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古代养家日常 第82章 妥协交换

时间:2018-03-22作者:曲流水

    ,!

    看到这段话说明你的订阅比例不够50%, 请72小时后再来看。

    他忍不住想, 是不是古代每次攻城成功的乱民都会有把地方官员杀掉再挂人头的习惯?他们宁安县可能是有内奸或者是乱民势力太大才导致城破, 那留在家中的穆怀恩……

    罢了,不再想他。穆子期看着三位族叔, 低声道:“你们想进去吗?”此时他们正站在城门口不远处。

    穆怀麦摇摇头:“大郎,官府没有了, 如果有贼民在里边, 那城门口应该会有人把守, 咱们在这里看了那么久,一个进出的人都没有, 那指定是……”

    穆子期默默点头, 轻轻一嗅,总觉得干燥的空气中有种腐烂的臭味, 他从怀里掏出一副几层的口罩戴上, 闷声道:“咱们走,这里是不对劲,里面兴许有很多死人,天热,我看都要有臭味了。”

    其他人一听, 赞同地点头, 纷纷掏出自己的口罩。这是中午休息的时候让族中女眷赶制出来的, 主要是路上的尸体增多, 穆子期等人怕有瘟疫, 戴上口罩有没有效果不知道, 但求个心理安慰。

    他们没有进城,就算穆子期担忧大外公他们一家的下落,他也不会冒险进入县城去寻找,如今大开的城门口就像一只安静的、张嘴欲噬人的野兽,总透着一股诡异。

    想到半个月前和叶家的通信,穆子期相信叶家在有准备的情况下,总不会逃不出一人,他们的嗅觉比自家灵敏多了,就是不知道他们家现在朝哪个方向逃荒。

    穆子期没有立马带人回去,他们先到县城附近的村走一趟,发现往常几个富裕的村庄早就没人了,都是空荡荡的一片,就算还留有几个人,也是饿得皮包骨,躺在自家屋檐下等死的老人,那眼神,让他们看了觉得全身发寒。

    穆子期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提着篮子,拿着镰刀的少年,他见对方还有神智,就过去搭话:“你们这边是怎么回事?我见村里都没人了。”

    那少年似乎这时才知道有人站在面前,他有气无力地抬起眼,看到气色不错的四人,眼睛顿时一亮,舔舔嘴唇道:“你们有吃的吗?俺给你钱,俺有钱买粮。”眼睛简直是亮得吓人。

    穆子期看了看自己这边的几人,再看看那饿得几乎不成人形的少年,觉得自身的武力值还是可靠的,就道:“我们也没有多少粮食,把你知道的事说出来,我们就给你一个烙饼。”他看一眼少年篮子里的几根草根,心里一紧。

    “好,俺什么都说。”少年看到他们手中拿着的砍刀和木棒,不敢造次。

    “俺们这边的地界有帮山匪,以前年景好时他们只抢富户和商户,现在年景不好了,他们找不到吃的就从山里出来,抢了俺们的粮食,又接着把县城给屠了,很多人饿得受不了只能跟他们杀官造反,这是两天前发生的事,听说有想去县城捡东西的人说,那里血流成河,可怕极了。”少年在一个烙饼的刺激下,似乎来了精神,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恨不得把自己肚子里的存货掏空,眼睛不断地往穆子期的身子瞄。

    “那县城有人逃出来吗?”穆子期很是紧张,他和叶家的感情还是挺好的,时常通信。

    “听说有许多逃出来了,山匪杀不死这么多人。”少年语气有些犹豫,又怕穆子期他们不信,就道,“俺听俺村里人说的,俺没去过县城。”

    “那其他人往哪里逃荒?你怎么还留在这里?”穆子期又问。

    “俺爹娘病了,走不了,外边也危险,一家人就想留在家里,就算死也死在家里,总好过在外面做个孤魂野鬼。”少年眼睛又看一下穆子期手中拿着的长弓,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继续说道,“往哪里走的都有,俺没打听。”

    穆子期他们又盘问了一通,见实在问不出什么了,这才从怀里拿出一块烙饼递给少年。

    看着少年闪电般伸出手来抢走烙饼,又见他还心怀渴望地望着自己,穆子期内心无奈,却知道自己无法帮助这个少年,终究还是在少年失望的眼神中离开了。

    当然,他们能顺利离开是叔伯们手中有武器的缘故,要不然他相信村里还半死不活躺在那里的人一定会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力气来抢劫他们。

    临走之前,还在他们快要干枯的水井里把几个竹筒打满了水。

    穆子期等人失落地回到穆家聚集的地方,把情况告知后,大家又是失望又是庆幸。失望的是叶家不在了,想补充粮食难,庆幸的是自家趁乱逃出来了。

    气氛一时之间有些低落,众人面面相觑,对于未来何去何从很是茫然。

    穆怀恩这一辈生出来的姑娘非常少,能长到出嫁的只有一个姑姑,可那个姑姑早十年就因病逝去,再细数家中媳妇们的娘家,发现合适投奔的一个都没有。

    “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往哪个方向走。”穆子期见大爷爷穆多粮蹲在地上做着抽旱烟的动作,偏偏烟锅里早已没有了烟丝,就忍不住说道,“时间不等人,咱们想清楚就赶紧做决定,反正我们家是要往南走的。”

    “往南走?”穆多粮皱起眉头,“听说那里有一伙贼兵,非要人剃头不说,还生吃人肉。”这段时间在县城居住,他也常到外边打探消息,听到了不少传言。

    “是啊,如今是乱世,我听说以前有些军队没有粮食了,是要吃人肉的。”其他人把自己听来的消息一一道来。

    “这不是真的,我还听说南方那边去了就可以分地,吏治清明,没有那么多苛捐杂税。”穆子期一听到那些传言就有些哭笑不得,这些可怕的流言大都是大金国官府搞出来的,就为了抹黑南方政权的形象。

    众人似信非信,有些犹豫不定。

    “我们这地方有蝗灾,但相信越往南走情况就越好,那边不说别的,起码深山老林都会多出几个,有了水咱们才能活下去。”穆子期经过这三天的相处,觉得和族人在一起安全感还是很高的,大家听话又团结,万一其他人不肯和他一起南下,他还得去找合适的人选,麻烦。

    就算没有疑似穿越者建立的政权,穆子期也打算南下,因为他前世就是南方人,熟悉那里的气候和环境,而且南方草木多,生态环境比北方这边好太多,自然灾害发生的频率比北方少,尤其是山西、河南、山东等地,那里向来是重灾之地。

    穆子期认为现在所处的地方应该是中部地区,所以走到福黍百越等地,应该还是有点希望的。

    “就是,现在水是越来越少,山上连树叶都没有,反正不能走回头路。”三爷爷穆多金站在穆多粮身边,开口道。

    “南下……太远了。”穆多粮紧皱的眉头依然没有松开,他望着龟裂的土地,光秃秃的树枝,心里满是愁苦。

    这世道,怎么就变得那么快呢?前两年还好好的。

    “去天府省也挺好,俺听说那边从不缺粮。”五爷爷穆多铜看着坐在行李上显得没精打采的家人,忍不住提建议,“俺们这里离天府不算太远,南下的话还不知道要走多久。”

    “天府也许有粮,可附近的人都去那里,如果咱们也跟着去,万一连城门都进不去呢?先前宁安县就是如此,你看城里都没有让他们进去。再说了,天府那边的路难走,一不小心就摔死,咱们家妇孺多,不好走。”五房的一个族叔跳出来反对,现在就数五房年纪幼小的孩子多。

    “就是就是,我觉得大郎说得对,咱们还有粮食,应该能走到,起码南方那边没有受灾,到时就算乞讨也有个地方。”穆怀苗倒是旗帜鲜明地支持穆子期,他总觉得大郎似乎胸有成竹,可能知道什么隐秘消息。再说了,这三天他们不止一次遇到过想抢劫他们的乱民,但在穆子期的指挥下,他们都顺利度过了。

    他们私底下早就有猜测,大郎和陈香主仆可能真的见过血,他们两个打人从不犹豫,又狠又准。

    “反正咱们穆家不能分开,一定要在一起。”穆多粮见最热的时辰已经过去,不想再留在原地,他一想到相隔不算远的县城满是死人就害怕。尸体一多,万一有疫病就惨了。

    “大郎见识多,我信大郎的话,咱们就往南边走。”穆多粮终究还是下定决心,主要是老叶氏和穆子期都想南下,一副坚决的样子,他当然不会和他们分开。

    穆子期对此很是感激,这到底是自家爷爷的亲兄弟,就是靠得住。

    族长一发话,其他人自然没办法,加上大家心里本来就没有多少主意,现在有人出头了反而是好事,起码目标明确。

    于是,在对普平县失望后,为了生存,他们将继续南下。

    这一路上,穆子期见到了许多人间惨剧。蝗灾过后,大地没有绿色,枯枝遍地,路上逃荒的流民不知凡凡,他们大都是枯瘦如柴,走着走着就一头栽倒再也没能爬起来。

    有亲人的还好,起码可以给他挖个坑埋了,没有的话只能暴尸荒野,让乌鸦、野狗叼食。有时他们经过村庄留宿时,里面不是荒无人烟就是和之前的少年一样,手里挎着个篮子,拿着镰刀或系着钩子的竹竿到处寻觅能下口的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