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凤策长安 467、再提和亲?

时间:2019-09-19作者:凤轻

    ..,

    襄国公府里襄国公心中担忧,但是北晋驿馆中的北晋使者也并没有轻松到哪里去。Δ.『ksnhu『.co战场上的事情本就是刻不容缓的,永嘉帝这样对他们避而不见是什么意思他们心里自然明白是明白的。不管怎么说,时间拖得越久对北晋的损害自然也就越大。虽然他们并不觉得神佑公主和所谓地靖北军就真的能够撼动北晋偌大的江山基业,但是对于敌人自然是越早铲除越好。

    阿忽鲁沉着脸看着坐在自己下手的田亦轩,沉声道:“田大人,这都已经好几天了。你觉得咱们到底应该如何是好?”

    田亦轩拱手说了声不敢,这才正色道:“左相大人息怒,习惯已经说动朝中几位颇有声望的老臣游说永嘉帝,如今平京城中对于神佑公主出兵北晋的消息也是褒贬不一。永嘉帝这两日也承受了不小的压力,想必很快就会召见我们的。”阿忽鲁道:“只是召见我们并没有什么用处,田大人应该明白,陛下是希望……”

    田亦轩笑道:“这个在下自然明白,想要说动天启那些文臣并不是什么难事。听说惠州和沿海一代的兵马已经开始往灵苍江沿岸移动,相信听到这个消息,天启的大人们会好好考虑神佑公主的事情的。”阿忽鲁微微蹙眉,惠州的兵马是为了对付靖北军的,不过他也明白田亦轩是什么意思。点了点头道:“希望天启那些老头子也如田大人这般善解人意。”田亦轩也在意他的用语问题,低声道:“若是他们还不识抬举,也就怪不得我们了不是么?陛下的下一步计划也可以开始实施了。”阿忽鲁深深的看了田亦轩一眼微微点头,若有所思地道:“说起来,田大人也是天启血脉,当真就……”

    田亦轩淡淡道:“食人之禄忠人之事,这个道理下官还是明白的。更何况,我田家举族早就归顺了貊族,如今天启谁还真当我们是天启人?”

    阿忽鲁满意地点点头道:“田家人一向都很聪明,相信田大人也不会让本官和陛下失望的?”

    “这是自然。”田亦轩笑道。

    话音未落,门外便传来了侍从的禀告声,“启禀大人,永嘉帝召见。”

    两人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底看了几分愉悦和高兴。

    御书房里,永嘉帝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的两个人神色有些不悦。阿忽鲁也就罢了,是个纯粹的貊族人。而田亦轩若论血统的话却是个纯粹的天启人。然而如今,他却作为貊族的使者来出使天启,不得不说这是一种讽刺。虽然田家早年就已经归顺了貊族,但是现在看到站在跟前的田亦轩,御书房里的一众朝臣们脸上心里都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永嘉帝居高临下坐在书案后面,神色淡淡地看着两人道:“这几日朕身体不适,让两位久等了。”

    阿忽鲁笑道:“天启陛下客气了,谁还没有个生病的时候呢。陛下肯接见我们,我等便该感激不尽了。”永嘉帝微微扬眉,这些年他也见过不少貊族人,多数都是趾高气昂的模样。这个阿忽鲁据说还是北晋左相,但是难得一见的谦逊客气。子永嘉帝笑了笑道:“不知道北晋皇派两位使者驾临平京所为何事?”

    阿忽鲁脸上的笑意微敛,淡淡道:“前些日子,靖北军攻下了我北晋润州临江城,不知陛下知不知道这件事?”

    永嘉帝面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哦?还有这种事?”

    阿忽鲁并不在意,他当然知道永嘉帝是装傻,继续道:“以信州靖北军那点乌合之众,是断然没有可能那么快攻下临江城和润州水军的。据在下所知,这次是天启禁军协助靖北军偷袭临江城,不知陛下这是什么意思?”这话一出,书房里顿时一片哗然。书房里的臣子中有的是真的不知道,有的是故意装作不知道的。但是不管视线知不知道,这会儿脸上的表情倒是十分的统一。

    朱大人冷声道:“阿忽鲁大人这是什么意思?是想说我天启派兵偷袭临江城?”

    阿忽鲁寸步不让,不冷不淡地道:“难道不是么?准确的说……是天启神佑公主麾下的神佑军。”其实阿忽鲁心里清顾,那日偷袭润州水军的绝对不只是神佑军,但是现在北晋并不想要与天启撕破脸,这些自然就不能提了,“我军中有消息传到上京,神佑公主如今就在润州,神佑公主便是靖北军的主帅凌顾。不知道陛下和各位大人可有什么说法?”

    “一派胡言”上官成义朗声道,一派义正辞严的模样。

    阿忽鲁冷笑一声道:“既然上官大人说是我们污蔑公主,还请神佑公主出来当面对质如何?若神佑公主此时还在平京,本官愿亲自向公主下跪请罪。”神佑公主现在当然不可能在平静,更何况这种根本就藏不住的消息上官成义等人也没打算真的让人心服口服,只是嘴上不能承认罢了。有本事倒是让北晋人将神佑公主抓到御书房来当场对质啊。

    上官成义冷声道:“公主何等尊贵,岂会随意出面?更何况,自从驸马去世,公主心神俱伤鲜少出面接见外人。大人这个提议未免过分,你北晋怀疑公主我们就要让公主出面自证清白?若有朝一日你们怀疑内功女眷,是不是我们也要请各位娘娘出宫自证清白?”

    “狡辩”阿忽鲁不悦道,“天启陛下当真要与我北晋一战么?”

    以北晋一战……这话一出,御书房里不少人都不由得变了脸色。阿忽鲁看在眼里,脸上的神色更冷了几分,厉声道:“我北晋与天启相安无事多年,陛下和各位大人当真要为了神佑公主的自私之举而让两国百姓再卷入战乱之中么?神佑公主是为了她的情郎,却不知道各位大人和陛下是为了什么?”

    “大人慎言。”一个老臣有些颤巍巍地道,“驸马已经过世多时,大人如此胡言乱语污蔑公主清誉……”

    阿忽鲁轻哼一声,微微挑眉道:“但是本官听说…沧云城主晏凤霄与神佑公主关系匪浅啊。神佑公主此时出兵北晋,便是为了沧云城主。呵呵…天启陛下请恕在下多言,那晏凤霄野心勃勃,公主殿下一心相助于他,若是……将来这天下到底是姓顾还是姓晏可不好说。”

    阿忽鲁自然已经知道了晏凤霄和君无欢是同一个人的事情。他们离开上京前往平京的时候这个消息还没有传到上京,阿忽鲁一行人是已经到了平京之后才收到从上京传来的消息的。震惊之余虽然愤怒却也无可奈何。北晋皇室并不想要将这个消息声张,就像是神佑公主跟凌顾是同一个人的消息也是一样的。这个消息一旦传遍了天下,对于貊族的声望绝对是一个不小的打击。那些年,堂堂貊族从皇室到普通朝臣百姓,都被两个年轻的男女耍得团团转。

    御书房里又是一阵安静,永嘉帝微微蹙眉神色淡然地道:“谣言罢了,左相想得太多了。只是…还请左相莫要再以讹传讹,毁了我儿的名声。”

    永嘉帝果然早就知道君无欢的身份阿忽鲁心中暗道,心底对永嘉帝的怒意更深了一层。深吸了一口气,阿忽鲁扫了一眼御书房里的众人冷声道:“这么说,陛下和各位大人都准备不认账也不理会了?”众人沉默,阿忽鲁冷笑一声道:“既然如此,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正好我貊族将士就不征战早就有些无聊了,练练手也是好事。本官前来天启之时,陛下已经令大军往惠州及灵苍江沿岸推进,到时候…咱们也就只好兵戎相见了。”

    御书房里顿时一片哗然,不少人都忍不住看向永嘉帝和上官成义等人,神色间已经有了几分动摇。

    “兵戎相见?阿忽鲁大人这话有些过了吧?”一直没有开口的襄国公突然出声淡淡道,众人的视线立刻落到了他的身上。襄国公挑眉道:“听说北晋刚刚在西秦损兵折将,沈王又在沧云城栽了一个大跟头。润州与靖北军的战事也正在胶着。不知道…阿忽鲁大人这个兵戎相见,是北晋皇的意思还是大人自己的意思?”

    阿忽鲁脸色微沉,盯着襄国公道:“就算是沧云城战事不利,出兵天启对我北晋来说也还不是什么难事。襄国公是想要试一试么?”

    襄国公还想说什么,田亦轩突然开口道:“大人,襄国公,不知可否容在下说几句?”

    襄国公对田亦轩并没有什么好感,虽然这种感觉并不是基于田亦轩本人的,脸色却还是不太好看。轻哼了一声道:“田大人想说什么?”田亦轩笑道:“天启陛下,各位大人,我皇陛下并没有真的想要与天启交恶的意思。毕竟这些年的征战下来无论百姓还是士兵都很是疲乏了。”

    “田大人想说什么?”永嘉帝问道。

    田亦轩道:“沧云城和北晋之间的恩怨本就与天启无关,不是么?我们也并不想要追究神佑公主的事情,只是希望天启不要插手我国与沧云城之间的恩怨即刻。这与天启并没有什么损失,即便是神佑公主…天下男儿千千万万,陛下难道还要为了公主置天启将士与战火之中么?”

    这话说得十分高明,却将顾凌推到了众人跟前。不少大臣听到神佑公主的名字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些年陛下对神佑公主的宠爱纵容并非没有人不满,只是因为永嘉帝只有这一个女儿,对神佑公主的宠爱近乎执拗,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去碰这个钉子罢了。

    但是如今,神佑公主甚至完全不顾朝堂上下,私自挑起与北晋的战事,这未免太过了一些。

    襄国公冷冷道:“照田大人这么说,如果公主当真与靖北军有关,靖北军又该如何处置?”

    田亦轩笑道:“这个简单,主要公主愿意收兵,靖北军将士可以随着公主南归天启。不过……”

    “不过什么?”

    田亦轩笑道:“神佑公主做出这样的事情,胆子委实是太大了一些。待到公主回来之后,还请陛下务必夺其兵权,令她不得再任意行事。另外,三年前我皇比天启陛下所提的和亲之约依然有效。”永嘉帝脸色一沉,正要说话却被田亦轩抢先一步道:“在下知道陛下舍不得神佑公主,我皇自然也不敢劳动神佑公主远嫁上京。我朝愿意送一位皇室公子前来平京,作为神佑公主的驸马。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永嘉帝并不领情,淡淡道:“朕觉得不如何,卿儿愿意嫁给谁那是她自己的事情,断没有朕这个做父皇的逼着她嫁人的道理。更何况……你北晋皇室的子弟,配得起朕的神佑公主么?”

    田亦轩与阿忽鲁对视一眼,笑道:“神佑公主名震天下,堪与公主匹配的人自然不多。但是我们也不敢委屈了公主,我朝的和亲人选正是先皇第十七子,拓跋赞。不知道陛下以为如何?这位王爷与神佑公主曾经同在拓跋大将军门下受教,有师姐弟的情谊。想来也不算委屈了公主。”

    永嘉帝依然不为所动,田亦轩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和亲之事暂且不谈,但是请陛下召回公主之事……”

    永嘉帝道:“田大人误会了,卿儿外出散心,朕并不知道她如今身在何处,如何召回?”

    田亦轩眉头一皱,沉声道:“陛下当真打算不管不顾与北晋撕破脸么?襄国公说得不错,北晋如今确实同时与西秦和沧云城为敌。但是…如果天启也已经决定站在北晋的敌对一方的话,纵然是三面为敌、相信我皇陛下也介意立刻出兵”

    阿忽鲁沉声道:“不错,如何天启一意孤行,那就别怪咱们鱼死网破了。我们是与沧云城对峙一时分不出胜负,但是…各位觉得天启禁军也有与沧云城一般的实力么?”

    “……”御书房里一片寂静无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