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兵王无双 209:在打死人的路上

时间:2018-05-02作者:尘风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

    反正对于袁锦来说简直是度日如年啊,他甚至在这一段时间出现了过于恐慌而低血糖差点昏阙的征兆,好几次都没站稳都是戍狗在一边扶着他。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嚎啕大哭或者跪下来求饶个干脆。

    但房间里谁都不说话来干扰赵东来对老爷子的治疗,他怕他的动作过于突兀影响了治疗,所以,袁锦要崩溃了。

    足足半个小时过去了以后,赵东来才收起了那些针,然后为老爷子盖上了被褥,接着自己拿起毛巾一边擦拭一边过去洗手。

    他一边洗一边对老爷子说道:“这次我干脆给您做了一个大面积的修复治疗,因为过段时间,我可能要外出了,您要按时接受我的中药药物治疗,希望戍狗老哥你监督下,我不在身边可别在像今天这么情绪化了。”

    戍狗看着他说道:“军事大赛?”

    赵东来点点头,估计也瞒不过老爷子,以戍狗的特殊部门机构调查赵东来轻而易举。

    “就凭你这医术加入御医阁,谋个实权职位也不是不行,非得那么折腾自己?”戍狗道。

    “这话你问得就有点多余了。”赵东来抖了抖双手,看向戍狗,反问道:“在你成为老爷子卫兵以前,你又是怎么过来的?难道不是一步一个脚印的过来吗?你只给我的路,或许因为老爷子的某荫让我一步登天,但这类别人给与的东西,别人也能拿回去,我只想要靠我自己。”

    戍狗听到赵东来这话,对他忍不住高看了几分。

    这时候,季老爷子才逐渐恢复了神色后,脸上多了几分红光。

    赵东来擦好了双手后,递到了袁锦面前道:“走吧,我跟你回局里。”

    袁锦差点没站稳,戍狗再次支撑着他。

    他满头是冷汗看看赵东来,又小心翼翼的看向了床上的老爷子,只是轻轻一撇,就看到老爷子那锐利的目光看着他,有一种看穿了他所有心思的洞察感。

    “赵先生您开玩笑的吧,我就是和老楚过来一块送你来这里的,你这话就有些严重了啊。”他知道现在只能装疯卖傻了,否则只有死路一条啊。

    “是吧,老楚?”他求救的目光看向了楚领导,希望这时候老楚可以拉他一手。

    老楚只是看了看他一眼后,对季老爷子说道:“老太爷,是这样的。”

    季老爷子这时候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子骨,看着赵东来问道:“怎么好端端的被抓了?”

    赵东来坦白道:“因为一些原因,得罪了人,被人给拦住,为了自卫,发生了争执斗殴,然后就被关起来了。”

    季老爷子:“谁对谁错?”

    赵东来:“站在法律上来说......”

    季老爷子罢罢手:“道理上来说,谁对谁错?你有打人的理吗?”

    “有!”赵东来:“有理我才打人!”

    “那就行了,在我这里,道理大过一切!”季老爷子看向了袁锦道:“你为什么抓他?”

    袁锦哭笑不得:“老爷子,我......”

    季老爷子哼了一声:“没道理你抓什么?”

    袁锦咽了咽口水:“赵先生在法律上来说,已经构成了伤害他人的罪名。”

    说着,他只能一条黑胡同走下去了,看向戍狗道:“外面有咱们厅长,他手里有病例报告。”

    戍狗走了出去,没多久,就把那位局长给带进来了。

    老楚对他说道:“病例报告呢?”

    局长这时候拿出了两份报告说道:“这是早上张总提前拿过来给我的报告,这后一份是严夫人拿过来给我的。”

    季老爷子:“两份对照过了吗?”

    局长虽然忍不住这位老爷子的身份,但身边有特殊警卫员保护就绝对是他仰望的存在。

    故而公事公办的汇报道:“回首长的话,不一样,二者的区别是,第一份为轻伤,第二份为重伤,第一份按照法律程序走的话,我们一般采取私了,第二份的话,最低3年,最高10年!”

    袁锦看着局长手里另一份报告瞪大了眼珠子。

    他小舅子貌似没告诉他张鼎风早上已经给公安这边拿过一份报告了?

    他脸色瞬间就煞白。

    季老爷子如果还看不出来情形那就白活了。

    他哼了一声:“为什么老子我喜欢站在道理这边,很多时候,法律这东西总是被一群别有用心的混蛋去利用钻空子,去查,去医院里给我验,如果不符,枪毙!”

    戍狗:“是!”

    袁锦整个人双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戍狗一把将他扶起来,阴阳怪气的说道:“跟你又没关系,你这是演哪一出啊?走吧。我们去医院看看。”

    袁锦根本挪不动脚了。

    只能一脸死样的看着赵东来,那种哀求的目光可怜巴巴的。

    赵东来本不想为难这帮人,其实一开始楚领导过来放他,他就当这事没发生过算了。

    哪怕现在,袁锦这目光看着他的时候,他也想开口说几句好话把这事给过了算了。

    但是,他走过去拿过局长手里的病例报告一看后,脸色阴沉了下来。

    这是想要他在牢里忏悔的意思吗?

    看样子严俊那帮人还是不肯放过自己啊!

    既然这样,那别怪他继续玩下去了!

    赵东来走过来扶着袁锦说道:“你脸色为什么那么差?走吧,我对我下手的情况还是了解的,一起去看看吧。”

    袁锦就这样被架着抬出了别院外面的车上,外面几个警员看到他风风火火的进去,却是软趴趴的被抬出来。

    袁锦被扶着上了车以后,他突然说道:“我打个电话。”

    戍狗看着他:“对不起,你没权利。”

    赵东来这时候说道:“戍狗老哥,给他打吧。”

    袁锦感激的看着赵东来,然后走到一边去打电话了。

    现在,不管对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不管对错,他们都掰不过这大腿啊!

    所以,只能根本上把这件事给搅黄!

    他打给了自己的小舅子严嵩。

    电话一通,他就对严嵩骂了一句:“我次奥你妈了个比!你要害死老子吗?我好不容易才有今天,就因为你宝贝儿子差点给坑进去了,严嵩你给我听着,能不能救你和你儿子以及你严家,就看你自己了,你还有20分钟的时间,20分钟以后我们到医院,那时候你们就完蛋了,我不是在危言耸听,这次有一个动动手指头就可以捏死我的大人物插手了!”

    电话那头本来被喷还不乐意的严嵩越听越吃惊。

    “姐夫,我该怎么做?”

    袁锦:“马上去医院,想办法让俊儿的伤情转移,我不管你怎么做,打废他也好,只要不死,这关就过去了,想办法把他头部的伤情用其他伤来掩盖,总之,不能是被人用酒瓶子砸这么一回事知道吗?而且伤情一定要重,打到他很惨的那种地步,照我说的,到时候,就说俊儿的伤是因为其他原因,根本和赵东来没有关系,对赵东来的上诉撤销。”

    袁锦想着赵东来见到严俊如果伤情严重,估计也能抚平他心理的情绪,他打算打一个同情牌,只要赵东来收口,这一事件都能打住。

    严嵩咽了咽口水:“现在吗?”

    袁锦:“你只有15分钟的时间了,等我们赶到医院那里就来不及了,快点!”

    说完,他挂断了电话。

    严嵩赶紧从公司出发去往医院,心里想着一会儿怎么毒打他儿子掩盖他因为被人酒瓶子爆头的事实。

    而严俊还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在打死他的路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