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冰山美女总裁 第四百九十六章 一场梦(五千字大章节,求鲜花)

时间:2017-10-04作者:莫忘初心

    这股能量来得快,去的也快,但并没有完全消失,而是分布在了端木蕊的全身,顷刻间端木蕊体外的皮肤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渗出一层黑乎乎宛如淤泥一般的东西,并且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怪味,充斥着整个房间。

    端木蕊也渐渐回过神来,只觉得眼前一亮,有种刹那间世界分明的感觉。屋子里面为了保护眼睛,哪怕故意只开昏暗的夜灯,可她还是一下子看清楚了所有的东西!

    斑斓的色彩,缤纷的世界!端木蕊忽然觉得,自己的人生丰富多彩起来!

    这个世界,竟然是如此的美好!

    她面露惊喜神色,激动的叫道:“我可以看见了,哥,我可以看见了,我……啊……好臭……”

    后地仇科酷结察由月技最闹

    激动的情绪还没表达完,端木蕊突然意识到此刻自己身体的异状,哪里还有心思相别的,直接捂着羞红的小~脸一头钻进了浴~室里头。

    “这是,洗精伐髓?!”秦昊一脸震惊,他倒不是觉得这玩意儿是有多罕见,对于每个修为高深的先天武者来说,这都是必经过程,令他真正惊讶的地方时端木蕊的身体天赋。

    要知道,他当初做到洗精伐髓这一步,愣是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还是在有着老秃驴各种药浴,外加上洗髓经和易筋经的帮助下。

    而端木蕊之前压根就不会任何的武学,体内也无半点真气,完全就是个柔弱的小姑娘,可就是这么个小丫头,破除封印不过个把小时,竟然借着那股封印的能量成功的洗精伐髓,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对此,秦昊不得不感叹端木蕊这种阴阳眼的怪异体质还真是得天独厚,说好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呢?老天爷还真是偏心!

    显然端木蕊现在心情比较紧张,很快冲洗干净身上的污渍,迫不及待穿了件睡袍就冲出了浴~室,可真当她来到秦昊的面前,心情不由得又有些紧张。

    对于秦昊,端木蕊心中有过不止一次的幻想,童话中风度翩翩,极其绅士的白马王子,中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超级暖男。反正不管是哪一种,总而言之,就是高暖帅的完美形象。

    所以啊,在真正要和自己脑海中幻想过无数次的秦昊真正见面,她的心情就仿佛是一个普通的小粉丝见到了崇拜了很久很久的偶像一样,紧张又激动,担心与平时了解到的讯息不一致。

    “哥,是你吗?你是我哥吗?”看着眼前那张帅气白净的面庞,端木蕊颤悠悠的伸出手,在上面摩挲着,声音有些发抖。

    秦昊没有正面回答,一脸惊诧表情的转头脑袋看向宋瑶:“你其实是男人?现在手术已经这么发达了吗?一个男人竟然可以装的那么像女人,还瞒了我这么久,啊,我快疯了……”

    宋瑶也有点懵,被秦昊这突然神经病一样的行为给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东西……”

    端木蕊几乎和宋瑶是一个表情,同样也很懵逼。

    下一刻,秦昊果断给出了解释,秒变名侦探:“不是吗?这个房间除了小蕊只有我们俩个人,如果是一男一女,谁是她哥哥显而易见,但是她却不知道,那么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们俩个都是男的!”

    “呀!秦昊,你要找死吗?!”

    敌远科仇独孙术接冷科孙科

    “哥,你坏,我才不是那个意思……”

    敌远科仇独孙术接冷科孙科  小丫头虽然没说话,可低垂着的小脑袋,黯然失落的表情,死死地握着秦昊一处衣角的小手,无一不让人心生怜惜和疼爱。

    几乎是同时发出的两个声音,一个是无比愤怒的咆哮,一个是满脸欣喜的娇嗔,一个是手掌噼里啪啦一阵乱拍,一个是摸~摸~揉揉谨小慎微的爱护,这就是老夫老妻状态下的女人和暧昧期女人的差别!

    男人,苦啊!

    有秦昊这么故意插科打诨的调侃,本来应该悲伤的气氛显得轻松了不少,特别是端木蕊,除了有些兴奋之外,没有任何的负面情绪,本以为一旦正眼面对,肯定会有点小小的羞涩,可现在她总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而然。

    敌地不仇独后球接闹毫闹故

    秦昊笑嘻嘻的一把将她搂在怀里,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乐滋滋的说道:“好了,不闹了,怎么样,亲眼看世界是不是很开心?以后你可就是个真正的正常人了,再也不用担心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你说对不对?哈哈!”

    端木蕊开心的点了点头,在秦昊的怀中扭了扭身子,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着,腻歪的不得了,愣是不肯起身。

    宋瑶自然也为端木蕊开心,在这个临时组成的家里,也算是一件大喜事,再者,这所谓的兄妹腻歪劲实在太厉害了,她都有些受不了,悄悄地退出了房间,将空间和时间交给了他们自己。

    端木蕊恢复了视力,也算是了却了秦昊心里的一桩大事,心态莫名轻松了不少。不过,这会儿,他可没法子放松起来,小丫头是开心了,在秦昊怀里寻求着关心,扭来扭去。可她也不想想,洗完澡后就穿了一件睡裙,在一个血气方刚,刚刚尝过甜头没多久,正处于身心饥渴状态的男人怀里一个劲儿磨蹭。

    孙不远科独孙球接孤由指独

    这到底是没意识到自己的吸引力呢?还是故意对秦昊的自制力进行特训?

    秦昊表示,压力山大。

    端木蕊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当然不可能!在成~人向十分严重的宋瑶姐姐熏陶下,端木蕊早已被毒害了,就比方现在,她就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坐着的地方似乎有了点硬硬的异物感。

    同时,她也很清楚自己坐在了什么地方,至于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虽然没法见,可架不住宋瑶口述啊,不禁小~脸微红。

    不过,她并没有因此而退缩,反而还故意装作不知道,小手有意无意的在秦昊胸口,小腹拂过,软软嫩嫩的小屁屁更是磨蹭的更厉害了,脑袋一个劲儿的往秦昊怀里钻。

    这样会带来一个什么后果呢?那就是秦昊呼吸急促,喘着粗气,端木蕊也能感觉到那根玩意儿越来越硬,越来越烫,烫的她几乎浑身都要被烧着了。

    后不不仇酷艘术所闹所显故

    秦昊有些扛不住了,仅存的理智告诉他,他怀里的不是他女人,是他的妹妹,人家小姑娘那么信任他,哥哥哥哥喊得不停,他要是只想着那种事,那就真他么的猪狗不如了!

    “小蕊啊,我知道你病好了现在很开心,但是呢,哥哥毕竟是个男人,你一大姑娘家的在男人怀里钻来钻去的不好,以后要是嫁不出去了怎么办?”秦昊决定谆谆诱导,小姑娘一时兴奋开心是可以理解的。

    结地科不鬼结恨由阳主战科

    “没关系啊,哥哥反正又不是外人,就算假如真的嫁不出去了,那就便宜哥哥好了。”端木蕊半真半假的说道,像是在开玩笑,又像是真心话。

    如果放在往常,秦昊可能会笑骂一句“小丫头尽说傻话”,又或者敲一下端木蕊的脑门,可是这一次,他却什么都没有做,罕见的沉默了起来。

    因为,他好像心动了,在端木蕊说出那句便宜哥哥好了的一瞬间,他虽然很不想承认,但确实脑海里有过那样的设想,这是他之前从来都没有过的!

    他突然想到了一点,自己嘴上经常说着你迟早要嫁人,之前因为端木蕊眼睛的问题,可能暂且搁置。可现在眼睛已经恢复视力,如果真的要是谈了恋爱,要结婚,自己可以接受吗?

    后远不科独敌球战冷学后星

    秦昊犹豫了,虽然是哥哥的身份,可毕竟不是亲~哥哥啊,他们也不是真正的亲人,总有要分开的时候,到时候,他可以放开吗?能够放心的将端木蕊交给别的男人?

    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贪心又花心的男人,明明宋瑶这边,不光是宋瑶,他的一部分女人都将面临着未来的问题没有解决,他还想着抓着别的女人不放,这种思想,有些太自私,自我了!

    如果要做玩家,这一切都不是事,玩玩就好,就像邱林一样,天天夜店到处乱嗨,随意约炮,可秦昊偏偏还有点感情洁癖,做不来这种事,这就造就了一个矛盾的感情观,按照欲望走是想要的,但理智又告诉他,不能乱来。

    见秦昊一直没说话,端木蕊不禁有些紧张,不敢再乱动了,小心翼翼的问道:“哥,你生气了吗?”

    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之中的秦昊这才回过神来,看着端木蕊那担心害怕,可怜兮兮的模样,不禁有些心疼,笑着将她抱了起来,放到在床~上,摸了摸她的脑袋:“小丫头,哥哪有那么容易生气,你呢,乖乖的躺着,我去给你拿药。”

    端木蕊乖巧的点头。

    走出房间,宋瑶正无聊的窝在沙发上摆~弄着电视遥控器,每隔几秒换一下台,背影怎么看都有些孤单。

    秦昊自然将这一幕都看在眼里,走了过去,搂住女人的肩膀,在其额头上亲了一口,柔声道:“委屈你了,本来今晚我是该好好陪陪你的,可是……”

    “切,你真以为自己是香饽饽啊,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才不稀罕呢。”宋瑶故作一副不屑的模样,随即又问道:“小蕊那丫头的眼睛真是痊愈了吗?说实在的,刚才看到那双眼睛的时候,真的有点吓人的,现在看起来嘛,两种颜色反而挺好看的。”

    “放心吧,确实是没事了。只不过,小蕊的眼睛确实很古怪,我也没有见过,以前也只在古书里面看过,还只是很简短的描述,起不了什么参考作用。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小蕊的眼睛似乎和我师父有些关联,只可惜我暂时无法联系上师傅,无法得知其中缘由。”

    说到这里,秦昊顿了一顿:“反正呢,平时你和珊姐多注意下小蕊眼睛的状况,按理说,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了,不过谨慎些还是好的。”

    至于端木蕊瞳孔的颜色,秦昊倒是不担心,且不说现在大街小巷年轻人戴美瞳弄这些新潮玩意儿已经很普遍,医学上还有一种病叫虹膜异色症呢。

    “好了,我知道,小蕊这丫头光是你妹就不是我妹了?不过说实在的,那小丫头对你估计可不止哥哥妹妹那么简单,你不考虑一下收了?你看啊,性格又好,又惹人怜,还做得一手好饭菜,典型的贤惠大姑娘啊,要不我帮你一把……”宋瑶不顾秦昊越来越黑的脸色,一个劲儿喜滋滋的说着。

    “帮你妹啊!”秦昊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今个儿是谁在我跟前发愁未来呢?你现在倒好,还嫌事儿不够乱?”

    “本来就是帮我妹啊,小蕊那丫头对你那点心思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出来,只不过她自己不敢说,我们也不好开口罢了。”宋瑶斜视着秦昊,一副她很占理的样子,“再说了,反正我也就当小三的命,乱不乱,多不多和我也没啥关系,那都是正宫娘娘该操心的事儿。只要小蕊开心,我呢,不介意帮她一把,难道你敢说你对小蕊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秦昊顿时节节败退,啥话也说不出来,灰溜溜的钻进厨房把已经弄好的汤药端进了卧室。

    这会儿端木蕊已经坐在了床边,两只洁白的小脚丫轻轻晃动,看着秦昊端着热气腾腾的汤药,脸上的笑容都快止不住了,足以显示她此刻到底有多开心。

    “哥,我要你喂我。”小丫头将两只手摆在身后,死活不肯去拿碗。

    秦昊笑了笑,作为哥哥,自然不会介意自家妹妹的撒娇,用汤匙舀了一勺,放在嘴边吹了吹,这才缓缓送了过去。

    端木蕊喜滋滋的张开嘴巴,心满意足的将汤药咽下,心里开心的不得了,仿佛就连这最苦最难闻的中药似乎都不再是那么的难喝。

    待端木蕊喝完了药,秦昊看了看时间,已经差不多快九十点了,也是时候该回家了,毕竟这个时候慕千雪还处于情绪低潮期,除了第一次的时候情绪看起来还不错,这几天越发的消沉,连话几乎都不说了。

    秦昊也没啥办法,只能默默地陪在她身边。

    只是,显然端木蕊是不想秦昊离开的,秦昊才刚刚起身,就被端木蕊给拽住了。

    小丫头虽然没说话,可低垂着的小脑袋,黯然失落的表情,死死地握着秦昊一处衣角的小手,无一不让人心生怜惜和疼爱。

    对于女人,特别是和他关系密切的女人,秦昊向来都是很容易心软的,看到端木蕊这副模样,他哪里又能狠得下心来离开。再者,今天又是小丫头眼睛复明的大喜日子,他也不想让她不开心,作为一个哥哥,他是不称职的。

    爱怜的摸了摸端木蕊的小脑袋,秦昊重新在床边坐了下来,宠溺的说道:“好了,别担心了,今天我不会走了,你就放心乖乖的睡一个好觉,迎接你人生新的开始吧……”

    “谢谢你,哥!”一听秦昊说不离开了,端木蕊立刻兴奋的从床~上跳了起来,直接蹦进了秦昊的怀抱之中,双手环住秦昊的脖子,情不自禁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秦昊故意做出一副很是嫌弃的表情,用袖子擦了擦被亲到的地方:“咿,不讲卫生的脏丫头,弄得我一脸口水……”

    端木蕊也不生气,在秦昊怀里直打滚,半晌之后,才拽着秦昊一起横躺在床~上,偏过脑袋认真的说道:“哥,今晚你陪我一起睡吧!”

    这一次,秦昊无法再淡定了,先是楞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猛地坐起身子,脸色不是很好看,沉声道:“胡闹,你又不是小孩子,孤男寡女怎么可以一起睡?!”

    要是放在平时,端木蕊说这话,秦昊虽然不会听,但绝对不会生气,可今天他恰好被宋瑶这位大姐给灌输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本身就有些敏感,再一听到这话,当即就控制不住情绪了。

    因为,他害怕了,他害怕自己的自制力不够好,做出不该做的事情。要知道,就算是亲兄妹,长大之后都不会睡在一起,更别说他们还是没有血缘关系的那种,这就更不能了。

    端木蕊显然是没想到秦昊会反应如此激烈,还想开口再说两句,谁想秦昊压根就不给他机会,起身就要出去:“别说了,这是不可能的,没得商量!”

    然而,不等他迈开步子,再次又被端木蕊给拽住了,同时,耳边传来一阵低声啜泣。

    孙不仇不情敌术陌冷情方毫

    秦昊一下子又软了下去,回身看着脸上挂了两道泪痕的端木蕊,无奈说道:“小蕊啊,不是哥哥不疼你,只是你这次提出的要求实在有些过分了,听话,好不好?”

    “不!我不!”端木蕊带着哭腔拒绝道,抓着秦昊的手仍旧不肯松开,抬起小脑袋泪眼婆娑的看着他,“哥,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真的好害怕,我怕明天早上起来,我又变得和以前一样了,世界又变成了黑色,我再也看不到你的脸,我还是孤单的一个人,我怕这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哥,求求你,你不要走好不好,陪着我,让我看着你好不好?不然我真的不敢睡,我好害怕……呜呜呜……”

    ps:五千字大章节送上,今天拿到护照了,明天办签证。这章算是写给“湖北阳光”书友的,他和端木蕊一样是个盲人,但是他不可能像中端木蕊一样有秦昊为他恢复光明,不过,希望他可以像端木蕊一样,坚强生活,世界是美好的,虽然看不见,但人生依然要继续。。。。。。。。。。。

    pps:感谢“app_24788835”,“妖孽哟”,“兜说卜£―还放不卞”,“高尚先生”,“小海豚_25916469”。“恋上乀你的温柔丶 ”等等等童鞋的鲜花,感谢“你的大大大姨妈 ”童鞋打赏的100逐浪币,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