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兵王无双 203:把他电话发给我

时间:2018-05-02作者:尘风

    医院里。

    严俊等人都连排在病床上躺着,头上抱着纱布,一个个躺在那里还不忘调戏护士。

    知道他们身份的那些护士都有事没事朝着他们这个特护病房围着转。

    没多久,严俊就接到了电话。

    是他母亲打来的。

    就告诉了他一句:“打你们的人已经被关进去了,放心吧。”

    严俊挂了电话以后,脸上露出了狞笑,告诉旁边病床的其他伙伴们。

    “那家伙被关了。”严俊得意的笑道。

    一个他们队伍里地位最低的阔少凑够来低声问道:“真的?昨晚那辆宾利车牌可是燕京的,回头我看了,是张鼎风的车!昨晚跟那家伙喝酒的人是张鼎风,不是司机!有他在,都能拿下了?”

    严俊不屑一顾:“那可不,也不看看是谁出面,我爸带着你们老爹都过去了,我妈说了,张鼎风也好,另外那个开帕萨特的官家人也罢,都已经不管赵东来了,我严俊在海城什么时候输过?”

    项钱的儿子,那个金发耳钉的家伙龇牙咧嘴的说道:“那下面就到了我们玩死他的时候?”

    说着,他对护士招招手:“去,把你们的副院长给我喊过来。”

    护士诺诺的点头后,走出了病房。

    没多久,副院长匆忙的小跑进来热情得不行:“几位大少是不满意我们医院的服务吗?不满意的话,我给你们换一批。”

    金发耳钉年轻人项宇道:“没有的事。”

    副院长一看这位项家二少,立马就凑上来:“那为何?”

    这位副院长不是别人,正是李慧灵的哥哥李立。

    项宇看看房间里的其他护士,冲李立努努嘴。

    李立转头让所有护士都出去以后,才看向项宇。

    项宇道:“想不想升院长?”

    项宇一愣,瞳孔微微一缩,放光。

    “项少这话什么意思?”他小心翼翼的问道。

    项宇拿起自己桌子上的病例报告后,扔给了李立道:“你们这事怎么看的病?我这头都伤成这样了,就只是这么简单的病情吗?我跟你说这病情还不够!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李立懂了!

    他看了看其他人的病例报告都差不多,不得不说这病例出奇的一致啊,伤口大小都一致,即不算太严重,但也放够了血了。

    “几位是想要我做到什么级别的伤残?”李立迟疑的问了一句。

    “能做吗我就问你一句,靠谱吗?”项宇盯着他问道。

    李立严肃的说道:“几位爷靠谱,我就靠谱!”

    严俊笑了:“实在!”

    李立纳闷了:“我想问一下,以几位大少的地位,至于用这种方法去对付人吗?我能不能知道对付的人是谁啊?”

    项宇道:“你的仇人,赵东来!所以我们才来你这家医院然后点名找你,我相信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知道因为他,你这院长变成了没有实权的副院长,赵东来这些年认识的人还是有的,为了不想引人注意,我们只能用最直接的办法对付他。”

    “是他!”李立一眼恨不得喷出火来,他咬牙道:“行,我知道怎么做了,我会去弄这些病例报告。”

    严俊点点头:“放心吧,事后我会跟我爸提点提点你的。”

    “那我就先谢谢几位了。”李立激动的干劲十足了起来。

    海城一栋和赵家有着同样地理位置和舒适度的中式别院里,季老爷子慢悠悠的在院子里打着太极,他下意识的瞥了一眼墙角上的时钟,皱了皱眉。

    “人还没来?”

    旁边站着的保镖戍狗点点头,也是很奇怪:“已经过去十分钟了。”

    季老爷子扭了扭自己有些酸涩的身子骨,感觉今天布扎一针不舒服。

    “打电话催一下。”他说道。

    保镖点点头,然后拨打了电话过去。

    赵东来蹲在牢里,外面的手机响了,看守所的工作人员直接挂断了,然后就给关机了。

    戍狗被挂断以后,有些生气,再打过去的时候,既然关机了!

    “关、关机了!”戍狗尴尬的对老爷子说道:“我第一个打通了,但被挂断,现在直接关机了。”

    季老爷子听了有些急了。

    难道是无极发现了什么准备带这小家伙离开?

    “赶紧找人!在给我打,也给云常他打过去问问。”季老爷子真急了:“还有张家那搞什么地产生意的,也给他打打问问,他们几个走得近。”

    这好不容易找到了老友的接班人,可不能让他给跑了不管不顾啊。

    那个老友自己当初都不负责任躲了那么久,这徒弟被他带走也不是没有可能!

    戍狗先是给季云常打去了电话。

    季云常激灵着呢,假装不知道这事,说他在上班。

    戍狗又打给了张鼎风,张鼎风这才如实说出了之前赵东来被抓走的事。

    戍狗:“你等一下,我给老爷子,你跟他说。”

    然后戍狗拿着手机递给了季老爷子。

    季老爷子很少用手机,甚至都不会用,还必须得开扩音才能听得见,关键是他说话嗓门特别大。

    拿起手机就问:“你谁?”

    搞得对面的张鼎风很尴尬。

    “季爷爷,我张鼎风啊。”

    “就是那个张家做生意的那个是吧?赵东来呢?你见过他没?你们最近有没有在一起?知道他人在哪吗?”季老爷子说话那嗓门简直大开大合。

    搞得张鼎风震耳欲聋的却无可奈何。

    “季爷爷,东来他被抓了,是这么个回事啊,我跟您解释解释。”张鼎风抿抿干燥的嘴唇想要好好编辑一下逻辑准备开始从昨晚上说,谁知道季老爷子霸气的说了一句:

    “甭解释了,谁抓的?把他电话发给我,快点!”季老爷子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张鼎风张大着嘴巴拿着已经挂断传来忙音的手机一脸哭笑不得。

    他给季云常打去了电话。

    季云常:“怎么样?我爷爷的人有没有找你了?”

    张鼎风:“找了,他就让我发电话给他,问都不问东来是什么原因被抓的。但我要发给他谁的电话?”

    季云常:“海城谁的话好使,你就发谁的。”

    张鼎风:“一把手?”

    季云常:“就发他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