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古代养家日常 第70章 生意更好

时间:2018-03-15作者:曲流水

    ,!

    看到这段话说明你的订阅比例不够50%, 请过段时间再来看。  穆家在当地的根基还不算雄厚,才堪堪经营不到八年,本地有几家大户的人脉比他们家更深厚, 他们家连积年老吏都不一定能比得上。

    说这么多就是为了表明穆子期是个没钱的人,饶是他一向早熟,早有意识积攒零花钱,这十年来加上穆怀恩前不久给他的三十两银子,一共也才八十两,还要把他历年收的礼物都当出去。

    穆子期郁闷, 前段时间查看史书时发现在唐朝一石米才五十文钱,到了本朝太平年间是五百文一石,这段时间粮价又疯长, 竟然高了一倍不止, 这样一来小门效如何消费得起?

    这里的一石米大约相当于现代的一百六十斤左右, 他八十两银子买了其他七七八八的东西后,剩下的银钱才买到几百斤粮。

    “大少爷,不告诉老太太你买粮的事?”陈香有些不安,他一向听话,对老叶氏的忠诚也极高, 现在要瞒着老太太行事内心不舒服。最主要的是, 他觉得大少爷在乱花钱, 家里又不是没有粮食吃, 饿着谁都不会饿着大少爷。

    “我自己跟她说。”穆子期一看陈香的表情就大概猜到他的想法。事实上, 陈香就是老叶氏放在他身边的眼线, 他奶奶老担心他被人欺负,一天要问陈香几次他的情况,他已经习惯了。

    果然,陈香一听松了口气,语气欢快起来,继续汇报:“还买了一个小铁锅,香油、盐巴、碗筷、腊肉……大少爷,为什么碗筷要买木头的?”

    “你买了就好,其他不要多嘴。记住,这件事只有咱们两个知道,你谁也不要说。”穆子期特意叮嘱他,想当初让陈香去买东西还特意让他装扮一番才行动。

    “大少爷,你放心,我谁也不说。”陈香重重点头,一脸严肃。

    穆子期微微一笑,看了看停止下雪、天气晴朗的天空,深吸一口气,又叮嘱陈香几句,甩着袖子出去了。

    他来到老叶氏的堂屋,里面叶氏正在说话。

    穆子期进去时叶氏抬起头来,看到是他赶紧捏着手帕擦拭眼泪。

    穆子期草草行了个礼,见叶氏眼睛红肿,忍不住低咳一声,问道:“娘,可是发生什么事了?”其实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亲娘肯定又是被穆怀恩伤心,跑来这里找安慰。

    “没事,娘没事。”叶氏赶紧否认,如果是以前,她会拉着穆子期埋怨一通,但自从上次的事情发生后,她就胆怯起来。

    老叶氏看到他倒是很高兴,忙拉着他坐在自己身旁,摸摸他的手心,问道:“天冷,今日有没有冻着?你念书辛苦了,奶奶已经让厨房给你煲了鸡汤,今晚可要好好补一补。”

    想到味道鲜美的鸡汤,穆子期来了兴趣。这几天家里的伙食一下子清减下来,县里许出不许进,想买肉都没地方买,也就他们家还有门路可以出入,但还是受到了很大影响。

    “我穿着厚,并不冷,就是看起来太圆了。”都快和穆子清、穆圆圆一个样了,都是圆滚滚的。

    “胖点好看,有福气,你这些日子瘦多了,脸上都没有肉了。”老叶氏说着还捏了下穆子期的脸颊,一脸的心疼。

    穆子期早已习惯这种行为,他找回前世的记忆又不等于忘记这十年来的事。记忆中,从小到大他的身体都不错,幼儿时候是白白胖胖的,等会跳会跑的时候变成了壮实。这段时间的确是瘦多了,脸上的轮廓明显起来,照镜子时,他已经可以预计到自己将来的颜值应该不低,比他上辈子还要好看一些。

    不过男人又不靠脸吃饭,现在情况不妙,他暂时不想容貌的事。

    这时候,叶氏终于插话了,说道:“我见三郎和圆圆一下学回来就做功课,大郎,你的功课可完成了?”努力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

    “嗯,写完了。”穆子期敷衍地应了一声,看了看她还红着的双眼,想了想,又忍下询问她的冲动。

    他就不明白了,古代的女子不是生了孩子后都把心思放在孩子身上吗?为何他亲娘还是和以前一样全副心思都放在这些情情爱爱身上?当然,个人有个人的自由,叶氏想怎么做都行,他现在一点意见也没有,前提是穆怀恩对她是真心的。

    现在看来,穆怀恩的心思还是放在章姨娘身上,他们那边才是真正的一家四口呢,而且还觉得那边是庶子姨娘,指定会受到正室的磋磨。他很是纳闷,穆怀恩一生下来就是作为嫡子来教养,是什么样的经历让他那么同情庶子?

    叶氏见穆子期和老叶氏似乎有话要说的样子,见穆子期的态度还是和先前一样不冷不热,心情顿时沉郁下来,又勉强说了几句闲话,接着说要去看看穆子期和穆圆圆,不一会儿就离开了。

    穆子期见她走了,心里松了口气,左右看了下,见老叶氏身边只有一个小丫头侍候,忙问道:“阿奶,叶嬷嬷去哪了?今天我都没见过她。”叶嬷嬷是家里的老人,从小丫鬟起就一直伺候老叶氏,等她儿子长大娶妻生子就被放了身契出去,不过叶嬷嬷还是留在穆家干活。

    穆家到底不是豪富之家,家里的下人只有不到十个,个个身兼数职。

    “他孙子这两天身子有些不好,奶奶就放她回去照顾,等孩子裁再来。”老叶氏随口答道,又摩挲了下穆子期的脸。

    穆子期让小丫头退下,直接和老叶氏开门见山:“阿奶,你说咱们宁安县会不会出什么乱子?这些日子我总觉得不好,你看邻省那里都已经开始出现逃荒了,咱们这里竟然也有这么多的流民。”宁安县不是交通要道,想南下或往西的流民很少会经过他们这里,没想到现在城门外围有这么多人,那说明受灾的范围已经很严重了。

    “咱们是不是要早做准备?”见老叶氏沉默,穆子期继续问道。

    “家里的米粮够吃两年,大郎不必担心,家里有准备。”老叶氏虽然不喜欢章姨娘,但不得不说,这位还是有点远见的,不用担心家里的用度,就是心思用不到正道去。

    “可是……万一咱们要撤离呢?县里不一定安全。”穆子期最怕的是农民起义了,他现在属于地主这一阶级,太平盛世还好,到了乱世就是出头的椽子,乱民最喜欢的是他们这种有钱有粮、防护力量又没有多强的人家。

    “奶奶活了四十多年,宁安县一直安安稳稳,现在快要开春了,等天气一好,那些流民就会慢慢返回家乡,大郎放心,怎么都不会饿着你。”老叶氏安慰他,觉得小脸上挂着忧愁的大孙子很是懂事,又不忍心他担心,自然百般安慰。

    穆子期却不是很赞同,安宁县承平已久,向来发生的灾害不大,当地是鱼米之乡,连着几任县令都算是好官,在当地刮地皮不大厉害,因此百姓的生活还是不错的,但他总觉得这次不一样,他就是有个预感,偏偏他奶奶还不信。

    算了,不管了,他还是按照自己的打算来吧。就算最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也只不过损失一些钱财,和性命比起来,钱财并不算什么。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他除了上学念书,剩下的就是到街上打听消息,再慢慢的、一点点地准备食物、药品等物资,还变着花样朝老叶氏和叶氏要钱,为此她们还怀疑一下,只是接下来就是过年,她们要忙起来了,也就暂时没再多问。

    他略有些无奈。

    等穆子期终于睁开双眼,耳边的呜咽声就一直没停过,他微微侧头看了一眼坐在他床边低头垂泪的红衣女子,再一次,满心的无奈涌上心头,他没再关注,开始把全副的心思放在自己身上。

    脑门很疼,一抽一抽的,活像有一条小虫子在拼命往他脑袋里钻。再试图挪动一下身体,也是全身说不出的疼痛,幸好,他的手脚还有知觉,看样子没有断手断腿,还算是幸运。

    回忆起这一身疼痛的由来,穆子期不知道是该恼还是该哭。他好好活了十年,没想到一个放松竟然被庶弟庶妹合伙从假山上推下来摔倒,倒霉的是摔下来的时候脑袋正好磕到石头上,破了皮,幸好不是太阳穴的位置,要不然没等他找回前世的记忆,自己的小命估摸着没有了。

    果然不该小看任何人!穆子期暗自懊恼,古代八、九岁的孝子也是很心狠的。

    喉咙干渴得几乎冒烟,穆子期很快从懊恼的情绪中抽离出来,开始出声呻|吟,试图唤起床边女子的注意力。

    令他遗憾的是,年轻女子大概哭得太过于伤心,声音也太大了,完全掩盖住他的动静,让女子无暇顾及他,眼神连望都没望他这边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