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古代养家日常 111.心神一松

时间:2018-05-04作者:曲流水

    ,精彩小说免费!

    看到这段话说明你的v章订阅比例不够50%, 请过段时间再来看。  他低着头仔细搜寻,可是大地上到处都是干裂的口子, 人走在路上满面尘沙, 就是没有一滴水。再抬头,太阳火辣辣地挂在高空,万里无云,炙烤着大地, 偶尔扬起的风同样充满了灼热, 一点儿下雨的迹象都没有。

    自己该这么办?自己是不是要渴死了?

    穆子期渴着渴着突然觉得肚子极饿, 他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前胸贴着后背, 似乎胃里有一张大开的嘴巴在贪婪地吸吮着什么,在他无法进食时, 自己的内脏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

    不能让它吃我的内脏!想到不知从哪里看到的新闻,穆子期内心大吼。可是他全身无力,沉重的双腿让他想跑却也只能绝望地在原地等待。

    这时, 似乎有什么东西来咬他,他生气极了,我奈何不了肚子里的饥饿, 难不成我还奈何不了你?于是举起手中的木棒使劲地捶打这些不断出现的面孔, 不顾他们狰狞的面容。不知过了多久, 他突然发现自己能动了。

    他欣喜若狂, 即便双腿沉重如铁, 有着希望他内心也是喜悦的。

    “大郎!大郎!”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声音让穆子期一下子惊醒过来。

    穆子期睁眼, 一眼就看到头顶陈旧的帐子, 再侧头一瞧,是老叶氏那熟悉的面容。

    “阿奶……”穆子期声音有着睡醒后的暗哑,他轻轻咳嗽一声,方才的梦境太过于真实,让他一时之间有些恍惚。

    老叶氏握住他的手,眼泪盈眶,低泣道:“大郎不怕,咱们安全了,林县这里有水有粮,你不会再挨饿了。”

    穆子期“嗯”了一声,忍不住咧开嘴巴笑道:“阿奶,你别哭,咱们终于从那可怕的天灾中熬过来,都该高兴才对。对了,三郎和圆圆呢?”

    “人老了,眼窝子也浅。”老叶氏一听,忙用袖子随手擦干眼泪,笑道,“三郎他们还在睡呢,早晨醒来喝了一碗粥又睡下了,阿奶已经睡足眼了。”似乎看出穆子期的疑问,她又说道。

    “那陈香和瑞珠呢?”

    “中午醒过一次,如今还在睡。”

    “那我睡了多久?”穆子期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其实中途也醒来过一次,但他太困了,又翻身继续睡。

    “快一天一夜,这次你的身子骨还是有些亏损,多睡觉好,还没到吃晚饭的时候。”老叶氏摸摸他的额头,万幸没有发热。

    亏了?他觉得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起码能捡回一条命。

    穆子期微微一笑,他把房间大概打量了一下,发现这间房只有一张床、一张掉漆的四方桌,两张高低不平的圆凳,看起来干净而陈旧。

    他这是在客栈里,算一算,他们昨天中午交了每人高达五百文钱的入城费后,好不容易才找到这家小客栈,价格没有其他客栈那么高昂,也亏得他们入城之前把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丢掉了,又草草在河里洗了把脸,要不然别人肯定把他们当成乞丐,连客栈的门都难进。

    进入客栈后,定下房间,大家也不敢多吃,之前吃的并不好,现在进食需要注意。这些道理长辈们都懂,因此在吃完一碗菜粥后,大家疲惫至极,就各自回房洗漱睡觉了。

    让穆子期奇怪的是,客栈里竟然有淋浴,一排狭窄的小房间里,把竹管里的木塞拔掉,里面就有热水涌出,让他们那个澡洗得极为舒畅。

    令他羞赧的是,自己身上差不多能搓下一层泥。咳咳,其实这不能怪他不爱干净,前几天他们是不缺水,路上也容易找到水,只是他担心有危险,每次都是趁着太阳最大的中午草草擦拭一番,而且洗再干净也没用,一路风尘仆仆,只要处于赶路状态,身上有灰尘避免不了。

    “我现在就起来,待会我让陈香去请各房的人过来商量以后的事,咱们总不能一直在客栈住着。”穆子期掀开被子,发现自己身上只穿了一条亵裤,忍不住一囧,赶紧又把薄毯子盖回去。

    没想到老叶氏一看到穆子期的排骨身材,眼泪又掉下来了:“我家大郎受苦了。”自己的孙子从小就被她养得白白胖胖的,也就这两年练武辛苦才慢慢瘦下来,可瘦归瘦,肉可是结实得很,现在却瘦成皮包骨……对比太过于惨烈,让她差点受不住。

    穆子期无奈,他们每个人都是这么瘦,这才是逃荒的结果。而且他们已经很幸运了,起码中途不知是因为运气好,还是他们事先准备的药材和口罩起了作用,他们一行人有因病去世的,但万幸没有人染上疫病,要知道一路上死人那么多,瘟疫可是流行得很。

    他不止一次见到有人身体强壮,或者没有什么伤口,结果走着走着就倒下的。

    老叶氏最终还是拉着穆子期又哭一场,这是欣喜的泪水,也是发泄的泪水。

    过后,两人收拾好自己,穆子期从厨房里叫了两碗粥和一小碟青菜,两个人就着吃了一顿。

    夜幕降临时,其他人陆陆续续醒来。穆子期先去外面溜达一圈,等他们吃过后,就请各房的主事人到他房间商量事情。这里除了四房的四爷爷早已去世,四奶奶王氏主事外,其他三房都是爷爷辈的过来。

    听到穆子期关于下雨的猜测,其他人也很是赞同。

    “为今之计是要养好身体,族里生病的人不少,而且前阵子咱们身子大亏,为了以后着想,先在这里停留再说。”穆子期提议道。

    “大郎说得对,住客栈不便宜,要快些找地方搬出去,我刚才出去转了一圈,发现这里的粮食价格没有咱们想象中的高,听说是短毛那边丰收,把粮食偷偷运过来,大米是七百文一石。”穆多粮点点头道。

    “那咱们还回竹沟村么?”四奶奶王氏期待地问。她们这房只剩下她和九岁的小孙子穆子安,原先在竹沟村还好,她死去的丈夫儿子能干,留给她们祖孙三十亩良田,在族人的护持下,她把田地佃出去,每年的收入已经足够他们嚼用,还能把孙子送到村里的私塾念书。

    现在背井离乡,他们这房损失最大,以后还不知能靠什么为生。即便三房、五房和他们家是亲兄弟,可那两房都是一大家子,能帮助的毕竟有限。

    “还回什么回?”三爷爷穆多金眉头一皱,想起来时的路就忍不住后怕,“那条路我可不想再走了。”

    “就是,俺也不敢走了,反正俺们一家都在这里,要是想回,得那边情况好转才回。”五爷爷穆多铜赞同道,“没有了大郎他爹,俺们回去也不一定能保住家里的田地,就算能保住,安平县受灾那么久,俺可不相信那些官老爷肯拿粮出来赈灾。”

    竹沟村只有穆氏一族在此居住,面积不大,平地少,但开荒出来的田地却能让整个穆族吃饱饭,所以大家都很怀念,想回到以前过的日子。

    穆子期干咳一声,每次听到五爷爷“俺”来“俺”去都觉得奇怪,其他长辈可不是这般说话的。不过这是小事,他听完大家的意见后,看了一眼一直默不作声的老叶氏,就道:“回去的事以后再说,依我推测,一年内是不用想回去了,老家那边估摸着还在受灾。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先顾好眼下的生活。”

    他说完后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先前在路上大家一起吃,现在到达这里了,三十几号人不好再同吃同住,以免积累矛盾伤害感情。于是和老叶氏商量后,他就打算把剩下的银钱平均分配,让大家各吃各的,各凭本事,又守望互助。

    众人一听,除了四奶奶有些担忧外,其他人都没有意见。毕竟穆家的家规一向是树大分枝,想过好日子不能指望别人,得靠自己努力才行。要不然之前在安平县,如果是那种赖皮的人家,估摸着穆子期家里会隔三差五就有族人上门打秋风。

    “先前你们每房出二十两,我们这房出四十两,加起来是一百二十两,中途的各项花费我刚才念过了,如今只剩下五十两又五百文,恰好每房分得十两又一百文。”穆子期把重新抄写的纸张递给他们看。

    其他人不识字,也就走个过场,闻言纷纷道二房吃亏了,对于花去的银子则是内心滴血,这才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花费八十两银子,要是在乡下,一大家子每月都花不到一两,只是想想那些粮食和药品的价格,众人只能默认了。

    穆子期没有多言,就算已经放出风声说这次携带的细软极少也掩不住他们家家底最厚的事实。

    因为房费只交到后天,所以从第二天早上开始,大家就开始找地方住,包括刘家兄妹也是如此。穆子期知道刘家兄妹已经去过当铺一趟,所以并不担心他们没有银子。

    林县比安平县面积大有一倍有余,最近又涌入不少灾民,所以合适的房子很难租到。穆子期把整个县城都快跑遍了才找到一处地势高又合适的,最后狠狠心,考虑再三后,还是以一百五十两的价格买下这套一进的小院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