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凤策长安 133、天启的请求(万更)

时间:2019-05-14作者:凤轻

    拓跋罗离开原地的瞬间,一簇暗器射到了地上。那暗器一共有七八个,每一个都钉进了地面一寸有余。原本被莫名其妙甩出去的拓跋罗顿时出了一层冷汗。如果君无欢不将他甩出去,即便是不死只怕也难免重伤了。

    旁边楚凌也摆脱了杀手拉着贺兰真到了他们身边,看了一眼地上的暗器皱眉道:“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多杀手?”这北晋皇城的守卫已经徒有其表到这个地步了吗?那天启的兵马为什么还没有反攻成功?

    拓跋罗脸色阴沉地道:“我会查清楚的!”这些杀手出现的太突兀也太奇怪了。

    拓跋罗心里清楚,这些刺客绝不可能是从外面来的。这么大一群黑衣人,哪怕一个个武功都跟拓跋兴业一样高也不可能让人毫无知觉地突然冲进大皇子府。大皇子府地处上京权贵云集最繁华热闹的地方,外面的人也不是瞎子。

    楚凌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大白天穿夜行衣,有病吧这是?”

    君无欢微微挑眉道:“或许他们就是想要让人发现呢?”

    “长离公子这话怎么说?”拓跋罗问道。

    君无欢抬脚踢了一下地上的暗器道:“对方似乎并不想要杀了大皇子和大王妃。”这暗器看起来吓人,但就算全部钉在拓跋罗身上,死人的可能也不大,当然流血而死不能算。

    “大哥!”门外传来拓跋胤的声音,下一刻拓跋胤的身影出现在了院门口,看着院子里一地的尸体,拓跋胤脸色更沉了,“大哥,你和大嫂没事吧?”

    拓跋罗摇摇头,看着拓跋胤皱眉道:“阿胤,你受伤了?”

    拓跋胤抬起手看了一眼自己的伤痕,淡淡道:“小伤不碍事。”

    楚凌微微皱眉没有说话,拓跋罗看在眼里道:“曲姑娘有什么话要说?”楚凌道:“四皇子这伤似乎…”君无欢也跟着看了过去,也是微微皱眉,道:“刺客里竟然有能与四皇子匹敌的高手?”这伤口看着不严重,但是无论力道还是角度都十分精妙。绝不是一般杀手能做到的。

    拓跋胤道:“没有,这不是刺客伤的。”

    许多人的名字在楚凌脑海里转了一圈,楚凌立刻恍然大悟。不是刺客,还能在今天跟拓跋胤打起来的好像就只有一个人了。

    拓跋罗也没有功夫追究这些,既然弟弟说不是刺客他就相信,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你快去处理伤口,曲姑娘,长离公子,能否有劳两位照看一下王妃?”拓跋罗道:“在下要出去看看。”

    “我跟你一起!”贺兰真沉声道。

    拓跋罗摇头道:“现在很危险,你不要乱走。”

    贺兰真摇头,“我能够自保!我跟你一起。”

    见状,楚凌道:“若是大皇子不介意的话,我跟你们一起走便是。”

    拓跋罗感激地看了楚凌一眼,“那就有劳曲姑娘了。”贺兰真不仅是他的王妃,更是乌延部的公主。他不知道这些刺客到底是冲着谁来的,但是不管是为了什么,只要贺兰真出了什么事情,乌延部只怕就要跟北晋了闹翻了。

    一行人出了院子,外面的混乱已经渐渐平息了。院子里到处都是手持兵器的皇子府守卫和从外面调来的城中的卫兵。时不时还能看到地上躺着的或者黑衣人或者宾客的尸体,远处隐隐还有兵器撞击的打斗声。

    不管怎么样,今天这场婚礼都实在是称不上吉利了。

    等到那些刺客终于发现事情不可为朝着外面四散奔逃,逃不掉的也都被大皇子府的侍卫拿下了,楚凌方才跟拓跋罗和贺兰真告别。之后拓跋罗还要忙着重新整理府邸,安置安抚死伤的宾客,追查那些刺客的来历,只怕是没什么时间了。

    告别了主人,楚凌回头才发现君无欢依然站在不远处等着她。楚凌不由怔了怔,快步走了过去。

    君无欢轻声道:“笙笙看来也没有心情参加后面的庆典了,不如我们先回去。”

    楚凌看看天色点头道:“我要去找雅朵,带她一起回家。”雅朵说要晚上才会过来,这会儿才刚到黄昏,她应该还在店里。君无欢点头道:“我陪笙笙一起。”

    楚凌蹙眉道:“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伤到哪儿了还是…要不你先回去,我在上京皇城里能出什么事?”

    君无欢摇头,“我没事,既然是我接了笙笙出来的,自然也要送你回去。而且…有些话还是只能跟笙笙说一说了。”

    楚凌有些诧异,却还是点了点头两人一起转身往大皇子府外面走去。

    早上过来的时候门口宾客盈门,这会儿大皇子府除了门外那两行让人望而生畏的守卫却已经是少有人踪了。两人上了马车坐下,马车缓缓移动起来,君无欢皱了皱眉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唇边就溢出了一丝血迹。

    楚凌连忙伸手扶住他,沉声道:“君无欢,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君无欢抬手抹了一把自己唇边的血迹,带着几分云淡风轻地道:“没事,方才可能有点牵动了旧患。”如果坐在自己面前的是青狐几个,楚凌只怕就要直接骂一句“你是不是有病?!”好吧,君无欢确实是有病。

    双眸瞪着眼前的人,楚凌半晌没有开口也不知道说什么。

    君无欢垂眸低笑了一声,道:“吓到你了?真的没事,我早就习惯了。”

    楚凌冷笑一声,斜睨了他一眼道:“我倒是不知道,原来吐血还能吐习惯的?哪天你要是没命了,你身边的人是不是也要说一句,没关系,我们早有准备了?”

    君无欢不由笑出声来,道:“十年前就有人说我要死了,我现在都还没死。笙笙,人若是不想死的时候没那么容易死。”

    楚凌微微眯眼,强忍住了抬手戳他一刀的冲动,问道:“你想说什么?大皇子府的事情?”

    君无欢点了点头,皱眉道:“大皇子大婚当日,一群黑衣人突然出现行刺。但是偏偏对大皇子夫妇俩并不必杀之心。那他们这么大张旗鼓的闹出这么一场是为了什么?”

    楚凌撑着下巴道:“我还以为你更关心的是,那些刺客是从哪里来的?”

    君无欢道:“无论用什么办法,那么多刺客也不可能穿着夜行衣闯入大皇子府,城中的守卫和百姓谁也不是瞎子。所以,要么是这些人用别的身份进来然后统一换上了黑衣。但是这太麻烦了也毫无意义。所以只有另一种可能,这些人…本来就在大皇子府里。”

    楚凌挑眉一笑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你认为这些人本就是大皇子府的人,还是大皇子府中有一个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的可以提前藏起很多人的地方?”

    君无欢沉吟了片刻,蹙眉道:“不好说,或许是…两者都有吧。就算是有地方藏人,没有人内应外合也是做不到的。”

    楚凌看着君无欢问道:“那么,你担心的又是什么?”

    君无欢垂眸,良久方才道:“我有些担心…这件事,到底是冲着谁来的。”

    楚凌莞尔一笑,道:“无论是冲着谁来的,最倒霉的应该都是拓跋罗了。”

    君无欢眼神微闪,唇边不由露出了一丝笑意,“还是笙笙最聪明。”

    楚凌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

    楚凌去店里接上了雅朵,君无欢果然亲自将两人送进了家门才转身离去。两人回到家中,家里早已经有拓跋兴业派来的侍卫守着了,虽然拓跋兴业当时不在场,但是消息却传的极快,而且北晋皇和拓跋兴业对此事都极为重视。楚凌让家里的下人关上了大门表示今天不再接待客人,便留在家里与有些受惊的雅朵作伴了。

    君无欢回到府中,刚进门便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也跟着往地上倒去。吓得从里面迎上来的桓毓连忙飞身上前扶住了君无欢倒下的身体,“君无欢,你怎么了?”

    君无欢被他扶着略缓了缓,又重新自己站直了道:“没事。”

    桓毓皱眉道:“云先生派人传了几次信了?你该回去了!”

    君无欢道:“我现在不能离开上京。就算离开了也不能直接回去,何必折腾?”桓毓皱眉道:“你的病越来越重了。”

    君无欢无奈地摇头道:“我真的没事,就是方才跟刺客过招的时候,不小心岔了气。”

    两人回到厅中坐下,桓毓才沉声道:“你别忘了当初云先生的话,若是你的武功开始减弱,病情就难以控制了。我方才远远地看了一眼,那些刺客里也没有什么绝顶高手,好好地怎么就岔气了?”

    君无欢有些头疼,“我还不能不小心一下么?”

    桓毓轻哼一声,道:“我不管你是不是不小心,这么大的凌霄商行你不担心我更不担心,你别指望我已经替你担着,我可没这个本事。你要是死了,我也不干了,大不了回去继续做我的纨绔。还有,你自己不在意也不想一想笙笙?你要是自己把自己作死了,笙笙那么美丽的姑娘还不知道便宜了谁呢。”

    君无欢微微蹙眉,朝着桓毓甩了个冷冷的眼刀,“玉小六,闭嘴!”

    桓毓怒气冲冲地瞪着他,“你果然跟笙笙学坏了,竟然敢叫本公子玉小六!”

    君无欢抬手揉了揉眉心,有些疲惫地道:“行了,说正事。”当初他到底是怎么找到桓毓这货的?每次想要跟他谈正事都十分费劲。桓毓面上过于丰富的表情立刻一收,道:“我们没有收到消息。”

    君无欢剑眉微锁,“什么意思?”

    桓毓道:“意思就是,我们不知道这些刺客是谁派来的,是怎么来的,又是冲着谁来的。什么都、不知道。”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脸上看到了几分凝重之色。君无欢的面容更加苍白,仿佛凝上了一层含霜。

    “完全没有消息?”

    桓毓点头,重复了一遍他的话,“完全没有消息。”却是肯定句。

    君无欢一只手无意识地摩挲着腰间的玉扣,皱眉道:“那么大一群刺客不可能凭空出现,怎么会完全没有消息?负责大皇子府一带消息的人是谁?”

    桓毓一怔,皱眉道:“你是怀疑……”

    君无欢淡淡道:“也有可能是他们忽略掉了什么线索。”

    桓毓沉默了半晌,眼神有些苦涩地道:“你说得对,这么多人…怎么可能完全没有线索。这两天报上来的消息全部都是一切如常毫无异样。”跟从前的报告没有任何差别,但是如今那些人真是提前就藏在了大皇子府的,又怎么可能一切如常?那些人不吃不喝么?那些人又是怎么进去的?进出皇子府的人难道真的毫无变化?

    桓毓站起身来道:“你给我两天时间,我一定将这事儿查清楚。”

    君无欢摇摇头道:“襄国公和上官成义还在上京,你不方便,还是让别人来吧。”

    桓毓轻哼一声道:“他们忙着呢,有什么不方便的?就这么定了,你最好还是好好养着,不然……”

    “不然?”君无欢挑眉道。

    桓毓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我就把你的病情全部告诉笙笙!”

    “……”

    第二天一早起来,整个上京皇城似乎就换了个模样。往日里还算热闹的街上人少了许多,街边的摊贩同样也少了很多,即便是有继续经营的,无论是貊族人还是中原人脸上都多了几分小心翼翼。街上的行人也多是行色匆匆,街道两边前两天还客似云来的商铺如今也门庭寥落显得十分寂寞。只除了,街道上巡逻的人多了很多。楚凌才走出家门不过半条街的功夫,就已经迎面遇到了三队巡逻的卫兵了。

    若不是她腰间挂着大将军府的腰牌,说不定还要被拦下来盘问一番了。

    楚凌在街边一个卖早点的小摊位上买了两个包子拿着,热腾腾的肉包子让已经快要深秋有些微凉的指尖多了几分温暖。一边咬着包子,楚凌一边跟小摊的老板闲聊,“老伯,今天人好少啊。”

    小摊子的老板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貊族老者,不远处他的妻子正在给客人添茶。夫妻俩都是貊族人,上京其实也有很多这样的貊族人。都是老老实实的本分人,因为貊族入关之后关外故地就理所当然的变得没什么人了,他们也就只能跟着来上京讨生活。但是他们没有背景也没有能耐,生性淳朴更做不出来欺压别人抢夺别人东西的事情。于是貊族这个身份最多也就是给他们一个不被自己同族欺负的保障而已。每天还是要日起而作,日落而息的讨生活。

    老板点头,有些愁眉苦脸地道:“可不是?听说昨儿什么地方出事了。昨天大半夜的还听到外面有卫兵四处搜查的声音。也不知道……真是作孽啊。”摇了摇头,老板又塞了两个包子给楚凌,“今天只怕是卖不完了,姑娘拿去吃吧。”

    楚凌哪里好意思白拿人家东西,连忙又要付钱。老板摇头道:“雅朵姑娘经常照顾我们生意,两个包子算什么,姑娘就别客气了。”

    楚凌捧着一袋包子发呆,这家老板做人实在,包子又大馅儿有多,两个就已经有些撑了,四个要怎么吃?

    思索了片刻,楚凌转了个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君无欢今天又起了个大早,或者应该说昨晚他就没怎么睡。外人只看到凌霄商行富甲天下,长离公子在北晋天启西秦三国之间游走受尽礼遇是何等风流潇洒。却不知道君无欢年纪轻轻将凌霄商行发展到如今的地步,又要维持住这样微妙的平衡,需要消耗多少心思和精力。

    昨天大皇子府的事情总是让君无欢隐约有一种不太妙的感觉,所以即便是昨晚并没有睡好,天还没亮的时候君无欢依然醒了过来。

    “公子。”文虎拿着一件大氅披到君无欢肩上,“今天有些冷,公子还是小心一些得好。”

    君无欢点了下头,眉头却依然微微皱起,半晌方才道:“文虎,吩咐下去,让底下的人小心一点。一旦发现有什么不对,所有人立刻撤离京城。”

    文虎心中一惊,“公子,有这么严重么?”

    君无欢轻抚着眉心,摇头道:“我不知道,但是…我总觉得这次的事情来者不善。不知道是针对谁的。”

    文虎道:“或者是北晋皇室内部的争端?”

    君无欢道:“有可能,但如果是我…无论是谁出手,都会抓住一切机会杀了拓跋罗再说。拓跋胤无心权位,只要杀了拓跋罗,大皇后这一系就算是差不多了。”

    文虎沉默,他本来就不是善于计谋的人。公子说得这些他其实也是半懂不懂,便也不问了,“是,属下这就去。”

    君无欢点点头,看着文虎离去,抬头望向头顶乌云层层的天空目光越发深邃起来。

    “长离公子一大早这是在做什么呢?”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传来,仿佛有什么破开了天空的乌云,一瞬间原本暮霭沉沉的光景都变得春明景和起来。君无欢抬头向声音的来处望去,就看到楚凌正拎着一个纸袋子坐在房顶上笑盈盈地看着他。

    君无欢挑眉,淡笑道:“这么早,笙笙怎么在这里?”

    楚凌站起身来,“怎么?不欢迎么?”

    “岂敢。”君无欢轻声道。楚凌纵身一跃正好落到了她跟前,伸手将手里地袋子递了过去,“喏,给你带的早餐,吃过了么?”

    君无欢摇了摇头,打开看了一眼里面两个还热腾腾的包子不由笑了,“多谢笙笙。”

    楚凌耸耸肩道:“不用客气,昨天长离公子送我回家,我给你带一份早餐也是应该的。”

    君无欢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带着楚凌往里面走去。

    长离公子富甲天下,吃过见过的山珍海味美味佳肴不知凡几。但是吃起街边随便买来的包子竟然也毫不在意。楚凌兴致勃勃地撑着下巴看着长离公子优雅从容不紧不慢地吃着自己带来的包子。心中叹服:嗯,长得好看的人果然是有优势的,就算是吃包子也能吃出赏心悦目的效果来。

    见楚凌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君无欢顿了一下,“笙笙吃了么?我不我分你一个?”

    楚凌一挥手,大方地道:“不必了,我吃过了才来的。”

    君无欢笑了笑,低头继续吃,一点儿也不怕被看。

    等到君无欢吃完了,丫头送上了漱口的茶水和净手的水,他拿着帕子仔细的擦干净了自己的手让丫头退下方才道:“笙笙一大早过来,可是为了祝摇红的事情?”

    楚凌笑道:“我还以为你要说可是为了昨天的事情。”

    君无欢笑道:“这毕竟是大皇子的事和别人的事情,跟笙笙关系并不大。”

    楚凌蹙眉,“长离公子这样说,显得我这人十分凉薄。”

    君无欢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并不接话,楚凌叹了口气,无奈地道:“好吧,我这人大概可能确实有那么一点凉薄。”

    君无欢这才轻声道:“笙笙这样正好。这些事笙笙原本就不该参与过多,你现在这个身份很好。”楚凌自然明白君无欢是什么意思,她如今只要楚卿衣的身份不曝光,只要不做什么特别出格的事情,拓跋兴业必然是会护她周全的。

    楚凌轻叹了口气,道:“我这边也查了一些消息,摇红姐姐确实是在明王府里。我打探到的消息显示,祝摇红应该很早就跟明王认识,可能是在她成为红溪寨主之前的事情了。”

    君无欢点头,“笙笙的消息也很灵通,祝摇红的事情不难打听,那时候貊族刚入主中原没多久。明王府后院确实有个中原女子。她的身份名字现在已经不好查了,不过应该也是天启贵女出身,是当初跟那些皇室女眷一样被遗落在了上京的。她没有跟着那些宗室女眷一起被送入浣衣苑,直接就被明王带走了。但是…大约过了一年多左右,就失踪了。听说明王一直暗中在找这个女人,现在看来,估计就是祝摇红了。”

    楚凌蹙眉,没想到那位妖娆妩媚的红溪寨主竟然还有这样一段往事。

    君无欢安慰道:“你不用担心,祝寨主在明王府,暂时不会有危险的。”

    楚凌点点头,道:“如果真如你所说的,我相信明王暂时应该不会伤害摇红姐姐。不过…总是这样也不是办法,我们完全接触不到人啊,早知道有这事儿,这两年我就跟明王府打一点交道了。”

    君无欢笑道:“笙笙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更何况拓跋将军的立场清楚明白,你若是和明王府交好,拓跋将军那里怎么跟陛下交代?”

    楚凌耸耸肩,叹了口气,“麻烦。二姐和狄钧什么时候会到上京?”

    君无欢盘算了一下,“按照他们的脚程,应该还有几天。”

    楚凌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在二姐和狄钧到来之前她总得想办法见一见摇红姐姐才行啊。

    “启禀公子,天启使者求见。”门外,管事进来禀告道。

    君无欢微微蹙眉,道:“襄国公还是上官成义?”

    管事道:“两位都在。”

    君无欢垂眸思索了片刻,方才道:“请他们进来吧。”

    “是,公子。”

    楚凌站起身来打算回避,却被君无欢阻止了,“笙笙,不必如此。”

    楚凌道:“襄国公和上官成义找你是有重要的事情吧?我在这里只怕不太方便。”昨天她就觉得那两个人找君无欢有事,只是大约是碍于她在场的缘故,最后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东拉西扯闲聊了半天。

    君无欢摇头淡笑道:“他们不会有什么正事的,笙笙坐下听听也好。”

    楚凌见他神色坚定,便也不再多说什么重新坐了下来。

    片刻后,襄国公和上官成义果然一前一后走了进来。看到楚凌,两人都是楞了一下,不过之后两人的反应却不太一样。襄国公对楚凌点了点头还笑了笑,看上去虽然带着名门世家的疏离矜持却也有几分和善。虽然一般人很难判断他这是习惯成自然的和善还是真的对楚凌和善。而上官成义就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本就有不少皱纹的脸立刻更多了几条深沟,看上去竟有几分严厉的味道。

    “襄国公,上官大人,请恕君某未能远迎。”

    襄国公温声笑道:“长离公子客气了,冒然来访,是我等失礼了才是。曲姑娘,又见面了。”

    楚凌抬头对着襄国公笑了笑,“襄国公,曲笙有礼了。”

    君无欢请两位客人落座,等到丫头送上了茶水退下,大厅里便立刻安静了下来。

    楚凌左右看看,决定不掺和这些大人物的事情,低下头低眉顺眼地喝茶。

    对面的上官成义却不知怎么的,轻哼了一声。

    楚凌敏锐地感觉到这一声轻哼是对着自己的,立刻抬起头来一脸关切地道:“上官大人这是怎么了?早上吃什么东西卡着喉咙了还是昨晚着凉了?”

    上官成义的嘴角狠狠地抽动了两下,看着楚凌道:“这么早曲姑娘怎么在长离公子府上?”

    楚凌偏着头琢磨了一下上官成义这话里的含义,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上官成义不是怪她在这里碍事,而是在谴责她一个姑娘家竟然这么早出现在一个成年男子的家中。

    无趣的瞥了一下唇角,楚凌悠悠然道:“这个么,给长离公子送早餐啊。”

    上官成义脸色更难看起来了,楚凌却没打算给他机会再说些什么,直接看向襄国公道:“两位可是有什么事情要跟长离公子谈,若是不方便我这便回避了。”

    襄国公看了看楚凌,摇头道:“倒也不必如此麻烦,确实是有些事情想请长离公子帮忙。”

    君无欢垂眸道:“在下一介商贾,能帮忙的地方只怕有限,襄国公请说,若是帮得上忙,在下自然尽力而为。”

    襄国公道:“公子想必也知道我等此行的目的,我等想请公子帮忙与北晋皇说和一番。”

    君无欢蹙眉道:“北晋皇拒绝了天启的求和?”

    天启的两位脸色有些不好,不管怎么说一个国家主动向另一个国家求和,总归是显得有那么一些气弱的。不过如今天启势弱天下皆知,倒也没什么好羞愧的了。

    襄国公叹了口气,道:“北晋皇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言下之意他们被人敷衍了。

    君无欢道:“既然如此,两位实在不必太过着急。”

    襄国公皱眉,叹气道:“君公子有所不知,我等得到消息,北晋……”说到此处,襄国公突然顿了一下,抬头看向旁边的楚凌。楚凌无奈地摊手,看吧,我都说了要回避了你们非不让。

    沉吟了片刻,襄国公还会继续将话接了下去,“北晋皇已经命拓跋大将军整顿兵马,只怕是在为南下做准备了。”

    君无欢道:“若是如此,两位何以认为就凭区区在下能够打动北晋皇?”

    旁边上官成义道:“我们自然不会让长离公子空手去,只要北晋愿意和谈,一切都好说。”

    “一切好说?”君无欢垂眸,声音有些古怪。

    上官成义道:“我们陛下已经同意,只要北晋不南侵,天启每年愿意奉送北晋每年五百万两岁币,二十万匹丝绢。”君无欢看着上官成义,“丞相觉得此事能成?”

    上官成义道:“貊族内部也不太平,昨天的事情不就证明了这一点么?北晋皇南征是想要地要钱要物,说到底,还是要钱要物。银子和丝绢我们给他,不必他费吹灰之力,北晋人为何不答应?”

    “不必吹灰之力……”君无欢轻声重复道,上官成义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皱眉道:“君公子可是觉得还有不妥的地方?”

    君无欢突然笑了一下,摇头道:“并无不妥。在下不过是一介商人,北晋皇面前也未必说得上话。这件事…若有有机会只能在北晋皇面前提一下,能不能成却……”

    上官成义却已经满意地道:“只要君公子提一提便足够了,事成之后我天启自会送上让公子满意的礼物。”

    君无欢了然,他并不是上官成义和襄国公找的唯一人选。听说这几日这两位一直在拜访上京的权贵,只怕能够在北晋皇跟前说得上话的人,都被他们拜访过了。如此迫不及待…呵。

    说完了正事,两人就起身告辞了。看着他们出去,一直没有开口的楚凌突然开口道:“襄国公,上官大人?”

    两人双双扭头看向楚凌,似乎不太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开口叫住他们。

    却见坐在椅子里的少女单手撑着下巴,眼神清澈地看着他们,美丽的面容上竟然有几分天真无邪的味道。她说,“两位…去见过浣衣苑里的人吗?”

    两人的脸色顿时大变,襄国公神色有些复杂苦涩,上官成义的神情却有些奇怪,那是一种混合着耻辱,恼怒、痛恨,轻蔑,鄙视…或许还有其他更多的情绪的神情。仿佛楚凌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提了什么根本就不该存在的污秽一般。

    楚凌一动也不动地看着他们,眼神依然清澈明亮地看不出丝毫情绪。

    襄国公突然回过神来,道:“长离公子,我等告辞。”说完便转身匆匆而过,脚步竟然又几分狼狈的模样。上官成义一言不发地也跟了上去,两人地背影很快就消失在了院外。

    楚凌双眸微微垂下,突然露出了一个嘲弄的笑容。

    可不是么,好端端地撕开人家连看了不想看一眼,耻辱又腐烂的伤处做什么呢?

    旁边的君无欢脸色也不太好,他甚至都没太注意到楚凌方才说的那句话。脸色阴沉地捏着手中的茶杯,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挥袖不远处一张椅子砰然炸开了。

    门外的侍卫下人连忙想要进来查看,却被君无欢冷声斥退了。

    “退下!”

    在门外担忧地张望了两眼的人们只能又小心翼翼地退开了。

    楚凌已经整理好了情绪,含笑看着君无欢道:“长离公子这是怎么了?上官成义和襄国公哪儿得罪你了?”

    君无欢抬头对她笑了笑,道:“让阿凌担心了,没事。只是有些…好笑罢了。”

    楚凌明白君无欢的感受,可不就是好笑么?偌大的一个国家,虽然如今只剩下半壁江山了,但是南方的土地不比北方小,而且更加肥沃。南方的人更比北方多,商业繁荣,就是这样的一个国家,却舔着脸向敌国求和。甚至人家还没有动手,只是听到风声就迫不及待地跑来。楚凌忍不住要想:“这样的国家,这样的君臣,留着干什么呢?历史上那么多个王朝都会消失,灭了也就灭了。”

    “你不打算帮他们?”楚凌好奇的问道。

    君无欢冷笑一声道:“帮、自然要帮。人家都求到我跟前来了,怎么能不给这个面子?凌霄商行还要在天启做生意呢。不过…这些人若是以为区区五百万两就能堵住貊族人的嘴,只怕就太天真了。”

    楚凌思索着道:“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他们的心理价位应该不是五百万两。”

    君无欢摇头道:“貊族人不傻,更不是什么善人。现在是貊族有恃无恐,最后貊族开的价只会是远超过他们愿意付出的。”

    楚凌蹙眉道:“他们会答应么?”

    君无欢道:“他们若能不答应,这次根本就不会来。有时候…只要踏出了第一步,让步就会变得非常简单。”

    楚凌沉默了片刻,突然嗤笑一声,懒洋洋地道:“罢了,这些关我什么事儿。我还是去研究一下怎么混进明王府见一见摇红姐姐吧。”君无欢看得出来她的心情也不太好,轻声道:“笙笙不用担心,祝寨主那里我会让人看着的。”

    楚凌看着他,认真地道:“我知道你平时事情也不少,还是好好休息吧。你今天的脸色看起来实在算不上好。我先走了,不必送。”

    想要起身送她的君无欢被她阻止了,只好坐着道:“我知道,笙笙放心便是。”

    目送楚凌出去,君无欢靠在椅子里撑着额头闭目养神。一边思索着方才的事情,突然他眉头微微凝了一下,豁然睁开了眼睛抬起头来看向已经空无一人的院外。

    君无欢微微蹙眉,低声喃喃道:“浣衣苑…笙笙怎么会突然提起浣衣苑?”

    是跟他一样不满天启人毫无骨气地求和么?还是同情可怜那些被打入浣衣苑的女子?但是…笙笙才来上京两年,这两年浣衣苑里还活着的宗室贵女几乎已经没有了。所以渐渐地这个地方也已经被貊族权贵们遗忘了。笙笙经常足不出户,应该没有什么机会听到这个地方才对。难道是从前在外面的时候从别人口中听说的?

    君无欢心念微动,突然开口道:“来人。”

    一个人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门口,走进花厅恭声道:“公子。”

    君无欢道:“叫魅影来见我了。”

    “是,公子。”

    楚凌站在君府外面,回头望了一眼大门上方的匾额秀眉微皱。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叹了口气,转身往街道的尽头走去。今天还是有点太冲动了,是这两年日子过的太安逸了么?她竟然在君无欢和襄国公上官成义面前提到了浣衣苑。襄国公和上官成义应该不会多想更不会告诉任何人,但是……君无欢呢?他会不会怀疑什么?

    一边走一边思索着,良久才有些沮丧的放弃了。罢了,她相信君无欢,如果真让君无欢怀疑了什么她也认了。没有证据,君无欢也不能如何不是么?

    刚走到街角,一个人急匆匆地迎面冲了过来,楚凌眼皮也不抬地就地一转避开了对方。那人惊呼出声,原本以为要跟人撞成了一团。不想对方竟然飞快地闪开了,倒是让他自己刹不住脚步直接扑了出去,趴在地上摔了一个狗啃泥。

    “啊哟!”

    身后一大群人跟了上来,围着那人七嘴八舌的关心,“陛下,你怎么样了?!”

    “哪儿摔着了?哪儿不舒服啊。”

    那人被扶着站了起来,怒气冲冲地瞪向楚凌的方向。却在看到楚凌的时候愣了愣,皱眉道:“怎么是你?”

    ------题外话------

    啦啦啦~万更大章,没有二更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