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二百三十七章以全部身价换名利

时间:2018-05-04作者:半折扇

    洛冰婧眉宇微拧看来是云青她们几人有所误会,可是她不能告知几人前世这场大雪足足下了五天五夜,不少民居坍塌百姓居无定所饿死街头的数不胜数,不少则是被生生给冻死的。

    还有黑心的商人与权贵趁机屯米屯粮以至于市面流通的米粮少之又少,朝堂虽开仓放粮但其中又有多少米粮能真正的到百姓手中。

    她此次要做的与前世那些屯粮的权贵一样,将米粮囤积起来,只不过她要做的乃是朝堂要做的,她要开仓放粮接济百姓。

    这天下权贵皆想要的除了钱财与权贵,便是那百姓的爱戴,民心所归。

    她自重生以来便左右依靠他人,就连想要变成富可敌国之人以赢得尊重靠的依旧是他人。

    她自一开始便对金满堂有三分防备之心,并非她不信任金满堂而是金满堂前世能做到皇商之位这其中定不会与她所想一般干干净净,定有肮脏在其中。

    金来福的出现金满堂要参加私运的意图,苏念儿的一步步接近,这一切让她对金满堂的信任大打折扣。

    洛冰婧转身回了内室,云青几人放下心来,主子只要不出府便好。

    若主子大肆购买米粮与炭火,这厢二皇子府用足便罢若是有剩余,安侧妃定是要寻事。

    谁知几人还未刚将提着的心给放下,便看到主子手中抱着她的聚宝盒披着皮裘带着狐狸毛毡帽裹的厚厚实实,看那架势势必要出府。

    当下几人便上前阻拦。

    “主子,你这是要做甚,今日虽是下起了大雪不假,可府中米粮炭火足够用的,若是主子采买了多余的,安侧妃定是要从中寻事,主子好不容易掌了二皇子府的权,现下之时可是出不得半点差错。”

    “主子您这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钱财你出米粮炭火你买,你可想过出力不讨好,主子虽现在是您掌权不假,可不至于让您补贴嫁妆不是。”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皆是相劝洛冰婧莫行出府,采买米粮。

    洛冰婧当下便是心急如焚,石竹见状愣头愣脑来了一句道:

    “主子您这般执着难不成还能有雪灾不成。”

    洛冰婧猛然回头看向手足,好似找到了心心相印之人,眼眸发亮,道:

    “石竹你与我想的一般。”

    石竹则是瞬间愣住,面容之上有着错愕,她那是与主子想的一般,她只不过是胡言乱语罢了,往年下的雪可比今日还要势头猛,亦没有出现雪灾。

    云青与画眉、新妆几人看了一眼石竹,主子这般魔怔没想到还有个雪中给主子送炭的。

    春桂则是没由来的开口道:

    “主子所担心的并非不会发生,奴婢并不是京都人士,奴婢本家乃是辽北之地,十年前一场大雪毁了奴婢的家园,冻死饿死无数,若非娘亲以命护之,奴婢便早已饿死冻死在上京的路上。”

    洛冰婧怜惜的看了一眼春桂,前世她可是亲眼所见雪灾带来的惨状。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权贵之家第二年开春那米粮皆生了霉菌米虫毁之不少,不少百姓却是冻死饿死在街道两旁。

    她可还记得一日出街之时,护城卫清理路边尸体的情形,多数皆是上了年纪的老者与妇人幼儿。

    皑皑白雪掩埋过后的是无数凄苦之人的性命。

    “主子,您这是准备囤米粮囤炭火。”

    洛冰婧看了几人一眼,点了点头,她不但要囤米粮囤炭火,她还要将城内西北街上废弃的旧铺庄给买下来。

    前世那些地方皆成了权贵挣钱的摇钱树,不少外地之人前来京都,那废弃已久之地,因着当年乃是当年几位老王爷建造之处,雪下的再大那房屋丝毫没有损坏。

    不少权贵以白菜买下西北街,在以金银玉器的价格开办酒楼供避灾之人居住。

    事不宜迟,今日她便要将这些办妥,这对于她来说是个行善之际又是一个天大的机遇。

    她不善不恶,她接济百姓亦是有自己的私心在其中,她不是那大善人,她以全部家产所换的只不过是她想要安身立命的名利罢了。

    云青几人已见主子的决心,深知再行阻拦亦是无用,当下几人便穿戴厚实陪着洛冰婧一道出府。

    虽街面上马车不能行走,可不代表马匹不能缓慢前行。

    好在这时代对女子并不束缚的过于严谨,一般女子皆会骑射的本领。

    主仆几人顶着鹅毛大雪在寒风刺骨之中出了府邸。

    洛冰婧虽是包裹严实,可着呼啸的寒风夹着雪花灌进她的脖颈衣袖之中,整个人瞬间便是一个机灵,刺骨的冷意布遍周身。

    云青几人亦是如此,冒雪前行为的便是全主子的心愿。

    “主子,皇子妃与她身边的几个丫鬟出了府邸。”

    侯宏文正背手而立,看着窗外的鹅毛大雪不知在思量着什么,一个仆人匆匆前来,站与窗前说道,身上还有不少积雪并未敢踏入书房半步。

    侯宏文面色一冷,这女人为何这般不老实,这等天气出府做甚,若是在出了差池太祖太后定是不会轻饶了他。

    不知为何太祖太后对洛冰婧另眼相看甚至比待他们这些子孙后代还要来的亲厚。

    “何时出的府邸,可知她要出去做甚。”

    仆人微低着脑袋惶恐道:

    “奴才不知,还望主子责罚。”

    侯宏文眸色微变,看了那仆人一眼,对着房门外吩咐道:

    “前去跟随皇子妃,瞧她要去做甚,若无生命之忧便不必显身相救。”

    念香院。

    “主子,大喜呀主子。”

    安元香正坐与书案前饶有兴致的画着冬雪腊梅,突然一个婆子闯了进来,一个不慎一幅画便这般毁了。

    安元香抬起阴鸷的脸面,看着那婆子,气息低沉道:

    “姜婆子,你最好是有要事要报,否则你便如同这副画一般。”

    安元香猛然将书案上那副已毁的画抓在手中置于地面之上。

    姜婆子面色骤变噗通一声朝着安元香跪了下去,身子斗如筛糠,哆哆嗦嗦道:

    “回禀……回禀主子,奴婢前来乃是有要事想报,洛主子一刻前与几位丫鬟一道出了府邸,现在乃是大雪封路,主子这可是大好时机,若洛主子枉死在外谁人会寻的线索。”

    姜婆子乃是安元香安插在洛冰婧院中的眼线,姜婆子本是二皇子府的粗使婆子。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