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兵王无双 223:因为这人,我感觉江东不会太菜

时间:2018-05-02作者:尘风

    皮卡车上,那位士兵看着赵东来尴尬下不了台阶的样子,怕他在尴尬中爆发,所以聊起了话题:“赵哥,你做了什么让景艺师姐那么生气?”

    赵东来:“没什么,我还以为她是来接我的,上车以后就赖着不走了,她就对我动手,我反击了一下。”

    士兵苦笑一声:“她是西部战区唯一的特战部女战士,算是西部一股清流,又因为长得不赖,几乎整个西部战区都认识她,你得罪了她,估计少不了要在比赛的时候被爱慕她的那些高手教做人了。我说你好端端,不先问问再上车呢?”

    赵东来也有理:“这是江东机场好不好,我怎么知道其他军营的人和车会出现在这里,我看到军区车,以为就是咱江东自个的车,就上来了,车牌都没看。”

    士兵笑了笑:“江东本来就是一个训练演习的好地方,目前训练期,大部分西部军营的人都在这里,所以在这里看到他们也不奇怪,你刚来江东没多久,不知道很正常。说来,这也是国家照顾江东,特地把这里定为训练的地方,每年江东可以和这些军营收点费用。”

    赵东来一头黑线:“能别那么苦逼吗?”

    士兵也是苦笑:“没办法啊,这里是边界,大部分资金和精力都投入在了武装上,所以对于其他方面,就没有那么多精力和金钱来搞了,咱开的这国产皮卡车,还是人家赞助的,将就着用吧,有车总比没车强。”

    赵东来表示很无语,不过有些疲惫的靠着想要休息一下。

    这时候士兵很好奇的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景艺师姐今天很失态呢,第一次见她那么生气的样子,赵哥,你真没招惹到她吧?”

    赵东来脑袋里想起他压着景艺的场景,咽了咽口水,困意微微消散,问道:“要真怎么怎么的,会有事吗?”

    士兵一脸严肃的说道:“在全国那倒是没什么,可在西部战区,有够受的了,人家可是西部战区豪门沧江军营的主力啊,豪门军营,咱西部的脸面,每年单兵作战成绩拿得出手的唯一了,人家团队整体都强悍,上两届就有人以为她是妹子去轻薄,结果大赛的时候,被人狠狠的给揍了,就是不淘汰你,不打你的得分点,硬生生的把那家伙揍成猪头以后,几个人还不让他按自杀装置,被捆绑起来给打得老狠了,自那以后,就没人敢去招惹景艺师姐了,所以为什么刚才我看到你和她干起来的时候,赶紧过去阻止,不过刚才看景艺师姐的驾驶,估计已经把你记在了死亡笔记本上了,你得小心了。”

    赵东来不说话,看着前方。

    士兵怕他紧张害怕,笑了笑:“不过赵哥你不用那么害怕,咱们第一轮对上的好像是藏壮军营,人家去年第三,队内高手也比较多,我估计我们连他们都过不了,到时候就不会对上沧江军营了,你不用怕。”

    赵东来瞪了这家伙:“你就这么对我们没信心?”

    士兵苦笑一声:“每年我肯定是精神上支持我们军营的,不过,每年下注买我们军营输,我貌似就没输过钱。就好像咱国足,有的人爱它,有的人恨它,爱它的那群人,光买足彩都已经成为了千万富翁了。恨它的人,是因为国足对上谁就没赢过,性质是一样的。”

    赵东来:“你说得我无言以对。”

    说到下注,他顿时来了兴趣:“我们军营一般赔率是多少?”

    士兵:“要看对上谁,对上旗鼓相当的其他同样鱼腩队的话,比例不高,但要对上西部四豪门的话,0.2:15!我们15,他们0.2!比如第一轮藏壮,我们就15,如果对上沧江,我预计我们能拿到30的赔率,这赔率完全不看好我们。”

    赵东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看在你来接我的份上,这次如果对上藏壮,你就买我们赢,我保你赚!”

    士兵笑了笑:“等国足进世界杯的时候再说吧。”

    赵东来哭笑不得。

    另一边,悍马车上。

    景艺开着车,旁边坐着回过家过来江东集合报道训练的战友,看见景艺还在闷闷不乐的样子,他小心翼翼的说道:“艺副队,你放心吧,刚才我看到的那些画面,我保证不会说出去的。”

    他不说还好,一说景艺直接瞪他:“你看见什么了?”

    这个大汉赶紧正襟危坐:“我什么都没看到。”

    景艺开着车,看着前方道:“江东第一轮对上的是谁?”

    大汉:“藏壮军营他们,你想整他?”

    景艺点点头:“得罪老娘就要让他知道什么后果。”

    大汉:“那没辙了,冰块他们的军营,以冰块的实力,淘汰江东轻而易举的事,再说了,怎么都轮不到我们,我们可是西部第一大热队伍啊,谁也不想遇到我们。”

    “我看未必。”景艺这时候冷不丁的说了一句:“如果这混蛋真是江东的特战部成员,我觉得江东远没有传闻中那么菜。”

    大汉乍舌:“还不菜啊?每年都垫底陪练的炮灰,就去年最好的成绩,第七名,我的天!西部第七名那还不叫菜叫什么?”

    景艺摇摇头“这人不同,他给我感觉不是江东阿木那帮废物那种没有侵略性。”

    大汉:“我一手就把他从车上摔下来了,而且你一个过肩摔,我看他反应都不过来,这说明这人很菜的好不好。”

    景艺道:“他要菜的话,你就不会看到他压在我上面了。”

    大汉:“什么意思?”

    景艺:“在车里,我跟他交手过,都被他化解然后反制服了我,你过来看到的时候,我已经没办法挣脱他了!”

    大汉瞪大眼珠子。

    景艺:“之所以被我扇了一巴掌不还手,又被我摔了一个过肩摔,是因为他发现了自己上错车愧疚之意,故意让我打他来消消气,这点倒算这混蛋还有觉悟。”

    大汉:“那你还要整他?”

    景艺转过头来瞪了他一眼:“他占了老娘便宜能这么就算了吗?”

    大汉气炸了:“岂有此理,西部一枝花的一血被他给拿了!”

    景艺用杀人的目光瞪了他:“会不会聊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