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兵王无双 289:我觉得或许他是在乎你

时间:2018-05-02作者:尘风

    倪裳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在昏沉中熟睡过去的,当她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在熟悉的卧室和床上。

    她腾的一下子就醒了过来,摸摸床边和枕头,很吃惊,感觉昨晚就像是做梦一样。

    但她知道,这不是梦。

    姚红推开门走了进来,看到她醒来,松了一口气:“你算是醒了,昨晚没睡呢?孤男寡女的,都做了什么?不会折腾到了白天吧?”

    她一脸暧昧的样子。

    倪裳想起了昨晚上的事,两眼低落的眨了眨:“我是怎么回来的?”

    “赵东来送过来的呀。”姚红道。

    “他呢?”倪裳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走了。”姚红一脸好奇的凑过来道:“说说呗,昨晚都经历了些什么?你怎么穿着他的衣服?他嘴唇又是怎么回事?另外,他的衣服去哪了?”

    倪裳掀开被褥起床去洗手间,姚红一脸神探的样子道:“别急着说,让我来猜。昨晚一定是他先救的你,然后你以身相许干柴烈火之下,你情不自禁咬破了他的嘴唇,他这些年没有李慧灵的陪伴下,一定忍得难受,手底下没有拿捏好,把你衣服裙子给撕了,你两一夜折腾以后都没睡好,天亮了才发现你衣服和裙子都没了,他就把他的衣服拿给你穿?”

    倪裳看着洗手间里面镜子里的自己,听了听红姐这些话,她自嘲的笑了笑:“这剧本也许老天爷觉得太狗血了,所以并没有让我们这么上演。”

    姚红两眼一亮:“难道更劲爆?”

    倪裳挤出了牙浆在皓齿边来回刷动,整个人都心不在焉的说道:“他睡没睡好我不知道,但我一晚上的确没睡好,天亮了以后才架不住太疲惫睡过去了。”

    “他也没睡好,我看他挂着那么大的黑眼圈。”姚红道。

    倪裳手里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转头看向她:“他没睡好?”

    姚红点点头:“他抱着你做出租车来的时候,人都是打着瞌睡,我叫几次都没反应,肯定没睡好啊。你别给我转移话题,到底怎么回事啊你们两?别告诉我,我一个都没猜对?”

    倪裳漱了漱口后,道:“猜对了两个。”

    姚红激动不已:“哪两个?有没有劲爆的那一个?”

    倪裳转过身来看着她道:“一个是他确实救了我,另一个是我确实没睡。”

    姚红:“就这样?那你这衣服和他的嘴巴是怎么回事?”

    倪裳架不住姚红的盘问,干脆把事情的所有经过都告诉了她道:“事情就是这样。”

    姚红寻思着什么:“他居然质疑你集团也像王家那样?”

    倪裳点点头:“是啊,我很失望,当他知道我的身份以后,我就猜到他对于社团的人一向没有好感。”

    倪裳呼了一口气,脱了身上赵东来的衣服后,两手抚摸了一下,然后还是随手往一边扔了,走向了她的衣橱,一边苦笑着说道:“这下子我可以死心了,本以为也许自己改头换面努力做一个成功的女人就配得上他,可是还是没用,可能我们确实不适合吧。”

    她披上了一条披巾以后,看着衣橱镜子,自言自语道:“可是为什么我心会那么痛?红姐,你说我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不是喜欢。”红姐道:“你是爱上他了,从一开始你就爱上他了,至始至终只是你不承认而已,因为你从来没有喜欢过谁,能让你改头换面从头开始,能让你这些年坚持要求自己成为如何一个优秀的女人,这一切,你都只是为了和他再见面的时候,能够让自信的站在他面前和他搭讪对吧?裳裳,原来这些年你坚持的理由是因为这个,你连我都骗过去了。”

    倪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抚摸了自己的脸庞道:“你知道吗?为了让自己漂漂亮亮的,我不敢熬夜,不敢乱吃东西,坚持运动,坚持早睡早起,从来不参加应酬喝酒让自己身材走样,总是把我自己标榜成一个成功人士优秀的女人,其实,确实只是为了再见面的时候,能够引起他的注意。”

    “但是我错了。”倪裳苦笑了出来:“我们是再见面了,可哪怕是在他最落魄的时候,他也依旧没有好好看过我!红姐,你告诉我,我是不是真的很差?我到底哪里不行?这些年的成功,我以为我很优秀了,我不怕任何一个女人,包括张岚,可是,我输的不是她们,而是输给了赵东来!感情,不是你一厢情愿就可以的,而是两个巴掌必须拍响。”

    红姐:“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对她说?说你喜欢他?”

    倪裳苦涩的失笑出来:“你知道昨晚他怎么说的我吗?问我是不是洗钱了?问我帮助他是不是想利用他?问我和我哥做过哪些违法的事?那时候,他每一个问题,我都很害怕,因为我确实是青帝的妹妹,这个身份,我抹不掉。你觉得这时候,我对他说我喜欢他才这样帮他,他会信吗?他是警察,我的前身是社团老大的妹妹,我们曾经隔着难以跨过去的一条楚河汉界,越过了就是你死我活!”

    “你总是觉得他或许对你过去有成见,可是你知道吗?昨天狄郎的电话都是他全程接听的,钱也是他去找的,当狄郎说,让他自己去的时候,我只看到赵东来毫不犹豫的走,季先生拦都拦不住。”红姐想起了昨晚的一幕,她微微一笑:“至少在那一刻,我认为他是真的在乎你,我第一次见到他因为我没保护好你而责备我,你没看到他那个眼神,恨不得吞噬了我一样,他在电话里甚至对狄郎说过,倘若他敢对你动一根毫毛,不管狄郎是谁,他都会让他死!”

    倪裳准备走进浴室的脚步顿了顿。

    “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她苦笑一声:“也许像你说的那样,他可能对我有感觉,但经过昨晚,当他知道了我身份以后,这一切的好感可能都烟消云散了,我们之间的那条楚河或许这辈子都踏不过去了。”

    说完,她走进了浴室,把门给带上反锁了。

    她把水龙头开得特别大,大到外面的人只听到水声,却听不到她哭泣的声音。

    为什么再见面的时候,赵东来每一次对她的忽视都可以让她那么的难受,只是因为这些年,她为了能够让赵东来多看一眼,有多么努力?可能只有红姐知道,一个女人,凭自己本事创建公司到如今市值上百亿,而且她还只花了四年的时间,就问这个壮举需要多么苛刻的能力?

    “为什么王家也好,每次你进去,我都不予余力的想要把你弄出来,为什么我会照顾小语,这一切,我不相信你看不出来!”倪裳冲着水花,低泣着自言自语道。

    外面,红姐背靠着浴室的门道:“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得见,照你告诉我的,从我的角度来看,他昨晚这么问你,也许是在乎你,害怕你真的做了什么违法的事吧?如果他不在乎你,他并不会杀了狄郎替你已绝后患,他是警察,狄郎要自首,他有义务任何罪犯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他没有权利擅自杀死他,其实他在乎你,才会杀了狄郎,害怕他真的有威胁你的证据,你听得见吗?”

    说完,红姐走了。

    浴室里的水声停了下来,里面安静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