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兵王无双 219:和妈妈见一面吧,东来!

时间:2018-05-02作者:尘风

    律师来到了汪莉的别墅里,走到了阳台上,汪莉两手抱着,显得有些孤独。

    “夫人,他要你亲自和他谈才肯签。”律师说道。

    汪莉叹息一声,幽幽的说道:“他不会要的!从小到大,不属于他的东西,他从来不会去拿去要。”

    律师:“可您是他的母亲。”

    汪莉:“但我没有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他是不会认我的,所以,自然也不会要我的,在他受苦受难的时候,我没有在身边,待我飞黄腾达了,他也稀罕我的任何东西。”

    律师迟疑了一下:“那您......不见他吗?”

    汪莉叹息一声:“见,为什么不见,我这辈子都想见到我儿子,不管他怎么看我,我都要见。”

    律师点点头:“那这事夫人你来劝劝他吧,我想你更合适。”

    汪莉点点头,律师走了。

    她拿出了手机,看到赵东来已经从倪裳的别墅大厅走出来,似乎是要出去了,在他上车的时候,汪莉拨通了赵东来的电话。

    她注明着‘宝贝儿子’可是,却是在今天第一次打通了他的电话。

    赵东来钻进车里,系好安全带以后,发现手机铃声响了。

    一个陌生号码。

    他直接接听了起来。

    “喂?”

    电话那头沉默着。

    远远的从别墅阳台上看着赵东来的车,汪莉听到宝贝儿子这一声‘喂?’的时候,身子颤抖了一下,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十几年了,十几年后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以至于第一时间里,汪莉都不知道说什么话了。

    赵东来感觉到电话里沉默却急促的呼吸声,他也没着急挂断,双眼看着车窗玻璃前方有些失神。

    “不说话,我挂了啊。”

    汪莉捂住了自己快要啜泣出来的声音,说不出话来。

    赵东来发现电话那头还是不说话,真把电话给挂断了。

    在他调个车头准备离开倪裳别墅的时候,电话又打进来了。

    这次赵东来看到还是那个号码,一脸深邃的看着手机,任由它在那里响个不听也不去接了。

    阳台上的汪莉看到儿子这次不接电话了,有些着急,她再次又打了过去。

    赵东来的手机断断续续的又响了起来。

    这次,他真的有些害怕去接了,因为他有预感,这个号码或许是那个女人的号码!

    在里头的倪裳,看到他依旧逗留在门口迟迟没走,有些好奇的走过来,当她靠近车边上的时候,赵东来居然出神的盯着手机,听着铃声在响。

    “你怎么了?”倪裳好奇的看着他问:“你电话来了,不接啊?”

    赵东来马上回过神来,看着电话响个不停,他对倪裳说道:“我没事,我要回部队了,我想......”

    “替你照顾小语的话就别说了,搞得好像平时你就带过她一样,我会照顾好她的,你就去你的部队吧,如果不顺利,就回来,我这里还有跟你三年的合同,你要是不回来,我就贩卖转让给有gay倾向的老板。”

    “那么狠!”赵东来乍舌:“放心,我不会跑路的。”

    倪裳点点头,转身走了几步以后,忍不住回过头来看着赵东来道:“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其实......”

    她不知道该不该这么说,顿了顿后,继续道:“其实偶尔需要什么的时候可以给我电话的。”

    赵东来摇摇头:“一般都不会麻烦到你的吧,所以不用。”

    倪裳翻了一个白眼,说他不解风情真的是高估他了,简直是比木头还木头啊。

    “不一定啊,如果你生活费什么的没钱的话,可以给我电话的。”倪裳说完,怕让赵东来胡思乱想,转头走了。

    但她总觉得那个电话有些奇怪,她看得出来,赵东来似乎情绪很不好。

    赵东来心思都在那还在响铃的手机上,哪里有心情揣摩倪裳的话,看到那已经是响了第五次铃声后,赵东来可以肯定来电者是谁了,他拿起手机就接了起来。

    “喂?”

    电话那头暂时的沉默了一下后,带有恳求的语气和哽咽的说道:“东来,我们见见吧?”

    赵东来讽刺了一句:“见了你又能认出我来吗?”

    汪莉这心里特别疼:“别这么说孩子,我的儿子我难道还认不出来吗?让妈妈见你一面吧,好吗?”

    倪裳远远忍不住转过头来,看见赵东来的车还没走,她看到赵东来在接着电话。

    赵东来眼角听到妈妈的话,眼眶也是微微湿润了,他仰起了头,不让眼泪掉出来,把车窗摇上来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了车里。

    他吸了一口气后,对电话里说道:“我明天早上7点半的机票,你如果想见,就在机场见吧。”

    说完,他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然后自己很不争气的揉了揉已经湿润的眼睛,毕竟始终是那个自己小时候在院子里处处维护自己就像是母鸡一样的可爱可亲的母亲啊,他始终还是没法狠下心来!

    或许,这就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吧。

    但,他也永远都忘不掉这些年他是怎么过来的。

    阳台上,汪莉又喜又紧张不已的抿嘴咬着自己的牙哭了出来。

    一把五十多岁的年纪,独自在露天阳台上,吹着冷风,哭得那么的落寞,杜鹃看到她这样子,明明感觉她很悲戚,可汪莉眼里有一种兴奋莫名和幸福的又笑又哭。

    杜鹃走过来给她披上大羽绒服,对她说道:“汪总,你没事吧?”

    “我儿子要见我了。”汪莉突然抓住了杜鹃的双臂,激动的泪如雨下,看着她就像是一个老小孩晚来老有所依的幸福感的样子。

    “明天早上,我就能够见到他了,我终于可以见到我儿子了!我宝贝儿子......”

    说着,汪莉又不争气的泪如雨下的哭了出来,一种苦尽甘来的样子:“他愿意见我了!”

    公寓里。

    赵东来提着酒瓶子来到了阳台,一口又一口的喝着,手里拿出了一张泛黄的相片,是他小时候和爸爸妈妈的合照,那时候的时光是他最幸福的时光。

    再拿出了一本笔记本,翻开了一页,全是汪莉的相片,有关于她在华尔街如何如何名震经济圈的新闻杂志上被赵东来剪下来收藏的图片。

    其实这些年,汪莉打听关注他的同时,赵东来又何尝没在关注她?

    就因为这样,他才更加痛恨这个在对岸是如何风光的女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