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兵王无双 第104章 0104:滚!

时间:2018-02-23作者:尘风

    这会儿御医听了他这话,就不乐意了。

    “听你这意思,这病你能医好吗?那你倒是说说,老先生病根何处?”

    “医不好。”赵东来直截了当的说道。

    季刚当场就沉下脸:“云常,带着你的朋友,给我滚出去。”

    谁知道赵东来补了一句:“有你们这些碍手碍脚的人在着,我就医不好,知道为什么我要境外给人看病吗?因为我不希望受到任何法律和道德束缚,你病了,要么等死,要么来找我医,你二选一,我也不勉强。我给人医病不看他背景也不看他有多少钱,只看我有没有心情,但今天,我心情很烂。”

    他环视了整个季家的人,冷笑一声:“那么大的一个家族,你们谁能告诉我,谁说话好使?一个是想要治好,一个呢,又怕治不好,你们到底还是不是一家人?我告诉你们,老先生这病完全就是被你们拖垮的,就是你们畏手畏脚、患难若失的心理下错过了最好的治疗时间,到现在了,你们还有脸职责人家医疗团队。”

    那帮御医团队还以为赵东来同样的医生和他们站在一起的,有些微微一喜。

    岂料赵东来又看向了他们怼道:“最可耻的是你们,一个个作为专业人士,你们到现在压根就没找到老先生关键病因,所以你们的所有治疗方案根本没有对症下药,所以才会造成本来还可以又三五年时间的老先生半年的时间里就垮了,根本原因就是你们不但没能对症下药,不过也能理解,毕竟全球对于老年病来说向来就不擅长和钻研,因为生老病死是常态,谁会希望来年人多活一些来折腾?有了这个观念,老年病一直是一个问题,但关键是,你们胡搞乱搞就不对了,既然不熟悉这类疾病,可以按照常规的先进行稳定的治疗,而不是用力过猛。”

    这下子他真是把季家和御医团队都给骂了一遍。

    整个季家被他说得又脑又羞,而御医团队之间就暴怒了。

    “哪来的乳臭未干的小子,我告诉你,每医好老先生我们认栽,但我们的医术还用不着你来对我们说三道四,你还不配!”

    “我是不配。”赵东来道:“的确,我是没有你们救的人多,也没有你们经验足,但在这个问题上,我实事求是,你们就是因为乱搞导致了这个局面。”

    那个三甲主任听不下去了:“你有本事,你医啊?你医好了,我特么磕头下跪叫你一声爷爷,医不好,你等着枪毙,不然少在那里放屁,治病谁不是敬职敬业的?遇到你这样的人,我们也算是倒霉了。”

    “不用来恐吓我,了解我的人都清楚,我不想治,谁都强迫不了我。我今天还站在这里,纯粹是因为欠了张先生人情,否则我乐意出现在这里看你们脸色?你看看你们季家,你们到底来给老先生治病还是聚集在这里推卸责任?我从进来老半天了,看你们不是在议论怎么处理老先生,而是一个沉默着随时等着奔丧,好像谁多说一句就会成为罪人一样,我看老先生又怎么了?我还能当着你们的面对他乱来不成?但你们这样又能改变什么呢?你们是他亲人啊,看着他在这里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忍受痛苦,你们一个个离他那么远做什么?他身上有瘟疫吗?作为一个医生,我特么都看不下去了。”

    说完,赵东来对季云常喊了一句:“老常,你就一句话,医不医?我看在老张的份上,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医我立马调头走人!”

    季云常甩开了母亲的手,沉声道:“医!”

    赵东来道:“好,过来搭把手。”

    季雄急了,谁乱来也不能是他儿子,正如赵东来说的,整个家里多少分院的人看着,倘若真出事了,他们这一房要负责的,所以他刚才才把自己儿子给喊了下去,主要是老爷子的身份不同,谁如果在他的履历生涯沾上不好关系,那就是遗留在历史成为罪人的,哪怕是他们自己的亲人也一样啊。

    季云常的二哥和大哥过来就拉扯他,季云常使劲挣扎,却没看到,赵东来已经走到了老先生床榻边上,拿出了两根金针就在老爷子脖子边上一左一右扎了两针,然后他微微搓揉着手指头转扭针管,很轻柔,一股子温热的内力从金针处导热进入血管里,似乎在疏散老爷子喉咙处和呼吸道血管过于肿胀的淤血。

    也不是很久,就只有不到两分钟。

    当季家的人看到赵东来扎针反应过来以后,推开了季云常,冲过来的时候,赵东来已经收手了。

    他拔掉了金针以后,一边对季云常说道:“去拿烧开的热水来消毒一下。”

    然后他轻轻的抚了抚老爷子的心脏道:“老爷子,别急,你马上就能说话了,别激动导致你所有血栓凝固结在一起。”

    老爷子听着他这番话,眼珠子动了动,配合他试着让自己顺下来,他之所以这么激动,是对季家人的怒其不争。

    季云常的大哥和二哥过来就推开了赵东来,对他怒骂道:“你干什么!”

    赵东来被他们推开了从床榻的台阶上摔倒了下去在地上,那些金针盒子散了一地,有些已经变性没法笔直了。

    张鼎风过来搀扶着赵东来,其实赵东来可以还手反抗,但是在这里,反抗会吃子弹并且吃力不讨好。

    他和张鼎风站起来以后,对张鼎风说道:“走吧,你的人情我还了,一会儿老爷子就可以说话了,但他的病,赎我不想治了。”

    说完,赵东来撒手就朝着门外走了出去。

    留下张鼎风想追出去,但他不能,赵东来是他请过来的,得先看看老爷子有没有事,有事的话,他得负责,所以他不能就这么走。

    “爷爷,你怎么样?爷爷?还好吗?别吓我们。”季云常的大哥和二哥一阵着急的看着老爷子忙问。

    这会儿,老爷子感觉到了自己喉咙和呼吸变得顺畅,虽然身子骨还依旧疼痛,但他这会儿好像可以发声了。

    他第一句话就对这两个人说了一个字:“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