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少私宠:呆萌小鲜妻 第550章 小孩子一般

时间:2018-04-17作者:枫牧

    ,!

    陆悦之在给裴牧宇处理伤口的时候,顾熹子一直闭着眼睛,但依旧能听到剪刀与肉交互的声音,咔嚓咔嚓的很是折磨人。

    裴牧宇也始终抓着她的手,让人感动的是,他的双手虽然有些发抖,但手上的动作一直很轻,似乎相较于他身上的疼痛,更害怕弄伤了顾熹子。

    伤口处理完毕,陆悦之又看着他额头上的虚汗,伸手摸了摸,还挺烫的,再次叮嘱道:“他现在已经出现发热的迹象,所以一定要小心,不能让伤口再发炎。我会给他开些药,一日三次,记住,忌烟酒辛辣的食物,也不能有太激烈的运动……”

    陆悦之在对顾阳说这些问题的时候,又不经意的瞥了裴牧宇一眼:“那方面的运动也不行。”

    顾熹子皱了皱眉头,不明白医生为什么说的如此隐晦,但旋即看着哥哥鄙视的眼神就明白了,这点裴牧宇还真有可能。

    “放心吧,他这几日会一直待在我这儿,浪不起来。”顾阳说道。

    送走了陆悦之,顾熹子便有些好奇的问道:“这个人也是哥哥的朋友吗?”

    原本她就没有什么记忆,而现在哥哥又多了很多她不认识的朋友,顾熹子自然好奇的想要了解一下。

    顾阳努了努嘴,似乎很为难,该怎么回答呢?

    “那么正派的医生怎么可能跟他是朋友……”躺在床上的裴牧宇声音有些喑哑的说道。

    呵呵,虽然话说的不好听,但顾阳并没有否认。

    他跟陆悦之还真的算不上朋友,陆悦之着实是一个妙医圣手的医生,现在也有份正经体面的工作,不过对于他们三人的事情,从来都是随叫随到,这算不算是仆人?亦或者说是助手?

    不过其中牵扯的故事太多了,他不想让妹妹参与进来,也就不打算解释这么多。

    顾阳的神情忽然严肃了起来,他对顾熹子说:“我得出去处理些事情,你留在这儿好好照顾他吧。”

    顾熹子乖巧的点了点头,以为哥哥是去公司忙生意上的事情。根本没有想到他其实是去裴牧宇去善后。

    在顾阳抬脚刚要出门的时候,又突然转了回来,将一只手搭在妹妹的肩膀上,严肃道:“如果这家伙敢对你图谋不轨,你就用旁边的剪刀直接捅在他的伤口上,不用留什么情面。”

    裴牧宇依旧闭着眼睛,脸色苍白,额头上冒着虚汗,声音也是软弱无力:“喂,我还躺在这里……”

    “本来也是说给你听的。”顾阳冷声说完便抬脚离开。

    哥哥走了之后,裴牧宇还握着自己的手,想到刚才这场景顾熹子也觉得他有些可怜,便安静的趴在床边陪着他。

    见他额头上的汗珠越来越密,神色也很憔悴,顾熹子忍不住心疼的轻声问道:“是不是很疼?”

    裴牧宇嘴角轻轻扬起一抹微笑,带着略微的艰辛,他曾无数次从鬼门关爬过来,这点伤对于他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可是一想到这个女人好像真的很关心自己,他又像是松了口气一般,干脆说道:“疼……”

    顾熹子只能握紧他的手,说实在的,这种疼她也没有办法帮裴牧宇缓解,而且哥哥说的照顾,具体要怎样照顾呢?她也不知道。

    不过看他额头上的汗水越来越多,顾熹子直接起身,松开了裴牧宇的手。

    可裴牧宇确实死的拽住了她的手,带着一丝幽怨的语气说道:“你要去干嘛?不是说照顾我吗?”

    “你额头上出了这么多汗,我用凉水湿一下这条毛巾,给你擦擦汗呀……”顾熹子说道。

    “你不会走吧?”裴牧宇堂堂一个七尺男儿,如今的语气里居然带着委曲求全的意思,让顾熹子很是费解。

    “这是我哥哥家,我能去哪儿啊?”

    裴牧宇重重地呼了一口气,好像很放心一般,松开了顾熹子的手,这个举动就让她更加疑惑了,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平日里那么放荡不羁,如今却脆弱的像个孩子一般。

    顾熹子在洗手间内湿了湿毛巾,便立即回去了,刚把毛巾敷在他的脑袋上,裴牧宇便又抓住了她的手,死死的不肯松开。

    “如果你还疼的话就告诉我……”顾熹子好心的说道。

    “告诉你,你能做什么?”裴牧宇看着她关切的模样,突然很好奇。

    “我……”顾熹子脑袋转了一圈,想了想:“我可以给你唱歌,可以给你讲笑话呀。”

    裴牧宇扑哧一下笑了出来,她还真的把自己当成孝子了,既然这样,那他可不能浪费了这么大好的机会,皱着眉头,装作很疼的样子说道:“那你先唱首歌给我听吧。”

    顾熹子眉头皱得比他还紧,真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同意了,而且唱什么歌呢……犹豫了半响之后,顾熹子清了清喉咙开始唱道:“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

    “停!你这唱儿歌是哄孝子呀?”裴牧宇不满的说道。

    “你现在可不就是孝子吗……”顾熹子小声的嘟哝道。

    “你可不可以试着唱一些流行点儿的,比如说小情歌,爱人这种抒情的歌曲?”裴牧宇提议道,但转头看到顾熹子皱成苦瓜的小脸,他又深深的叹了口气:“算了,你还是给我讲笑话吧。”

    “好啊,好啊,我知道好多笑话呢!”顾熹子好像突然来了兴致:“你知道猩猩最讨厌什么线?

    裴牧宇一脸黑线,好像知道顾熹子是什么套路了,可偏偏她不自知,自顾自地说道:“是平行线!因为平行线没有相交(香蕉),哈哈哈……”

    “还有,还有,你知道布和纸怕什么?布怕一万,纸怕万一(不怕一万,只怕万一)!”顾熹子继续兴奋地讲道,完全沉寂在了自己的世界里:“还有还有, 麒麟飞到北极会变成什么?是冰淇淋!哈哈……冰淇凌(冰麒麟)……”

    “喂……”裴牧宇觉得自己好像更加不好了,想要制止,却没想到这丫头居然还给自己提问起来了。

    “你知道1234567890 哪个数字最勤劳,哪个数字最懒惰吗?”

    “1懒惰,2勤劳,因为1不做2不休。”裴牧宇无奈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熹子一脸惊讶,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

    几个笑话之后,两个人之间的氛围变得很尴尬,裴牧宇闭上了眼睛,颇为沉重的说道:“熹子,我觉得你应该是对我有什么不满,所以才会讲这些笑话来折磨我,真冷哎……”

    顾熹子脸色更加尴尬,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这些笑话她都攒了好多年自己想起来都能乐呵半天,这个人怎么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

    不过顾熹子看到额头上的汗珠还是不断的往外渗,便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缓解得了他的疼痛,内心也有点愧疚,乖巧的蹲坐在那里,不知所措:“那我怎么做才能让你不那么疼呢,要不我给医生打电话给你要点止疼药?”

    “我有个见效更快的方法……”裴牧宇睁开眼睛,看着她,扬起嘴角的笑容:“你亲我一下说不定我就好了。”

    顾熹子瞪圆了眼睛,果然不能相信这个人,他本质上就是个登徒浪子。

    当她想抬手打裴牧宇的时候,却发现他赶紧闭上了眼睛,此时这个男人对自己来说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而且他的疼是真的……

    在裴牧宇以为这只是个玩笑话,根本没有实现的可能的时候,嘴边突然附上了一个温热的唇瓣,如蜻蜓点水一般,来的也快,去的也快。

    “这样可以了吧……”顾熹子嘟着嘴,面色微红的说道。

    裴牧宇偏过头,睁开眼睛看着她,眼里充满了不可思议,不过旋即一笑,那笑很轻松,又很温暖,原来她也可以如此之幸运。

    如果是其他情况下,他一定毫不犹豫的按住她,仔细的品味一番,可此刻他想静静的享受刚才那蜻蜓点水的一吻,在记忆深处,永远刻下那份美好。

    “你跟你哥哥完全不一样……”裴牧宇突然说道。

    “那当然,我哥哥是男的,我是女的呗。”顾熹子也随口回答道,脸上依旧挂着娇羞的红色,连她本人都没有想到,刚才怎么会做出那么大胆的举动?

    躺在床上的裴牧宇郑重的摇了摇头,很肯定的说道:“你们从骨子里就不一样。那家伙在我受重伤的时候,看到我这么痛苦的样子,只会用脚蹬我,问我死了没……”

    现在想想,裴牧宇能够在哥哥的照顾下,活到今天还真不容易。

    顾熹子面露惊讶,当然不是因为哥哥的态度,毕竟朋友之间的相处,都有特殊的方式,尽管哥哥看起来对他很残忍,但在裴牧宇受伤的时候,却能及时请来医生对她关怀备至,应该也算是挚友了。

    而她惊讶的是裴牧宇说的关于他自己的那些话,便问道:“你经常受伤吗?”

    裴牧宇低沉了片刻,才笑着回答道:“嗯,因为我是个很危险的人。”

    此时顾熹子真的丝毫没有感受到它的危险,只是他的语气里带着莫名的苦涩,让人有些好奇,又有些心疼。

    不过看他如今躺在床上,身受重伤,顾熹子猜测他一定不想回忆那样的过往,而且她也不想戳在他的痛处上,只能嘻嘻哈哈的转移了话题:“是啊,像你这样的花心大萝卜,对任何女人来说都是很危险的。”

    裴牧宇也倏然笑了:“其实遇到了真正喜欢的人,心就会被锁死,怎么还会在花心呢?”

    顾熹子其实从内心里无法认同裴牧宇的观点,毕竟以他花心、轻佻的举动看来,可不是谁都轻易能够锁住他的心的。但是看到他今日这个模样,倒真的对她改观不少,或许他真的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就像刺猬这种动物一样,虽然外表上都是尖锐的刺,可内心比谁都柔软,他们遇到同类的时候都是用心相拥的,绝对不会伤到对方。

    而裴牧宇正是用他这种浪荡的形象,掩饰内心的孤寂,直到遇到真正情投意合的人,才会将自己的心彻底剖出来。

    这样的人最坚强,却也最容易受伤。

    然而顾熹子对他这种印象,仅仅持续了不到两天的时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