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兵王无双 109:金针的作用

时间:2018-02-24作者:尘风

    季家上下每个人脸色都很着急,就像是天要塌了一般,季雄直接拿出了手机给自己的老大老二儿子打去了电话。

    正在金店还在催促着季云常的二哥和大哥季云强以及季云龙两人坐在那里抽着烟,他们抽着烟等待金针做出来。

    这时候,接到了父亲的电话。

    老大接听了以后,就忙道:“爸,金针已经在座了。”

    季雄在电话里着急的说道:“两王八蛋,我给你们10分钟,你爷爷还有十分钟就快要不行了,如果金针没办法在10分钟内送过来,你两永远别回季家了。”

    老大季云强的手抖了一下手机都没拿好,老二捡起来连忙道:“爸,我们会送到。”

    “全家人都等你们的金针,你爷爷已经不行了,好自为之。”季雄说完,只希望两个儿子能够争气,否则这次他们两人会被家里排挤,他这个做父亲的实在没有办法了。

    季云强和季云龙两人挂断电话以后,哪里还能抽烟,扔了以后,两人直接拍进了器械场内,对里面的工作人员直接大吼大叫。

    让技术工全部一起工作,也不等那仪器一根一根金针做出来了,而是用整个场里的设备一台一根金针同时工作。

    否则,别说十分钟,二十分钟都来不及了。

    他们很清楚,爷爷对家里意味着什么,否则也不会一把年纪了,谁会不孝不让他好好离开呢?

    实在是家里还需要他这个主心骨,所以,倘若这次搞砸是他们两人,未来真的会被排挤边缘化是肯定的了。

    出来一根,季云强就用棉花包裹一根,深怕再弯曲哪怕一根。

    两人亲自用棉花包起金针,之后,在用珠宝柔软的顶级盒子,一边他们的跟班已经准备好了车。

    而季刚更是直接让所有警察给两人的车子开道一路奔向季家大宅。

    门口甚至警卫都不敢耽搁检查,一路绿灯畅通。

    季云强拿着金针盒子保持平衡下,冲进了后院病房的时候,手里一直都看着手表,已经过了十分钟了,他都快四十的男人了,此时都急哭了。

    季雄拿过他手里的盒子,就冲进了老爷子的手术房间里。

    季云常拿过以后,季雄也不敢打扰,把门帘子拉上,所有人都着急又紧张的在外面等候。

    季云强气喘吁吁的在角落里不敢吭声,他大伯和父亲以及三叔都用杀死人的目光瞪着他和季云龙两兄弟。

    如果不是他们,也就不会搞得现在这么着急。

    季家的人都沉默着看着手术房,一个人都不说话,每个人都默默的祈祷着能有所奇迹。

    御医团队也没走,依旧盯着那病房,一个西医御医这会儿低声道:“多数还是一个样,这等大疾病,不靠现代设备,根本不可能。”

    作为中医也依赖设备的一位御医点头道:“不急,留下来只是看他背锅就行了,反正我们该说的都说了,手术也不是我们不让做,是这家伙突然杀出来,最后老爷子医治出自他的手,了不起我们只承担一部分责任。”

    那个主任道:“我还是那句话,这种野医骗子也能治的话,我给他下跪都行,全当我这辈子都学到了狗身上去了。”

    房间里。

    季云常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喘,赵东来怎么说,他就怎么配合。

    不过,已经十分钟了,赵东来都没有让他做过什么,只是让他把所有新来的金针往热水里泡着。

    赵东来这会儿有了足够的金针,可以开始施展九针术了。

    为什么不能用铜针或者银针,偏要金针,而且一定还要纯进度最高的金针呢?

    答案就在这里,季老爷子的身子骨除了过去抗战遗留下来的老年顽疾外,更多的还是各项机能下降老化导致无力回天的现象,现在给他移植器官显然不可能,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来配对甚至手术,而且以季老爷子的身体素质也完全没办法完成这么庞大的手术。

    赵东来现在可以做的,只有拉扯老爷子一把,暂时稳住他一时的寿诞。至于根本上医治,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而暂时下,他需要焕发老爷子全身的血液。

    老爷子的血液大部分因为个别器官老化停止工作的原因,其实多数是因为心脏和血液流动性缺乏了活跃性。

    赵东来要给他全身血管来个大清洗冲刷。

    这时候,金针的作用就来了。

    为什么要软度最软的纯金,因为赵东来需要把整个金针都塞入了老爷子的大动脉血管里!

    没错,就是把金针都灌入血管里,然后用他的真气内力催动血管里的金针游走,先从下体开始,再到上肢,最后才是脑袋,而脑袋特别慎重,倘若这针哪怕任何一个地方掺杂了银或者铁密度和硬度不统一的话,会直接导致游走在血管里的金针从内而外弄破血管,想想在不进行手术的情况下,如果内部金针让血管出血,那等同于脑内出血,那和血爆猝死没什么两样。

    “去外面守着,不准任何人说话吵到我,没有我的准许,不准进来!”赵东来对季云常严肃的说道:“我随时会吩咐你,告诉外面的那些御医,他们可以走,但负责给老爷子供血的那些血浆给我全部留下来,越多越好!”

    季云常点点头,然后悄悄的走出去。

    他拉开帘子,外面季家的人全部凑过来准备问,季云常做了一个‘嘘’的手势,低声道:“现在开始,赵医生说不准说话吵到他,这里隔音很差。”

    季刚季雄两人对视了一眼后,明白的点点头,都做了‘嘘’的手势对季家所有成员示意不准吭声。

    季云常这会儿过去小声的问御医那帮人道:“给爷爷供血的血浆呢?”

    御医几个指了指简易的冰柜道:“都在这。”

    季云常点点头,一把抱起冰柜就往门口那边抬过去,然后他守在了门口。

    等了半个小时以后,赵东来突然开口道:“拿血浆来。”

    季云常赶紧抬起冰柜就进去,在赵东来的示意下,他看到了老爷子身体上下多了好多的针管,赵东来对他说道:“一根一包,快!”

    季云常点点头,有模有样的在赵东来指导下把这些血浆都连上了针管开始录血。

    而季老爷子手脚四肢处有四根大动脉,此时随着赵东来金针的引导下,从这四肢割破的血管里喷洒出了黑色血液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