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要充钱 398、以后不准在我面前说我朋友坏话

时间:2019-05-17作者:体育老师有事

    别的平台谢小可不在乎,只是自己经营的猫爪tv和爆笑江湖这两个平台他比较关注。 . .co

    买完飞机票之后,电脑被王晓晨霸占了,她现在触景生情突然想看韩剧了。

    谢小可对韩剧没兴趣,就一个人来到二楼的阳台上,打开了爆笑江湖,搜索“极限时刻中韩友谊赛”,发现最近更新的视频多的数不胜数。

    他点开了其中最火爆的一个视频,这是决赛中的最后几场比赛,而这个作者每天都在更新比赛,下面的评论非常多,五花八门各式各样的。

    变黑了:“国内游戏水平不行啊,就这都能进入决赛?”

    十六兔:“你行你上啊?”

    牛顿的第3条染色体:“12号不就要总决赛了吗,作者还会更新吗?”

    作者回复牛顿的第3条染色体:“会的,我会跟团去韩国!”

    梁:“简直就是自取其辱啊,韩国棒子就是要我们去丢脸的,让大家知道这个游戏虽然出自中国,但是他们韩国玩的比我们好!”

    神的神上神:“还没比,你怎么知道韩国人一定赢?”

    梁回复神的神上神:“自古以来韩国人玩游戏就很牛逼,看看lol、dnf各类比赛哪个不是韩国人冠军占多数!”

    神的神上神回复梁:“以前的游戏不代表这款,dnf是韩国人开发的,lol是美国人开发的,这些肯定都不是中国人的强项,但是极限时刻是中国的银河电子开发的,这个结果就不一定了,其他游戏的比赛连参考的价值都没有!”

    梁回复神的神上神:“这些都是你yy的,事实是韩国就是牛逼,你不服也不行,承认别人就那么难?”

    神的神上神回复梁:“为什么要承认别人,现在比赛开始了吗?双方打过了吗?你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你不希望中国人赢而已!”

    梁回复神的身上神:“你的意思就是韩国好,让我滚去韩国咯!”

    神的神上神:“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梁:“中国就是有你这种整天妄想的人,才会一直落后,国家想要强大就要敢于面对现实,虚心向强者学习,而你每天就活在自我yy中,我看你现实中大概月薪顶多不超过5000!”

    神的神上神回复梁:“一个喷子还跟我讲什么国家大道理,我比你不知道懂多少倍国家大道理。你现在的行为是在学习?明明是跪舔吧?你都知道需要学习,为什么还整天挂在嘴上,不去实际行动呢!”

    谢小可看了半天,两个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也说服不了谁,但是他本人还是比较赞同神是神上神的说法,这款游戏的确是极少数中国自主研发并且打入亚洲市场的大型游戏,中国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任何一款游戏在世界范围内打过比赛的,那些打过世界级比赛的游戏都不是我们自己开发的,所以说没有什么可比性。

    最让谢小可感觉不爽的就是事情还没有发生之前,拿一些陈年旧事来做类比,然后推断分析,这跟那些“嘴炮专家”有什么区别?

    直接打了个电话给爆笑江湖的负责人陈翔:“陈总,马上通知管理员把一个id叫“梁”的人永久封号。”

    陈翔吓了一跳,这个叫梁的是怎么得罪了谢老板,居然亲自打电话过来交待,他赶紧就把话传达到了下属,相关工作人员立刻就把这个人封号了。

    前后时间不到5分钟,最后只看到那个神的神上神在说话,而梁的账号和之前的回复内容全部消失不见了,不仅如此,管理员还很自觉的把这个评论区里所有跪舔韩国的人全部永久封号,连人带帖子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

    后面的几天时间,谢小可王晓晨去忙着签证的事情。

    王骚,郑小杰,费时鸣三个人的飞机票谢小可都已经给他们买好了,7月10号早晨,谢小可约他们一起坐自己的车子去机场,机票是上午11点的,而从这边开车到机场需要1个小时,9点钟的时候,郑小杰和王骚已经到了这边,和谢小可在可晨网咖门口汇合。

    谢小可问道:“唉,怎么就你们两个,老费呢?”

    ……

    此刻,费时鸣在家里劝说王文娟,让他去韩国,可是王文娟非常倔强,说什么都不要他和谢小可在一起,在她眼里,全世界所有的有钱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一个例外都没有,思强凌弱,花心,渣男,重色轻友,不值得深交,狐朋狗友,不尊重女性……各种贬义的标签隔着2公里的距离直接贴到了谢小可的身上,她激动地说道:“你如果和谢小可继续来往,你这辈子肯定是毁了!”

    ァ新ヤ~網

    费时鸣反驳道:“我一直都和他有来往,怎么了,我现在毁了吗?”

    王文娟很激动,等着大眼睛质问起来:“你现在居然为了一个狐朋狗友跟我吵架,你自己想清楚,只不过是去韩国玩一趟而已,不去又不会掉一块肉!”

    费时鸣也很激动:“韩国我可以不去,本来我是想你和我一起去的,现在你不去,我也不想去了,但是我不允许你在我面前说我朋友坏话!”

    王文娟气笑了:“我就说他坏话怎么了,我就不许你和他来往怎么了,有本事你们两个男的一起过啊,为什么还要跟我结婚!”

    费时鸣的怒火已经烧到了扁桃体,但是他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知道现在自己是气头上,要少说话,以免将来后悔,毕竟他已经不是十几岁的年轻气盛的小伙子了,难道还真的为了维护谢小可而对自己老婆大骂一声“大不了离婚”吗?

    就在他气喘吁吁的时候,突然一个电话来了,手机上响起了悦耳的声音。

    费时鸣拿起手机一看,是谢小可打来的电话,他把屏幕转向自己,不给王文娟看,但是也迟迟没有接听。

    王文娟走了过来:“给我看看,是不是谢小可打来的!”

    费时鸣坚定地点了点头:“对!”

    “接啊!”王文娟愤怒地说道。

    费时鸣抬起右手,按了一下接听键说道:“喂,谢老板!”

    谢小可现在还不知道费时鸣的老婆对他态度那么恶劣,在电话里问道:“老费,来不来啊,你老婆怎么说?”

    王文娟趁着费时鸣不注意,一把夺走了手机,对着屏幕说道:“谢老板,我是费时鸣老婆,他不跟你们一起去了!”

    费时鸣也懒得夺回手机了,随她怎么说,把话挑明了也好,让谢小可自己去解释,比费时鸣辩解要好的多。

    @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