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古代养家日常 第35章 报名入学

时间:2018-02-04作者:曲流水

    ,!

    看到这段话说明你的订阅比例不够50%, 请12小时后再来看。

    难不成除了他之外还有其他穿越者?穆子期想得到更多的信息, 却发现整个宁安县上下对短毛贼并不大了解,他唯一的信息来源还是来自几个行商的闲谈。

    如今所处的社会还是比较落后的,对于外界的消息并不敏感,加上所谓的短毛贼离这里较远,现在大家讨论最多的还是河南、山西的旱灾。

    “今年开春没下过几场雨,庄稼长得不好, 七月又下了一场雨雹,地里的庄稼都给伤着了。咱们这里是鱼米之乡,要不是有旧年的陈粮垫着, 估摸着早就饿死人。要是明年开春老天爷还干旱,指不定要出大乱子。”老叶氏和穆子期在前院的牛棚里嘀咕,“今年秋天的庄稼收成不好,朝廷没有免税,还按往年收税, 我看已经有人拖家带口去逃荒了。”

    此时已是冬天,天上下着小雪, 尽管天气寒冷,但大家的心情还是不错的。这个时候最怕的是不下雪, 瑞雪兆丰年的道理谁都懂。当然,心情好是指家中炭火充足、取暖工具足够的时候。

    穆子期正在牛棚里给他要来的毛驴喂干草, 眼前这头驴毛发黑得发亮, 眼睛炯炯有神, 体型比一般的毛驴要大。

    据说这种驴耐力强, 适应性好,性子刻苦耐劳,价格还比牛的价格低得多,估计才十两左右。不过现在这个时候要买到这么合适的驴也不容易,看来穆怀恩是费了一点力气的。

    其实穆子期更想要的是牛,只是牛比毛驴贵重,而且更显眼,万一他真要离家,牛的目标太过于显眼。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没有找到跟穆怀恩说要养牛的好借口,他爹可不是好糊弄的。

    还有一点很关键,穆子期两年前跟老叶氏回老家,在乡下他和驴打过交道,会赶驴车,以后伺候起来容易,这也是他向穆怀恩提出要养驴的原因,有前因在嘛。

    当地的马匹很少,没有几匹,牛也不多,更多的人是买驴来养,畜力全靠它们。

    “逃荒?阿奶,你说他们都会往哪里逃?”穆子期好奇地问,他穿越的家庭条件不错,从小到大虽然不能每天吃香喝辣,但吃饱饭总是可以的。

    “逃荒——”老叶氏语气复杂,她抬头望了望天,叹道,“不是往西就是往东,往年南下的更多,只是现在南方那边闹出乱子,估摸着是要往东了。逃荒路上苦啊,奶奶虽然没有逃过,但你曾外祖就是从北方逃过来的,本来一家十几口人,到了宁安县就只剩下你曾外祖两兄弟了。”

    穆子期默然,农民要离开生养的家乡谈何容易?不是到快要饿死、逼不得已的时候他们是不会外逃的。人离乡贱,叶家之前逃荒过来,在这边安家落户时还是受了不少委屈,无奈之下曾外祖他们就从商,中间受了许多磨难,加上一定的运气才攒下这份家业,这也是他们兄弟俩聪明、有点家底的缘故。

    至于往东走?穆子期并不赞同,要是他们家逃荒,他一定会选择南下,他巴不得那里真的有穿越人士在建立政权,他总觉得穿越者建立的国家应该不会差。不过他现在也只是想想,不到无可奈何,他还是不想离开家乡,毕竟他现在还不够强大。

    等喂完驴,穆子期看看暗下来的天色,赶紧扶着老叶氏回房:“风大了,阿奶,咱们赶紧回去烤火。”

    老叶氏应了一声,两人刚进入堂屋就有下人送上热水热毛巾,让他们舒舒服服的。

    穆子期早已习惯章姨娘做的表面功夫,这个女人是个精明人,就算掌握了家里的大权,对叶氏和他表面上也是恭恭敬敬的,特别是对老叶氏,更是唯唯诺诺,看起来很好说话。实际上,只要涉及到关键利益,她就从来没有吃过亏。

    穆子期自认为自己也是和极品亲戚争斗过的人,但一对比,他的段数就不够瞧了,毕竟他的嘴皮子没那么利索,不能颠倒黑白,心不够狠。当然,最关键的一点是他爹拉偏架,这是西院那边最大的靠山,让他无可奈何。

    之前退回到老家竹沟村,就是为了自己的心情,不想老是盯着别人,那样活得太累了,他还没有长大,还没有习得本事呢。

    一夜无话,自从和叶氏说开后,穆子期的日子好过多了,面对他亲娘温和到接近小心翼翼的态度,加上西院那边暂时消停下来,他颇为满意。

    这日子过得多安静啊。

    这天一大早,天还未亮,穆子期就强迫自己离开温暖舒适的被窝,早早起来活动手脚,打了几遍从武馆里学来的拳法,又拿起木刀耍了一套刀法后,他就开始在前院那里练习射箭。

    他手里的复合弓是按照他的身材制成的,和毛驴一样属于之前的赔礼之一,比他之前练习的弓制作更复杂,虽然拉力只有一石,但穆子期已经心满意足了,毕竟能拉开一石的弓箭,说明他已经能提起三十公斤的重物。

    他小时候暗暗有个想法,那就是从军考武举,毕竟那时的他学习不够出色,不是天才,还有个头疼的毛病,加上他从小身子骨就强壮,现在才十岁就比别的孩童高一截,力气也比同龄人大一些。他觉得走不了科举考试学武也是一条出路,不过知道老叶氏和叶氏会反对,他就一直没有说出来。

    就算现在他觉醒前世记忆,穆子期还是认为继续练习弓箭和拳法、刀法是有好处的,现在可是乱世啊。他一知道这些消息,就隐隐觉得不安。

    “大哥。”正当穆子期已经热得脱掉棉袄,正在专注地瞄着靶子时,他身后传来了一道还带着奶味的童声。

    穆子期眼睛眨了一下,手指松开弓弦,箭支发出“咻”的一声,一转眼就已经稳稳地插在前方的箭靶上,离红心还有几指的距离。

    穆子清轻呼一声,伸出小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瞪圆了双眼,接着似乎发现自己做错事,他忙放开手,咬咬嘴唇,又不安地唤了一声:“大哥,我方才不该出声。”

    “没事,你没打扰到我,我箭术还不精,你不叫我也射不中红心。”穆子期却没在意,他以前用的是小弓,现在换了弓箭,射程又远了点,自然要经过一番苦练才能射中。

    他抬头看了看,见到吃早饭的时间,就把弓箭背在身上,走过去摸摸穆子清的脑袋,笑道:“三郎,昨晚睡得可好?”

    “好,我还觉得炕太热了。”穆子清闻言,心情顿时放松,抿着嘴笑道,“大哥,你射箭好厉害,差一点点就正中靶心了。”他也是一个不怎么喜欢读书的主,以前就喜欢跟在穆子期后面玩耍,兄弟俩的感情不错。

    穆子期注意到他的表情,心情有些酸涩。

    穆子清的父亲和穆怀恩是两兄弟,同样是他祖父的庶子,只是这个庶子是老叶氏身边的丫鬟所出,因为看起来好生养而被曾祖母看中,二叔比穆怀恩小一岁。

    他这个二叔读书没有他爹厉害,才念了不到三年就退学,跟着老叶氏学习庶务去了。等到祖父故去,两兄弟都一一成亲生子,老叶氏就把二叔一家分出去,省得丫鬟出身的老姨娘一大把年纪还得在她跟前伺候。

    可惜的是,老姨娘没两年就病逝了。

    二叔性喜冒险,分家后就在县城开了一家商铺,还亲自带队到外地行商。记忆中的二婶也是个坐不住的,又担心二叔在外面乱来,有时就跟着二叔出去。穆子清小时候经常和圆圆一起回老宅玩耍,就是他和老叶氏回了乡下老家,他们兄妹偶尔还是会被二叔二婶跟着放回老家托管,因此双方并不陌生。

    现在他看到小时候活泼机灵的堂弟变成现在这个安静的样子,心里真不是滋味。这没爹没娘的孩子就是容易被迫“懂事”,就好像他前世一朝长大。

    二叔二婶死后,穆子清两兄妹就被送到自家抚养,二婶临死前做了安排,把家中所有的产业变现托付给奶奶,并言明这些钱只需把兄妹俩养大即可。

    因为二叔的横死和二婶的病,其实二叔家里是没剩下多少钱的,不过穆子期觉得五百两银子足以养大两个六岁的孩子,是二婶大方了。

    “哈哈,等大哥我再练练,以后更厉害,到时我到山上给你打只兔子。”没再回想,穆子期故作欢喜地拉着他的手,一边往屋里走,一边又说道,“等天气再暖和一些,我教你打拳,你现在大了,学会以后出去玩不容易被人欺负,还可以保护圆圆。”

    穆子清一听,眼睛顿时一亮,点头如捣蒜,连声道:“好,我也要学,像大哥一样厉害。”圆圆的大眼睛有着憧憬,他大哥最厉害了,在村里和县里打遍天下无敌手,以前他跟在大哥后面最威风了。

    “那你可要好好学。”穆子期笑道,心里琢磨着是不是该早做准备,总觉得这世道真的要乱了。

    穆子期听到了,忍不棕头,目光在人群中梭巡了一遍,恶狠狠的。

    还在思考中的刘延知见状,立即站在穆子期身边,面上流露出同样凶煞的神情。

    在场的人一愣,万万没想到这一个看起来身材单薄的小少年会是这种反应,有人不由得打了激灵,场面一下子就安静下来。

    “我也报名,待会是不是就上船了?”刘延知转向卖船票的人,神情顿时变得缓和下来,笑道,“你们在这里停留多长时间?”

    “小子不错,是从北边那过来的吧?一看你们的气势就不同。”卖船票的人见有人这么快就订下位置,心情总算好了一点,说话的语气也缓和一些,“我运过不少流民,那些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就是不一样,你们虽然不是,但肯定见过血吧?”

    穆子期状似羞涩一笑,微微低头不语。

    刘延知微微一笑,也是不答话。

    卖船票的男人似乎也不指望穆子期他们回答,反而很快就继续说道,“我们一个时辰后走,你们要快点过来,要不然位置就没有了,船可不等人。”事实上,要不是为了钱现在谁还乐意上岸啊?

    他这话一出,刚刚还安静的人群顿时一乱,纷纷交头接耳。

    穆子期身上的银钱不够,就先交了三两定金,他看着刘延知交完银子拿到证明后,两人就挤出人群,径直往镇内走去。

    回到家一说,正在打包行李的陈香几乎要跳了起来:“什么?要十两?他们怎么不去抢?这么多钱在内江的话连包一艘船都快够了。之前不是说五两么?这才半个月的功夫就涨价了!粮价都没他们涨得那般狠。”十两银子太多了!有些几口之家一年都挣不了这么多钱。

    想到这里,陈香的语气颇为愤然,他是知道穆家家底的,交了这笔费用,手中的银钱就剩不了多少了。

    “你都说了那是内江,这是海船!”穆子期心情也不怎么好,任谁知道自己即将失去大半身家都不会好,只是如果留在清水镇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这两天被滞留在镇外的人越来越多,不断有前面的人阻挡后来的人靠近,那些人在地上搭草棚居住,要不是清水镇的土著大都是沾亲带故,又有镇内租房的人团结在一起抵抗,指不定如今早就乱了。

    如今双方还在僵持,穆子期真怕有人按耐不揍生出乱子,他们家可没有一个壮年男子,看起来男丁不少,但年纪毕竟是个硬伤,他该庆幸自己前些天去山上打过几只兔子,这里的人大都知道他的箭法不错,加上他们身上个个带有武器,要不然肯定被人当成软柿子。

    “走走走,只要能走,这些银子不算什么,到了南边慢慢来,不急。”老叶氏却牵着那头毛驴,问他,“大郎,毛驴能不能上船?”

    “不能,他们说鸡鸭牛羊什么的都不能放上船,还不许带上太多东西,至于多少他没说个量。”穆子期一看到那头神情无辜的毛驴顿时又心疼了,“看来只能贱卖了。”现在想临时杀掉吃肉也没有时间,而且驴肉如果不费心烹饪,其实并不合他的胃口。

    “我现在马上去卖,三郎、圆圆,你们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不许落下不该落的。还有瑞珠,你帮陈香收拾,能丢掉的丢掉,免得待会不能放上船。”老叶氏临出门前又做出一番安排。

    众人忙应是,纷纷加快收拾行李的动作。尤其是瑞珠,更是大松一口气。她身上并没有什么钱,那天晚上在宁安县出逃时,她被指挥得团团转,整个人懵懵懂懂的,不懂得携带什么细软,而且也没有机会。

    当她刚才听到要十两银子时,心里可是不安得很,生怕自己要独自留在这里。

    想到这里,她看了一眼陈香,见他脸上毫无异色,不禁暗暗一叹。这憨子,怎么就没想到这些问题呢?心安理得让大少爷出钱,一点儿也不着急。

    穆子期跑回自己的小屋收拾东西,衣裳、棉被叠得整整齐齐,还使劲压缩,用麻绳捆绑起来,等忙完自己,再去看同屋的穆子清,发现小家伙已经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放在背篓里了。

    “不错。”穆子期赞许地看了他一眼。

    穆子清抿嘴一笑,脆声道:“大哥,我去看看妹妹有没有做好。”

    “嗯,去吧。”穆子期等他跑出去后,自己就从隐秘的地方把一个木盒找出来,他打开看着里面的银锭,暗暗数一数,心疼极了。

    这世上还有很多人连银子都没见过,他自己是曾经拥有过,但现在,很快就会失去了。

    罢了,就算现在把钱用完,自己以后再挣回来就是!穆子期暗暗咬牙,大概是前世的经历,从十五岁开始独立生活,他对银钱总是看得比较重,换句话说,他有时会比较抠门。

    两刻钟后,穆子期等人全部收拾好自己的随身物品,他们身上背着一个背篓,手臂挎着包袱,一些该扔的被扔下了。

    这时候,老叶氏已经和邻居的大娘算出东西的卖价,只见她一脸肉疼地说道:“你真是占大便宜了,要不是时间紧急,这些东西肯定不只这个价。”

    来买东西的大娘喜得眉开眼笑,二话不说就指挥自己的男人儿子把东西扛走,笑道:“你们这是奔着好日子去了,放心,我听说南方那边不错,要不是我婆婆不肯离家,我们家早就去了。”说完就算钱给老叶氏。

    老叶氏内心并不信,如果不是实在过不下去,有谁会好端端地背井离乡?她眼前的这户人家日子过得并不差,男人和儿子都有好手艺,家有良田。

    最终,二辆手推车、毛驴和一些带不走的铺盖都被对方买去了。穆子期看着到手的七两银子,心疼得直抽抽。

    “大哥,在林县我们买毛驴花了十两银子,现在折价一半……”穆子清在旁边看得清清楚楚,小脸皱成一团,“少了好多银子!”

    “没事,以后你挣回来就是了。”穆子期随口安慰他,见大家都准备好了,就把自己的匕首给穆子清,他则拿着一根坚硬的木棒。

    刚才大家都听到他们要上船,那说明自家有银子,指不定就有哪个心黑的人想来捡便宜呢,不可不防。

    众人走出房门,只见刚才买他们东西的大娘正带着男人儿子在等他们,见他们神情警惕,就拍拍胸脯道:“大姐你放心,有我们在不会有人敢抢你们,咱们镇上的人都看着呢,这个口子可不能开。”

    穆子期一听,提着的心总算是安稳了点,对于老叶氏刚才价钱的让步佩服不已,有本地人护送到码头到底还是安全些。看来这些镇民心中有数,知道不能乱。

    果然,一路上虽然有人虎视眈眈,或者小心翼翼地偷窥,但在众多武力的护持下,加上其他订好船票的人也跟着出发,呼啦啦的一大群人,在没有出头鸟的情况下,他们总算顺利到达码头。

    在这里,穆子期把剩余的五十七两银子上交,拿到坐船的凭证后,这才搭乘小舟从码头到大船上,清水镇的码头吃水不深,大船是不可能开到这里的。

    他们离开码头的时候,听说船票已经全部卖完,那些没买到的正在哀求多卖一些。

    穆子期见状,刚才还肉疼的心思没有了,很是庆幸。

    等他们终于上船后,穆子期颇为惊讶地看着这艘船,它的体积出乎意料的大,虽然他对船只没有研究,但他知道能建四层楼高的船,技术应该不简单。

    没有让他们多观察的机会,他们在船员的引领下很快找到自己的舱房,看着小小的一间舱房里,左右各固定有一张三层床架,中间只留下一条小小的过道,环境倒是看起来颇为干净,甚至是干净得过分了。

    “别看这里小,一般的人想住都没得住呢。你们正好是一家人,六张床铺足够了,孩子可以挤一挤。”引导的船员一脸的得意,他看起来才十四五岁左右,面上才刚冒出微黄稀疏的胡须,“要不是你们给钱,你们就得到二层去住了,那里全是流民,臭死了!”说到这里,小船员还皱起眉头。

    “流民?”穆子期熟练地从袖口掏出一串铜板,一边递给对方,一边问道,“小哥,那些流民是从哪里来的?他们上船要花多少钱?”

    “离这里很远,是那个叫什么省的。”小船员想了想,说了个名字,接过铜板,暗暗数了下,脸上顿时露出笑容,“没花钱,户籍部让我们运流民回去,一个流民是可以算钱的,有赚头。”

    “那为何不在清水镇运?”刘延舟疑惑地问,“我看镇上有很多人啊。”

    “那可不行,我听头说离我们越近的人越不能运,因为该走的人都走了,剩下的对我们不友好,去远一点的地方运才划算,那些流民什么都没有,来到咱们国家岂不是死心塌地?”这话一出,他似乎觉得自己说错话了,忙板起脸,训斥道,“不要乱打听,好好躺在床上,到了时间自会有人送饭给你们,你们在船上可不能乱走。”

    穆子期心里也有些紧张,虽然经过刚才那一番折腾,他觉得自己身体应该没有大问题,但没有听到大夫的诊断终究还是不安心。

    “等伤口结痂就该好得差不多了。”在询问过穆子期头疼不疼、晕不晕的问题后,孙大夫收回放在他脉象上的手,捋着银白色的胡子安慰道,心里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