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行战记 第一百四十六章 钱益多的赌注

时间:2018-08-02作者:七十二编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当战胜青冈大学的消息传到长风大学的时候,校园里一片欢呼。

    许多教授这几天都干脆放羊了,反正上课学生也听不进去,一个个兴奋过头,跟打了鸡血一样,与其自己在讲台上苦口婆心地扫兴,倒不如知情识趣,让大家开心。

    况且,表面上教授们都一副淡然稳重地模样,私底下,他们自己又何尝不兴奋雀跃?

    要知道,这可是天行校际大赛啊。

    荣誉不荣誉另说,一旦进了前四,那今年长大在教育部的评分,可就十拿九稳了。那可是直接关系到大家的薪金收入的。

    如今经济萧条,这份工作要养一家人!

    原本大家还对今年的比赛没抱什么期望。可没想到,偏偏就是这样,自家战队却是忽然就爆发,连克强敌,如今就只在最后关键一战的门口,就等着迈出最后一步。

    要说不紧张,不期待,那是自欺欺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校管理层宣布,在长大和瀚大比赛日放假。根据时差,那一天白鸥岛晚上七点,正好是长大上午十点!

    这课是没法上了,干脆放假,大家一起看比赛!

    不过,除了兴奋喜悦之外,关于下一场比赛,钱益多宣布让夏北担任执行教练的消息,也引发了长大的震动。

    以校长徐恩和为首的学校高层,在第一时间就倾巢而出,飞抵白鸥岛督战。同行的还有长大董事会的数位董事和董事会主席周勇夫。

    而在抵达白鸥岛的第一时间,周勇夫就把钱益多招了来。

    “钱益多你疯了?是不是赢了两场比赛,你小子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关键比赛,你居然让助理教练担任执行教练?”

    一见面,周勇夫就毫不客气劈头盖脸一通痛骂,训得钱益多蔫头耷脑,不敢吭声。

    “得了得了,少特么在老子面前装可怜……”周勇夫一脸鄙夷,“为了这件事,不光徐恩和来了,就连董事会的好几位董事都来了,大家都问我你是怎么回事,我他妈怎么知道。现在你给我说,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说着,周勇夫用手指头指着钱益多的鼻子:“想清楚再说!如果你现在想改,还来得及。你泼出去的水,老子去帮你收回来!”

    钱益多踌躇了一下。

    不过,这犹豫只是一闪念就被丢开了。他一咬牙,从身上摸出两张表格,放在周勇夫面前:“老板,我钱益多跟了你这么多年,是个什么德行水平,你比谁都清楚。但即便如此,你也一直给我机会,哪怕俱乐部解散了,你也关照我,给了我长大主教练的位置……”

    钱益多一边说,一边小心地瞟着周勇夫的脸色。

    见周勇夫脸色还算好看,当下有了劲头,接着道:“……我钱益多别的优点没有,至少知道知恩图报,你老人家的脸面,那就是我钱益多的命。我就算是死,也不能让你脸上过不去。所以,这些日子,我是想尽了办法,就为了赢下比赛……”

    “拍马屁功夫见涨啊,”周勇夫似笑非笑地瞪着钱益多,“表忠心的水平也不错。”

    钱益多腆着脸,一脸真诚地道:“老板慧眼如炬……”

    “滚你的……”周勇夫笑了起来,晃了晃手中的表格:“这是什么?”

    “这是当初夏北来找我的时候,我为他做的测试和评分。”钱益多道。

    周勇夫一愣,又仔细看了看表格:“教练测试?”

    钱益多眨巴眨巴眼睛,又点了点头。

    “到底怎么回事?”周勇夫看着表格上的测试项目和评分,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脸色变得郑重起来,问道。

    “这么说吧,”钱益多干脆地道:“这小子是个战术天才!”

    “哦?”周勇夫看着钱益多。

    “老板你知道,这小子是从瀚大过来的。不过,瀚大开除他的时候,其实并不知道,瀚大战队中被称为天才指挥官的张铭,其实就是夏北的好友。而瀚大前两年的很多比赛战术,都是夏北在背后出谋划策,帮忙设计出来的。”

    “一开始,我只是想通过他来了解瀚大,可没想到,一番交谈下来,我发现这小子不光对天南星各大学战队的队员特点,习惯,战术打法都了如指掌,而且简直是个天行通,尤其是在战术方面,完全就是个天才!”

    “不过我还是不放心,这才有了这场测试。用的测试题,老板你应该也听说过,是《魔鬼测试》。”

    周勇夫震惊地道:“老丁的那套?”

    钱益多点了点头。

    “我听老丁说,当时你小子才三十四分的成绩……”周勇夫呆呆地看着手中表格上平均超过九十的分数,“这小子……你没搞错吧?”

    “千真万确,论识人用人,我可是跟您学的……”钱益多顺嘴一个马屁拍上,“况且,测试放在一边不说,这次我们赢的这两场比赛,老板你也看到了。这么说吧,如果不是夏北,我这套跑轰战术根本就没办法成型。长大也不可能打赢凌大和青大。”

    “跑轰?”周勇夫瞪着钱益多,“你让业余队玩跑轰?”

    钱益多一脸尴尬:“我是看长大比较适合这个战术,所以拿出来试一试……”

    “你……”周勇夫气得恨不得一脚踹死钱益多,“老子都不知道说你是运气好还是……你的意思是,战术体系成型了,不是只有一两个套路?”

    关于长大战术的讨论,周勇夫也有耳闻。

    “第二场我们没用,是因为用不上。”钱益多道,“这也是夏北的意思。但战术是成型的。是夏北担任麻烦制造者帮助磨合的。”

    周勇夫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沉默下来。

    好一会,他才半眯着眼睛问道:“这么说来,这件事,真是这小子推动的。他要找瀚大报仇?”

    钱益多点了点头。

    “所以,他要求担任这场比赛的执行教练?”周勇夫问。

    “他没说过,”钱益多摇了摇头道:“这是我主动提出来的。我觉得,少年人受这种欺负,快意恩仇,那是他应得的。输也好赢也好,该给他这个机会!”

    周勇夫瞪着钱益多:“所以,你不怕自毁前程,来担这个风险?”

    钱益多点点头:“夏北帮了我赶走了王霄生,给了长大一本金边功法,还帮我赢下了凌大和青大,无论如何,我没给老板你丢脸,所以……”

    周勇夫站起身来,把表格塞回给钱益多:“行了,不用说了。”

    他走了两步,回过头来,拍拍钱益多的肩膀:“干得不错,我周勇夫没认错人!徐恩和那边,我去帮你说。这个锅,老子帮你背了。反正你收了那小子,老子就在跟孙启德打擂台了。要赢脸面,老子就赢个大的!”

    说完,他开门出了房间。

    钱益多看着周勇夫离去的背影,等他走得远了,这才两腿发软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喃喃自语。

    “夏北,我可是全押你小子身上了!”

    ……

    ……

    “看来,事情已经越变越有趣了,孙启德和周仁博现在一定是焦头烂额……”

    飞行车上,沈浩的目光从车载光幕的新闻节目中移开,转向祁峰,说道:“没想到事情还真被那小子推进到了这一步……如果不是他是个白瓜的话,这批神眷者当中,我倒是最看好他……你不准备再试一试把他拉过来吗?”

    “没那么简单……”祁峰淡淡地道,“行百里者半九十。最终还得看长大能不能战胜瀚大。如果输了的话,那大家的热情就会被泼上一盆冰水,来得有多快,去得也有多快。”

    说着,他转头看向沈浩,问道:“你还没有出手吧?”

    “没有……”沈浩摇了摇头道,“长大主教练钱益多一宣布夏北担任下一场比赛的执行教练,传媒这边就直接爆了,根本用不着我做什么。况且,韩奇那边也没什么动作。”

    “韩家也不是傻子,”祁峰冷笑一声道,“况且,孙启德这种层次,还轮不到韩家花下大力气。我估计孙启德最多也就是私下和韩奇个人有点交易。”

    沈浩点了点头道:“不过,我觉得韩奇最终还是会动手。这个人在韩家只算外围子弟,但在天南星却被人捧惯了。他既然站在孙家一边,孙家真要出了什么,这一半的巴掌都是打在他的脸上……”

    祁峰颌首道:“真要是那样的话,你怎么搞我不管,不过,尽量别让夏北牵涉得太深。最好能把他摘出来。毕竟他还只是一个没什么根基的学生……”

    沈浩道:“我明白。”

    沉默了一会儿,祁峰道:“有一件事,你去查一下。”

    “什么事?”沈浩问道。

    “我得到消息,荣耀堂出了一件有趣的事……”祁峰道:“瀚大的张铭,就是夏北的那个朋友,最近一段时间接连破了好几个e5级副本记录。而且基本都是压着副本记录的最低限破的。这说明他的攻略还能提升成绩……”

    “哦?”沈浩有些惊讶。

    现在破副本记录,哪怕是低级副本,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而从祁峰话中听来,这个张铭破的还不是一个,而是好几个。这就不得不引起注意了。

    沈浩脑海中忽然灵光一现,“你不是认为,这件事和夏北……”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和夏北有关系……”祁峰皱着眉头道,“你先查查看。”

    “没问题。”沈浩点了点头。

    ……

    {老铁请记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