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古代养家日常 116.成绩揭晓

时间:2018-05-04作者:曲流水

    ,精彩小说免费!

    看到这段话说明你的v章订阅比例不够50%, 请过段时间再来看。  赶路时精神是紧绷着的, 只有中午太阳最烈的时候休息, 这时候大家大都是有气无力, 皆瘫软在行李上。这时也有族人在值守, 穆子期才会稍稍松懈一点, 让自己在睡梦中迅速恢复体力。至于夜晚休息,一般是最危险的时候,不夸张的说,睡觉都是张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个时候饿疯的人几乎是没有理智的,白天可能还会有人看到他们身上带的武器不敢乱来, 但到了夜晚,人们心中的恶念会无限放大。

    穆子期他们遇到个几次, 对方是靠着人多势众才敢找他们的麻烦,幸好他们一直很警醒, 提前发现后很快就组织起来反抗。

    那一夜, 穆子期手中的长弓直接射杀了不下十人,最危急的时刻,他们是全族的男女老少都拿着手中的扁担、锄头、镰刀、石头直接打砸,直到把贼人杀怕了,穆子期等人松懈下来后都没来得及后怕,就要投入到伤口的包扎中。

    一个多月后,因为生病、受伤等原因, 整个穆氏家族的人数从三十七下降到三十三, 其中五爷爷穆多铜的大儿子和年纪最小的两个孙女都死了, 在贼人来时,五房的二婶只顾着保护唯一的儿子,让自己的女儿不小心滚出安全圈送了命。

    至于另一个小孙女是年纪太幼小,三岁多的她本来身体就不怎么好,再跟着走那么久,在生病后无药可救。和她有同样遭遇的还有三房的小孙子,同样是生病夭折。

    穆子期当初只买了一点常用的治风寒的药材,剩下的全是预防疫病的,比如苍术、木香、蜀椒、降香等。现在眼睁睁看着孩子停止呼吸,即便他知道就算买了药材没有大夫也不一定有用,但他还是觉得遗憾。

    大概是路上见惯了死亡,在四人死后,大家在偏僻处偷偷帮忙挖个坑埋下,亲属再哭几声也就作罢了,伤心还是有的,但只能埋进心底。粮食的逐渐减少,还有越来越干渴的喉咙,让哭泣成为一种奢侈的行为。

    保存体力,一定要走到有粮食的地方!一定要活下去!

    这是所有人的信念。

    和流民的战斗他们一般处于优势,有体力有武器的他们面对那些枯瘦如柴、有气无力的饥民可以说是以一当十,只是战斗后饭量的增大却让大家心疼得厉害。

    他们最怕的还是乱兵,这些乱兵一般是军队或官府失散的兵丁,有些人受过专业的军事训练,他们身上还会有兵器,个别竟然穿戴有盔甲。一般流民遇到这种情况不是被抢光粮食就是被杀光。

    穆子期他们走得小心翼翼,轮流派出族人到前面查看情况,就这样还差点被十几个乱兵追上。要不是对方没有马,刚开始就离得较远,穆子期还用长弓不断回头骚扰,加上有人帮忙,现在肯定被追上了。

    “行了,行了,他们已经追不上了,慢点走。”穆子期气喘吁吁说道,回头察看了一遍又一遍,发现那帮人早已不见踪影。

    众人一听,脚步终于慢下来。事实上,跑了那么久,要不是生命受到威胁,大家早就受不住了。

    过了一刻钟的功夫,穆子期又让人去察看,发现没有人跟上,相反,慌不择路之下,他们和大部队走散了。

    幸好自己懂得一点地理知识,分得清东南西北。

    穆子期暗忖,见状就让大家停下休息,自己也赶紧跑到老叶氏身边,问道:“阿奶,你们没事吧?”

    “没事。”老叶氏捶捶腰肢,把缰绳放下,拍拍有气无力的毛驴,庆幸道,“幸亏咱家毛驴跑得快。”没错,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老叶氏已经学会了赶驴车。

    穆子期看着毛驴身上的鞭痕,心想能不快吗?它的生命也受到威胁啊。

    这时候,其他族人围上来了,大家把驴车解下让毛驴休息,又赶紧把布帘掀开,只见里面躺着一堆小孩子,个个捂着脑袋。

    现在车里已经没多少粮食了,空出来的地方正好让小孩子搭乘。

    发现孩子们大都只是头被撞到,大伙儿稍微松了口气,没受伤就好。

    穆子期喝了口水后才跑到正在喘着粗气的少年面前,感激地说道:“刘大哥,方才多谢你们的提醒和帮忙,如果不是你们,咱们就要和那些乱兵打一场了。”

    站在他眼前的是两男一女,大的少年才十七岁,小的那个是十三岁,女孩年纪最小,和自己同龄。他们身上的衣服已经看不出什么颜色,基本算得上是衣衫褴褛,加上身上浓烈的汗酸味,看起来狼狈极了。

    不过十几天没能用水擦拭身体,大家身上的味道其实差不多,谁也不嫌弃谁。

    “没事,好不容易遇到认识的人,能帮到你们,我们也很高兴。”刘延知谦虚地摇摇头。

    “刘大哥,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记得你们当初走在咱们前面。”他记得清清楚楚,从宁安县出来时,刘家的马车在他们前面。

    刘延知的父亲刘家主有一身好武艺,在外面闯荡过,后来父母老了,就回到家乡开一家镖局维持生计,顺便奉养父母,成亲后还生下眼前的两儿一女。

    宁安县地处偏僻,其实镖局的生意并不好,不过刘家主身上有真功夫,县里就有家长送小孩到镖局学武,学成后再到州府找个家丁或者护院的活计,比在地里刨食强十倍。还有家长为了让孩子强身健体也送过去,因此刘家的镖局能维持二十年,一直没有关门。

    穆子期六岁开始习武,老叶氏为他找的师傅就是刘家主,只是他没有正式拜师,是属于银货两讫的关系,不过两年的学习时间到底有几分香火情,和刘家主的两个儿子也碰过几次面,还算熟悉。

    之前出城时有马车的就是他们,他们人多势众,跟随的人大都是刘家主收的徒弟或镖师,里面的妇孺是他们的家眷。

    那时穆子期一眼就认出是刘家,只是想到自己到乡下住了两年时间,感情到底生疏了,就不想上前打扰。

    更何况,当时他简直是惊弓之鸟,生怕被人认出他是穆怀恩的儿子,加上是非常时刻,这种情况下去找别人,这不是给人家添麻烦吗?于是就当做看不到。

    马车比他们的驴车跑得快,何况对方大都是青壮,怎么现在反而和他们碰到一起?

    这边厢,刘延知听到穆子期的问话,忍不住苦笑:“唉,一言难尽,我爹娘和祖母已经不在了,刘家如今只剩下我们三兄妹。”

    穆子期愕然:“刘镖头的武艺那么好,为何会落得……”如此下场?

    “树大招风。”刘延知倒是有问必答。

    他说这话时,旁边的刘延舟和刘小妹悲痛的表情顿时一变,充满了恨意。

    穆子期微微一惊,再通过交谈,这才明白事情的经过。不外乎是刘家车多人多,运的粮食更多,加上刘家主为人有一副热心肠,碰到熟悉的人会救助一番,多的给不了,几斤粗粮是可以的,没想到有人却为此嫉恨于他,竟然引狼入室,和一伙儿乱兵里应外合之下刘家损失惨重。

    荒野中的野狼一旦露出弱点,其他野兽自然会扑上来趁机要命。刘家即便逃过一劫也逃不过第二劫,连接不断的乱民找上门来,最终在一次混乱的冲突中,整个队伍失散了。

    刘家三兄妹是刘家主拼死保护才得以脱身,他们现在除了一袋三十斤的粗面,别无长物。

    “我们兄妹三人都懂些武艺,只到底势单力薄,所以就想着跟在你们身后。子期你放心,我们不要吃的,我们自己有。”刘延知说出自己的目的,想了想,语气有些羞赧,“我们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当初逃出来的时候除了这袋粮食其他什么都没带,如今要找你们借水。”

    穆子期对此早已有猜测,不是这个目的的话,他想不出对方为何要跟他说那么多废话。至于水,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行走,他们发现越南下水就越容易找,所以倒是可以给他们一些,到底认识一场,小时候刘延知也指导过他练武。

    “好,你们的来意我明白了,这事我无法做主,我先给族里说一声。”穆子期朝他们歉意一笑,乱世的人心可怕,别看他和对方一副相熟的样子,其实族人都分布在周围竖起耳朵听。

    “我们明白。”刘延知一听,觉得理所当然,就带着弟弟妹妹到离穆家不远的地方蹲下。

    这边,穆子期和穆多粮他们商量,大家意见不一,只是想到族中的几个青壮在前几次的冲突中已经身上有伤,如今都是强忍着。思来想去,大家到底还是同意了,而且人家刚刚帮过自己。

    于是,等简单吃完干粮,跟在穆家后面的就多出了他们三兄妹。穆子期轮流派族人和他们一起走,也不怕他们捣鬼。

    就这样一连走了半个月,在即将吃光粮食前,他们终于走到了可以和自己交流的村庄,看到了许久不见的绿意。

    众人欣喜若狂。

    出了城门,大家面面相觑,皆松了一口气。毕竟穆子期之前讲的事太吓人,大家一路走得提心吊胆,生怕有人认出他们直接砍杀,现在总算是暂时安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