然回来,最开始还引起了人们的议论,久而久之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已经不再关心所谓的李家大小姐,像一颗石头一般,浸入水中,不在起一丝涟漪。

    “疏影,我回来了,是你要的东西。”王瑞衍推开门,身上背着一个极大的包裹,但是对于正值年华的他来说,算是小菜一碟,更何况他这几年经常习武,来锻炼身体。

    “谢谢瑞衍哥,这些东西市面上不好找,一定废了你不少功夫。”王疏影放下浇花的瓢,朝着王瑞衍走去。

    她行走起来,盈盈细腰不及一握,宛如扶柳一般,而面容更是出水芙蓉,清澈稚嫩的令人怜惜。

    “疏影长得真好看,你哥十八岁的时候,可没有你这么好看,这人和人也差太大了吧。”王瑞衍摸了摸胡子,看着芳龄十八的王疏影,倒是有些庆幸,当初带她离开了李府。

    当初走的时候,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在马车上的时候,还看李影云伤心不已的样子,后来到了李府,就越发不对劲,一下子就回到从前大小姐的做派,尤其是给他们地契的时候,言语之间无意间透露出对王家生活的埋怨,只是那个时候,他年纪尚小,想着既然李影云对王伯安有真心,王疏影又是她的亲女儿,她到底也不会太沉迷李家,而忘记他们。

    只是可惜啊,人心难测,而日久,才能看得清楚人心。他们刚来这里的时候,李影云还三天两头的派人送东西,时间长了,变成了逢年过节才会送东西,到了最后,除了每年让喜嬷嬷送来一些银子,便再也没了其他的关问。

    今年按理说早应该送来银子,但是到现在也没有消息。今天他出去的时候,隐约打听了打听,好像李老爷重新给李影云找了户人家,过去给别人当续弦,等嫁过去以后,就算是彻底断了联系吧。

    “疏影,我今天在集市上,听到了一些消息,你娘可能……”王瑞衍摸了摸头,不知道如何说,因为面对王疏影,他总有一些拿不准的感觉。

    王疏影虽然一直跟着他生活,也如他想象的一样,博学多识,为人善良,温柔大方。但是总是有一些地方,让他感觉很不对劲,就是王疏影太完美了一点,他见了太多人,他承认最初是因为这份完美,才心甘情愿的来到王家,但是后来,王伯安嘱托了他照顾王疏影,他对王疏影的感情,就不再是对异性的感情,而是对亲人的感情,所以他内心里,就不在要求王疏影是那么完美,即便王疏影有不好的一面,他也会保护王疏影。

    可是没有,一直到王疏影十八岁,她都是那个宛如光一样的存在。

    “瑞衍哥,不提娘了,娘过得好,我就开心了,我们俩过了这么多年,过了也很好。只是可惜我,除了读书画画以外,一无是处,一点也帮助不到你。”王疏影低下头,愧疚的说着,说是起生活,其实都是王瑞衍在照顾她,从衣食住行,她没有操过一点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