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行战记 第一百一十四章 吹出来的风波

时间:2018-05-16作者:七十二编

    时间飞逝。

    银河系在寂然的宇宙中,不过是一个边远落后的角落而已。没有人会将目光多投向这里一分。

    也因此,没有人知道,在这个无足轻重的文明中,一股暗流正随着经济的持续恶化而涌动着,就像一潭死水,忽然泛起了几个泡沫,荡开几道涟漪。

    自从总统魏若渊的那番谈话流传出来之后,整个银河共和国都在议论着,关注着。

    有人支持,有人怀疑,有人嗤之以鼻,也有人大声疾呼……舆论渐渐开始沸腾,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这场论战当中。

    支持的人认为,现在的银河天行界已经堕落了,是时候像总统所说,正视这是一场战争的本质了。

    而反对的人则扯出了三百年前,银河共和国最初攻略天行时的举国制度,认为在那样的制度下,创新力和自主性都被大大地禁锢了,根本就不能诞生什么真正伟大的星斗士。

    反倒是天行商业化并且开展职业联赛之后,涌现出了无数的英雄人物。他们虽然没有带领银河冲出星区,但成绩和进步却是不容抹杀。

    而就在一片嘈杂喧嚣中,一年一度的大学天行校际大赛,也进入了最后的倒计时。

    黄岐晓最终成为了瀚大天行战队的顾问。

    没有张扬,也没有刻意地隐藏。这位前职业队的著名教练,每天坐着他那辆稳重的银灰色天鹰飞行车驶入校园的地下停车场,然后提着公文包,在七八名专业助手的簇拥下,从悬浮电梯直接上到训练馆,晚上再离开。

    周仁博专门为此拨了一笔款子,在黄岐晓的要求下,为瀚大训练馆采购了好几样专业的仪器,战术讨论室里更是被增添了好几台最新型的全息推演台,就连四周墙壁都挂满了写着各种数据并画满了圆圈箭头的电子白板。

    而随着黄岐晓的到来,瀚大战队的纪律和训练氛围,也是焕然一新。

    面对这位天南星的名人,林逍,谢臻杰,以及刚刚替补进主力的丘放,吴振等队员,简直是毕恭毕敬小心翼翼。

    人的名树的影,这可是黄岐晓啊!

    能得到他的亲手指导,对于这些业余星斗士来说,绝对是人生难得的经历。

    就连孙季柯,也是一改之前的浮躁颓唐,变得专注认真起来。

    黄岐晓来战队,第一个找的就是孙季柯。

    在只有短短不到五分钟的谈话中,这位光头,瘦削,眼睛细长并长着一个鹰钩鼻的老人,冷冷地问了他一句:“一个人被羞辱了之后,应该怎么做?”

    孙季柯紧紧地盯着他,没有说话。

    “报复!”黄岐晓直接给了他答案,“不管你用什么方式,报复回来!”

    他语气森冷:“那个名叫夏北的小子,不过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垃圾而已。一个二十二岁才进天行的废物,能对你有什么威胁?你根本不应该把他放在眼里。你要做的是击败长大,等到他们最后一个人倒下的时候,用脚踩在他们脸上!”

    当时的孙季柯,呆呆地看着黄岐晓。

    对于普通人来说,他们看的只是比赛,只是自己拥护的俱乐部的胜负和成绩,对于一些内情并不怎么了解。

    而孙季柯却是有渠道知道一些业界秘闻的。

    因此他早就听说,这位著名教练表面上风度翩翩,儒雅和善,可私底下却一个凶狠冷酷,睚眦必报的人。

    无论是他的个性还是执教风格,都是如此。

    而他所率领的队伍,每一支都铭刻着他的印记,打法凶悍,得理不饶人。好几场比赛,双方比赛一结束,脱掉光甲就直接打了起来。

    为此,战协几度下达过处罚。

    黄岐晓当面批评自己的队员,并且虚心接受,但一回到俱乐部,却是大肆鼓励。

    可不得不说,他这一套很有效。

    虽然在银河天行界,黄岐晓算不上什么,但至少在天南星,他的名气不小。

    不过,传闻终究只是传闻。黄岐晓这些年已经渐渐隐退了,尤其是最近一年来,基本都是当当嘉宾,解说一下比赛,做做某些选拔赛的评委一类。

    直到此刻,孙季柯才知道传言不虚。

    迎着黄岐晓如同鹰一般的逼视,孙季柯渐渐笑了起来。他不得不承认,相较于自己那位总喜欢拐弯抹角的父亲,这位黄教练更对自己的胃口。

    有了黄岐晓的加入,很快,瀚大的训练和比赛就出现了显著地提升。

    整个战队的打法风格变得非常有压迫性。

    如果说以前的瀚大战队是一个游走的刺客的话,那么现在的瀚大战队,在保持原有风格的基础上,又多了几分战士的刚猛。

    这种变化,就如同春雨润物一般,无声无息,却又显而易见。

    而与此同时,其他大学也都进入了最后的备战冲刺阶段。许多大学为此都封闭了学校的训练馆,就连本校学生也不允许在没有得到特别许可的情况下进入。

    至于队员,无论是主力,替补还是预备队员,统统下达了封口令。

    关于战队的情况,无论是什么,也无论重要不重要,全都不许提一个字。不管是自己的家人还是朋友,全都在禁言范围内,尤其是要防火防盗防记者。

    在这样的情况下,大赛前夕,当各大媒体和专门跑这个口子的记者都腾出时间精力来,准备开始报道的时候,各大学院反倒形成了一种诡异地缄默。

    什么消息都没有。

    就算有一些消息,那也不过是无足轻重的罢了。

    记者们最讨厌这种情况,这意味着他们不得不把各大院校往年的战绩,队里的明星学员,前端时间的训练比赛成绩都拿出来,然后加上自己的分析判断,炒一锅陈饭。

    这种东西,别说读者不爱看,就算自家领导和编辑也不满意。

    每每拿到这种东拼西凑的稿件,他们都是皱皱眉头,要么捏着鼻子如同丢一双臭袜子一般丢给审稿排版,要么就干脆打回来。

    于是,记者们开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有些通过私人交情,试图撬开缄默期的队员或教练们的嘴,有些通过官方渠道,获得一些队员在天行中的数据,还有些干脆找到职业俱乐部和一些专业星探,让他们谈谈自己的目标,评判一下哪些新秀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和兴趣。

    不得不说,记者天生就有无孔不入的本事。而且手段繁多,花样百出。

    其中最让人无语的一种,就是挑拨!

    这几乎是记者们最常用也最擅长的技能了,他们甚至可以装成两派,来互相打嘴仗,以炒热话题。

    而这一次,许多记者都把目标瞄准了瀚大和长大之争。

    因为前一段时间的夏北事件,长大和瀚大本来就吵个不可开交,再加之天行战报的那篇报道,更是引发了一阵舆论批评和讨论,话题在网络上原本就有很大的关注度,因此,在这个时候,长瀚之争顺理成章就成了一个绝妙的切入点。

    于是,记者们纷纷拿这个做文章。

    一开始,大家的文章还是从长大瀚大的历年恩怨引申出来,讨论一下瀚大开除夏北的恶劣,讨论一下如今教育制度的弊端,间或采访一下双方学员,把一些容易引起误会,挑起对方火气的话掐头去尾,甚至添油加醋地写进文章里。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那还没什么,翻不起什么引人瞩目的大波澜来。

    可偏偏,就在这时候,一件让记者们惊喜交集的事情发生了——长大有人助攻了!

    而且,这个助攻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长大主教练钱益多!

    那天老钱被一个朋友邀请赴宴,多喝了几杯酒就彻底放飞了自我,在席间吹牛吹得滔滔不绝,都快把屋顶给掀翻了。

    “有我老钱带,长大今年稳进前四!”

    “之前我那是低调,低调懂吗?对,不光是我不喜欢出风头,重要的是要迷惑对手!”

    “你们以为邀请赛我们为什么会输?故意的!”

    “瀚大算个屁。”

    “咱们队的夏北,你们都知道吧?问问去,他是我老钱力主招进战队的。我这双眼睛看人,就从来没看错过!”

    “现在怎么样?瀚大傻了吧?一本金边功法,就这么被我老钱硬生生从嘴里给抢过来了。活该,后悔死他们!”

    “不不不,金边功法不是我最得意的。”

    “最得意的是夏北,懂吗,是这个人。我告诉你,那小子是这个……大拇指什么意思?天才!”

    “当然是真的!”

    “你不懂!跟化身境界没关系!”

    “瀚大铁山,我认识啊,我怎么不认识。论资历,他得叫我前辈!”

    “这小子不错,不过论带队,他还差了点。”

    “不信你们看着吧,这次校际大赛,我们能把瀚大打出屎来!”

    老钱倒是吹得酣畅淋漓,可没想到的是,席间竟然有一个记者,当时就把这段话给录下来了。

    第二天,报道就出炉了。

    《长大主教练:瀚大算个屁!》

    轰的一声,舆论顿时就炸了。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