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古代养家日常 第85章 鬼鬼祟祟

时间:2018-03-27作者:曲流水

    ,!

    看到这段话说明你的订阅比例不够50%, 请72小时后再来看。

    “大郎,你放心啦, 像我哥说的,大不了咱们就在清水镇停留, 万一是真的呢?怎么看都是南方那边好, 听说一过去就能分到属于自己的土地, 那里还很繁华,你单看从那边流过来的布料就知道了。”一旁的刘延舟插嘴道, 他长得浓眉大眼, 脸上时常带着笑容,此刻的神情充满了跃跃欲试。

    他说的是前不久从南方那边流入的布料, 质量好, 花色多,看起来一模一样, 而且价格还不贵, 据说同等质量下, 比没有发生灾祸前的江南布料还要便宜。

    穆子期眼睁睁地看着这些布料在县城刮起一阵风,大受欢迎。

    “这大概就是工业的力量吧?”穆子期暗忖,这些一模一样的布料一看就知道不是人工织出来的, 应该是机器所为。他没想到的是, 南方那边这么快就把纺织机利用起来,又听说这些布料更多的是销售到南洋或其他国家。

    他们应该赚了不少银子, 这些人真厉害!穆子期真心感叹。

    真穿越了才知道自己的野心太大, 才能太低。他虽是理科生, 可高中、大学学到的知识大都记不清了,能有一个大概印象已经是他记忆力好的缘故。

    刚刚记起前世时,他还曾经畅想过,自己以后会不会成为什么开国皇帝或取得什么王爵之类的,那时还想过自己要不要丢掉节操,多纳几个漂亮的姑娘……现实很快给他一击,单是这些接踵而至的天灾人祸就让他差点应付不过来,一个应对不好把小命丢掉都是正常的,更别提要从中拉人入伙趁机壮大了。

    看来自己到了这里,本质还是一个普通人。他的智商、性格、学识、为人处世都没有发生明显的进化。

    至于娶妻……经历过穆怀恩和叶氏的事,穆子期觉得自己以后再多招惹一个女人,他是嫌日子过得太好而自找麻烦。

    说来说去,反正此刻他对南方那边闹出来的动静极为佩服。

    几人一路上沉默地走着,又轮流跑前跑后去打探情况,一晃眼就到了中午,他们开始寻找停留的地方稍作休息。

    这方面他们的经验很丰富。

    “咦?怎么有人和我们走同样的路线?”刘延舟跑到队伍前面去打探,一回来就说道,“是不是他们也去清水镇避难?”

    穆子期和刘延知对视一眼,刘延知就问道:“人数多少?可是良民?有什么行李?知道是什么人家……”一连串的问题脱口而出。

    “人数和我们差不多,面相很熟悉,似乎在城中哪里见过。”刘延舟拧眉苦思,“应该是开铺子的。”

    “只要不是贼子乱民,不要紧。”穆子期等人一听就松了口气。这个时候,他们最怕的是有人抢劫了,幸好开春林县城外的那些流民不知跑哪里去了,而林县到清水镇的路线一向比较安全,要不然他们可能还要雇佣镖师。

    几人正说着话,陈香从队伍的后面跑回来,又说他们的后面同样有人拖家带口和他们走同样的路。

    这话一出,几人面面相觑。

    看来消息灵通的不止有他们,不过转念一想,那自己先前的决定不就是对的?而且路上的人多,安全性也要大一些。

    见此,穆子期走回老叶氏旁边,把事情说了一遍。

    “那你大奶奶他们留在县城岂不是真的有危险?”老叶氏皱皱眉,又挥手抽了一鞭驴子。

    是的,这次他们重新出发又花钱买了一头毛驴,之前的那头毛驴起了很大重要,这次自然故技重施,只可惜眼前的这头驴子没有之前的那头温顺,总要被鞭子抽着才能好好走路。

    “之前我们不是劝说过了?可是大爷爷他们怎么都不愿意走。”穆子期还是觉得遗憾。

    老叶氏闻言,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声。他们这些出来的人也不一定会安全。

    既然知道有人和他们走一样的路线,穆子期等人的警惕性更加提高,所幸一路上平安无事,大家各自保持着距离,最后竟变成了同时休息同时赶路。

    好不容易,他们在走了三天后终于到达清水镇。

    穆子期对这个镇的第一印象还不错,首先一个就是整洁,镇子并不大,房屋有好有差,但路上铺的是青石板路,路上的垃圾很少。然后就是安静,看得出这里居住的人不算多,大家出出进进说话的声量都不大,也只有孩童在打闹时发出的尖叫声大一些。

    看到穆子期等人到来,在镇口大树下闲聊的居民似乎并不意外,反而很快就有人迎上来。

    “你们是过来坐船的吧?”来人看起来一脸的精明,大约三十岁出头的样子,红光满面,中年男子一上前搭话,其他人就退下了。

    只听中年男人笑眯眯说道,“现在船还没有来,你们是在镇外面等还是在我们这里租房?”

    “您贵姓?”穆子期第一个迎了上去。

    “哈哈,我这样的人哪有什么贵姓?哈哈,免贵姓陈,你们叫我老陈就好。”中年男子连忙摆摆手,似乎看出穆子期等人的疑惑,笑道,“这两天来我们这里坐船的人不少,我们一看就知道了。”说着还看了一眼穆家的驴车,这次没有车棚子,只是在粮食上面铺着两层油布,穆子清和穆圆圆则盖着半旧的棉被取暖。

    “那下一趟船什么时候才会到?”穆子期忙追问,他有些失望,原先以为一到这里就可以马上坐船离开,没想到还得等。

    “上一艘船刚刚离开不久,下一艘还不知道啥时候能来,海上的风浪不好说,这里的船来不来没有确切时间。”老陈似乎很郁闷,“不过最近每个月都会有一艘船路过这里。”

    打听到这样的消息,穆子期等人只能无奈接受了。不想露宿街头,穆家就和刘家一起租了个小院子,租金交一个月,价格比县城还贵,竟然要一两银子。

    知道人家这是趁机抬价,可穆子期等人对此没有办法,再瞧不到两炷香的功夫,镇上不知从哪儿又来了两拨人。

    等过了几天,镇上一改之前的平静,变得嘈杂起来。随着人流的增多,各种各样的消息不断传来,穆子期等人因此知道了不少消息。

    比如林县附近的一个县有不少人近日突然生病了,上吐下泻,有大夫确诊为疫病,如今生病的人已经被隔离开来,又有哪家的人染上时疫,家人不肯送去隔离,结果一家十口人统统被染上之类的……

    穆子期一直想知道的消息也有了,当他听到林县同样大面积染上时疫时,心里顿时万分担忧。

    老叶氏在租来的房屋里拿出穆多田——也就是他亲爷爷的牌位,一边上香一边喃喃自语。

    穆子期凑在旁边听了几句,不外乎是让爷爷保佑,亲人健康平安之类的。他又看了看牌位旁边放着的两个小木雕,雕工很精巧,用黄杨木雕刻而成的两名小童神态可掬,表皮已经被磨出一层包浆。

    他知道这是两位小伯伯,两人因为幼年夭折,虽是入了族谱,但不能葬入祖坟,所以老叶氏一般会随身携带两个木雕作为思念的对象。

    他此刻看着老叶氏在烟气缭绕升腾中显得格外宁静的眉眼,暗暗下定决心:自己以后也要练习木雕。

    只是想到如今倍感煎熬的日子,他又觉得起码要等日子安定下来才有兴致培养新的兴趣爱好。

    这一等就是十三天,在这段时间,无论是穆家、刘家还是镇上的外来户,大家都显得十分焦灼,因为不断有令人惊恐的消息传来,知道这次的时疫来势汹汹,某些地方得病的人已经达到了很严重的地步,偏偏药材有限,大夫稀少,朝廷的动作缓慢……死不死,只能靠运气或自己强行熬过。

    这下子,清水镇开始恐惧起来,他们这才知道为何这么多人拖家带口前来他们这里。

    穆子期发现房东对他们没有了以前的热情,一副避之唯恐不及的态度,要不是他和刘延知不好说话,指定会把房租提升,说不定还想把他们赶走。五天前,清水镇已经不再接待外来人口,生怕生人身上有疫病导致传染。

    在这种煎熬的气氛中,船只靠岸的消息传来,众人不由得暗自欣喜,但一听到船票的价格从原先的五两飙升到十两一个人,顿时大吃一惊,等回过神来,变得愤怒至极。

    “你们不坐也可以,我现在是冒着风险的,谁知道你们有没有病?”卖船票的人却神情镇定,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上头又没有规定我们在这里运人,哼,要不是我好心给你们指出一条生路,你们就在岸上等死吧,看是你们命大还是疫病厉害。”此人似乎知道一些消息,说着说着就不耐烦起来,“这是最后一趟了,我们回去再也不出来,你们去远一点的地方看看就知道了,那里简直是人间地狱。”

    说到最后,脸色也跟着不好看起来。

    “上不上,不上的话我们马上就开走。”那人催促道,语气逐渐变得不耐烦。

    穆子期在人群中间站着,想了想,还是第一个上前报名,在他之后,有几户人也跟着一一报名。

    此时已是冬天,天上下着小雪,尽管天气寒冷,但大家的心情还是不错的。这个时候最怕的是不下雪,瑞雪兆丰年的道理谁都懂。当然,心情好是指家中炭火充足、取暖工具足够的时候。

    穆子期正在牛棚里给他要来的毛驴喂干草,眼前这头驴毛发黑得发亮,眼睛炯炯有神,体型比一般的毛驴要大。

    据说这种驴耐力强,适应性好,性子刻苦耐劳,价格还比牛的价格低得多,估计才十两左右。不过现在这个时候要买到这么合适的驴也不容易,看来穆怀恩是费了一点力气的。

    其实穆子期更想要的是牛,只是牛比毛驴贵重,而且更显眼,万一他真要离家,牛的目标太过于显眼。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没有找到跟穆怀恩说要养牛的好借口,他爹可不是好糊弄的。

    还有一点很关键,穆子期两年前跟老叶氏回老家,在乡下他和驴打过交道,会赶驴车,以后伺候起来容易,这也是他向穆怀恩提出要养驴的原因,有前因在嘛。

    当地的马匹很少,没有几匹,牛也不多,更多的人是买驴来养,畜力全靠它们。

    “逃荒?阿奶,你说他们都会往哪里逃?”穆子期好奇地问,他穿越的家庭条件不错,从小到大虽然不能每天吃香喝辣,但吃饱饭总是可以的。

    “逃荒——”老叶氏语气复杂,她抬头望了望天,叹道,“不是往西就是往东,往年南下的更多,只是现在南方那边闹出乱子,估摸着是要往东了。逃荒路上苦啊,奶奶虽然没有逃过,但你曾外祖就是从北方逃过来的,本来一家十几口人,到了宁安县就只剩下你曾外祖两兄弟了。”

    穆子期默然,农民要离开生养的家乡谈何容易?不是到快要饿死、逼不得已的时候他们是不会外逃的。人离乡贱,叶家之前逃荒过来,在这边安家落户时还是受了不少委屈,无奈之下曾外祖他们就从商,中间受了许多磨难,加上一定的运气才攒下这份家业,这也是他们兄弟俩聪明、有点家底的缘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