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兵王无双 第97章 0097:制作治疗工具

时间:2018-02-20作者:尘风

    三个御医坐上车离开了。

    留下赵东来、季云常、张鼎风三人站在门口。

    赵东来倒是没什么,张鼎风和季云常就很不自在的看着赵东来苦笑有些愧疚。

    “赵医生,不好意思。”张鼎风抱歉的说了一句。

    刚才三个御医的那种不屑一顾换做是谁都会受不了,何况是年轻气盛的赵东来。

    “能成为御医,自然有他的资格摆在那里,在医学这块上,我的确还有很多要学的,季先生如果确定可以让我来看的时候,再通知我吧,我到时候再过来。”

    季云常看赵东来好说话,当即也是释然了下来后点点头:“好的赵医生,这段时间吃住都有老张给你安排。”

    赵东来点点头,然后跟着张鼎风出去了。

    在燕京,就像是回了自己的家,张鼎风开着车载着赵东来到处在燕京逛,赵东来不是没来过这里,似乎没有什么想逛的地方,他对张鼎风说道:“我需要用纯金制造九针,需要大小不一的三套,一共是27根,密度针孔尖细程度也不一样,规格要求很高,可能要花点钱。”

    张鼎风点点头:“没有问题,那我就带你去金银首饰店看看?”

    赵东来道:“你有认识的人吗?我要纯金至少能够保证99.9那种,一般的首饰店参杂程度你有把握吗?”

    张鼎风明白了:“我有认识的人,我带你去。”

    他直接带着赵东来来到了市区一家金银首饰店,看到张鼎风的车牌号和他人下来,店员经理亲自出来迎接,然后把他带上了二楼贵宾区。

    没多久,这家店的老板就过来了。

    “张总,稀客啊。”

    张鼎风直截了当的对他说道:“我需要纯金密度百分99.9的材料制造一些东西,你这里有吧?我不要你们店里那些东西,我要提炼出来的新鲜货,明白吗?”

    “有,张总你要多少?”店老板问道。

    “不用多少,不到300克。”赵东来说道。

    “那还得张总亲自跑一趟?一个电话,我让人给你送过去不就完了。”老板笑了笑。

    赵东来对他说道:“把你们的技术工喊过来,有些数据你不懂,我来跟他说。”

    老板看了看赵东来:“这位是?”

    张总道:“听他的,他要怎么做,就怎么做。”

    老板点点头,让经理去喊后台的技术工。

    技术工来了以后,恭敬的站在一边,赵东来已经画好了27根针每一跟的厚度密度和纤细程度的数据稿纸,递给了他说道:“能做出来吗?”

    技术工看了看以后,皱眉:“先生,这几根比针还小,以金子的软度来看,没法保证笔直啊,随便磕碰就会弯曲了,如果你非要做,我建议加点铜和铁保证它的硬度。”

    赵东来道:“做不做得出来?”

    技术工:“做得出来。”

    赵东来:“那就好,做出来一根就立马装好别动,切记我要最纯净度的金子,如果参杂一点其他成分的话。”

    赵东来说到这里,看了看张鼎风说道:“你就来砸了这家店。”

    张鼎风看他很慎重的样子,好奇的问道:“参杂了会怎么样?”

    赵东来道:“整个银针会贯穿血管,因为金子是最软能够刺入毛孔血管的金属物质,我就是要它的软度,一旦参杂,它会捅破血管,后果很严重!我不是在开玩笑,一个不注意,你想想如果医治脑部的时候,血管破裂会造成什么后果?”

    张鼎风咽了咽口水,明白为什么赵东来那么慎重了。

    他看着那个老板严肃的说道:“我说了,我要密度最高提炼出来的那类金子,你想办法给我弄来300克做成这些规格的针出来,然后用上等的红木给我包装好,一根密度或者纯度不够,我拿你试问,你要么不接我这单子,要接的话,我丑话说在前头,参杂了一点水分,我让你别说在燕京,整个华国都混不下去!”

    老板看到张总那么严肃的样子,自己也变得很慎重了起来,他咬牙道:“行,张总,这个忙您既然找我了,我就帮你弄,给我三天的时间可以吗?”

    张鼎风看向赵东来问道:“三天够不够?”

    赵东来白了他一眼:“这话应该问你自己啊,你觉得老常那边三天能让我去看吗?”

    张鼎风苦笑一声:“难!”

    赵东来看着老板道:“那就三天吧。”

    老板点头:“好的,我保证做好了给张总您电话。”

    张鼎风带着赵东来离开了这家金店后,张鼎风好奇的问赵东来:“赵医生,我记得以前你给我施针都是弄的银针,怎么今儿个变成了金针?”

    赵东来说道:“银针密度和硬度不行,应付你那类和普通的其他病多数都用它可以,因为不涉及到人体内部问题,这次听你一说那老爷子的情况,我感觉多数还是出在他的内部一切器官问题上,这问题很严重,毕竟一把年纪了,一个手术老爷子根本折腾不起,何况如今的更换器官手术的成功率极低,我估计那几个老御医也清楚这点,所以不敢提出来,谁要做一个不小心,保准身败名裂!”

    张鼎风道:“可是我也听中医的人说,金子做出来的那细小的针能刺入血管皮肤层吗?”

    赵东来神秘的笑了笑:“那要看谁使用了,我认为你还是亲自来抓一抓这做工吧,你不会明白,如果他们参杂了一点铁或者银产生了过高的硬度对于那脆弱的血管来说有着怎样的致命!”

    张鼎风看赵东来两次叮嘱了,自己也不敢大意,毕竟医治的对象可不是普通人,所以由不得他不慎重。

    “没什么事的话,送我回酒店吧,这几天确保可以给老爷子看病的时候再给我电话吧。”赵东来下了车以后,对张鼎风说完,转身去了五星级酒店。

    另一边,已经回了燕京的张岚吃着饭的时候,看到对面坐着的爷爷突然摆下筷子往桌子上用力一放,冲着张岚瞪眼道:“什么?你说那混蛋小子居然不肯来?他到底还想不想恢复党籍和职位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