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超级透视 第910章 黔宁宗谱

时间:2017-10-04作者:空骑

    第910章 黔宁宗谱

    关毅把孟雄送到新时代大厦之后,就去了海源拍卖行总部。他刚刚和孟雄说要介绍孟浩的师父给他认识,当然要来和张勤说一声的。

    他来到海源的时候,正是午后,不少人都出去跑业务了,公司里显得有些冷清。他熟门熟路的来到张勤的办公室,敲了敲门,只听里面传来一声:“请进,门没锁!”

    关毅进去之后,倒是立刻停住了脚步。办公室里除了张勤,另外还有人。看样子他们在谈业务,关毅来找张勤是私事,自然是不便打扰的。

    “那个……你先忙,我等会儿再过来。”

    说完关毅就准备退出去,却被张勤叫住了:“等等……关总,你来的正好,快请进,请进!”

    张勤起身将关毅拉进了办公室之后,对坐在沙发上的另一人说道:“这位是我们公司的董事……关总!他也是行家,您的东西,让他看看……”

    关毅听他这话竟是把他当鉴定师了,他连忙笑着对张勤说道:“你又来考我……什么东西,你看了就行了呗……”

    张勤却摇了摇头说道:“这东西的真伪价值没有争议,让你看自然有让你看的道理……它可是你夫人家的东西!”

    关毅听他这么一说愣了一下。

    等他看到东西的时候,脸色顿时变得凝重了起来。

    这是一本古书,泛黄的书页有些残损,若是按照其年代来算,这品相还算不错的。看到封面上的几个大字,关毅自然也就明白为什么张勤会那么说了。

    《黔宁宗谱》

    黔宁王,是沐英的封号……这竟然是沐家的宗谱。

    关毅马上就要和沐蓉结婚了,虽然沐蓉不是沐老的亲孙女,但毕竟也是姓沐的,况且关于沐蓉的身世,除了龙城那边四大家族的人,外人是不知道的。这本沐氏宗谱是沐家的家传谱系,说是沐家的东西确实是一点都没错。

    关毅结果张勤递给他的手套和镊子等等工具,轻轻的翻开扉页,看了一会儿,这本宗谱,就是以黔宁王沐英为初祖记录的。随后的数页记载的都是自沐英起十一代沐家嫡系黔国公。最后一位黔国公正是沐天波。

    再往后的沐家传人当然没有了国公的爵衔,但每一位的身世来历子嗣关系,记载的都非常详细。根据关毅的判断,这本宗谱,应该只是一套宗谱的谱序、世系两个部分……

    “请教先生贵姓?您这本宗谱,应该不是全部吧?”关毅朝着那客人问了一声。

    “关总,我姓韦,韦德才……您大概不记得我了吧?”那客人一双隐藏在厚厚的眼镜片后面的眼睛里透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他朝着关毅笑了笑说道。

    韦德才!

    关毅听到这个名字,立刻想起来了。他还真的见过这人,当时只是匆匆一面,而且时间也久了,一时间没想起来也是正常的。韦德才是韦德秀的二哥,韦老的次子。关毅记得他是在城隍庙做旧书生意的……估计这套宗谱是他收购旧书的时候收到的吧!

    “原来是韦二哥!看我这记性……唉!”关毅一边热情地和韦德才打了个招呼一边在思索着韦德才来海源卖书的真正目的了。

    在海源拍卖,像宗谱之类的古籍,其实价格也不会太高,甚至还有可能流拍。宗谱这东西,就好象旧时候大户人家祠堂里的祖先牌位,有谁会愿意花大价钱买个别人家的牌位回去供着?除非是自己家的。

    关毅和韦老的关系算是师徒,而他和沐老也是师徒,只是两位师父传授的分别是医术和古玩文博,属于两个学术领域。不过韦老和沐老之间也时常走动,沐老现在还在吃着韦老给他开的养生方子呢。

    韦德才不可能不知道沐老的身份是沐家后人。照理说,他收到这套宗谱,要卖的话,肯定是找沐老最有利。但他并没有通过韦老去找沐老……这主要是因为他们父子之间的隔阂。

    韦家三兄妹当年因为家庭出身的问题,受了不少苦,对于父亲和祖辈心里有怨念这也很正常,后来因为房子的问题,兄妹三人和父亲的矛盾大爆发,最终弄得韦老孤零零一人住在老房子里,和三个子女断了关系。后来,还是关毅的出现,让韦德秀和父亲之间的关系缓和,如今照顾韦老的责任就全都在韦德秀身上了。

    韦德才和大哥韦德文一起去过福元坊一次,关毅也就是在那一次和他们俩打了个照面。这哥俩去找韦老谈些什么事情,关毅并不清楚,后来也没听韦老或韦德秀提起过,估计还是闹得不太愉快,后来他们就都没再去过。

    既然韦老这条路走不通,韦德才想要把这本书卖出高价钱,那就只有通过和沐家关系亲密的关毅了。但韦德才也没来找关毅。估计应该是和关毅不熟,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具体韦德才是怎么想的他就搞不清楚了。

    现在韦德才出现在海源,以正常的拍卖委托人的身份出现。恐怕也并没有那么简单。海源和关毅的关系,业内尽人皆知,韦德才不可能不知道。他以这样的方式,不动声色地把这本宗谱拿到海源来,其实就等于送到了关毅面前了。

    “韦二哥,这宗谱应该不止这一本吧?”既然对方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把宗谱送过来,他手里应该就不止这一本,如果仅仅只是一本宗谱的话,即便是沐老,估计也不会开出太高的价钱,更别说关毅了。

    韦德才点了点头说道:“这只是其中一本,我这次去滇江收书,在滇南南威的一个小村庄里,收到了这样一套书……”

    韦德才曾经在滇江当过知青,后来做旧书生意他的货源地也主要集中在滇江。“破四旧”运动中,老百姓手里头很多老一辈传下来的东西都毁了。滇江由于地处偏远,运动波及不大,韦德才去那里收书还是收到不少的好东西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