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老公是条狗 第一百二十八章替代品

时间:2018-01-19作者:嘤嘤小狗蛋

    “小朋友”高安年咀嚼着蛟龙对他的称呼,心中产生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高安年看了蛟龙一眼,出声问道。

    “我?没有什么事情,我们现在不是在想怎么出森林阵法吗?怎么突然这么问。”蛟龙答道,心里默默暗想着“百分之八十一”

    “我们休息一下吧,刚才勘测的地形有一些波动。”高安年越发觉得不对劲,决定梳理一下。

    蛟龙没有作声,回到原来的地方,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坐着,看不出异常。

    高安年观察着蛟龙,越发觉得蛟龙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他,就单单凭一句小朋友,就很不对劲。

    “小朋友”距离上次蛟龙这么称呼他,已经过去十一年了。

    十一年前,高安年有一些恍惚,此刻的他已经是一个优秀的阵法阴阳师,而十一年的他,还只是一个被家族所有人都忽略的存在。

    十岁的时候,高安年被父母带回了高家,第一次得知自己阴阳师的身份。

    不仅仅是他,还有他的表兄妹一共八人都被喊到了高家的总部。

    “我们要在你们里面选择一个人,契约蛟龙,希望我高家……”太爷爷那天讲了很多东西,高安年都记得清清楚楚,只是记得那段时间并不好受,让他很少回忆那个时候,甚至刻意封闭。

    他学习阵法要比表兄妹要快,而劣势就是他并不能驾驭这些阵法,他太弱小了,那些强大的阵法,总是给他造成极大的冲击。

    “生不逢时,时不待我儿,安年啊,你要是……”高安年的父亲摸了摸高安年的头,轻叹一声,话还没有说完便把目光转向了高安年的哥哥们。

    “哥哥,要加油啊。”高安年笑了笑,然后和父亲一起看向哥哥,给哥哥加油。

    高安年十岁的身高,看起来只和七八岁一样,因为高安年从一出生,身体就能羸弱,所以显得十分的瘦弱。

    只是高安年并没有得到回应,父亲已经和哥哥走出去训练,只留下高安年这里保持着笑容。

    笑着,笑着,终于当确定没有其他在的时候,高安年脸上流露出了一丝的怨恨。

    这样的表情,出现在幼小的高安年脸上,显得十分的违和。

    “就凭那头蠢猪,一个阵法来来回回背了三次都不熟练,父亲的眼光,还真的是不怎么样啊。”高安年讥讽道,同时心中又涌上一阵阵的悲凉。

    高安年和他的哥哥是双胞胎,但是体能却天差地别,如果是高安年是一颗小草,而他的哥哥则是一个参天大树,造成这个原因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高安年的父母。

    没有人知道,高安年有着不寻常的地方,他拥有记忆的能力,远比大家想象的早。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早到甚至他刚形成,就已经有了记忆,尽管那个时候,他还在母亲的肚子中,没有出生。

    是因为收复蛟龙吧,高安年那个时候看不到东西,只能听到一些外界的声音。

    战斗很激烈,所有的亲人都加入了收复蛟龙的战斗,甚至是他怀孕的母亲。

    没有人会想到,母亲会在怀孕的时候,也加入收复蛟龙的行列,于是并没有人照顾母亲,蛟龙尖利的爪子插进了肚子中,尽管很快就被赶来的人给救走,但是那一爪还是给母亲造成了严重的伤害。

    “情况不是很好,但是你也不要太伤心,最差的结果,我们也能保着一个孩子,只是你也知道,他们这一胎成为家族继承人的几率很大,如果我把药直接救两个孩子,可能他们的身体都不会很好,若我只救一个……”太爷爷的声音传到了高安年的耳中。

    他知道自己不一样,和自己的哥哥不同,他已经拥有了神志,所以他急切的想告诉外面的人,他要远比哥哥有价值了许多,于是高安年将龙爪留下的毒素,尽量的推向了哥哥那边。

    高安年拥有了神志,可他并没有拥有感情。他还保持着自己最初的本能,对生命的追求,所以他没有想到这样做会对哥哥造成伤害,他只是趋于本能的保护了自己。

    恰恰是这一举动,成了高安年出生后的噩梦。

    “都是我的孩子啊,我怎么舍得,我求你了,一定要救好他们。”高安年的母亲苦苦哀求,太爷爷没有办法,只能听从高安年母亲的建议。

    两个胎儿,只能给最危险的胎儿用最大的药剂,而高安年的哥哥因为高安年的关系,染上了毒素生命岌岌可危,高安年的太爷爷只能将大部分的药剂都留给了高安年的哥哥,以至于到了后来,毒素因为侵略不了高安年的哥哥,在治疗过后,都慢慢的浸入了高安年的体内。

    高安年怨恨太爷爷,也怨恨自己的父母和哥哥。

    他们不知道那种痛苦,高安年的哥哥严格来说,那个时候还不算一个生命,只是一坨会动的肉而已,而他已经拥有了神志,可是他不能说不能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毒素侵蚀着自己的身体。

    五个月的时间不算很长,但若是让一个人不动不叫的五个月,那样的日子,远比五百年还要漫长。

    五个月被毒素浸泡的时间,让高安年对家人的干净烟消云散,当他一出生的时候,哭的撕心裂肺,不是因为生理的自然反应,而是因为他恨。

    这一切高家人并不知道,在他们的眼里,高安年和哥哥同时出生,但是因为先天的原因,身体不是很好,没有人联系到是那次蛟龙的原因,在他们眼里那次的治疗很成功。

    所以高安年在等待,他等着自己第一次会爬,第一次会战,第一次会说话。

    一直保持着礼貌温顺的样子,保护着他心中的怨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