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古代养家日常 第68章 激动兴奋

时间:2018-03-15作者:曲流水

    ,!

    看到这段话说明你的订阅比例不够50%, 请过段时间再来看。  出了城门,大家面面相觑,皆松了一口气。毕竟穆子期之前讲的事太吓人, 大家一路走得提心吊胆,生怕有人认出他们直接砍杀,现在总算是暂时安全了。

    “大郎, 咱们要往哪里走?”穆多粮走过来问他,才几天的功夫,他脸上的皱纹似乎又深了一层。

    “我家打算往南走。”穆子期看了一眼老叶氏,见她没有反对就继续说道:“先到普平县找一下我外祖他们。”

    听说是去找叶家,大家都没有意见。

    这时候的人逃荒首选的就是去自己的亲戚家或者有熟人的地方, 即便没有熟人, 知道有同乡在也行, 因此只要有人逃荒到某地安家落户,当再一次发生灾荒时, 同乡的人会不自觉地沿着前辈的路走。

    当然,更多的人是在外举目无亲, 走的时候全凭传言或者跟随大流, 看到某地适合生存,或者走不动就停留下来,等有机会再看是否回乡。

    叶家是普平县的商户, 在穆家人眼中是见识过世面的人, 而且叶家还有钱, 现在听说要到那里, 大家总算是有些安慰。

    说实在的,大家即将背井离乡,心里很是忐忑,连穆子期也有同样的想法,他对外面的世界并不怎么了解,但只要一想到自己以往看过的资料就明白,逃荒路上是多么危险了。

    可是不走又不行,如今蝗灾刚过,秋收根本就是没有,长达半年的灾荒已经使得村民的存粮吃得差不多了,比如穆家,要不是如此,他们之前肯定不会轻易答应从乡下跑到县城里,毕竟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窝,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寄人篱下。

    既然已经有了方向,穆家人就没再纠结,直接朝普平县的方向走去。和他们同样逃出来的人也在低声商量着什么,到了这时,人流基本上就开始分流,但和他们一样朝南走的人很多,大家默默地赶路,并不多言,就算要说话,也是压低声音。

    这么多人形成一道弯弯曲曲的人流,认识或同村的人都聚在一起,大家相互警惕。

    此时天已经蒙蒙亮,穆子期大概扫视一圈,发现大多数人都是用扁担挑着两只箩筐,里面放的是自己的铺盖或仅剩的粮食,如果家中有幼儿,还会放幼儿进去,大家的表情茫然又充满了不安,这是对未来的恐惧。加上人群中时不时响起的婴儿哭声,平白添上几分凄凉。

    “大郎,你大外公那边……”老叶氏跟在他身边,此时她身上的绸缎已经换成了一般村民穿的粗布衣裳,手中的楠木拐杖早已不知去向。

    她的另一只手牵着穆子清。

    “我们这里有蝗灾,邻县肯定也逃不掉,我相信大爷爷他们是知道的,只是心存个指望罢了。”穆子期扶着老叶氏,“粮食可能不够吃。”

    他们穆家在宁安县一共有五房人,大房穆多粮养住了两个儿子,孙子辈有两男两女,加上大奶奶等女眷,共有十人;二房就是他们家,包括陈香和瑞珠,有六人;三房三爷爷穆多金,活到成年的儿子只有一个,孙子辈有两男一女,共有七人;四房的四爷爷穆多银早逝,前几年儿子儿媳都先后染病去世,如今四房就剩下四奶奶王氏和一个小孙子;至于五房,五奶奶不在了,五爷爷穆多铜有三个儿子,娶上媳妇后开花结果,家里的孙子辈有一男四女,共有十二人。

    穆子期刚才又清点了一遍人数,整个穆氏族人有三十七人,其中自家的青壮,包括五十多岁的大爷爷他们这一辈,一共也才十一人,相比之下,和他同辈的孩子实在是不少。幸运的是,族里最小的孩子已经有三岁了,如果是婴儿的话还不知道该怎么养,风险太大。

    最要紧的是,除了他事先保存的八百多斤粮食,穆家其他房的粮食并不多。

    “幸亏大郎你能提前准备粮食。”说到粮食的问题,想起刚才其他人惊喜羡慕的目光,老叶氏心中充满了自豪,同时又语气佯装发怒道,“早知晓你要买粮,你就该早点跟我说。”

    她想起了昨晚匆忙从家里出逃时只来得及收拾一点细软,那些难拿的大件都放弃了,现在想想,到底觉得可惜。

    不过转念一想,这些大件就算拿出来也没地方放,现在整个队伍只有他们一辆驴车和一辆手推车,其他人都是用扁担挑着,而且灾荒时最值钱的还是粮食。

    “我的驴车不就是用您的钱给打的?”穆子期安慰她。

    老叶氏闻言叹了口气,她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大孙子早就告诉她可能要逃荒的事了,只是她从来不信,觉得安平县还能撑得住,没想到一个夜晚就……

    大概是想到了同样的事,两人终于安静下来。

    因为驴车上装有粮食等物资,所以穆子期他们并没有全部上车,如今在车里休息的是穆圆圆,小家伙今晚可是吓坏了,要不是懂事,加上情况紧急,她指不定撑不住,现在一安全,就赶紧让她上车去休息。

    穆子期准备的粮食有部分分给其他房,所以车内还有一点点空间来半躺个人。

    “大郎,你爹娘……”在沿着小路不知走了多久后,老叶氏终于提起这个敏感的话题。

    穆子期知道老叶氏已经清楚事情的真相,在装东西的时候她找陈香和瑞珠问过。

    他抹了一把脸,沉默不语。

    “你娘……这都是阿奶的错,我早早就有这个结亲的念头,又想让他们两个多熟悉一些,就时常接你娘到咱们家玩耍,时间日久,你娘就真的看上你爹了,见状我乐观其成,没想到你爹心中早有愤懑,认定是我强迫于他,因此婚后对你娘并不好。”老叶氏真是后悔啊,她见庶子对自家的侄女温和,就想着两人感情应该不错,没想到婚后才半个月她就看出端倪,心中悔不当初,可又无可奈何。

    谁让侄女的心已经完全挂在庶子身上了呢?

    “唉,你爹当初考中秀才后就想着继续考乡试,我问过他的老师知晓他这几年考中的希望很小,能中秀才已经是运气好的缘故,正好这时县里有个空缺,就想着让他补上。当时你刚两岁,可能对没有什么印象,咱们穆家那时已经没有多少银钱,我又看出你爹对你娘不好,还找了章姨娘回来……不管怎么说,我这辈子对得起你爷爷。”

    穆子期使劲回想自己两岁时候的记忆,可惜他当时是正常儿童的芯子,并没有印象。不过他知道这时候有官职的人员不能继续参加科举考试,这说明穆怀恩一辈子都是个秀才。

    “关于你爹临死前的安排,你不必太过于在意。就算你爹对我和你娘不满,你到底是他的亲儿子,他怎么可能不安排你?你爹临死前说的话,我们都没在身边,陈香被隔在外面听不清楚,实际情况如何我们并不知晓。”老叶氏并不想让大孙子的心中充满了怨恨。

    “我不想提起他们。”穆子期扭头,他该庆幸自己不是普通的十一岁少年,要不然指定被这对父母闹出什么心理阴影。

    “好好,那我们先不提,你先上车休息。”见穆圆圆揉着眼睛要下车,她连忙道,“你绷得太紧了,先休息一会儿。”

    穆子期也觉得自己体力已经耗尽,见穆子清还能撑住,就顺从地爬上去睡觉。

    在睡梦中,他梦到了自己的前世。

    前世他就是一个普通的男生,除了十五岁那年父母双亡,他和其他人一样按部就班地读书。高考在老师的指导下填了外省一所重点师范大学,想将来跟父母一样当老师,但因为分数不够被调剂到非师范专业,学了个旅游管理。

    刚开始他还想转专业,后来发现旅游管理这个专业也不错,就懒得折腾,一路读到毕业。他和绝大多数的人一样,就算心存志向,也没有执行的能力。大学会逃课,会玩游戏,会在考试前才拼命复习……成绩不好不坏,人缘不好不坏,芸芸众生中,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他原先已经计划好,等一毕业就回到自己家乡的小城市,家里有单铺面的三层楼,一楼可以出租,每年大概可得两万块,已经足够他生活。自己再先到政府机关做个合同工,一边工作一边复习,等考上公务员生活就基本上稳定了。接下来就该操心自己的人生大事,娶个三观相合的老婆,生两个孩子,重新有一个家……总而言之,他就是一个平凡人。

    他计划好好的,没想到会穿越到这个世界,还用了十年才找回自己前世的记忆。

    无论如何,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有杀人的一天!

    驴车里,穆子期突然从梦中惊醒,他大喊一声,睁开眼睛一看,见到了木制的车顶,愣了好一会才认识到自己在行走的驴车上。

    “大郎,你醒来了?是不是做噩梦了?”这时,驴车突然停了下来,老叶氏掀开布帘问道。

    等他背上背包,身上挂着长弓,腰间系上箭袋,怀里藏着匕首,迈开脚步大步往外走时,陈香已经拿着砍刀,在外等候了。

    和穆子期一样,他同样穿着一身粗布劲装。

    穆子期和他对视一眼,两人二话不说就急匆匆往老叶氏的院子赶去,一路上看到几个慌乱的丫鬟小厮婆子在急吼吼地跑来跑去,犹如无头的苍蝇。

    此时的天空还点缀着几颗星子,大地本来是黑沉沉的,现在却被冲天的火光照耀得一片光明,再夹杂着其中的喊杀声,痛苦的吼叫声……使得这个夜晚充满了不详的色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