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古代养家日常 第28章 镇上见闻

时间:2018-01-27作者:曲流水

    ,!

    看到这段话说明你的订阅比例不够50%, 请12小时后再来看。  老叶氏暂时没有理会这些请罪不请罪的问题,章姨娘爱站就让她站着。此时她正紧张地盯着孙大夫的表情, 生怕有什么不妥当。

    穆子期心里也有些紧张, 虽然经过刚才那一番折腾,他觉得自己身体应该没有大问题, 但没有听到大夫的诊断终究还是不安心。

    “等伤口结痂就该好得差不多了。”在询问过穆子期头疼不疼、晕不晕的问题后,孙大夫收回放在他脉象上的手, 捋着银白色的胡子安慰道,心里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刚才大郎生气, 我怕他头疼……”老叶氏神情却没有放松, 自家大孙子这个头疼的毛病一直让人担心。

    “想知道顽疾有没有痊愈,得看过段日子有没有复发。”孙大夫从穆子期小时候就开始给他看病, 对他的情况极为了解,但因为病情的古怪,他一向对此无可奈何,加上为人严谨,因此也不会轻易下结论。

    穆子期却一下子放松下来,他再次觉得自己觉醒前世记忆后脑袋不会再疼了。想到今后不用再经历那种痛苦, 他高兴极了。尽管如此,他还是决定不要轻易放过罪魁祸首, 哼,不给他们一个教训, 他们以后肯定会更嚣张。

    相比之下, 一旁的老叶氏和叶氏却满脸喜色, 看到穆子期的痼疾有一点好转的迹象,这让她们很是开怀。

    气氛一下子缓和下来。

    详细问完伤口的注意事项,也不用药童帮忙煎药,穆子期的贴身小厮陈香已经是这方面的熟手,孙大夫稍加提点就差不多了。

    把孙大夫送出房门后,老叶氏仍然没有理会站在庭院里的章姨娘,她回房搂着穆子期,轻轻地摩挲他的脑袋,慈爱地说道:“乖,喝了药好好睡一觉,其他什么都不用管,现在先躺下,可怜咱们大郎,有这样一个娘亲,连病中都不得安稳。”

    “姑妈……”从内室里走出来的叶氏不安地唤了一声,心里觉得委屈。为何在姑妈眼里,每次错的都是她?又看向儿子,见他神情乖巧地躺在床上,面露孺慕地看着老人,浑然没有刚才的横眉竖眼,却看都没看自己一眼。

    感觉到祖孙俩之间流露的感情,这让她忍不住鼻子一酸,再想起刚才儿子说的那些剜心话,简直是欲哭无泪。

    “有什么事等会再说。”老叶氏瞪了她一眼,又摸摸穆子期的额头,想起外边面露恭敬的章姨娘,再次恨铁不成钢。

    比起章姨娘的为人处世,自己这个侄女真是不值一提。哎,都怪娘家的人把她养得太单纯了。

    等老叶氏把屋里的下人挥退后,穆子期强撑着精神和自己的堂弟堂妹说了几句话,让他们乖乖吃糕点,自己则很快就陷入沉睡中。

    没办法,和他娘亲的那场大战可是很耗精神的。现在他奶奶被小厮陈香请回来,他就有了靠山,当然可以安心休息。

    不过心里还是很不舒服,虽然刚才那场大战,看似他占了上风,但回想起这十年来的生活,伤心还是无法避免的。

    唉,叶氏不是不疼爱他,只是在她的心目中,显然父亲更重要。

    这一世,母亲对父亲的感情是痴迷的。他无法理解。

    临睡前又看到乖巧地坐在圆凳上,捏着桃酥吃的两个小家伙,穆子期再次感叹,没爹没娘的孩子就是乖巧,完全没有熊孩子的脾气。

    他想起自己的身世,却也觉得自己有爹娘其实也没好到哪去,一个偏心偏到咯吱窝,一个圣母到阳光普照,都是让人无奈的存在。

    不过这次的事还真得感谢两个小家伙,他们今年才六岁,是本地少有的龙凤胎,还是他二叔的孩子,今年六月二叔外出走商被山贼杀害,二婶上个月病逝,临终前把孩子托付给他们家。前几天要不是两个小家伙去后院玩耍看到自己倒在地上,紧接着去叫人的话,估摸着他要受的罪更大。

    这世道,太乱了!人命,也太脆弱了!

    想到如今的世情,穆子期本来想思考未来的,可沉重的眼皮和隐隐作痛的身体却让他精力不济,抵抗不住睡意,终究还是无可奈何地闭上眼睛,直接睡下了。

    *

    不知过了多久,穆子期被喊起来喝了一碗药汤,在他奶奶的轻拍下,再次陷入昏头昏脑的睡眠中,只是身体到底不爽利,加上隔音不好,卧室外边厅里的声音还是传到这边来了。

    “孩子都病了你还有心思描红画眉?大郎摊上你这个娘真是倒了大霉,可怜我家大郎那么好的孩子,你怎么忍心?别人家的孩子生病,做娘的恨不得不吃不喝在旁边侍候,你还有心思装扮?”老叶氏的声音即便压得很低,但语气仍然很重。

    “姑,我没有不关心大郎,我也是两天没睡,只是今天夫君要回来了,我见脸色不好就稍稍用点脂粉掩盖。”叶氏细声细语地解释,要不是穆子期了解她,还真不一定能听清她的全话。

    ……

    “你不用解释!我不想听!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又把责任推到大郎身上了?你真的关心大郎?想想前两年我花费心思请来的先生被你推给别人,到头来你反而怨大郎不上进。有你这样吃里扒外的娘,他怎么能上进得起来?”

    “我没有把先生推给别人,先生原是两个一起教,是大郎性子暴躁,叫他坐在凳子上好好读书他都做不到,又时常顶撞先生,让先生生气。二郎天分比大郎好,先生喜欢他我也无法。”

    “二郎,二郎!你嘴里除了二郎还有谁?迟早有一天你会后悔,我就是前车之鉴。”后面一句话低低的。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穆子期的头脑清醒了。

    他心里恻然,内心深处也有些不好意思。事实上,别看他口口声声说什么嫡庶之分,其实他本身也是庶枝出身。没错,他爹穆怀恩是庶子。

    穆家在当地算是有一些名望的人家,在几代人的努力下,家里积攒有七八百亩地,有五间位置不错的商铺,他爷爷生前是举人,和奶奶老叶氏的感情不错,两人婚后育有两子,可天有不测风云,古代养孩子的风险太大了,他的两位小伯伯分别不到两岁夭折,之后的半年时间,他奶肚子里一直没有什么动静。

    毫无疑问,穆家急了,最后协商的结果,是在曾祖母的安排下从外边抬回一名良妾,也就是他的亲生奶奶李氏。

    他这个亲奶奶李氏肚皮争气,过门一年就生下他爹穆怀恩,过了两年还生下一个女孩,不过这个女孩在一场流行疫病中夭折了,连带着他爷爷和亲奶奶也命丧其中。

    穆子期每次听到他奶奶念叨这些往事,总有种恐惧感。

    像穆家这种家庭其实已经很不错了,在医疗、吃食方面起码走在广大平民百姓前面,远超平均水准,尽管如此,人口折损率还是很高,似乎动不动就有生命危险。

    当然,穆子期觉得身体不好也是英年早逝的原因之一,他爷爷生前就过于瘦弱,老是生病,听说是科考的时候身子亏损太厉害。

    “怀恩从八岁起就回来跟着我,算是我一手抚养大的,平日里看着还好,对我恭恭敬敬,可你看到了关键时刻,不是亲生的就不是亲生的,狗肉贴不到羊肉身上,我不是他亲娘,平时有些话也不好说,你竟然还觉得庶子以后会好好待你?”这是老叶氏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方,大孙子和二郎的矛盾早就公开了,偏她这侄女还想着两边讨好,觉得是孝子之间的矛盾。

    她心里有些后悔,当初就不该把自己弟弟的独生女儿娶回家。

    “你这性子太过于大方柔弱了,唉,早知道当初……”现在说这种话也是无用,老叶氏看着叶氏茫然无措的表情,想想就不再说下去。

    穆子期却明了他奶奶未完的话语,不就是后悔让他娘和他爹成亲吗?他爹长得一表人才,身材修长,面容俊俏,二十岁出头就中了秀才,要不是有他奶的主持,以他娘亲的身份是很难嫁进来的。

    话说,叶家是临县有名的大户,有田地,但主要还是从事经商,家资丰厚。老叶氏有一个哥哥一个弟弟,哥哥现在还健在,弟弟弟妹早就去世了,当时只留下叶氏一个三岁的小娃儿。大家怜惜她双亲早逝,对她一向娇养宠爱,别的堂姐妹都没有她受宠。

    老叶氏当时想的是叶氏嫁到穆家有她看着总不会错,而且最重要的是,穆家的下一代就有叶家的血脉,这样她心里会好受些,对以后养老有好处。

    穆家到底是读书人家,叶家当然不会不同意,这是两全其美的事。只可惜,什么都计划好了,他这个身兼叶家和穆家血脉的结晶也顺利出现了,他娘的头脑却让老叶氏伤透了脑筋。

    此时叶氏闻言有些茫然,她紧捏着手帕,姑姑兼婆母说的话与夫君说的话互相冲突,这让她无所适从,往常她总觉得夫君说得有道理,都是一家人,大家亲亲密密在一起生活有什么不好?都是夫君的血脉,孩子们以后要互相扶持,大郎读书又不争气,以后二郎中举了,提携一下大郎不是很好吗?

    可是她又想到今天儿子说的剜心之语……儿子连不认她这个娘的话都说出口了,难不成自己真的做错了?

    *

    不管叶氏肚子里怎么翻江倒海,反正在老叶氏的极力讲和下,母子俩表面上是和解了。唯一的好处是,在他养伤这段时间,穆子期估计他娘亲不会再念叨着让他跟穆子望好好学习,耳朵总算是清净了几分。

    第二天,他爹穆怀恩终于回来了。穆子期开始思考自己到底要什么样的补偿,顺便打发陈香到街上给他探听消息去。

    他摸摸自己前半部分被剃光,后半部分被编成发辫的脑袋,心里有了不妙的想法。如果他十年的记忆没有错的话,貌似现在异族的江山已经摇摇欲坠了?他到底穿越到哪个朝代?

    “嗯,做了一个不好的梦,我梦到自己被人到处追,一下子就醒了。”穆子期没有拿话搪塞老叶氏,两人长期生活在一起,相互之间已经非常了解。不过他没说自己在梦中看见被他杀死的人那狰狞可怕的面容,既然生前都斗不过自己,死后又如何能奈何自己?

    话是如此,穆子期感受到自己衣服背后的湿润,对于梦中的情景还是心有余悸。虽然现在气温高,他全身在出汗,但他知道自己后背都是冷汗。

    “不怕不怕,有阿奶在这里看着呢,谁也害不了你。”老叶氏把穆子期搂入怀里,心酸得很,眼睛也湿润了,她抚着穆子期的背,发现他汗湿了,又赶紧从怀里掏出帕子给他擦干。

    “那些人都是该死的,不要怕,你是为了保护阿奶和弟弟妹妹,是在做好事。”她早就猜到大孙子心里不好受,事实上,她心里也难过得很。自己这才十一岁的孙子就要拿起刀枪跟人拼命了,如果不是孩子的爹做得太过,他家孙子本该好好被人保护着。

    不能想了,一想就不自觉地想到早早逃跑的章姨娘等人,想到他们收拾的细软和大把的粮食……在乱世,粮食可是比黄金还要贵重!

    “陈香怎么样了?”穆子期任由她擦拭,揉揉自己的太阳穴,想到自己前世年龄都二十几岁了,仅有十六岁的陈香也是第一次杀人,他能不能过得了那个坎?

    “他没事,一直在赶车。”老叶氏想到昨晚陈香所起的作用,对于穆子期以往的行为也不觉得浪费了,之前她总觉得大孙子自己念书习武就罢了,为何还要拉着陈香一起?要知道那些笔墨纸张都是要钱的。

    “那就好。”穆子期心下稍稍一松。

    “少爷放心,我没事。”陈香依旧憨憨的声音从布帘外传来,“大家都停下来,该做饭了。”附近正好有一条快要断流的杏。

    陈香竟然没有什么感觉吗?穆子期很是怀疑,但为了不在他面前露怯,穆子期闻言还是立即打起精神:“阿奶,我没事,咱们下车吧,我肚子饿了。”

    老叶氏一听,赶紧爬下驴车,点头道:“对对对,昨晚忙了那么久,是该饿了。”

    穆子期下车看了看日头,发现太阳当空照,已经快到中午了,难怪车里那么热。再看路上,还有人继续往前走,但更多的人是停下来做饭,和他们同一波走的人大都是从县城出来的,家家户户还有点存粮。

    路上能碰到有干净水源的地方并不容易,所以一般情况下,大家停留做饭的地点都差不多一致,只是因为前后的缘故,有人已经吃完要收拾东西继续走,有人刚准备停下。

    穆子期他们算是其中条件比较好的,起码他们还有一辆驴车。不过再看看其他拥有马车和牛车的人群,他就觉得自家的条件也不算太好。人家的车是华丽,但只看周围拿着砍刀或手持长弓的家丁就知道对方的实力了。

    这个时候敢露富的人基本上都是有实力的,没实力的只能像他这般小心谨慎,不敢出格。

    穆家人离开小路找了个偏僻点的地方生火做饭,人太多,加上穆子期出发前就分有粮食给他们,因此各房管各房的饭,倒是没有发生争吵。不过为了安全,他还是让大家把行李放在一处,专门有人看守,有派人拿着棍棒四处查看,以免发生危险。

    他们家是老叶氏和瑞珠做饭,穆圆圆帮忙,行礼由陈香、穆子清和其他人一起看着,穆子期则把驴车解下,自己拿着小木桶去提水。

    临走之前,穆子期还告诫族人一定要把水烧开了再喝。

    河水离他们休息的地方并不远,穆子期小心地看了下,绕过路上倒毙的尸体,再沿着河流上下走动,发现水里没有不干净的东西这才动手取水。

    提水回来时,他发现取水的人路过那具衣衫褴褛的尸体脚步不停,视若无睹。

    乱世真是人命如草芥!他无数次看过这句话,现在才有点感触。想想前几天他还把城外的那群灾民称之为“流民”,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成为流民中的一员。

    给毛驴喝过水后,穆子期再给它喂麦麸,见它吃得香甜,他忍不住摸着它的尖耳朵,心下有些发愁。现在还好,暂时还有饲料,等到了山穷水尽时,这头驴就活不下去了。刚才他仔细看过了,被灾民和蝗虫过了一遍后,如今路上到处都是光秃秃的,青草树皮都没有了,大地上看起来荒凉又干燥,人走在路上都觉得烦闷和不安,倒是空中的乌鸦活跃得很。

    如今整个穆家加起来才有不到一千斤的粮食,要养活三十七口人,就算平均每人一天只吃半斤粮食,这些粮食也撑不到两个月,而两个月的时间,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走到合适停留的地方。

    想想这里离最近的福省距离,穆子期有些绝望,两个月的时间应该走不到那边,一路上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只希望他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些短毛贼所建立的政权是穿越者所为,那他们还有可能出于怜悯或人道主义的心理来赈灾或者接应流民,那样他们才有一点希望。

    对于这次去邻县找叶家人,穆子期觉得希望不大。

    “大爷爷,吃那么少怎么有力气!”穆子期见毛驴还在乖巧地进食,就趁着空闲时间到各房走走,结果发现大家的瓦罐或铁锅里只放了一点点米或面,顿时怒了。

    “大郎,这有什么不对?粮食金贵,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粮食,不省点吃怎么行?”穆多粮很是诧异,想到自家还有一袋粮食是穆子期给的,就耐心解释。

    “当然不对,大爷爷,如今不比以往,咱们是在逃荒,您也看到了,一路上倒毙的尸体不知有多少,您现在是省着吃,万一走着走着没有力气怎么办?更何况……”穆子期停顿了下,朝周围环视一圈,发现大家都在认真听自己说话,就算有人面露不赞同也没有出声反对,暗暗满意。

    这就是他要和族人一起走的原因了,不止是人多力量大,也是因为他清楚这些族人的性格,除了一些小毛病外,穆家对外是非常团结的,而且很听他们这房的话。

    至于听话的缘由穆子期也清楚,想当初他曾祖父那一辈穆家还只是从其他地方迁移而来的小地主,到他爷爷小时候,连续几年的风调雨顺让穆家有了一点余钱,在这种情况下,从小表现机灵的爷爷从几兄弟中脱颖而出,获得了上私塾的机会。

    他自己也争气,学习非常刻苦,而且不得不说,他爷爷的天资算是本地出色的,人长得又好看,所以一下子被叶家外祖看中,于是奶奶老叶氏带着大笔的嫁妆来到穆家。紧接着,爷爷考中举人后,又一举提高整个穆家的地位。

    大概是暴发的时间过短,或者是爷爷和大爷爷之前管得太严,整个穆家在有人出息后倒是没有闹出什么乱子,族人都是老老实实种田,最大的愿望是家中再出一个有出息的读书人,为此只要日子还过得去,都想送自家的孝上私塾。

    也许是因为老叶氏的缘故,族人们对老叶氏一向尊重,穆子期作为老叶氏的孙子自然受益匪浅。在这方面,穆子望就不如他了,毕竟在族人的眼中,他才是穆家二房正经的继承人。再者,西院那边的人回老家竹沟村的次数屈指可数,大家相互间并不熟悉。

    “更何况路上并不太平,你们省吃俭用,真有危险的话连抵挡的力气都没有,那岂不是任人宰割?而且说句不好听的话,咱们现在吃得饱饱的,以后就是粮食没有了,想去抢别人的也容易,能打得过别人。”穆子期说出自己的真心话。

    自从手上沾染了人命后,他发现自己心里的底线越来越低。无论如何,他都坚持一个原则,那就是一定要保住自己的小命,决不能死在这场天灾人祸中,他要好好活着。

    众人一听,忍不住面面相觑,半晌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你们平时都是良民,可现在是什么世道?人饿了什么事都能做出来,北方那边还有吃人的呢。”穆子期见他们沉默就忍不住再次劝说。

    这种关键时刻,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大家相互抱团,对外警惕才是生存之道。

    “大郎,我们听你的。”穆多粮的大儿子穆怀麦首先开口,他身体强壮,一向沉默寡言,穆子期没想到他是第一个表示赞同的。

    大家仔细想想,也就同意了,毕竟如果能吃饱的话谁还愿意挨饿?

    于是,最后大家商定,大人要吃饱,至于孝,除非是自己走路才吃饱,如果是放在箩筐里的,就吃少一点,毕竟他们没有什么体力消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