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兵王无双 第368章 368:不寻常的一面

时间:2018-05-17作者:尘风

    ,精彩无弹窗免费!

    海城。

    在云裳集团宣布重组成功复牌以前,警方关于倪裳本人是否存在偷税漏税洗钱等相关案件调查的事情给出了一个最终的结果。

    确认倪裳以及云裳集团存在合法性质,并且因为给云裳集团带来这次事件恶化,政府特地通告感谢了云裳集团这些年对海城企业做出的贡献,特别是针对云裳本人,更是在海城当地的政府头条报纸专门夸赞了她这些年的所作所为。

    这个澄清对于复牌的云裳来说太重要了,简直是雨后彩虹一样,云裳上下在这次没有选择跳槽离开的员工们都呼了一口气,一个个更加卖力准备关于集团复牌的事。

    那些股民们也因为这个澄清事件又对云裳集团的股票报以希望。

    林叔在家里看到这片澄清文刊登的时候,气得把报纸甩在了桌子上,心脏病差点没发作。

    他万万没想到政府居然在复牌以前拉了云裳集团一把!

    想起他甩卖掉的股权,全是钱啊。

    他没料到政府这个澄清文件,如果知道有这事,说什么也要等复牌看着估价大涨以后在卖也不迟。

    第二天的复牌,云裳集团的股价简直如坐火箭,集团打算重新稀释集团10%股权散股对市场抛售以此来筹募接下来集团发展资金。

    当天,本来停牌以前单价25的股价直接飙升到了38元!

    当天就涨停。

    而云裳集团当天半天就售卖了所有筹募散股,从股市里套现到了15亿!

    林叔目睹了一天复牌的过程以后,气晕的直接住院了。

    他如果不卖自己手里27%股权,等这天套现卖的话,绝对能值40亿!但他卖给宋律师所有股权才28亿!

    亏了12亿!

    这如何能不吐血?

    站在云裳集团自己的办公室玻璃窗前,倪裳听着助理汇报来自股票的一路飘红,她脸上毫无波动。

    这时候,她想到的是先把赵东来的那钱给去解决了。

    “备车,我要去鼎风实业海城分公司。”倪裳说着,转身就随手从桌子上拿起了那个灵裳药业集团股权协议书。

    等她的车到了鼎风实业分公司楼下的时候,来自前台,作为企业家,倪裳最近风头还是有的,前台自然是认识她的。

    “倪总您好啊?”

    倪裳点点头:“张总在吗?我找他有事,如果在的话,你就说倪裳过来找他。”

    如果一般人,前台估计会说没预约张总不方便见,但是倪裳这级别的富豪之间,没必要玩这套。

    前台当即就对董事长办公室直接汇报了过去。

    “董事长,下面倪裳倪总说要见你。”

    “让她上来吧。”张鼎风随口说着,签了一份文件以后,就叮嘱秘书去忙了。

    “对了,顺便泡两杯茶进来。”张鼎风补了一句。

    这时候,电梯门开了,倪裳手里拿着文件袋走了进来,敲了敲他的玻璃门象征性的表示礼貌。

    “弟妹来了?进来吧,还跟我客气什么。”张鼎风看到倪裳就忍不住调侃一点也不客气。

    搞得倪裳脸蛋微微一红,但又没办法反驳。

    “难得啊,你会来我这里坐,就该这样,以后东来没在,有什么事你也可以找我帮忙,说吧,有什么忙要帮的?东来走前跟我交代过,帮他看着点。”张鼎风端着茶杯一杯递给了倪裳,一杯自己端着坐下来笑道。

    倪裳摇摇头:“倒是让张总你费心了,我们东来能有你这样的朋友,是他的福气。我这次来,主要是想要单独跟你开一个借条。”

    说着,她从文件袋里拿出了一个借条和一个股权转让协议道:“我知道你纯粹是为了帮东来,所以故意用30亿买他手里10%股权,他这人没心没肺的,但作为他的女朋友,我得维护好他的形象和为人处事,钱我暂时也拿不出来还给张总你,这是借条,是我倪裳个人单方面跟你借的借条,以防万一,我暂时用这集团20%股权作为抵押,一旦我还清了,再拿回去这股权。”

    “你这是做什么?”张鼎风完全愣住了,不明白倪裳用意。

    “我不想我男朋友占张总你便宜,不管你们之间有多好,但这始终是30亿,可不是小数目,我觉得趁着我现在有能力了,为他分担一点,希望你签字。”

    张鼎风笑了:“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男人用灵裳药业集团股权10%卖我30亿被你误认为是我为了故意借给他顺水推舟?是这个意思吗?”

    “难道不是吗?我们都是做企业的,对这圈子都了解熟悉,那样的皮包公司别说10%值30亿,他用50万抵给我10%我都觉得亏,我知道张总你和东来是结拜关系,但请不要这样子惯坏他,我不希望他是一个败家子。”倪裳道:“就算败,我希望他败自己的钱,败我的钱。”

    张鼎风笑了。

    他抿了一口茶,笑得很有趣。

    他抬起头看着倪裳,笑道:“你男人50万就给了你集团10%?”

    倪裳点点头。

    “他是个好男人,你要珍惜他。”张鼎风笑道:“你知道灵裳药业集团是做什么的吗?”

    倪裳点点头:“卖药的?如果是的话,我请问全国多少家药厂,这个市场饱和了,企业很难再做大。”

    张鼎风点点头:“卖什么我不关心,我只关心你男人有没有打算从事医学这个行业,他跟我打过保障,有这方面的打算,我就只认他这个人,不认这集团,未来这集团名下随便开设一家子公司医院,只要他做院长,那么我认为,这30亿我是赚的。”

    “他做院长?”倪裳有些没明白:“什么意思?”

    张鼎风笑了笑,喝了一口茶,然后慢条斯理的说道:“你知道你男人是做什么的吗?”

    “当兵的。”倪裳如实回答。

    “这是一点。”张鼎风道:“除了当兵之外,他其实还有一个副业,那就是给人治病。”

    “治病能赚几个钱?”倪裳又不是没有常识,很多医生这辈子有个亿万资产就算行业顶级的了。

    “治一般的病不赚钱,但你男人治的病,就很赚钱。”张鼎风道:“这股权转让协议和借条你拿回去吧,这30亿我没觉得是在借给他,我是真拿来投资,而且我觉得我还赚了,你自己的那部分10%还是留着吧,以后如果你想卖了,可以来找我,未来两年内,50亿这个价格我还是可以帮你卖出去。不过我劝你不要那样做,因为你会后悔的,作为投资人,你觉得我张鼎风在投资这块上,会这么儿戏吗?可能只是你现在还不够了解你男人,等以后吧,慢慢的,你就会了解他,包括他的圈子。”

    倪裳瞪大眼珠子。

    赵东来给她50万补偿费,到了张鼎风这里可以帮她50亿处理?

    如果眼前这个不是张鼎风的话,倪裳真的会怀疑这是一个神经病在说话。

    倪裳看着张鼎风心里憋着一个问题:“我想问一个问题。”

    张鼎风:“说。”

    倪裳:“就是因为了解张总你在圈子里的不司一苟以及作风,所以我很奇怪,赵东来何德何能可以成为你结拜的朋友?”

    “你连这都不知道?”张鼎风咂咂嘴:“哎呀,看样子你平时都不够深入去了解你男友啊,其实也没有什么原因,但你能这么问,是不是觉得,东来高攀了我?”

    倪裳虽然没说,但她的眼神里流露着这种信息。

    她已经算是富豪,但张鼎风是富豪里的富豪,赵东来落魄的时候,认识一个老总都难,更别说认识了张鼎风,确实一般人都会觉得赵东来攀上了张鼎风。

    张鼎风笑着转身去办公桌的抽屉里拿了一个报纸,两年前的一份报纸递给了倪裳。

    “你看看这个。”

    倪裳低头一看报纸内容,是报道张鼎风身患多年顽疾不治之症四处求医的文章。

    “这是真的?”倪裳好奇的问道。

    “是真的。”张鼎风道:“我全世界名医都找过了,都束手无策,那段时间,我特别感慨,有钱又怎么样?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赚那么多,也没有命去享,何苦呢?”

    倪裳逐渐瞪大了眼珠子:“那你的病是被......?”

    张鼎风露出了微笑:“其实到了我跟东来的这份交情,金钱这些东西,都不重要了,我们之间完全不在乎那些了,也别和我们谈谁攀上谁,都不存在,没他就没我的现在,所以这结拜关系就此而来了。他不告诉你那就对了,他这个人的性子就是这样,从来不会主动去彰显自己,为人也比较低调,很多时候,他都不会主动说出来他是干什么的,有多牛比,做过什么等等,但是,他所做过的每一件事其实都很了不起,只是习以为常了以后,他自己不觉得有多了不起。但是站在我的角度来看,他真的了不起,如果非要说谁高攀了谁,那我说你倪裳高攀了他。”

    倪裳坐在沙发上看着手里捧着的茶杯失神的寻思着什么,张鼎风看似什么都没说,但他却交待了赵东来这人不寻常的一面。

    或许,自己所喜欢的赵东来还停留在六七年前的那个赵东来?

    (有点晚,三千字大章补偿一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