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古代养家日常 118.出版收入

时间:2018-05-04作者:曲流水

    ,精彩小说免费!

    看到这段话说明你的v章订阅比例不够50%, 请过段时间再来看。  对于这场似乎没有尽头的大雨, 穆子期等人早有心理准备,他们趁着物价还不是最高的时候拼命去街上抢买粮食、蔬菜、肉类、食盐、药材等物资, 就像一只想过冬的松鼠那般储藏东西。

    这时候,官府开始插手市场来调控物价, 每人每天买的粮食是定量的,又派出穿着蓑衣的衙役和士兵四处巡逻……这样的措施一出,县里的秩序顿时好起来,先前要发大水的流言很快就销声匿迹。

    当然, 最主要的原因是雨下得太大,大家没法出门交流信息。幸好, 这样的日子只持续了四天就停止了,接下来虽然还在下雨,但也只是在淅淅沥沥地下,并不算大。

    见状,众人心中充满了喜悦, 尤其是县城这些经历过逃难的人,他们知道灾难的可怕, 现在好了,看样子似乎并不是有洪涝的样子。而且他们向当地人打听过, 往年十月下雨持续的时间并不久。

    尽管如此,城中还是受了点影响, 有些被堵塞的街道泥泞不堪, 城内的百姓也大都有几天吃不上蔬菜, 而城外没钱入城的灾民则在搭起的棚子里度过了这四天,为此生病受寒的人比比皆是。

    大雨过后,老叶氏和瑞珠跟着隔壁的大奶奶学习如何发豆芽,又见穆子期说要在这里停留三个月甚至更久,想到已经买下的院子,老叶氏在和大奶奶嘀咕后,就把院子花坛里半死不活的花全部拔掉,改而种上当地的时令蔬菜,比如小葱、大白菜之类的,

    “奶奶,你栽的大蒜真能发芽长大?”这天早晨,穆子期慢吞吞打完几遍拳法后,又看到老叶氏拿着水瓢在专心地给大蒜浇水,忍不住发问。

    来到林县后,他们在家一般是说官话,免得和当地百姓交流不畅,所以穆子期跟着当地叫“奶奶”。

    他的语气带着笑意,这几天的日子对比前面三个多月,过得犹如在天堂中一般,每天吃饱穿暖,除了担心日渐减少的钱袋子,没有什么可以忧愁的了。

    “肯定能,你大奶奶说蒜苗长得快,如今集市上的青菜多贵,以前两文钱一斤青菜绰绰有余,现在至少要十文钱!都怪这场大雨,要不是下雨,地里的菜怎么可能会被淹坏?所以说,趁着我正好没事干,还不如把院子开出来种菜。”老叶氏看着脸上的气色稍微好了一点的孙子,心里高兴极了,笑眯眯回道。

    他们全家现在主要以恢复身体为主,尽量每天去买几根猪骨来煲汤。当地每年的降雨量丰富,河流小溪遍布,就算之前受到干旱的影响,可前几天的大雨又重新把河流涨起来,因此集市上的鲜鱼比较常见,因价格便宜,穆家隔天就会买来吃。

    这关系到身体的健康,不能省。

    “正好家里银钱不多了,可以省着点用。”老叶氏对于家中窘迫的事实毫不避讳。

    穆子期点点头,想起买院子和粮食后,家里的零钱就剩下二十几两了,而奶奶的银饰已经全部当出去,现在家中只剩下一只玉镯子和一支金钗,他去问过了,剩下的这两样最多能死当个八、九十两银子。

    至于弟弟妹妹们手中的银锞子,穆子期早已征用过来,已经买了粮食。

    而种菜……穆子期看了一眼在慢慢浇水的老叶氏,觉得奶奶有点事做也好,免得在家闲得无聊。她那么大年纪了,不可能让她出去找活干。虽然他心里不舒服,觉得自己没本事不能让老叶氏过上以前的好日子,但他同时也明白,经过那场逃荒后,想立即恢复以前的日子是不现实的。

    令他高兴的是,即便以前老叶氏几乎过惯一辈子的好日子,现在他们算是落魄下来,她也没有表现出不适应的情形,反而态度积极乐观,还主动去接触贩夫走卒,天天关心柴米油盐酱醋茶,让他又是高兴又是心酸。

    为人晚辈的,他怎么可能不希望凭自己的能力让长辈过上好日子呢?只是他再看看自己的手脚,暗暗叹了口气。

    唉,还是太小了!

    想到这里,穆子期看了看院子中唯一剩下的高高大大的龙眼树,踮起脚尖试了试高度,嗯,还行,就曲起膝盖,开始蹦跳起来。

    听说这样做以后会长高一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穆子期觉得度过了三个多月的逃荒日子,他真怕身体亏损导致自己以后长不高。

    虽说他现在还未到发育期,但未雨绸缪才是正确的做法。

    他这边的动作让老叶氏很快注意到,见大孙子伸着手臂在蹦蹦跳跳,不由得笑眯了眼,小声自语道:“这小家伙,这么快就活跃起来了。”心里高兴得很,如今要在林县暂时定居下来,家中也是隔一天才吃一次肉,以前无肉不欢的大孙子竟然一点儿也不抱怨,反而每天积极地谋划要怎么养好身体,怎么打听隔壁省短毛贼的情况……

    不得不说,大郎这种努力生活的想法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她。如今她娘家人不知流落何方,这世上大约只剩下大郎一人和她有血缘关系。在她心目中,大郎比穆子清和穆圆圆更为重要,甚至比她的性命还重要,只要能让大郎过得好,她是什么事都愿意去做的。

    这边厢,穆子期跳跃了不到一刻钟,发现自己已经气喘吁吁了。他也不着急,反正身体还没有恢复健康。

    用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他看了看天色,都快是现代时间八点了,可天还是显得阴沉沉的,看样子今天又会下小雨。他想了想,还是走到左厢房去把熟睡中的穆子清叫起来,心里有些奇怪,往常自己起床后才打了两遍拳法,小家伙就会自动起来跟着他锻炼,今天却没见动静。

    不行,得让弟弟坚持锻炼才行,不能偷懒。穆子期暗暗嘀咕。

    穆子期很快就走回房,他们买的院子只有一进,老叶氏和穆圆圆住在正房,瑞珠睡在旁边的耳房里,穆子期和穆子清住在左厢房,右厢房则放置买来的粮食、手推车等杂物,而陈香单独居住在门口的倒座房,顺便可以看门。

    他进门一看,就见被子里微微拱起,只露出穆子清光溜溜的小脑袋。小家伙和自己一样,在逃荒的路上已经让老叶氏帮他们把头发给剪得短短的,用的还是当初叶氏自尽的那把剪刀。

    穆子期在路上才知道,老叶氏帮忙安置叶氏的遗体时还顺便把她胸口的剪刀给拔下来了,当时想的是以后可以睹物思人,没想到竟然这样派上了用场。

    坏了!穆子期在床沿坐下,刚想推醒穆子清就发现不对劲,听着小家伙那沉重的呼吸和看着他红彤彤的脸蛋,赶紧伸出手一探。

    果然!穆子期有种意料之中的感觉,整个逃荒期间弟弟妹妹都没出什么大问题,他一直觉得是富家子女营养充足养得好,身体强壮,可没想到都在这里等着呢。估摸着是环境变好,紧张的情绪一朝得以放松,加上如今是秋冬之交,早晚温差大,自然容易生病。

    昨晚上明明看起来都好好的?穆子期很是郁闷,为自己的粗心而懊恼。

    家里很快就请来大夫,穆子清被诊断出是疲劳过度引起的伤风发热。等陈香和瑞珠买完菜回来,发现从隔壁大爷爷家回来的穆圆圆脸色也有点不对劲,再请大夫一看,得了,小兄妹双双病倒。

    问过大夫知道这病只能靠养,靠吃药慢慢痊愈,穆子期等人见此只能安慰他们好好养伤,也庆幸如今生活安定了,如果是在逃荒的路上,那只能和夭折的族弟族妹那般靠自己痊愈。

    “大哥,我现在不想喝药,能不能等一会……”穆子清小脸苍白地躺在床上,看着碗里漆黑的药汤隐隐有着抗拒,语气忍不住哀求道。

    “不许讨价还价,想要身体好就快点吃药。”穆子期语气严厉,见小家伙嘴巴一瘪,难得露出童稚的模样,语气又忍不住缓和下来,微笑道,“我小时候经常头疼,那时我也吃了许多药汤,你看,吃着吃着我就好了。”

    “好吧,那我吃。”穆子清似乎也想起了以前穆子期喝药如喝水的样子,又想到现在大哥脾气已经变好,目光闪了闪,顺从地把药一口气喝掉了。

    “没有蜜饯,你漱口水。”穆子期给他端来一碗清水。

    “妹妹吃药了吗?”穆子清又问。兄妹俩不亏是龙凤胎,连生病也选择在一起。当然,养病的时候就不能住在一起了。

    “有奶奶在呢,她肯定喝了。”穆子期摸摸他的脑袋。

    “嗯,我会好好吃药的。”穆子清点点小脑袋,又问,“大哥,我们以后真的要去短毛皇帝那边居住吗?我觉得林县也挺好的。”

    “林县的父母官是不错,不过县令不可能在这里做一辈子的官。再说了,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短毛那边的日子更好过,交的赋税更少,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头赋或其他什么赋税,那里吏治清明,国家制度好,皇帝也很好。”穆子期想到自己打听来的消息,忍不住微微一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