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古代养家日常 23.到达南方

时间:2018-01-24作者:曲流水

    23.到达南方第(1/2)页

    天:

    小船员之后就变得谨慎起来,他把茅房的位置指点后就告诫道:“你们尽量少喝水,不要经常进进出出,万一不小心掉入海里我们可不会救人。”

    穆子期等人连连应喏,大海的危险谁也清楚。

    小船员见状,神情稍缓:“你们这些能出银子的就是能听懂话,那些流民怎么说都说不听,让他们不要在船舱内随意拉,他们一急起来什么都顾不得了,哼,也不害怕得病。记住,你们到了咱们大夏可要把自己保持干净,须知病从口入,很多病都是邋遢才造成的。”

    大夏?穆子期这才记起所谓的“南国”是大金国这边百姓的称呼,他们自己的官方说法应该是夏国。

    “那……”穆子期神情有些犹豫,到底还是问了,“住在二层的人可有染疾的?”中原地区的流民可是身在重灾区啊,说那里的人都是健康的谁都不会信。

    “你们放心,我们运人的时候天还冷着呢,不像咱们南边已经解冻。”小船员笑道,“况且他们还在咱们设立的地方养过几天,有病的不能上船。”他们自己也怕被传染上疾病啊。

    众人一听,顿觉放心一些。

    “好了,就这样,该说的我已经说了,这次回广南省,一路顺风的话没几天就能到,到时你们就知道我们那里比大金这边好多少了!”说到这里,语气变得傲然起来,紧接着不等他们再问,小船员觉得自己的这番话已经对得起自己收下的几个铜板,就立马结束话题。

    穆子期和刘延知对视一眼,再和小船员说了几句话,把对方送走后,众人互相看了看,忍不住一笑。

    “总算能离开了。”穆子期觉得身上沉甸甸的压力似乎轻了一半,天知道这些天他多么紧张,生怕家里有谁会突然发热,身子不舒服,那样的话他到底是隔离还是不隔离?放弃不放弃?生存率这么低的疫病他真的没把握家里人能熬过。

    “是啊,终于能离开了。”刘延知平时和穆子期接触最多,自然清楚对方的心思,忍不住拍拍他的肩膀道,“到了那边应该好一些吧?刚才我观察过了,船上的人不论年纪大小,皆是脸色红润的模样,看来那里可以丰衣足食的传言不虚。”

    “嗯,希望比大金国好。”从各种渠道了解的信息来看,那个新建的大夏国还是比较靠谱的。不管怎么说,能回到前世的家乡到底是一件好事,更何况是离开这个已经瘟疫横行的地方。

    只是想到一直留在林县的亲戚,穆子期的心情不由得有些低落起来。

    “大哥,你说安哥哥他们现在还好吗?”似乎和穆子期想到了同样的问题,穆子清清脆的童音响起,“很多人生病了,希望安大哥他们不要生病。”

    “不会生病,祖宗们会保佑他们。”老叶氏双手合十念叨了一句,接着探出手去摸了一把木头打造的床铺,满意地点点头,“这船真干净。”唉,真后悔当初没有死命把他们劝走,如果林县真有这么多人染病,那他们可怎么办?几个妯娌都老了,还不知能不能熬过这一劫。

    “听说大夏的皇帝有洁癖,不喜欢看到脏污。”穆子期随口答道,心里其实很满意,虽说现在的时代没有什么不可分解的工业垃圾,但生活垃圾还是随处可见的,如果生活环境真能保持整洁的话,那住起来应该很舒服吧?

    “咦,好像船快开了,咱们赶紧放好行李。”穆子期耳尖,听到船舱外面有人在说话,就劝说道,“把东西固定好,从这里到广南省具体还不知要几天时间。”他没有搭过这时候的海船,不知速度如何,也不知道中间停留时间会有多长。

    “嗯,我看这里的布置颇为巧妙,放什么都稳稳当当,这么大点的地方还能塞下这么多人。”刘延舟如猴子般灵活地爬上三层躺下,“就是低了点,睡着有些不舒服。”

    他想了想,还是没有把像是睡棺材的话说出,毕竟这话有些忌讳。

    穆子期暗暗一笑,对于他这种前世住惯宿舍和小房子的人来说,这种类似火车的硬卧其实已经够舒服了。

    “就是船费太贵了。”陈香仍旧在嘀咕,帮穆子期把铺盖铺上,“人家那些流民竟然不要钱,这太不公平了!”

    “不用抱怨,咱们能有这个上船的机会已经很不错了,想想那些慢一步的人吧。”穆子期随口劝解到,他和穆子清同床,就顺手帮忙把他的小被子放在床上,虽然天气回暖了,但晚上还有些凉意,还是得盖被子。

    他能理解大夏皇帝的选择,与福省相邻的林县等地,如果想搬的话应该早就搬到大夏去了,这些还留在原地的人暂时也没必要抢着要,而且林县那里的人之前受灾不严重,人家肯定不乐意动弹。像中原地区的流民就不一样了,那里的人什么都没有了,对于救他们的大夏肯定感恩戴德,要求就会降低。

    穆子期唯一疑虑的是,他们买船票的人都带有一些行李,到达目的地后不知道会如何安置他们,是任由他们自生自灭,还是把他们统一分配到各个地方?

    可惜刚才忘记问引导的小船员了!

    “大郎说得对,不用抱怨,二楼那里有一堆人挤在一块儿,相比之下,咱们这里算是十分舒适了。”刘延知看了一眼刘延舟,把他嘴里想抱怨的话堵了回去。

    刘小妹看着她大哥二哥的眉眼官司,忍不住抿嘴一笑,她又看了看穆子期,觉得这个和自己同岁的少年做事非常可靠,和自家的大哥一样。

    此时她看向窗外,眼里有着憧憬。真希望南方那里有传说中说的那般好啊,颠沛流离的日子真是过够了。

    不久,大家整理好铺盖后也没有立即躺下,而是凑在门口和小窗户那里朝外观察。

    这时陈香走到穆子期身边,见左右没人注意,低声道:“大郎,我给你五两银子,剩下的十五两等我挣钱了再给。”说着就把一个鼓起来的小包袱递过来。

    穆子期闻言把视线从岸边收回,忍不住瞪了他一眼:“不用还,这大概也是我们最后一次为你花钱了。”

    说到这里,他语气有些怅然,“到了南方可以分地,你要独自立户出去,算是真正安家立业。”他自己也是一样,没有了陈香,他就是家中值得可靠的壮劳力,以后奶奶和弟弟妹妹都得靠他了。

    这件事他和老叶氏私底下商量过,他们不可能把陈香一直留在穆家,总有把他放出去的一天,穆子期相信陈香肯定会同意的。

    如果有选择,一般的人不会想去做人家的奴仆。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自己的子孙后代考虑。

    他盘算了下自家的财产,在林县卖完房子又买了些物资后,当初还剩下一只玉镯和八十两银子。在清水镇住的那半个月有少许花费,之后卖毛驴、铺盖等东西,把属于刘家的那份还给对方,剩下的收入只有五两半,现在交完船费六十两后,全身上下只有二十四两了。

    之后安家落户都需要钱,所以这二十四两并不算多。至于玉镯子,他觉得能不当的话还是不当为好,这毕竟是老叶氏用过的饰品,起码要给她留个想念。

    “大郎,我不离家。”陈香一听,猛地摇头,“我不走,我能帮忙干活。”语气很是惊慌,又赶紧望向老叶氏,发现对方正在门口那里对着远处比划,根本没往这边看,顿时失落起来。

    “你都十七岁了,迟早要离家。”穆子期没有不耐烦,反而耐心解释,“你娶妻后总不会还和我们一起住吧?就算你肯,你娘子也不一定乐意,你以后还会生儿育女开枝散叶。”他突然想起陈香刚才说的十五两,难道……

    他的视线转向正在清点行李的瑞珠,果然,只见两人的目光一对,随即又飞速转移,瑞珠还算白皙的脸蛋霎时变得通红,见穆子期正瞪圆了眼看过来,不由得羞涩地扭过头去。

    穆子期:“……”

    怎么感觉自己像是错过了一个世界?这两人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他左思右想,还是没发现有什么预兆。

    算了,不想了。

    “把钱收回去,真要给的话,等你什么时候发财了再还不迟。”穆子期推推他的手。

    陈香无奈,终究还是把银钱收回去了。

    不久,船快开的时候,码头那边突然发生混乱,似乎有人想强行上来,新上船的人本来还在担心,但一阵枪声响起后,那边很快变得鸦雀无声。

    “这是□□吧?大夏那边的火器真是不一般。”刘延知专注地看了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