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古代养家日常 第26章 分宅基地

时间:2018-01-26作者:曲流水

    ,!

    郝村长这么一说,刚刚还不敢动弹的人霎时间就回过神来,他的话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大家相互看了看,随即一位身穿长衫、带点儒雅之气的中年男子上前一步,作揖道:“那就有劳村长了,我等谨听村长吩咐。”

    郝村长闻言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面无表情。

    穆子期倒是仔细打量了下那中年男子,一路走来,这家人始终和他们家同步,路上老叶氏和那家的老太太交谈过几次,大约是赶路辛苦,后面他就没见老叶氏走过去同别人聊天了。

    这家人姓袁,刚刚站出来的中年男子大名为袁宏图,在大金国考科举时过了县试和府试,院试屡试不中,故而如今三十多岁了还是个童生。他为人比较矜持,路上极少和别人交谈。

    袁家是一个大家庭,袁宏图的父母袁大爷和袁奶奶还在世,加上袁宏图的媳妇陈氏,还有他们夫妇生的四个男孩一个女孩,数一数就有九口人。在这个刚刚经历过灾难的世道,他们家齐全得让人妒忌。

    后来和老叶氏说起,穆子期这才知道袁家是清水镇人,是同时和他们一起上船的,只是他们没注意到而已。

    “我现在开始点名,叫到名字的一家之主站出来让我看看。”郝村长又说道。

    大家闻言相互看了看,不安地动了动,没说什么。

    穆子期抿抿嘴,自从来到大夏后,他觉得这些似曾相识的事情都能让他忍不揍心一笑,这种熟悉,再加上他所处的环境,总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新奇感。

    他一定要好好活着,好好看看这个世界最后发展成什么样。

    正在思忖间,穆子期就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穆子期!”

    “在!”穆子期下意识应了一声,声音清朗洪亮,他站出来,朝郝村长作揖。

    郝村长略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对比刚才畏畏缩缩的许老头,眼前的小少年倒是出乎意料的大方。他注意到小少年站得笔挺的身姿,忍不住又看了一眼手中早已背得滚瓜烂熟的资料,暗暗点头。

    穆家到底是有些底蕴的,就算现在落魄也不能否认他们之前接受过的教导。想到自己从一介孤儿拼到现在,看来自家的孩子今后要好好教导才行。

    穆子期自然不知道他只是一个动作,外表冷淡的郝石头私底下就想到这么多。在他之后,大家总算不觉得害羞和奇怪了,纷纷站出来。

    穆子期趁此机会把村里的人认识一遍,这些人以后可是同村的人了,环境好不好,有时候村风民风也很重要。

    官府的告示上说要迁移三十户流民到清溪村,穆子期大概数了一下,发现最终走到这里的只有一百五十人,这些人中有部分家庭有老有幼,比如穆家和袁家,但有十户人家都是青壮年,不是只剩下兄弟俩就是一对夫妻,看他们瘦弱的样子,穆子期猜测这些是从中原地区运过来的人。

    这边厢,郝村长把村民大概认识一番后有些不满,因为这些村民中大部分的身体不大好,如今又是春耕的时候,再不种田,这一季的收成就受到影响,他也会受到镇上的责怪。

    不过转念一想,这些人都是从吃人的世界里逃荒过来的,能活得已经是幸运,不能作再多要求了。

    “好,看到那边的草棚子了吗?在你们建好房子之前,你们要住在棚子里,未免你们争吵,我直接分好地方了,你们直接跟我过去就行。”说是要分宅基地,其实还是先分他们今晚和今后一段时间住的地方。

    大家却没有任何意见,毕竟如今已经挨近中午了,他们从镇上走过来,又听领队的和村长说了一段时间的话,肚子已经有些饿了,更何况大家的行李现在都是随意放在脚下,有个地方放着挺好。

    于是,在村长的带领下,穆子期等人分到了属于自己的草棚子。这个由四根木头支撑起来的草棚子非常简陋,头上是茅草、竹子编织而成的屋顶,周围随意用树枝、竹枝围起来,又透风又没有门。不过大家都没有嫌弃,就算嫌弃也不敢表现出来,毕竟这短短的一段路,郝村长就把草棚子的来历说了一遍。

    当听到是驻平安县的军队帮忙搭建的,大家就更不会有什么意见。

    “你们放心,芙蓉镇这里没有山匪,山上的野兽也被军队刚刚围剿了一遍,晚上我们轮流守夜。我在这里住了一个月,从来没有见到有野兽下山。”郝村长似乎看出某些人的顾虑,又道,“我们建房时会按照上头的规划来建,到时大家的房子围在一起,晚上等村里的大门一关,那样就不用担心了。”

    这话一出,有人心里松了口气。

    穆子期却微微一愣,不是村长说起,他从来没想到夜晚山上还会有野兽,毕竟以前在竹沟村时,那里已经有人繁衍了几十年,离山较远。而在逃荒的路上,他们想遇到野兽都没办法。唯一一次打猎还是在清水镇的时候,那里大概离人烟比较近,只有一些野兔、野鸡等小型动物。

    在户口上,穆子期这一家显示的只有四口人,主要是为了分宅基地和田地着想,所以在报名时就把陈香和瑞珠独立出去,他们这一对对外宣称是未婚夫妻,到时瑞珠出嫁后再搬去和陈香住就好。

    所以等陈香把自己的东西放好就窜过来时,穆子期忍不住提醒他:“这草棚子没有门,你就直接把行李放在里面?”这心也太大了,虽然陈香的行李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那我马上搬过来,把我的草棚子让给牛住。”陈香一听,求之不得,话音未落人就立马跑了出去。

    穆子期见状忍不住笑了笑,再看看自己这只有一小堆晒干的稻草,想到了今晚的睡觉问题。现在已经是阳春三月,晚上直接睡在地上到底不好,幸好他的牛车里有几块板子可以垫一下。非常时期,只能辛苦一点。

    听到隔壁袁家大郎的嫌弃,他摇摇头,并不觉得草棚子简陋,能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已经很不错了,又不用自己建。

    郝村长做事雷厉风行,等分好草棚子后,就把各家的户主叫来分宅基地。

    这话一出,本来正在草棚里收拾行李的妇孺也忍不住跟出来,想去看看自己能分到哪个地方。

    “你们不要跟来,好好留在家里做饭,还有晚上天冷,你们的柴火有了吗?床铺好了吗?家里有老人孝的更要注意,不要随便睡在地上,分宅基地的事有男人做主就行,我们是抓阄决定的,这靠的是运气,不是你们。”没想到郝村长眼一瞪,就立马把其他人蠢蠢欲动的心思压下去。

    众人只好应喏。

    穆子期觉得官府这一招真是用得好啊,把大家族拆开分散真是个好办法。看他们村就知道了,一路上被不同的人管着,到了地方又有村长管,算是习惯了。而且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村长代表的是官府,代表的是权威,大家相互间不熟悉,不可能联合起来对抗,所以只好顺从了。

    大家还知道村长是有俸禄的,可以随时到镇上去见以前的里正,呃,现在叫做镇长了。

    穆子期拍拍穆子清的脑袋,轻声说道:“大哥出去了,家里就交给你了,记得听奶奶的话,帮忙干活。”估摸着分宅基地还有好一番折腾。

    穆子清一听,小脸很是激动,忙挺起胸脯道:“大哥,你放心,我在家里会好好听话的,我还能帮忙干活,我去捡柴火。”在逃荒的路上,他经常帮忙干这个。

    当然,那时的柴火非常容易找,不像现在,估计还得上后山去砍。

    分宅基地的事出乎意料地顺利,大概是先前郝村长给人留下的印象,大家有点怕他,也认为抓阄很是公平。而且这不是按人口分,而是每户平均分配,并且还言明等孩子长大成亲,还会分到一块地建房子。

    不过在这之前,他们还得测量土地的面积,毕竟每户一亩地,得靠测量工具才行,免得村民有意见,认为自家的地少了。

    看到村长拿出卡尺来测量,穆子期赶紧跑过去,笑道:“村长,我来帮你。”这卡尺就算他没用过,但他相信,只要看一下很快就能学会。

    郝村长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

    于是,在其他人的关注下,穆子期和郝村长一起合作测量土地,他只是打下手,具体的计算工作还是郝村长在纸上写写算算。

    穆子期看到他写的阿拉伯数字,心里一喜,道:“这些数字和我学的《九章算术》不同,是外边传过来的吗?”这算不算自己的金手指啊?

    “这你都知道。”郝村长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又看到他稚嫩的面容,想了想,还是教道,“这是我在军队中学到的计算方式,你看这个符号代表‘壹’,用这种符号计算比较容易。”

    穆子期点点头,在之后干活的时间里,厚着脸皮跟在郝村长身边,见缝插针地朝他请教问题,一步一步地展现出他在计算方面的“才能”和学习的速度。

    果然,他这一步走对了。等宅基地和每人二亩地分好后,他和郝村长的关系已经非常亲密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