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古代养家日常 99.晕船美人

时间:2018-04-20作者:曲流水

    ,精彩小说免费!

    张铭一向温和, 此时一听, 尽管知道孟明苇就是这副德行, 张嘴不饶人, 可车厢里可是坐了八位同学,在同学面前丢了大脸,脸“刷”的一下就涨得通红。

    “你……”他气得说不出话来,血液直往上脑袋冲, 双眼瞪得大大的, 反倒说不出话来。他从小就爱读书, 念书刻苦努力, 成绩一向名列前茅,在家中也是被宠着长大的,要不是还有理智在,他差点就反唇相讥了。不过一年的相处时间让他知道孟明苇有官家背景, 不想给家里惹麻烦,就强自按捺下来。

    整个车厢依然静悄悄的, 只听到张铭略微粗重的喘息声,没有老师在这里,大家面面相觑。

    穆子期低咳一声, 打破了僵硬的气氛,盯着孟明苇, 轻声说道:“孟明苇, 知道你从小走过的地方多, 见多识广, 我们的确是乡下来的,从未看到过这么繁华的地方,初初一见,惊讶是正常的,我刚才也看呆了。可是你也不要说话讽刺我们啊,以我们在座之人的优秀和努力,我相信以后定能去见识更好、更繁华的地方。”

    坐了一天的船,又要照顾季无病,穆子期已经有点疲倦了,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紧盯着孟明苇,唇角带着笑,眼里却有些不耐烦。

    同车的同学几乎都是出自小县城,基本上都是第一次来阳城,此时一听穆子期的话,纷纷附和。

    “就是,我刚才也看呆了,我从小长在小镇,原先还以为明州府已经够繁华了,没想到阳城更胜一筹。”

    “我也是,刚才听说路边的灯是用鲸油点燃的,那个鲸是不是渔船从海里捕获的鲸鱼?听说很大。我就吃过鲸鱼肉,只在书上见过它的图片,没在现实生活里见过一头活生生的鲸鱼。”

    “哈,说起鲸鱼,我有幸见过一次……”

    接下来,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就把刚才的话题岔开。大家虽然对孟明苇的背景有点顾忌,可在座的都是天之骄子,对自己考上大学充满了信心,倒是不至于对孟明苇屈膝。

    这次比赛,孟明苇的跟班随从可是一个都没来。

    孟明苇见大家对他视若无睹,怔了怔,他皱眉看了对面的穆子期一眼,只觉得心口一下子堵得慌。

    穆子期没看他。

    类似的风波已经发生过几次,这次,同样是平缓地度过。

    张铭见尴尬解除,刚才的事没有提起,心中总算是稍微松了松。他瞪了一眼孟明苇,很快就加入到大家的谈话中去。

    孟明苇也是气愤了一阵,见大家不理他,他气鼓鼓地双手抱胸坐了一会儿,见有人在提问,又按耐不住心思,忍不住解说起来。

    穆子期暗暗扶额叹息,这人总是这样,他真怀疑以对方的情商,以后从学校出去工作会如何和同事、上级相处。这种性子,他算是服了。

    两刻钟后,他们到达大学城附近的一家客栈。在一楼那里分配房间时,穆子期就注意到门口又进来了一批精神萎靡的少年人,看他们身穿统一的衣衫,心里已经有了猜测。

    果然,带队的老师很快就迎了上去,和其中一位率众而出的中年人打招呼。

    “这是风州府的人来了。”人群中,姜裕轻声说道,“他们的校服就是这种颜色。”

    “风州?是最远的府城,原来他们也和我们一样来得那么早。”有人小声道。

    “都是为了熟悉环境,你们看着吧,明天后天会更多。”姜裕去年参加过比赛,对这种事很是熟悉。

    说完后,他似乎见到了熟人,也走过去和对方交谈几句。

    坐在大厅椅子上的穆子期就见到对方偶尔会朝他们这边看一眼,离得太远,倒是没听到他们说的话。

    老师很快就把入住手续办好,他拿着一串房门钥匙开始分配,学校预定的都是双人房,理所当然的,穆子期和季无病同住一间。

    拿到钥匙后,穆子期推推下车后还在昏昏欲睡的季无病,轻声道:“走吧,无病,咱们进房去。”

    季无病勉强睁开一丝缝隙,满脸痛苦:“子期,为什么我觉得整个人都是头晕目眩?”他双手勉强撑着凳子就是站起,结果一个趔趄,身子竟然往地面直接倒去。

    穆子期吓了一跳,赶紧眼疾手快地扶住他。

    “头还晕?”

    “嗯。”季无病微不可见地晃晃脑袋,脸色惨白。

    “张铭,你帮我看着我和无病的行李,我先抱他上去。”穆子期稍微提高音量说了一句,心里很是担心。原本以为下了船会好点,可看季无病的样子,好像还更严重了。

    “要不,我和你一起扶着他?”张铭从风州那群人身上收回视线,转身一看,忙关切地问道。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见老师和同学们也围过来,穆子期也不多言,直接就把季无病定好,往前一蹲,就把他放到背上。

    本来想搞个公主抱的,以后可以把这事拿出来取笑好友,可想到季无病的长手长脚,又怕他找自己算账,穆子期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诱人的念头。

    “无病看起来晕得更严重了,我去请个大夫回来。子期,你先带他回房休息。”带队老师仔细观察了一阵,不放心地说道。

    季无病可是算学第一名的有力竞争者,成绩和穆子期相差无比,对于这颗苗子,他们可是重视得很,此时见他这么差劲的状态,自然担心无比。

    最重要的是,这些学生都是家里的宝贝疙瘩,万一出了点什么事,家长能把他们老师给拆了。

    穆子期点点头,在小二的带领下,很快就上到三楼,把季无病放到床上,身后自然有帮他们扛行李的同学。

    “为什么……为何我感觉床铺在晃动?”季无病躺在床上似乎舒服了点,他拉了拉衣襟,眉头皱得死紧。

    穆子期怀疑他还处于晕船的状态,赶紧倒出一杯热茶,勉强让他喝了一口。

    “子期,你别动,让我静一静。”季无病皱眉说道,捂着额头。

    穆子期知道他现在不想别人吵他,也不再说话,顺便打发了上门探望的同学。不久,老师总算是把大夫带回来了。这次来的还是传统的中医大夫,那老者把脉后,又说了一堆术语,总而言之,还是晕船惹的祸。

    吃了所谓的治晕船的药丸子后,季无病这下子总算能安安稳稳睡下去了。

    穆子期心下稍松,把行李整理了一遍,又到楼下的水房洗了个澡。刚擦干头发,老师就来叫他下去吃晚饭了。

    大家早就饿了,刚坐满一桌,就迫不及待地动手。

    “子期,季同学还下不了床?”吃饭前,姜裕特意走过来,关心地问了一句。这次能来参加比赛的,十五名学生中有七人是复读生,双方泾渭分明,组成了两个小团体,此时他走过来,自然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嗯,大夫是说晕船,等睡一觉就好了。”穆子期微笑答道。

    “晕船可真不好受,我们这边有个也晕船了,他的症状轻一些,吐了后现在勉强可以吃饭了。”姜裕皱了皱眉,又道,“半夜他可能会饿醒,记得吩咐厨房留点热粥热菜,我住过一次,客栈半夜也是有吃的。”

    虽然这些事情也可以问客栈的小二,但别人上来主动告知是别人的善意,穆子期感激地应了一声。

    等姜裕走开后,坐在他旁边的张铭小声道:“这些师兄也蛮好说话的,性情并不古怪。”他们高二有两个班是复读的,其中不乏有复读两次甚至三次的师兄,因为教育部有规定,高考只能连续考三次,三次不上,就要等三年后再考,所以一些

    “子期,季同学还下不了床?”吃饭前,姜裕特意走过来,关心地问了一句。这次能来参加比赛的,十五名学生中有七人是复读生,双方泾渭分明,组成了两个小团体,此时他走过来,自然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嗯,大夫是说晕船,等睡一觉就好了。”穆子期微笑答道。

    “晕船可真不好受,我们这边有个也晕船了,他的症状轻一些,吐了后现在勉强可以吃饭了。”姜裕皱了皱眉,又道,“半夜他可能会饿醒,记得吩咐厨房留点热粥热菜,我住过一次,客栈半夜也是有吃的。”

    虽然这些事情也可以问客栈的小二,但别人上来主动告知是别人的善意,穆子期感激地应了一声。

    等姜裕走开后,坐在他旁边的张铭小声道:“这些师兄也蛮好说话的,性情并不古怪。”他们高二有两个班是复读的,其中不乏有复读两次甚至三次的师兄,因为教育部有规定,高考只能连续考三次,三次不上,就要等三年后再考,所以一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