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古代养家日常 12.未雨绸缪

时间:2018-01-19作者:曲流水

    ,精彩无弹窗免费!

    “嗯,做了一个不好的梦,我梦到自己被人到处追,一下子就醒了。”穆子期没有拿话搪塞老叶氏,两人长期生活在一起,相互之间已经非常了解。不过他没说自己在梦中看见被他杀死的人那狰狞可怕的面容,既然生前都斗不过自己,死后又如何能奈何自己?

    话是如此,穆子期感受到自己衣服背后的湿润,对于梦中的情景还是心有余悸。虽然现在气温高,他全身在出汗,但他知道自己后背都是冷汗。

    “不怕不怕,有阿奶在这里看着呢,谁也害不了你。”老叶氏把穆子期搂入怀里,心酸得很,眼睛也湿润了,她抚着穆子期的背,发现他汗湿了,又赶紧从怀里掏出帕子给他擦干。

    “那些人都是该死的,不要怕,你是为了保护阿奶和弟弟妹妹,是在做好事。”她早就猜到大孙子心里不好受,事实上,她心里也难过得很。自己这才十一岁的孙子就要拿起刀枪跟人拼命了,如果不是孩子的爹做得太过,他家孙子本该好好被人保护着。

    不能想了,一想就不自觉地想到早早逃跑的章姨娘等人,想到他们收拾的细软和大把的粮食……在乱世,粮食可是比黄金还要贵重!

    “陈香怎么样了?”穆子期任由她擦拭,揉揉自己的太阳穴,想到自己前世年龄都二十几岁了,仅有十六岁的陈香也是第一次杀人,他能不能过得了那个坎?

    “他没事,一直在赶车。”老叶氏想到昨晚陈香所起的作用,对于穆子期以往的行为也不觉得浪费了,之前她总觉得大孙子自己念书习武就罢了,为何还要拉着陈香一起?要知道那些笔墨纸张都是要钱的。

    “那就好。”穆子期心下稍稍一松。

    “少爷放心,我没事。”陈香依旧憨憨的声音从布帘外传来,“大家都停下来,该做饭了。”附近正好有一条快要断流的小河。

    陈香竟然没有什么感觉吗?穆子期很是怀疑,但为了不在他面前露怯,穆子期闻言还是立即打起精神:“阿奶,我没事,咱们下车吧,我肚子饿了。”

    老叶氏一听,赶紧爬下驴车,点头道:“对对对,昨晚忙了那么久,是该饿了。”

    穆子期下车看了看日头,发现太阳当空照,已经快到中午了,难怪车里那么热。再看路上,还有人继续往前走,但更多的人是停下来做饭,和他们同一波走的人大都是从县城出来的,家家户户还有点存粮。

    路上能碰到有干净水源的地方并不容易,所以一般情况下,大家停留做饭的地点都差不多一致,只是因为前后的缘故,有人已经吃完要收拾东西继续走,有人刚准备停下。

    穆子期他们算是其中条件比较好的,起码他们还有一辆驴车。不过再看看其他拥有马车和牛车的人群,他就觉得自家的条件也不算太好。人家的车是华丽,但只看周围拿着砍刀或手持长弓的家丁就知道对方的实力了。

    这个时候敢露富的人基本上都是有实力的,没实力的只能像他这般小心谨慎,不敢出格。

    穆家人离开小路找了个偏僻点的地方生火做饭,人太多,加上穆子期出发前就分有粮食给他们,因此各房管各房的饭,倒是没有发生争吵。不过为了安全,他还是让大家把行李放在一处,专门有人看守,有派人拿着棍棒四处查看,以免发生危险。

    他们家是老叶氏和瑞珠做饭,穆圆圆帮忙,行礼由陈香、穆子清和其他人一起看着,穆子期则把驴车解下,自己拿着小木桶去提水。

    临走之前,穆子期还告诫族人一定要把水烧开了再喝。

    河水离他们休息的地方并不远,穆子期小心地看了下,绕过路上倒毙的尸体,再沿着河流上下走动,发现水里没有不干净的东西这才动手取水。

    提水回来时,他发现取水的人路过那具衣衫褴褛的尸体脚步不停,视若无睹。

    乱世真是人命如草芥!他无数次看过这句话,现在才有点感触。想想前几天他还把城外的那群灾民称之为“流民”,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成为流民中的一员。

    给毛驴喝过水后,穆子期再给它喂麦麸,见它吃得香甜,他忍不住摸着它的尖耳朵,心下有些发愁。现在还好,暂时还有饲料,等到了山穷水尽时,这头驴就活不下去了。刚才他仔细看过了,被灾民和蝗虫过了一遍后,如今路上到处都是光秃秃的,青草树皮都没有了,大地上看起来荒凉又干燥,人走在路上都觉得烦闷和不安,倒是空中的乌鸦活跃得很。

    如今整个穆家加起来才有不到一千斤的粮食,要养活三十七口人,就算平均每人一天只吃半斤粮食,这些粮食也撑不到两个月,而两个月的时间,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走到合适停留的地方。

    想想这里离最近的福省距离,穆子期有些绝望,两个月的时间应该走不到那边,一路上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只希望他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些短毛贼所建立的政权是穿越者所为,那他们还有可能出于怜悯或人道主义的心理来赈灾或者接应流民,那样他们才有一点希望。

    对于这次去邻县找叶家人,穆子期觉得希望不大。

    “大爷爷,吃那么少怎么有力气!”穆子期见毛驴还在乖巧地进食,就趁着空闲时间到各房走走,结果发现大家的瓦罐或铁锅里只放了一点点米或面,顿时怒了。

    “大郎,这有什么不对?粮食金贵,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粮食,不省点吃怎么行?”穆多粮很是诧异,想到自家还有一袋粮食是穆子期给的,就耐心解释。

    “当然不对,大爷爷,如今不比以往,咱们是在逃荒,您也看到了,一路上倒毙的尸体不知有多少,您现在是省着吃,万一走着走着没有力气怎么办?更何况……”穆子期停顿了下,朝周围环视一圈,发现大家都在认真听自己说话,就算有人面露不赞同也没有出声反对,暗暗满意。

    这就是他要和族人一起走的原因了,不止是人多力量大,也是因为他清楚这些族人的性格,除了一些小毛病外,穆家对外是非常团结的,而且很听他们这房的话。

    至于听话的缘由穆子期也清楚,想当初他曾祖父那一辈穆家还只是从其他地方迁移而来的小地主,到他爷爷小时候,连续几年的风调雨顺让穆家有了一点余钱,在这种情况下,从小表现机灵的爷爷从几兄弟中脱颖而出,获得了上私塾的机会。

    他自己也争气,学习非常刻苦,而且不得不说,他爷爷的天资算是本地出色的,人长得又好看,所以一下子被叶家外祖看中,于是奶奶老叶氏带着大笔的嫁妆来到穆家。紧接着,爷爷考中举人后,又一举提高整个穆家的地位。

    大概是暴发的时间过短,或者是爷爷和大爷爷之前管得太严,整个穆家在有人出息后倒是没有闹出什么乱子,族人都是老老实实种田,最大的愿望是家中再出一个有出息的读书人,为此只要日子还过得去,都想送自家的小孩上私塾。

    也许是因为老叶氏的缘故,族人们对老叶氏一向尊重,穆子期作为老叶氏的孙子自然受益匪浅。在这方面,穆子望就不如他了,毕竟在族人的眼中,他才是穆家二房正经的继承人。再者,西院那边的人回老家竹沟村的次数屈指可数,大家相互间并不熟悉。

    “更何况路上并不太平,你们省吃俭用,真有危险的话连抵挡的力气都没有,那岂不是任人宰割?而且说句不好听的话,咱们现在吃得饱饱的,以后就是粮食没有了,想去抢别人的也容易,能打得过别人。”穆子期说出自己的真心话。

    自从手上沾染了人命后,他发现自己心里的底线越来越低。无论如何,他都坚持一个原则,那就是一定要保住自己的小命,决不能死在这场天灾人祸中,他要好好活着。

    众人一听,忍不住面面相觑,半晌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你们平时都是良民,可现在是什么世道?人饿了什么事都能做出来,北方那边还有吃人的呢。”穆子期见他们沉默就忍不住再次劝说。

    这种关键时刻,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大家相互抱团,对外警惕才是生存之道。

    “大郎,我们听你的。”穆多粮的大儿子穆怀麦首先开口,他身体强壮,一向沉默寡言,穆子期没想到他是第一个表示赞同的。

    大家仔细想想,也就同意了,毕竟如果能吃饱的话谁还愿意挨饿?

    于是,最后大家商定,大人要吃饱,至于小孩,除非是自己走路才吃饱,如果是放在箩筐里的,就吃少一点,毕竟他们没有什么体力消耗。

    “后面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为了方便赶路和安全,以后中午我们不单独做饭,所以明天早晨大家要做好中午的饭食,白天赶路要紧。”穆子期又叮嘱道。

    众人连连点头。

    转了一圈后,穆子期回到自家的地方,看到米饭已经差不多熟了,不由得一喜。

    自己的肚子真的饿了,很久没有饿过的肚子抵抗力并不强。

    本地多种水稻、小麦,像穆家一般是吃水稻,所以当初他买粮食的时候就特意买多大米和小米。

    “等驴车空一点,阿奶,咱们就在驴车上用炭火煮点小米粥给你吃。”穆子期很是内疚,老叶氏都四十七岁的人了,在这个时代已经属于老年人,可她还要跟着自己奔波,连未来在哪里都不知道。

    “不用,阿奶什么都能吃,身子骨好着呢。”老叶氏见穆子期的精神好起来,心里也跟着高兴,就笑眯眯道,“倒是三郎和圆圆跟着咱们受苦了,小小年纪的就要走一整天。”

    “我们能吃苦。”穆子清和穆圆圆一听,相互看了一眼,忙异口同声地说道。

    穆子期勉强咧嘴一笑,心里却不是滋味。不过对于穆子清兄妹,他的原则是不把他们当成小孩子看待,要早早锻炼他们才行,该做的事还是得让他们去做,尽早让他们能勉强自立,起码不要成为傻白甜。

    这世道,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