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行战记 第一百一十六章 老狐狸,愣头青

时间:2018-05-19作者:七十二编

    在银河共和国天行界,大学校际联赛一直都有着很特殊的地位。

    或许这个层次的比赛不如职业联赛激烈,也不如职业联赛好看,没有让人眼花缭乱的宣传和包装,也没有让人疯狂崇拜的明星,但其却有一个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无比重要的东西。

    那就是希望!

    所有人都知道,现在的银河文明,在宇宙万族文明中,处于怎样落后的地位。大家也都明白,无论是科技,经济,军事还是其他方面,银河共和国的竞争力有多么羸弱。

    如果只是现实中的竞争的话,人类几乎毫无机会。这么说虽然有些让人丧气,但却是不折不扣地残酷残酷现实

    幸而,如今的宇宙秩序是建立在天行世界上的。

    天源星族定下的规则,不但保护了银河人族这类弱小的后进文明,而且为这些文明提供了一个与先进文明平等竞争的机会。

    天行就是希望,是每一个银河人族的希望。

    大家期盼着有一天,这片土地能够涌现更惊才绝艳的天才,这个国度能够拥有更强大的国家战队,能够带领这个种族在未来的某一天站起来,追上去!

    去让生活变好,去赢得尊重和话语权。

    因此,当共和国的经济状况日益恶劣时,这种愿望就更强烈了。而这种心态所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使得大学校际联赛,得到了远超其本身级别所应该获得的关注。

    直到现在,许多人都还记得几年前李哲横空出世时引发的海啸。

    毫不夸张地说,当时的李哲几乎是一夜间就成为了整个共和国的宠儿。各大顶级豪门为了争夺他用尽手段,砸出的价码,许诺的条件一个赛一个的高。而新闻媒体更是连篇累牍地跟踪报道,将他从小到大的比赛成绩连带个人经历,都全挖掘了出来。

    这可是人类征战天行三百年来,第一个可以跟那些强族比肩的选手啊。

    人们好奇于他的一切,如痴如醉地追捧。

    再加上蹭热度的某些女影星女歌星公开示爱;某些博眼球的人造谣中伤破口大骂;某著名专家铁口直断其将在未来二十年间如何统治银河天行界……

    一时间,话题热度直线上升,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都高居话题榜首位。

    而如今,李哲的陨落固然让人难过,却也使得这一届大学校际大赛,又得到了不少额外的关注。人们在哀恸于李哲的同时,也不由自主地期盼着一位新的超级天才的出现。

    就像期盼着这艰难而灰色的日子的一点光亮。

    校际大赛日益临近,这种关注就越强烈。因此,长大和瀚大的碰撞被媒体稍微那么一炒作,顿时成了注意力的焦点。人们在茶余饭后都议论纷纷,好奇于瀚大的铁山和黄岐晓公开炮轰长大之后,长大会做出怎样的回应。

    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这次说话的竟然不是钱益多,而是裴仙。

    对于这位长大人气超高的首席星斗士,只要是跑大学这个层级的的记者,几乎没有不知道的。

    这让记者们都不禁感到有些惊讶。

    要知道,这类交锋通常都是教练之间的事情,讲究一个身份的对等。长大这是又出什么幺蛾子,居然派了一个队员出来。

    而且,这个队员还是一向给人印象性格内向,沉默寡言的裴仙。

    此刻的俱乐部大门台阶上,这个面无表情的冷漠少年,正一脸敷衍地站在长枪短炮中间。而在外围,则聚集了不少粉丝拥趸,间或能听到一些兴奋激动的女粉丝爆发的喊声。

    “裴仙我爱你。”

    “仙仙我要给你生猴子。”

    一阵吵嚷喧哗中,记者们面面相觑。一位记者开口问道:“请问,你对黄岐晓教练炮轰长大,有什么看法?”

    “没什么看法,”裴仙言简意赅,“嘴长在他身上,用来放屁是他的权利。”

    “我靠,好生猛。”记者们同时倒吸一口凉气,鸦雀无声。

    在黄岐晓和铁山放出那番话之后,大家在私下讨论时,其实都觉得长大这次无论怎么回应,都难免落在下风。

    毕竟,抛开铁山不说,黄岐晓的身份地位是摆在哪里的。和人家比起来,钱益多就是个无名之辈,自然,说出的话也就远不如人家有份量。

    在这种情况下,他回应硬了软了都不合适。

    话说软一点,那就没气势没自信,一个字“怂”。而话说硬一点,那就是没底气的叫嚣,是疯狗狂吠,不值一哂。

    可是也没想到,长大对黄岐晓的回应,竟然是一个队员发出的,而且这个队员还丝毫没客气,第一句话就直接一巴掌抽黄岐晓脸上。

    这根本就是不按常理出牌啊。

    有这么犯浑的吗?

    “裴仙同学,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下,黄教练在天行界德高望重……”一位瘦高的记者冷笑着道,“你身为后辈,这么说,恐怕……”

    “倚老卖老需要这么多修饰么?”裴仙斜睨了这记者一眼,打断了他的话。

    瘦高记者剩下的话,全被堵在了喉咙里。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忽然发现,面对眼前这个十八岁的少年,似乎很多话都无从说起。

    什么身份地位,什么资历资格,人家根本就不吃你这一套。

    不过,他还是硬着头皮,强行争辩道:“敬老尊贤是我们银河人族的传统,身为一个年轻小辈,面对黄教练这样的长者,你至少应该……”

    裴仙冷冷地道:“我骂他垃圾了吗?”

    这话一出口,瘦高记者彻底没声了。其他记者,也不禁向他投以鄙夷而嘲讽的目光。

    当时黄岐晓骂长大垃圾,大家可都是听得清清楚楚。总不能说你年龄大可以随便骂人,人家年龄小就该吃这个哑巴亏吧?

    况且,人家裴仙还没骂人,只是挖苦你罢了。

    不过还没等大家回过神来,就听裴仙毫不客气地道:“垃圾,我现在骂了!”

    一时间众人都要疯了。说好的不骂人呢?

    这小子什么德行!

    “那么,对于接下来的比赛,你有什么看法呢,长大对瀚大有多少把握?”一位记者赶紧岔开话题,问道。

    裴仙神情淡淡地道:“这有什么可说的,他们输定了!”

    记者们一下就炸了锅,而粉丝拥趸们则大声欢呼,有女生捧着脸,一脸痴迷:“我家仙仙好霸气。”

    人群中有记者高声质疑道:“你这么说会不会太自信了,万一输了呢?到时候,你不怕你们长大脸面不好看吗?”

    “我们打比赛,是为了赢而去的,”裴仙如同看白痴一样看着这个记者,“不是为了脸面去的。这种东西,越是没有的人才越在乎。比如那位黄教练。”

    他冷笑着道:“不然,你们以为他为什么屁颠颠跑去瀚大掺和这件事?”

    得!记者们都为黄岐晓感到脸疼。

    “可是,黄教练的成绩是有目共睹,并不只是……”有记者道。

    “这样的话,是好意思站在星际联盟议会大厅去说?还是好意思站在英雄殿去说?”裴仙毫不客气地怼了回去,“以现在银河天行界的水平,也有脸提成绩,摆资格?还要不要点脸了?”

    那记者不吭声了。

    的确,在银河天行界如此耻辱的状态下,没有任何人有资格提成绩,就连超级联赛的大牌教练都不行,别说黄岐晓了。

    “如果没别的问题,我要回去训练了。”

    裴仙看了看表,转身离开前,很敷衍地背诵了某人教的一段话。

    “最后说两句,我可能有些年轻气盛,说话不太好听。但未来现实怎么教育我,那是未来的事情。不劳某些摆资格的人操心了。不过我估计,他稍微自重身份的话,应该也不会跟我一般见识。如果他憋得难受,不妨让他的队员或徒子徒孙跳出来。不过,别挑太丑的。”

    在场的粉丝们顿时爆发出一阵爆笑。

    “对,长得丑的不许来。”

    “颜值即正义,长得丑没发言权。”

    一片哄闹声中,直到裴仙的身影消失在训练馆大门后,记者们都只是目瞪口呆。

    尼玛……这是连瀚大回怼的路都封死了啊!

    话说到这份上,怎么回?

    你让瀚大怎么回?

    黄岐晓要是开口和裴仙对喷,那就是自降身份,跟一个小屁孩一般见识。而一旦他话里稍微有点教训对方的东西,更坐实了倚老卖老。

    如果学着长大这样,让队员或业界的徒子徒孙出来说话……

    哪个自认为长得比裴仙帅,敢出来扛这个旗?

    到时候,他出来说什么不重要,只要他敢站出来开口,那从第二楼开始,话题就肯定歪到“你没裴仙帅”上面去。

    没经历过粉丝暴力的人,是无法想像那种滋味的。

    想一想那铺天盖地的“你丑,你滚开”……

    简直没法讲道理啊!

    良久,一个记者艰难地咽了口唾沫,问道:“谁出的损主意,把裴仙这种愣头青派出来的?”

    ……

    ……

    瀚大斗场训练室,黄岐晓和铁山站在二楼平台上,看着斗场里训练的队员。

    “不错,孙季柯最近的状态很好,各项数据都上来了,”铁山盯着系统屏幕的数据,赞道:“保持这样的状态下去,今年咱们进前四,应该是十拿九稳了。”

    “进不进前四,倒跟我没什么关系,”黄岐晓淡淡地道,“我只想看你们把长大踩下去而已。”

    “那肯定没问题,”铁山笑道,“以前他们跟我们打,就打一场输一场,现在有您的调教,他们就更不是对手了。”

    “要打就打痛,”黄岐晓半眯着眼睛,“打得他们没有还手之力才行。别跌跌撞撞,赢得难看。”

    铁山这算是认识到了这位黄教练的睚眦必报。

    当下干笑着道:“那是当然。”

    “对了,”黄岐晓端着咖啡杯,喝了一口,问道,“长大那边有什么动静没有?”

    “暂时还没有。”铁山道,“那钱益多也真是作死,居然敢跟咱们打嘴仗,不过,我估计他也没想到黄教练您居然在我们瀚大,不然的话,再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像这么乱开炮。现在我估计他已经傻眼了……”

    铁山说着,给黄岐晓倒上咖啡:“他什么身份地位,哪能跟黄教练您相提并论?他想反击,那也得有那个本事才行。”

    黄岐晓笑道:“其实这家伙就是喝醉了,嘴欠。不过倒是正合我意。”

    铁山笑了起来。

    他是职业星斗士出身,后来又转做教练,因此,对于这类嘴仗再熟悉不过了。

    毫不夸张地说,赛前嘴仗完全就是竞技比赛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有队员互相挑衅的,有教练隔空开战的,也有俱乐部高层乃至幕后老板互相放狠话的。

    究其原因,除了本来的冲突矛盾之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需要的队员,需要在气势上压制住对方!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跟街头斗殴没什么区别。

    一般的球类竞技还好,大部分天行职业俱乐部也不喜欢这样干。但在一些比较血腥的诚,尤其是无限制格斗乃至地下黑拳斗笼这类地方,一些人为了激怒对手,甚至不惜将对方的家人也扯进来,各种恶心脏话不断。

    而在这方面,黄岐晓堪称老狐狸。

    不管认不认识,也不管对方礼貌不礼貌,无辜不无辜,只要他认为需要,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激怒对方,以获取他想要的态势。

    这一次就是如此。

    原本钱益多酒后吹牛,并没有涉及到黄岐晓,可当黄岐晓听说之后,主动加入了回应。

    他不光公开宣称长大是垃圾,一巴掌抽在钱益多的脸上,甚至已经想好了后面怎么打,怎么让长大被骂到抬不起头来。

    不得不说,效果很好。

    长大内部怎么样,铁山不知道。他只知道,现在瀚大战队的心气比以前高了不少,孙季柯的状态能出来,有一半都归功于此。

    不过,就在两人谈笑风生喝着咖啡的时候,忽然,助理教练韩志高捏着一份报纸,脸色难看地走了进来。

    “铁哥,长大那边回应了。”韩志高道。

    “哦?”铁山看看韩志高,皱皱眉头道,“钱益多说什么了?”

    “不是钱益多,是裴仙。”韩志高把报纸递给铁山。不过,才递到一般,一旁的黄岐晓就伸出手来:“我看看。”

    报纸自然到了黄岐晓手里。

    片刻之后,黄岐晓脸上的笑容已经僵住了,额头青筋暴跳。

    啪q厚的报纸被砸在茶几上。

    咖啡四溅!

    。

    。

    。

    。卡住了,这算两章合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