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古代养家日常 123.卖得不错

时间:2018-05-07作者:曲流水

    ,精彩小说免费!

    看到这段话说明你的v章订阅比例不够50%, 请过段时间再来看。  “大郎,我听说帮人卸货上货得的钱不错,其他几房的青壮曾经去做过, 掌柜给钱准时爽快,不拖拉, 我想去那里找活干,反正我有一身的力气。”他马上兴致勃勃地建议, 还做了个“有力”的姿势。

    自打一起逃过荒后,穆子期和陈香的感情比以前更好,毕竟在路上和别人的争斗中他们相互救过对方的命, 基本上算是情同手足。包括瑞珠也是,她虽然胆子有点小, 性格柔顺听话, 但在逃荒的过程中即便害怕得紧, 也从来没有给他们惹过麻烦,还尽了自己所能去帮忙照顾穆圆圆。

    穆子期对她的表现还算满意,所以一到林县就宣布恢复他们的自由身,在买房子落户时, 把他们登记为自己的表哥、表姐。

    商量此事时,老叶氏是没有意见的, 当初急着出逃,卖身契之类的她没有拿走, 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再者, 他们家如今的排场已经犯不着有下人了。

    陈香和瑞珠知道此事时竟然对此感到恐慌, 他们一个是家生子,全家上下只剩下他一人;另一个父母双亡,七岁就被族人卖身为奴,平时干的都是会伺候人的活,现在冷不丁要恢复他们的自由身,他们一下子觉得茫然起来,不知该如何是好。

    穆子期内心有些怜惜,又忙告诉他们可以和以前一样生活,而他们挣来的钱除了交伙食费,剩余的自己收着就行。

    陈香和瑞珠一听,倒是松了口气,只是做事更加勤快了。

    现在穆子期听到陈香提出的建议,忍不住暗暗翻个白眼,道:“扛货物?人家掌柜的可不会用我。”这可是体力活,穆子期自认力气不小,可身体到底没有长成,别人不会信任他,得到的工钱不及成年人的一半。

    最重要的是,他们家还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不用他折损身体去出卖劳力。身体可是未来的保障,他对这句话深有体会。

    如果这事被老叶氏知道,第一个就不同意。

    “大郎,你当然不用去,我是说我去。”陈香见状搔搔脑袋,立马解释道,“你在家好好读书就行,等以后机会来了,你就继续入学堂念书,我来供你。”在他心目中,穆子期这个大少爷就像他的亲弟弟那般可亲可爱。

    他不是不知好歹之人,以前在宁安县时,大郎押着他读书认字习武,府里不知多少人妒忌他的待遇。他知道大郎是真心想为他好,所以现在穆家落魄了,他也不愿意离开。

    “我读书不是为了考科举。”穆子期瞪了他一眼,托他以前未雨绸缪的福,自家的行李中还带有几本书籍,不外乎是《三字经》、《千字文》和四书之类的,当初想的是这些书可以卖点钱,古代的书籍可是很贵的,没想到在养身体期间,这些书就派上了用场,现在穆子清兄妹还在用着呢。

    从店里买了文房四宝后,他首先就把毛笔字给练起来。有以前的基础,穆子期这手字说不上什么风骨品格,但起码看起来端端正正,这让他不得不佩服还未恢复记忆前的自己,那时的他早熟,即便不爱念书,但练字还是不偷懒的,这是他平息自己暴躁的一种减压方式。

    现在好了,终于派上用场了。

    “反正我觉得大郎你的脑袋被打破后,你的脾气就好多了,不像以前那般动不动就发火,而且头也不会莫名其妙疼。”陈香说着说着忍不住把一直以来的想法说出来,“这么说来还真得感谢二少爷,要不是他,大郎你的脑袋也不会好。”

    后面见穆子期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他的声音就越来越小,不过还是坚持把话说完了。

    穆子期白了他一眼,道:“我去街上摆摊给别人写书信或帮忙读信。”

    当时他的主意一出,全家都没意见,穆子清还想着去帮忙,到底还是被穆子期镇压了,留他们兄妹俩在家读书认字,顺便帮老叶氏做做家务。

    这次他总算是明白了,在古代,认识几个字大有好处。例如穆家大房、三房、五房的叔伯们,就因为上过村里的学堂,认识几个字,找事做都比别人容易几分,其中大房和五房的一个族弟和族叔就因为性格活泛,被林县的一家酒楼录用去做小二,能填饱自己的肚皮不说,还时常得到赏赐。

    现在他们把三房的一个族叔也弄进去做帮工,对比还在家里为别人缝补衣服、清洗衣物的穆家妇孺,他们的工钱要高出一倍不止。

    于是,从十一月起,穆子期就开始了自己的摆摊生涯。

    他的生意不好不坏,每天的租金只需两个铜板,有时候能挣回租金,略有结余,有时候一点生意都没有。不过事情到年前有了变化。

    林县的面积颇大,人也多,有钱人不管有没有灾荒,只要乱兵没有攻破县城大门,他们的日子就照常过,而普通百姓自然也需要贴春联,需要过一个红火的春节,保佑来年顺顺利利。

    如此一来,原先看他面嫩的人们开始照顾他的生意了,穆子期有真本事,为别人写的信简单通俗易懂,字数还多,态度又好,所以过年后他的生意就在口碑发酵之下逐渐好起来,养活他自己绰绰有余。

    而陈香,跟他摆了几天摊后就不顾穆子期的劝说,径直去帮别人扛粮食去了,每天过得充实无比。

    穆子期现在脸色难看,就是因为他今天看天色不好,收摊早,先一步去找陈香造成的。

    “大郎,你有没有听我说话?”陈香把今天看到的有趣的事情说了一遍,见穆子期没有像往常那般点评,反而皱着眉头似乎在想着什么事,就忍不住问道。

    穆子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问道:“你们掌柜真的要结束这里的生意回老家?”他有时会去陈香工作的粮店等他回家,所以对他工作的地方很是了解,包括那里的掌柜,也和对方攀谈过几次。

    就是那几次看到的东西,让穆子期坚定了原来的想法。

    南国那边的政权肯定与穿越者有关,因为掌柜做账的账本竟然是用简体字!

    事实上,用简体字很正常,因为古人也觉得繁体字笔画多,所以除非是正式的场合不能写错外,民间很多时候用的都是俗体字,这些俗体字和他前世学的简体字有些是一样,有些差别较大,但掌柜的那手简体字,从头到尾,和他前世所知道的完全是一模一样!

    再加上这家粮店源源不绝的粮食……穆子期怀疑这是南国那边派来的探子。而在他的旁敲侧击下,这位掌柜流露出来对南国那边的怀念之情很难伪装。现在一看到他们竟然要结束生意回老家,穆子期再想到最近这些天在街上听过的传闻,心情自然很难好起来。

    发热、低烧、呕吐……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是不是瘟疫要来了?

    要知道去年冬天城外就冻死了很多灾民,虽然在解冻后,官府继续以工代赈,让灾民填埋或焚烧尸身,可如今温度上升,就算城外的灾民散去不少,但只要一想到他们逃荒路上遇到的那些数目众多的尸体,穆子期就全身不寒而栗。

    就算他们林县没有发生瘟疫,那其他县城、其他地方呢?会不会有其他人把瘟疫带进来?本来他还隐隐有些怀疑,但现在一确认粮店的掌柜要离开,他的心就剧烈跳动起来。

    这种事宁可信其有!

    一路上,穆子期不发一语,神情凝重。陈香见状,不敢再打扰。在半路,穆子期还顺便到杂货店买了两坛子的醋。

    他发现醋的价格没变,说明民间还没意识到什么。

    陈香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家里的醋还没吃完啊?不过还是默不作声地把两坛醋搂入自己怀里。

    到了家门口,穆圆圆一见到穆子期手中拿着的纸袋和大骨头,眼睛顿时一亮,连忙迎上来腼腆笑了笑,拉过他的另一只手,细声道:“大哥,你回来了,辛苦了,我已经给你倒好滚水放在桌上了。”

    顿了顿,目光瞥向另一边的纸袋,她继续说道,“今天是不是很多人找你写信呀?”

    “是的,今天收入不错。”穆子期勉强挤出笑容,又柔声问了几句他们今日的活动。

    事实上,不止穆家几房的人适应了现在的生活,也许还有着等灾难过去再回竹沟村的想法,但目前他们还是能在这个县城生存下来的,而他们自家也同样如此。

    这种平静安宁的生活让他们很是满意。有时候穆子期也在想,也许穿越者建立的国家不一定有他想象中的那般美好,也许他在那边不一定能适应。穿越者也不一定是英明神武的,而且那里有三个人,以后可能还会闹出什么麻烦。

    这样一想,在林县继续生活也不错,起码这里粮食丰富,不怕饿肚子。只是现在突然流露出来的端倪,却打破了穆子期的想法。

    唉,想老老实实在一处地方生活,怎么就那么难呢?穆子期回忆起自己自从恢复前世的记忆后,像狗一样被灾害到处撵着跑的日子,内心深处充满了一阵阵无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