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古代养家日常 63.一起回村

时间:2018-03-04作者:曲流水

    ,精彩小说免费!

    看到这段话说明你的订阅比例不够50%, 请过段时间再来看。  穆家其他各房这些年有穆家二房的照拂, 日子过得不错,这次逃荒也个个把家中的铁锅带出来了,这可是值钱的物什。

    饭是腊肉菜干饭, 肉藏在微黄的米饭中,加点猪油,吃起来只觉得味道香浓,口感十分好, 尤其是在饿肚子的时候。

    穆子期昨晚耗了大量体力,他毕竟只有十一岁, 体力不敌成年人,所以此刻吃起饭来格外香甜。

    “多吃点, 吃完这一顿就要等晚上了, 咱们还要一直走路,依咱们的脚程, 得要后天才能到达普平县。”穆子期对正在埋头苦吃的穆子清和穆圆圆说道。

    家中虽有驴车, 可其他人不是推车就是挑着担子, 时不时还得歇一下,总体行走的速度并不快。

    “大哥,我和妹妹能一直走路。”穆子清闻言赶紧抬起头来,对着穆子期一副神情坚决的样子,“我现在使劲吃多点饭, 有坏人来我也不怕。”说着还看了一眼一直放在他旁边的小木棒。

    “嗯, 这想法不错, 不过你们还小,如今最重要的是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不舒服的要及时说出来,不要怕给我们添麻烦。”穆子期把筷子移到左手的碗底,伸出右手拍拍他的肩膀,叹道,“现在二房就只剩下咱们几个亲人了,咱们都要好好的。”

    “嗯。”穆子清重重点头,他现在最怕的是奶奶和大哥不要他和妹妹了,今天他左看右看,觉得自己好没用,连一头毛驴都不如,起码人家毛驴还能驮东西,他们差点连照顾自己都做不到,走久了腿还会不舒服。

    穆圆圆眨着圆眼,忙跟着点头,往常白嫩的脸蛋已经被晒得通红,但这个地方连棵能挡日头的树都没有,大家都是在日头底下忙活,加上出来得急,连草帽都没带。

    穆子期怜惜地看着她,这个小堂妹自从二叔二婶去世后性子就有些变了,尤其是昨晚的事发生后,她变得越发寡言乖巧,现在他也没办法,还是先让大家生存下来才能谈她的心理变化。

    老叶氏一直在旁静静地看着他们说话,面带微笑,时不时看一下火,瓦罐里还烧有热水,这是等水冷了后灌入竹筒的,天气太热,不喝水根本走不了多久。

    他们吃饭的速度很快,这个时候根本不是讲究的时机。等吃完饭,老叶氏就说道:“我和瑞珠炒点面粉,晚上还不知能不能找到适合做饭的地方。”

    “这个法子好,到时烧点滚水冲泡,再放点盐,味道就很不错了。”穆子期第一个赞同,有急事的话直接食用炒面就好,又方便又快速。

    于是,接下来大家就专心做自己的事。穆子期这边倒是一直有族人来说话,不为别的,就为了那辆驴车,现在还好,大家还有体力,等时间久了,定会有小孩走不动路,那时可能就得麻烦到驴车了。

    穆子期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就算他要依靠族人的力量,他也不是那种大公无私之人,有条件享受的话,他当然要优先提供给自己最亲近的人。尤其是老叶氏,虽说她一向身体健康,这次看起来也适应良好,但穆子期知道她只是强撑着,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可在做饭的时候他不止一次看到老叶氏在偷偷捶腿了。

    别看老叶氏的年纪和大爷爷穆多粮他们差不了多少,可老叶氏一直算是养尊处优,平时从来不干什么活,这次她会烧菜已经让他很惊讶了。

    话题说到驴车,大家的兴趣又转移到自家以前拥有的牛车上。

    “要不是那些流民太过分,一天到晚在院外转悠,咱们家也不会亲自把牛给杀了。”穆怀麦语气流露出愤慨,“咱们家那头牛还没老,耕地的劲足足的,若是它还在,家里人也不用这般辛苦。”

    “是啊,可不杀就被抢了,人饿了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穆多粮的二儿子穆怀苗接口道,一想到自家的牛就心疼得直抽抽,如果不是怕被人抢走,他们也不会先下手为强,那样的话,现在自家也有牛车了,父母孩子也能走得轻省点。

    这话一出,围在穆子期身边的族人又你一句我一句地数落起那些流民在竹沟村犯下的事,个个满腹牢骚,义愤填膺。

    说到最后,又骂老天不开眼,龙王爷不发水,白瞎了那些祭品。

    “还有章姨娘他们……”穆怀苗的性格比他大哥穆怀麦活泛一些,他语气不满地说道,“不过一个妾就敢趁着家中忙乱卷了银子逃跑,还要带上二郎,真是白眼狼,亏得你爹对他们那么好!”

    “就是,整个家都是大郎的,有他们什么事?”其他族人纷纷讨伐,对章姨娘卷了财产粮食逃跑的事特别不满。虽说对方即便没有逃跑,他们昨晚也不敢回去找粮食,但这不代表他们会对章姨娘的做法表示赞同。

    “这次跑了以后就不是咱们家的人。”大爷爷在旁边听了一会儿话,语气颇为坚决地说道,“大难临头,丢下祖母和兄妹逃跑,咱们家没有这样不仁不义不孝的人,回头要把他们的名字从族谱上划掉!”

    对于众人的讨伐,穆子期默不作声。而对于老叶氏在族人中散布的消息,他也没有任何意见。就算大家都能好运活到相见的一天,那同样也是敌人,没有任何和解的可能。

    他不再多想,继续手中的动作。

    “好了,就是这样,以后还不知道要走多久,我看有些人已经觉得腿难受了,如果不想晚上太过于酸痛,大家记得回去后把布剪成一条条,像我现在这样绑腿。”穆子期给大家示范。

    “其实做法很简单,这种绑腿自古有之,以前主要在军中流行,如今咱们也算是行军了,最好照做。喏,把布条从脚踝处开始一圈一圈地往上绑,要一直把整个小腿给绑完才行,叔伯们要注意,脚踝附近这里要绑紧一些,往上可以不用那么紧。”穆子期说着就把自己的另一条小腿给绑好。

    这个绑腿的办法前世几乎无人不知,这可是长征胜利的法宝之一,方法看起来简单,但据说极其有效,听说只要把腿绑好,就算走上很远的路也不会觉得酸胀难忍,如果是在树林里,还可以防止虫子钻进裤管。

    在场的男人都是干惯重活的人,这半天的路并没有难倒他们,但想到以后不知还要走多久,又看到正在火堆前忙着烙饼或炒面粉的妇孺,他们就决定学习了。

    大郎总不会害他们吧?得益于他祖父辈的惠泽,穆子期的建议被大家听进耳里了。

    穆子期也不在意,反正他只是说出来,做不做是别人的事。

    于是,等大家做好干粮后,队伍重新出发前个个坐在地上拿着布条给自己绑腿,凡是下地走路的都绑上了,为此还耗费了几件衣裳,让人可惜得紧。

    队伍重新出发后,这次轮到老叶氏上车休息,穆子期赶驴车,其余人在地上走路。等半个时辰一过,在车上休息的人又重新轮换。他们吃过一顿饭,车上的物资比先前少了一点点,于是每次车上都是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族中走路的幼儿。

    这个上车休息的待遇只有瑞珠不能享受,她毕竟是个十五六岁的丫鬟,穆家族人都没能享受,她就更不能了。

    陈香不同,他会赶车,又有武力,穆子期和老叶氏都很重视他,各方面基本上是一视同仁。

    太阳快要落山时,他们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过夜的地方,在这里停留的人很多,大都是聚在一起。

    见状,众人精神一震,忙不迭地把身上的担子放下来。这个时候大家已经累得厉害,族中的女眷同样是一路走过来的,疲惫之下大家只是烧开滚水就着中午做好的干粮随便对付一顿。

    穆子期这边因为休息得当,倒是可以再做饭,手中不多的炒面粉就打算留到后面,谁知道后边的路程有没有时间来做干粮?

    吃过饭,穆子期又找来柴火烧水,一边对老叶氏道:“阿奶,待会咱们一起泡泡脚,今晚会睡得舒服一点。”他有个预感,觉得晚上能泡脚的机会已经不多了,现在还好,刚刚开始逃荒,大家的存粮和底线还在,但粮食吃完,他们可能会疲于奔命,那时精神紧绷,很多事都没法做了。

    不过怎么说,前面几天就算麻烦也要对自己好一点,有几天的缓冲,这具身体也该习惯这种辛苦了。

    “好。”老叶氏连连点头,她也是累坏了。

    晚上和大爷爷他们商量好值夜的人选后,穆子期有些不安地睡下。他年纪还小,其他人不肯让他值夜,反正有陈香可以代替他。

    半夜,穆子期再次从噩梦中惊醒,刚回过神就听到一阵低低的啜泣声,声音极其压抑,仔细一倾听,发现是从卸载的驴车上传来。

    他慢慢从车子底下爬起来,看了一眼正在不远处轻声交谈的族人,轻轻掀开帘子,发现是穆子清在哭。

    “三郎,怎么了?”穆子期的声音似乎吓了对方一跳,穆子清安静下来,想当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穆子期有些哭笑不得,忍不住轻声道:“是不是腿不舒服?”

    穆子清看装不下去了,就慢慢坐起来,同样压低声音道:“嗯,哥,我的腿又酸又痛,胀胀的,睡不着,明明我很累,想睡觉。”

    “那出来和我一起睡。”穆子期怕吵醒老叶氏和穆圆圆。正好如今是盛夏,天气干燥,晚上在野地上睡觉也不打紧。

    最终,在帮穆子清按摩一番后,穆子期总算是把小家伙哄睡了,心里倒是心甘情愿。毕竟今天小家伙走了那么远的路,还几次把自己在车上休息的权利让给妹妹,是一个很好的哥哥。他前世没有兄弟姐妹,父母去世后,那些堂兄妹不说也罢,现在看来,这一世可能会有一双好弟妹。

    接下来,路还得继续走。等第三天到达普平县后,穆子期带着三个族人先到县城打听消息,结果发现那里早已成为废墟,城中的百姓已经四处逃散,叶家同样不知去向。

    “我也报名,待会是不是就上船了?”刘延知转向卖船票的人,神情顿时变得缓和下来,笑道,“你们在这里停留多长时间?”

    “小子不错,是从北边那过来的吧?一看你们的气势就不同。”卖船票的人见有人这么快就订下位置,心情总算好了一点,说话的语气也缓和一些,“我运过不少流民,那些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就是不一样,你们虽然不是,但肯定见过血吧?”

    穆子期状似羞涩一笑,微微低头不语。

    刘延知微微一笑,也是不答话。

    卖船票的男人似乎也不指望穆子期他们回答,反而很快就继续说道,“我们一个时辰后走,你们要快点过来,要不然位置就没有了,船可不等人。”事实上,要不是为了钱现在谁还乐意上岸啊?

    他这话一出,刚刚还安静的人群顿时一乱,纷纷交头接耳。

    穆子期身上的银钱不够,就先交了三两定金,他看着刘延知交完银子拿到证明后,两人就挤出人群,径直往镇内走去。

    回到家一说,正在打包行李的陈香几乎要跳了起来:“什么?要十两?他们怎么不去抢?这么多钱在内江的话连包一艘船都快够了。之前不是说五两么?这才半个月的功夫就涨价了!粮价都没他们涨得那般狠。”十两银子太多了!有些几口之家一年都挣不了这么多钱。

    想到这里,陈香的语气颇为愤然,他是知道穆家家底的,交了这笔费用,手中的银钱就剩不了多少了。

    “你都说了那是内江,这是海船!”穆子期心情也不怎么好,任谁知道自己即将失去大半身家都不会好,只是如果留在清水镇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这两天被滞留在镇外的人越来越多,不断有前面的人阻挡后来的人靠近,那些人在地上搭草棚居住,要不是清水镇的土著大都是沾亲带故,又有镇内租房的人团结在一起抵抗,指不定如今早就乱了。

    如今双方还在僵持,穆子期真怕有人按耐不住会生出乱子,他们家可没有一个壮年男子,看起来男丁不少,但年纪毕竟是个硬伤,他该庆幸自己前些天去山上打过几只兔子,这里的人大都知道他的箭法不错,加上他们身上个个带有武器,要不然肯定被人当成软柿子。

    “走走走,只要能走,这些银子不算什么,到了南边慢慢来,不急。”老叶氏却牵着那头毛驴,问他,“大郎,毛驴能不能上船?”

    “不能,他们说鸡鸭牛羊什么的都不能放上船,还不许带上太多东西,至于多少他没说个量。”穆子期一看到那头神情无辜的毛驴顿时又心疼了,“看来只能贱卖了。”现在想临时杀掉吃肉也没有时间,而且驴肉如果不费心烹饪,其实并不合他的胃口。

    “我现在马上去卖,三郎、圆圆,你们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不许落下不该落的。还有瑞珠,你帮陈香收拾,能丢掉的丢掉,免得待会不能放上船。”老叶氏临出门前又做出一番安排。

    众人忙应是,纷纷加快收拾行李的动作。尤其是瑞珠,更是大松一口气。她身上并没有什么钱,那天晚上在宁安县出逃时,她被指挥得团团转,整个人懵懵懂懂的,不懂得携带什么细软,而且也没有机会。

    当她刚才听到要十两银子时,心里可是不安得很,生怕自己要独自留在这里。

    想到这里,她看了一眼陈香,见他脸上毫无异色,不禁暗暗一叹。这憨子,怎么就没想到这些问题呢?心安理得让大少爷出钱,一点儿也不着急。

    穆子期跑回自己的小屋收拾东西,衣裳、棉被叠得整整齐齐,还使劲压缩,用麻绳捆绑起来,等忙完自己,再去看同屋的穆子清,发现小家伙已经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放在背篓里了。

    “不错。”穆子期赞许地看了他一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