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少私宠:呆萌小鲜妻 第202章 寻人无果

时间:2017-12-07作者:枫牧

    ,!

    杨婷婷赶紧拿起手机给顾熹子打电话,可听到的却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然后杨婷婷朝许晓月摇了摇头,“关机啊。”

    “肯定关机啊,要是开机的话大概偶像也不会找到这里来吧,我好担心顾熹子啊。”

    杨婷婷点头,“我也是。”

    两人心中也生出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尤其想到钟靳昀坐在顾熹子床边嚎啕大哭的那一幕,她们生怕顾熹子真的会出什么事。

    后来钟靳昀又去教务处找过c大的教务人员,教务人员确定顾熹子并没有到学校来办理过任何的休学或者退学手续。

    雷安也很快就给钟靳昀打来了电话,说基本上已经托朋友查了今天所有c市到达国内国外的班级,并没有顾熹子的名字,火车站那边也没有查到关于顾熹子买票的任何讯息。

    顾熹子好像只用了几个小时就人间蒸发了一样。

    钟靳昀回去查看了居住小区的监控录像,发现顾熹子确实是一个人拎着行李箱坐的士离开的大概就在她将钟靳昀支到城北买吃的离开之后的半个小时左右。

    钟靳昀根据监控录像找到了那辆载过顾熹子的的士司机,的士司机看着顾熹子照片回忆当时小姑娘拎着行李箱上车就说要去机场。

    看来顾熹子果然是去了机场,可是钟靳昀又没有在航班讯息上查到顾熹子的讯息,更没有找到顾熹子的出入境讯息。

    钟靳昀暂停手头所有工作将时间都放在寻找顾熹子上。

    走之前钟靳昀直接找到他接下来电影《沉浮》的导演林楚,和林楚说了他遇到的困难以及顾熹子离开的消息。

    林楚对钟靳昀的决定表示支持,说他也是看着钟靳昀和顾熹子这一对的,顾熹子值得钟靳昀放弃一切追回来,说他愿意给钟靳昀两个月时间。

    如果两个月之后钟靳昀仍旧没办法找到顾熹子,那就回来拍片,不然按违约处理,这也是他能给钟靳昀的最大宽限。

    钟靳昀先去过顾熹子的故乡h市,并且派人彻底调查了顾熹子的家庭,顾熹子的家庭算得上是小康,家中有父母还有一个妹妹,一家四口是有名的三好家庭,过得十分幸福和睦,调查的结果就是顾熹子并不在h市。

    为了找到顾熹子,钟靳昀亲自接触了顾熹子的父母,顾熹子的父母告诉钟靳昀,半个月前顾熹子给他们打过电话说快要大学毕业了决定去留学,留学的地点是多伦多,如果有时间会再打电话回来的。

    顾熹子的父母还收到了顾熹子从多伦多寄回来的明信片,上面有顾熹子穿着白裙子站在枫树林中的照片。

    照片中的顾熹子美得惊心动魄。

    嘴角带笑,只是眉宇间仍旧透着一股忧伤。

    她的笑终究不像从前那般纯粹璀璨了。

    钟靳昀要来了顾熹子打电话过来的号码,后来查询之后发现那只从多伦多一个公用电话亭打过来的电话。

    钟靳昀也不敢告诉顾熹子的父母顾熹子在c市的经历的事,如果说了顾熹子的父母大概会很担心顾熹子现在的处境。

    看来顾熹子是铁了心就是不想让他找到,但还好钟靳昀得到了一个有用的讯息,那就是顾熹子现在人在多伦多。

    于是钟靳昀又坐飞机去了多伦多,在多伦多足足又找了半个月的时间,还是没有任何关于顾熹子的消息。

    离开多伦多,钟靳昀将范围扩大到多伦多附近甚至是整个加拿大,可还是寻不到顾熹子的踪迹。

    顾熹子真的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了。

    停止拍戏整整外出找了顾熹子两个月的时间,无果。

    钟靳昀每天都给顾熹子在国内的手机号打电话,打不通钟靳昀就每天给顾熹子发微信,就算电话打不通,他觉得顾熹子也不可能与世隔绝连手机都不用了。

    不管顾熹子在什么地方,都一定会收到微信,当顾熹子打开微信,就会看到他给顾熹子发的视频或者是语音。

    钟靳昀多么希望某一天顾熹子真的会给她回一条讯息。

    同时他也打通了舒傲寒的电话,舒傲寒说他正在美国谈生意,最近一个月可能没办法回国.

    知道顾熹子离开抛下一切离开c市,连大学都不念了的事也是非常愤怒震惊,并表示他会动用手头的一切力量寻找顾熹子,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更希望能快点儿找到顾熹子。

    钟靳昀并不清楚其实这些日子舒傲寒一直都跟顾熹子在一起。

    顾熹子离开,也都是舒傲寒帮助。

    不然的话,顾熹子也不可能走的这样不留痕迹,连航班讯息都查不到顾熹子的出入境消息。

    只是有些事情后知后觉,钟靳昀也没有想到帮助顾熹子离开自己的人真的是舒傲寒。

    可是两个月就这么过去了,他一直不停脚步的寻着顾熹子,另外国内钟靳昀也让雷安派了很多人帮忙查找顾熹子的踪迹,可顾熹子就这样杳无音信没了任何消息。

    两个月的期限已到,钟靳昀从温哥华坐飞机回到c市,并打电话给林楚和雷安说明了他并没有找到顾熹子。

    林楚和雷安都劝说钟靳昀回来拍戏。

    钟靳昀虽然不死心,可是世界这么大,连一点线索都没有就盲目的寻找一个人无疑等于大的海捞针,就算钟靳昀不死心,也只能暂停脚步回国。

    钟靳昀拜托雷安派人继续寻人。

    回国之后的钟靳昀仍然坚持每天给顾熹子发微信,给顾熹子发秒拍视频,给顾熹子发语言讯息或者是说一些今天他去了哪里想念她的话。

    多伦多。

    费尔蒙特皇家约克酒店顶层总统套房内,刚刚洗过澡的顾熹子穿上了睡袍走了出来。

    头发还湿着,顾熹子就坐在沙发上拿起了手机。

    手机从顾熹子两个月离开c市上飞机前就已经被她调成了飞行模式,也就是说,她接不到任何人的电话,在没有wifi的情况下,她的手机基本上属于报废状态。

    手机对于顾熹子来说变成了一个只能上网的电子产品,充其量就是个ipad,可以上上微信看看她从前国内那些朋友同学朋友圈,通过微信了解一下大家的近况。

    打开手机微信,顾熹子又看到一个红色的未读标识,顾熹子仔细一看,果然又是钟靳昀给她发来的信息。

    好像又是一段秒拍视频。

    顾熹子还没来得及打开视频就被一阵门铃声打断了思绪,赶紧起身去开门。

    顾熹子也没有问是谁,因为她知道肯定是舒傲寒。

    舒傲寒一身prada运动装出现在门口,脖子上还挂着一条干毛巾,满脸淌汗,汗水从他的额头顺着他脸颊英俊的线条缓缓向下落入他的锁骨,当真是性感至极。

    当真是男人看了嫉妒,女人看着想扑倒。

    顾熹子一看舒傲寒流汗的样子就知道舒傲寒大概是刚出去跑步回来。

    “怎么没洗个澡就过来了?”

    “跑步的时候经过一家店,给你买了肉汁奶酪薯条、肉馅饼还有奶油塔,这不是想着赶紧给你捎过来吗,都是你爱吃的。”舒傲寒抬起手,将几个纸袋在顾熹子面前晃了晃。

    顾熹子开心的扯了扯嘴角,“知道我是吃货就每天拼命喂我,我才刚吃过晚饭不久,你这是要把我喂成猪的节奏啊!”

    “你太瘦了,要多补补!”

    “我到这里都胖了四五斤了,再这么下去我就要突破九十斤了。”

    “九十斤也不胖,你现在太瘦了。”

    “嗯,本来是不胖的,可是就要被你喂胖了。”

    “我在你身边的职责就是照顾好你。”舒傲寒笑了笑。

    顾熹子也是笑,让开门请舒傲寒进来,“快进来吧。”

    舒傲寒拎着东西走了进来,顾熹子拽掉舒傲寒跨在脖子上的干毛巾给舒傲寒擦了擦额头和脸上的汗水。

    就是顾熹子给舒傲寒擦汗的这一个小动作,却让已经走进客厅的舒傲寒站在原地不动怔怔的盯着顾熹子了。

    顾熹子继续拿着毛巾给舒傲寒擦汗。

    舒傲寒目不转睛的盯着顾熹子,见顾熹子扯了扯嘴角蹙眉问道:“干嘛这么看着我,去,赶紧去洗把脸然后过来一起吃!”

    顾熹子接过舒傲寒手中的纸袋直接将舒傲寒支到了卫生间。

    舒傲寒笑着走进了卫生间,笑容却一直挂在脸上,这是顾熹子第一次对他这么主动,虽然只是给他擦汗这样一个细微的小动作,舒傲寒心中却已经是充满了感动。

    舒傲寒洗完脸擦干走了出来,却见顾熹子拿着手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舒傲寒嘴角上扬轻声问道:“钟靳昀又给你发信息了吗?”

    顾熹子饶有心事的点了点头。

    舒傲寒冷哼一声,“他还真是够执着,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机会可不是一直都会老老实实摆在他面前的,既然他不好好珍惜,这就是他必然应该承受的苦果,这世上唯一买不到的就是后悔药。”

    顾熹子嘴角的笑容略显尴尬,“好了,不提他了,我们吃东西吧。”

    说完顾熹子拆开了那几个纸袋,有肉汁奶酪薯条、肉馅饼还有奶油塔,顾熹子搓了搓手一副兴奋的表情,“都是我爱吃的呢。”

    “那还等什么,快吃吧。”舒傲寒最喜欢看顾熹子吃东西的样子。

    顾熹子不客气的拿起又香又脆的奶酪薯条,咔嚓咔嚓吃了起来,看着顾熹子吃东西的样子,就算只是味道一般的食物,顾熹子吃起东西的样子看着也很香。

    “有没有人说你吃东西的样子特别好看?”舒傲寒拿起一支奶油塔放在嘴边轻轻咬了一下。

    顾熹子斜睨舒傲寒,“虽然你这话是在夸我,可我怎么觉得你其实是在损我呢?”

    舒傲寒赶紧摇头,“我说的是真心话!”

    好像不管任何时候,顾熹子的食欲都特别的好,心情好心情不好都基本上不太会影响她的食欲。

    顾熹子笑了笑,“我现在只不过是离开小钟离开换一种生活方式,我又不是要死了,干嘛不吃东西折磨自己啊。”

    “可是你心里真的放下了吗?”舒傲寒用试探的语气问道,生怕提起了顾熹子的伤心事。

    顾熹子嘴角是一个淡淡的苦笑,“说放下就放下,人又不是金鱼,记忆只有七秒钟那么短暂,只要绕着鱼缸游上一圈就什么都忘了,毕竟是个和自己有过刻骨铭心感情的人,我只能说我在学着慢慢淡忘某些事情。”

    舒傲寒拿起一根奶酪薯条塞进顾熹子的嘴里笑道:“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顾熹子点了点头,“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我想起小钟的时候心里不再有那些充满伤痛的记忆,或许到那个时候我就真的释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