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行战记 第九十六章 喝酒

时间:2018-04-17作者:七十二编

    “哦?”夏北神色淡然,走到饮水台前倒了杯咖啡,“是么?”

    裴仙道:“你设计战术的思路,是根据我们的习惯设计的,每一场都在抓我们的缺陷,对不对?”

    “居然真的被他猜出来了?”夏北微微一怔,心想。

    正如裴仙猜测的那样,在这一段时间的训练赛中,夏北的战术设计,全都是针对主力队员的习惯设计的。

    对于早在瀚大的时候,就已经把长大主力研究透彻的他来,对裴仙等人的特点,习惯和缺陷再了解不过了。

    例如裴仙爱秀,喜欢先声夺人。

    又例如赵燕航的机械霸主,站位比其他同类型选手要更接近战团,而且常常喜欢直接开磁力波直接撞进来。

    至于解步秋,贺奎等人,大大的习惯就更多了。

    这些习惯在一般情况下只是习惯,可是在某些情况下,就是缺陷了。

    因此,夏北并不需要做什么特别的布置,只需要针对这一点,为替补队设计好相应的战术反应就好了。

    穿了,这就是一种守株待兔的策略。

    这种策略,如果放在别的队身上,效用并不大。

    毕竟,习惯是习惯,但比赛瞬息万变,对方会使用怎样的战术,打出什么样的套路,你并不清楚,因此就算对方习惯性地做出某些动作,你也很难抓住。

    那是顶尖高手过招时,才能利用的地方。

    可是,对于主力目前执行的这套跑轰战术,夏北却是再了解不过了。其中的许多套路,根本就是他和钱益多,何煦一起讨论出来的。

    而赵燕航等人自己平常的研究和设计,也自然不会避开他。

    再加身为麻烦制造者,夏北可以直接指定地图,因此,打出这种让主力队感觉自己每每都被算中的比赛,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站在夏北的角度来看,这一切都简单明了,并没有什么出奇。可身在局中的裴仙能看出来却不简单了。

    要知道,看别人的缺陷容易,知道自己的缺陷在哪里,却是很难。

    这让夏北对裴仙在天行上的造诣,又多了一层认识。这家伙不光在比赛天赋出众,而且是真的在天行战术知识等方面下过苦功。

    他能取得今天的成绩,绝对不是侥幸得来的。

    不过表面上,夏北却并没有直接承认,反倒用一种奇怪地眼神看着裴仙,嘴角勾起一丝讥讽地笑容:“这就是你的想法?”

    看见夏北的神情,裴仙顿时心头咯噔一声。

    原本他还自信满满,可不知道是不是最近一段时间的训练比赛被打击得有些多了,一时之间,竟自我怀疑起来。

    可除了这个理由之外,他左思右想,也想不出别的什么头绪,心头愈发好奇,就如同被猫爪子挠一般,迫不及待想要得到真相。

    “难道……”裴仙问道,“我猜错了?”

    “想知道?”夏北放下咖啡杯,笑眯眯地问道。

    裴仙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请我吃饭喝酒,把赵燕航,解步秋他们和袁野,牛同都叫上,”夏北笑道,“我就告诉你。”

    “好!”裴仙想了想,干脆地道:“成交!”

    ……

    ……

    长风大学校门口,一个十四五岁,看起来有些机灵的男孩,蹲在街沿边,一双灵活的眼睛飞快地在进出的人潮中搜寻着。

    电话声响起,男孩接通电话,恭声道:“龙哥。”

    “怎么样,马,找到人没有?”电话里传来一个粗豪的声音。

    被称作马的男孩道:“还没有。龙哥,我已经在这里守了两天了,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你确定他是在这里吗?”

    电话那一头的粗豪声音道:“应该没错。郭子通过地铁监控系统,查了他上车的地点。疯又黑了沿途几个便利店的监控,顺着线摸到长大。如果这家伙真的是学生的话,应该就在这里了。”

    马道:“那好,只要他在长大,就逃不掉我马的眼睛。龙哥你放心好了。他救了虎哥,这份情,我马记着呢。无论如何帮你把他找出来。”

    正着,马扫视人群的眼睛忽然一定,口中急道:“等等,龙哥,我好像看到他了……”

    着,马飞快地用手机的拍照功能,拍了一张照,传了过去。

    电话另一端,一个头顶上纹着飞龙的光头大汉,正大马金刀地坐在一间古香古色的房间里,一手拿着电话,一手端着茶杯喝茶。

    而在茶几对面,则是一个脸色略显苍白的少女。

    少女看起来不过十八九岁年龄,素面朝天,黛眉如烟,一双凤眼眼角微挑,檀口瑶鼻,有着一种这个时代罕见的古典美。

    偏偏,在这少女清秀灵动的眉眼之间,却还天生带着一丝媚意。

    这种清纯和妩媚地反差,使得她别有一种诱惑,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一眼看见,心跳就漏跳一拍,进而产生难以抑制地占有欲。

    此刻,少女正在倒茶的纤手停在半空,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光头大汉。

    叮的一声,照片传了过来。

    光头大汉龙哥一看,哈哈一笑,“就是这书呆子,找到了!果然是在长大!”

    正笑着,他低头看见少女期盼地目光,脸上笑容顿时不翼而飞,黑着脸,无可奈何地将手机往前一递:“拿去看吧,你的救命恩人!”

    少女抿抿嘴,也不话,接过手机看起来,目光异常认真。

    手机上,几个青年正步出校门。

    走在前面的一个青年身材颀长,气质干净清爽,脸上笑眯眯的,正是夏北。

    少女的嘴角微微一翘。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地脚步声传来,紧接着房门被敲开,一个身材胖胖,戴着眼镜的青年,右手拿着一份报纸,左手托着光脑冲了进来。

    “疯?”龙哥一愣,问道,“出什么事了?”

    “龙哥,”胖青年疯跟光头打过招呼,又对少女招呼道,“虎哥。”

    少女点点头,静静地注视着他。

    疯兴冲冲地道:“这下没跑了,我找到那家伙了,你们恐怕怎么也想不到,这家伙居然还是个名人。以前在瀚大,前不久才去的长大!”

    着,他飞快地将手中的报纸拍在桌上,指着上面的新闻,同时又从光脑中调出了瀚大和长大的校网论坛。

    “看!”

    ……

    ……

    夏北和裴仙等人出了校门,也没刻意挑剔,选了一家牛同常爱去的烧烤排档坐下来。

    “老板,一箱啤酒。”

    一坐下来,夏北就张口叫道。然后才支使牛同去点菜。

    烧烤排档的桌椅是露天拜访的,旁边就是临近长大的住宅区道路。正是下午六点过,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其中有不少都是家在这里的长大老师教授,以及一些在这里租房的长大学生。

    长长地一排大排档,足有二三十家,家家都人满为患。

    头顶上空穿梭的飞行车,不远处商铺的促销喇叭,商贩的叫卖声,招揽声,以及过往行人的交谈声,电话声,问价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夏北惬意地靠在椅背上,看着眼前的一切。

    长大前后左右,就属南门的这一片区域最热闹,充满了市井的气息。

    因为经济萧条,东门外的高档社区和太空城,都显得车少人稀,冷清寥落。

    几公里之外的一个商业中心,更是直接废弃了。现在哪里已经长满了荒草,只有空空的店铺和风吹雨打的广告牌,还隐约可想见当年的繁华。

    反倒是这类市井低贱之地,还维持着人气。

    就像杂草。

    风可以吹,雨可以打,一把野火卷过,更是干干净净。

    但这里的生机,是隐藏在泥地深处的。低贱而蓬勃。只要有阳光雨露,只要给一点点时间,就会勃然萌发。

    “来,哥几个,先走一个。”倒上酒,夏北举起酒杯,“欢迎我来到长大,同时恭喜我荣升助理教练。”

    众人都哄笑起来,轰然应是,碰了酒杯。

    就在大家纷纷喝酒的时候,夏北又接了一句:“最重要的,是祝贺我这个麻烦制造者干得漂亮!”

    噗!解步秋和徐申时直接喷了出来,赵燕航跟贺奎也是呛得连连咳嗽。

    几名主力这些日子被虐得体无完肤,不光身心俱疲,个个脸上都是黑眼圈,就连刚才离开训练馆之前,都还关在战术讨论室里挠头皮。

    而罪魁祸首,就是夏北这家伙。

    偏偏出来吃顿饭,这家伙还拿这个当祝酒词。

    这特么太不是人了。

    不过,几人愤怒地目光并没有影响夏北的心情,在袁野和牛同兴奋地叫声中,三人乐滋滋地碰了杯,开怀畅饮。

    只气得几名主力直咬牙。

    赵燕航伸手在牛同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

    很快,伙计就把点的烧烤给端了上来。众人一边吃,一边聊。

    这些日子,一直都关在训练室里。别主力队员的压力大,就是给他们当陪练的替补压力也大。现在有机会放松下来,大家都抛开心事,吃喝笑。

    这个地方,赵燕航等人都是常来的,非常熟悉,只有裴仙多少显得有些不自在。

    这里的喧嚣嘈杂,这里的气息,这里往来的行人,让他显得格格不入。

    “怎么,你不习惯这里?”坐在旁边的夏北问道。

    “没有。”裴仙脸上的笑容很僵硬,摇摇头道。心里却只盼着这顿饭早点结束,然后夏北公布答案。

    “来,喝酒。”夏北准备给裴仙倒酒,却发现之前的一杯酒,他只碰了碰嘴唇,基本没喝,顿时眉头一皱。

    “就这么不诚恳?”夏北指着裴仙的酒杯,“想不想知道答案?”

    裴仙瞪着夏北,一咬牙,将杯里的酒一口倒进喉咙里。

    “够爷们儿!”夏北比了个大拇指,赞道,“来,我给你倒上。今天你请客,你自己都舍不得喝酒,我们怎么好意思喝?”

    裴仙皱着眉头,道:“酒你随便喝,我给钱就行了。”

    “想不想知道答案?”夏北悠悠道。

    又来?裴仙觉得胸口有些发堵。

    不过对于他来,答案才是最重要的。当下端起酒杯,和夏北一碰,仰头喝了下去。

    裴仙酒量极浅,这两杯又喝的有些急,一时只觉得酒意翻涌,脸都红了。

    四周众人都主意到了这一幕,见状,解步秋就想开口劝阻夏北,却不料被赵燕航一把给拉住了。

    “牛同,你也坐下。”赵燕航低声道,“没你们的事儿,听夏北。”

    夏北给裴仙倒上酒,不过只倒了半杯。

    他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裴仙你来长大八个月,恐怕没跟大家一起喝过酒吧?”

    裴仙一愣。

    四周竖着耳朵的众人也都愣住了。

    的确被夏北给猜中了,这是裴仙第一次跟大家一起聊天喝酒。甚至可以,这是他第一次出来吃饭。

    裴仙皱着眉头道:“我不喜欢喝酒。”

    “但今天你喝了,”夏北看着他道,“因为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能击败你们的答案。”

    裴仙沉默着,神情有些不自然。

    而其他人则是若有所思。

    夏北道:“其实,之前你猜的答案是正确的。我的确是通过针对你们的缺陷和习惯设计的战术。”

    裴仙有些气愤,“我既然猜对了,那你为什么……”

    不等裴仙完,夏北就认真地道:“因为你做错了。”

    。

    。

    。

    。

    lt; cssadht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