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兵王无双 第438章 348:公孙无极现身

时间:2018-06-14作者:尘风

    ,精彩小说免费!

    海城,一栋复古中式庭院里,季老太爷正在下着黑白棋,就他自己一个人下着。

    没多久,戍狗走过来欠身道:“首长,赵东来出国了。”

    季老太爷点点头。

    戍狗看到他注意力集中的下着棋,欲言又止的还是忍着没有说话。

    季老太爷头也不抬的说道:“想问什么你就问,我还不了解你直肠子?”

    戍狗撇撇嘴:“我很不理解,首长为什么要让他出国送死?叶南这个事他此去九死一生,输了的话会死在擂台,赢了更是似得惨!赵医生怎么说也对首长您有帮助,他还需要救治您的身子。”

    “很矛盾是吧?”季老太爷微微一笑。

    戍狗点点头:“我看得出来,首长您是欣赏他的,为何对他出国这事还给压下来了?想不通。”

    季老太爷放下棋子后,看了看白旗,叹息道:“不这么做,如何让那个人出来跟我下棋?我这已经是几十年了,这棋子恐怕都比你年纪还要大,为了让他出来,只好放赵东来出去了。”

    戍狗反应过来:“您是说,故友?”

    季老太爷点点头:“除了他还能有谁?”

    戍狗:“可他会救赵东来吗?”

    “会的。”季老太爷微微一笑:“一定会的,唯一的亲传弟子,可不能这么死喽。”

    “但是。”戍狗道:“意大利地下拳坛我去过,那里大部分都是黑手党的管辖范围,说实话,叶南若不想赵东来出来,他还真有可能死在里头。”

    “如果赵东来的师父真的出手,一切都游刃有余。”季老太爷罢罢手:“你亲自去一趟吧,如果真的见到一个神秘人,回来告诉我。”

    戍狗点头:“是!”

    “不用了。”就在这时候,凉亭之外的人工桥那边,一个身穿朴素全身补丁,衣衫不整且白发凌乱如一樵夫的老人站在那里,他看似年迈,但他这三个字说出来苍劲浑厚有力。

    季老太爷听到这个声音,身子猛的一身,不可思议的转过身去。

    同样感到震惊的是,戍狗居然没发现这个老人站在那里。

    显然老人已经把刚才的一番话都听进去了才回答了季老太爷,也就是说,他呆在那里很久了,戍狗愣是没察觉到。

    如果这个老人要对季老太爷动手......不敢想象。

    季老太爷整个人用力的想要从轮椅上站起来,他浑浊的两眼泛红,泪花在眼眶里打转,嘴巴哆嗦着有点害怕说话,那边的老人这才把草帽摘下来,两眼同样有些通红。

    “一别四十多年,你还没死?”

    “你比我年迈都没死,我怎么能死?”季老太爷突然哭笑了出来。

    戍狗默默的退走了。

    樵夫顺着人工桥走过来,到了凉亭下,看到桌子上那陈旧有些龟裂的黑白棋,他走到了季老太爷对面:“想不到你还留着它。”

    季老太爷轻笑一声:“下一局?”

    “下不动了,都离开了这里四十余载,早就忘记了过去的事了。”樵夫感慨道。

    季老太爷失笑:“怎么会,你谦虚了,下棋可是你最擅长的,那个军师智囊叱咤之人,不会忘了本吧?”

    樵夫苦笑一声:“真忘了。你看我现在的装扮,就在山里做一个闲散农夫,除了活着,早已忘记了一切。”

    “那孩子是怎么回事?他是你自己的徒弟,还是神兵营的继任者?”季老太爷问道。

    樵夫想了想,摇了摇头:“都不是。”

    季老太爷:“如果不是,你只教他医术没理由教他你独门所学,他不是神兵继任者,我不信。”

    “神兵营早已不存在了。”樵夫苦笑一声。

    “我知道,自你离开了这里以后,它们就解散了,但也同你一样,他们都有继任者,只等你的一声召集。”季老太爷看向樵夫,两眼充满了睿智。

    樵夫看着他苦涩一笑:“你这些年等我出现,就为了知道神兵营还在不在吗?”

    “当然不是。”季老太爷叹息一声:“还有你心里的那道坎,告诉我,过去了吗?”

    “怎么可能过去。”樵夫自嘲的看向荷花塘,呢喃道:“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我自己。”

    季老太爷道:“都这么多年了,你还要自责到什么时候?”

    樵夫看着他转移了话题:“你是怎么看出,那孩子是我徒弟?”

    季老太爷笑道:“针术。”

    樵夫:“会金针的人大有人在。”

    “但会医治我这病的可能只有一个。”季老太爷看着樵夫一字一句的说道:“那就是你!四十多年前,也是同样的病,你束手无策,她死了。四十多年后,当我看到那孩子医好了我这病的时候,我就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是你教的那孩子怎么治好我这病,当他出现在我面前,当这一切都像是巧合却又冥冥之中的样子,我就知道,是你在下棋!但你没有亲自来治好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可能还忘不了那件事,你心魔难除!”

    樵夫:“所以,你让他出国去送死?”

    季老太爷:“按照他的身份和军衔,铁定这辈子都会在国内吃香喝辣的,加上治好了我,你算准了他能够安然的在国内过下去,但我偏偏不按照你的剧本来。”

    “没有剧本,也没有阴谋。”樵夫苦笑一声:“真正放不下的那个人,其实是你!至于为什么没来见你,是因为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要怎么治好你,但我没想到,那孩子医术天赋那么高。”

    说完,樵夫拍了拍季老太爷的肩膀,戴上了草帽后,起身走了。

    季老太爷身子猛的一震!

    “你说他不是你的继任者,那你着急去救他做什么?”季老太爷忙道。

    “他不用我救。”樵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说道:“这关他准能过去。”

    戍狗在不远处插嘴道:“那里是黑水龙潭,我都过不了,他不可能过的了。”

    樵夫笑了笑:“你和他交手过吗?”

    戍狗:“没有,但他所有比赛实战我都观看过,我对他的实力有一个了解,他不是我的对手!所以我断定,他会死在叶南手里。”

    “那等他回来了,你再和他交手试试。”樵夫说着,离开了。

    “那也等他活着回来再说吧。”戍狗道,但樵夫已经走远了,根本听不到他这一句。

    季老太爷看着樵夫的背影,心满意足的笑着,只要这老友出现,说明他多少放下一些了,他为他感到高兴。

    戍狗嘀咕了一句:“古怪的老头。”

    季老太爷笑了笑,随口问他:“你呢?你打得过叶南吗?”

    戍狗毫不谦虚的说道:“旗鼓相当吧。”

    季老太爷:“那赵东来回来了,你就别和他打了。”

    戍狗:“为什么?”

    “你觉得一般亲传弟子厉害还是外门弟子厉害?”季老太爷问他。

    “那肯定是亲传弟子啊,毕竟是跟随师父一对一指导,外门多数是理论式自学。”

    季老太爷点点头:“那就对了,叶南就是那个外门弟子。”

    说完,季老太爷自己收起了棋子没再搭理旁边呆滞的戍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