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古代养家日常 20.再次出发

时间:2018-01-20作者:曲流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穆子期大吃一惊,他原以为自己要费尽口舌才能让老叶氏他们同意,没想到刚一提起她就点头了。

    似乎看出他的想法,老叶氏摸摸他的脑袋,脸上的皱纹舒展着,目光带着笑意说道:“傻瓜,你奶奶我又不是老糊涂了,大灾之后有瘟疫我曾见过几次,别忘记了,你爷爷和你另一个奶奶,还有你夭折的小姑姑就是在一场疫病中过身的。”

    说到这里,老叶氏目光悠远,她想到了过世的丈夫,就算她后来生不出孩子,丈夫对她依然很好,要不是她不乐意,当初丈夫是想带她去外地的,只是她自己不肯而已。

    如果不是丈夫不在了,穆怀恩怎么敢对她不敬?如果不是这世道乱,穆怀恩又怎么敢这么对他们?

    在林县定居后,她就一直有意打探这方面的消息,每天和邻居闲聊不是无事可做。当然,最重要的原因她没说出来,反正她是宁愿多走一步路,也不愿意让大孙子涉险。

    “我昨天看到有三户大户人家的马车出城,据说是老母亲想念老家,准备陪母亲回老家住一段日子,顺便春耕。”老叶氏开口说出自己知道的消息,“那些大户人家的消息总比咱们灵通些,再加上你说的那家粮店掌柜……能一直有粮食卖的人家能是普通人?定是能提前知道我们不知道的消息。”

    穆子期连连点头,心下一松。

    这个家只要老叶氏支持,其他人就容易说服了。

    “这种事不能心存侥幸,觉得疫病一定不会找上自己。”老叶氏摩挲着穆子期只有一头短发的脑袋,叹道,“今晚咱们就收拾东西,你待会和陈香去你大爷爷、三爷爷他们那里把瘟疫的猜测说清楚。”话音刚落,再帮他把头上的布巾戴好。

    “我觉得大爷爷他们不会走的。”穆子期认为穆多粮他们好不容易才在这里安定下来,他们家的儿媳妇如今刚怀孕,也许不肯再走,主要是谁也不知道路上会发生什么事,也许比留在县城更危险。

    “走不走是他们的事,我们尽到自己的责任就好,总要告诉他们一声。”老叶氏此时显得很是睿智,“就是不走,事先做好准备总好过事到临头才知道着急。”

    穆子期一想,觉得也对。

    于是,老叶氏留在家里和其他人解释离开的缘由,穆子期则带着陈香去大爷爷他们那里告知疑似有瘟疫的消息。

    和穆子期他们事先预料的一样,穆多粮他们对他带来的消息很重视,但对于搬离纷纷摇头。

    “大郎,城外的尸身已经被官府焚烧掩埋了,就算有瘟疫也是从其他地方传来,我看街上那些发烧的人不一定是感染疫病,前些天我们这里有个人发热,今天我看人家已经好了。”三爷爷穆多金吸了口旱烟,敲敲烟杆继续说道,“现在想去福省,难!这边的官府看得死紧,周围又都是大山,从山里穿过去,咱们老老少少的,难啊。”

    “依俺看,还是不用折腾为好,俺看林县就挺好,正好咱们都在一起,出个事也能有商有量。”这话是五爷爷穆多铜说的,“真是瘟疫,官府也不会干看着,你们看年前官府不就让人在城里挖通渠道了?以后城里再也不怕淹水了。”

    穆子期默然,的确,这一任的父母官是挺不错的,很有能力,但对于能否在这场瘟疫中有所作为他不能肯定。

    最重要是的,他见消息灵通的人都要抛下家业离开,那说明这场灾难比想象中的重或大。

    最终,穆子期还是无功而返,不过其他几家倒是一致同意要去药店买防疫的药物,还有多买粮食储存。对于二房坚决离去,他们虽然不赞同,但反对无效后也没说什么风凉话,反而让他们一到地方安定下来就立马写信回来告知,如果南国那边真那么好的话,那他们可能真的想方设法过去。

    这里离福省那么近,就算官府再怎么制止,有关于南国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只是那些消息太过于夸张,大家分辨不出真假,似信非信罢了。

    比如说南国那边的粮食吃不完,多余的还可以养很多牲畜,有肉吃……比如那边的人有洁癖,规矩严苛不近人情,路上吐口痰都要被打屁股和罚银子……还有那里的学堂不止学四书五经,还学其他什么奇淫巧技……种种传言,让外人犹如雾里看花。

    也正是这些传闻让穆子期对那边的兴趣越来越浓厚,最起码如果那边流行简体字的话,以后他再也不用怕自己写错别字了!再者,万一那边开展数理化教育,穆子期觉得自己比别人应该会有很大优势吧?

    难不成这才是他自带的金手指?穆子期看了看自己还带着肉窝窝的手背,暗暗一笑。

    有时候,他会想到这个问题。

    当然,他从来没有想过会和疑似穿越者的当权者相认,相反,他不敢暴露出来,反而要把自己当成这个世界的土著。

    对于人性,他在逃荒的路上已经看过太多了。

    离开的决定获得全家人的同意,但当第三天早晨真正要离开这个临时的家时,穆子期还是充满了不舍。

    家中的其他人同样如此,大家一一看过院子里种的菜,房子里新买来的家具……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这座小院子是卖给了大爷爷,比原价低一点,一共一百两。

    亲兄弟明算账,虽说这才几个月的时间,林县的房子价格涨了一截,但他们走得急,很难卖到高价,还不如便宜自己的亲戚。

    不过大爷爷穆多粮家里能拿出那么多银钱——其中有部分是向其他几家借的,穆子期心里还是觉得挺惊奇的。

    看来这些年大爷爷穆多粮一直很低调内敛啊,包子有肉不在褶子上。

    事后老叶氏倒是不以为然:“你忘记了,在逃到那个吃人的村庄时,你们年轻人去抵挡那些畜生,我们几个老的赶紧带着娃儿们逃,结果有几个人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要不是你大爷爷和五爷爷眼明手快,豁出命去拼,把那几个畜生杀死,如今哪有我和你妹妹好端端站在这里?”

    老叶氏说到这里一脸唏嘘,似乎想起了那时朝不保夕的日子,“事后他们好似在尸体上摸到了什么,当时还想着要给一份我,只我想到那些畜生不知害了谁才搜刮来的,自己又没出力,就没要。”可是她没想到自己很快就被现实打败,再没有了以前的大方,现在对一文钱都很重视。

    “当时应该就是些财物,他们去当铺换了银钱才给我们。”最后,老叶氏做了总结。

    既然知道了银钱的来源,穆子期不再过问。

    “大郎,走吧。”旁边同样推着独轮车的刘延知出声道。如今的他一身劲装,英气勃勃,刘延舟和刘小妹同样没有了初初遇见时那灰扑扑的模样,同样有着少年的英气和娇俏。

    这次要离开,刘家竟然同意和他们一起离开林县,问及原因,原来刘延知去做家丁的那家大户同样要离开县城到乡下老家去避难。

    他们感到事情不对劲,加上刘延知心中不知从何而来的不安,竟然也要一起离开这里。

    穆子期等人见状自然很是高兴,毕竟有个伴更安全,彼此之间还知根知底。

    “嗯,奶奶,咱们走。”穆子期见老叶氏还在和族人告别,见天已经大亮,赶紧出声催促道,“等我们一安定下来就写信给你们。”

    大奶奶她们一帮女眷闻言,意识到离别正式到来,霎时个个泣不成声,手直拉着老叶氏和穆圆圆不放。要不是怕吓到邻居,肯定要放声大哭。

    “大郎,好好照顾你奶奶和弟弟妹妹,路上注意安全,到了地方一定要记得给我们来信。”穆多粮浑浊的双眼湿润了,不由得咒骂道,“这该死的世道!总不让我们好活!”

    “我会的,大爷爷,三爷爷,五爷爷,你们也要注意安全。”穆子期狠狠点头,眼里也湿润了。

    同甘共苦了那么久,现在竟然也要分别了。

    ……

    直到随着人流走出城门,穆子清和穆圆圆的神情仍然有些恹恹的。他们在这几个月里和隔壁大爷爷家的堂哥堂弟们玩得很好,现在冷不丁要分开,心里充满了不舍。

    穆子期叹了口气,看了看脚下的草鞋,有些郁闷。这才刚刚褪下死皮的脚板又要开始折腾,估摸着等定下来脚丫子又该磨出一层厚厚的茧子。

    穆子期他们这次走的方向是福省,继续南下,不过不是从关卡那里硬闯。事实上,他觉得如果瘟疫一流行起来,连隔壁接壤的福省也不安全,还不如到南国的腹地,那里经营最久不说,各方面的基础设施是最好的。

    不像福省,和这边相邻,以后打仗就是必争之地,兵灾可是古代最怕的事情之一。

    “刘大哥,你说清水镇那里真的有船只南下?”穆子期照样背着他的长弓和匕首,此时正和刘延知走在一起,脸上蒙着口罩,闷声道。

    至于他的箭袋,以前精心打造的铁箭支早就在逃荒的路上用光了,后来都是自己削的木箭,杀伤力不足,到了林县后,穆子期上个月才补充一批,为此花了不少银钱。

    想到如今家中只剩下一只玉镯子和卖房剩余的八十两银子,穆子期觉得再搬多几次家,他们穆家就要变穷了。

    “消息是这样说的,我也有点说不准,不过就算清水镇没有船只南下,我们也能在那里住一段时间,那里地方较为偏僻,人口少,就算发生瘟疫也没有林县那么厉害。”刘延知心里也有些忐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