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二百三十六章洛冰婧惊疑,苏念儿身世

时间:2018-05-04作者:半折扇

    当行至房中洛冰婧与穆氏二人便一述这些时日的相思之意。

    “娘亲,为何不见苏念儿。”

    洛冰婧瞧了一番跟随娘亲前来之人未有苏念儿。

    穆氏闻之当下便是欣喜,开怀说道:

    “念儿难不成还未告知与你,看来那丫头乃是个粗心之人,婧儿你可知念儿居然是靳国公夫人遗失的嫡女,与靳怡乃是双生子,这乃是靳国公府的秘密,现下念儿寻到了便不在是秘密。”

    穆氏真心为苏念儿欢喜,这些时日苏念儿呆在她身边,处处皆好品性好还不懒散不邀功为人处事温和与人相处融洽。

    洛冰婧一愣,她自一开始便是怀疑苏念儿乃是靳国公府遗失的嫡长女,可现下洛冰婧不在这般作想。

    苏念儿来历不明且又来的太过凑巧,她乃是金满堂的一个外室,且能忍辱负重,一个女子是如何寻着金满堂的,一个跟着戏班子闯荡的女子是如何养成娇柔贵女的气质的。

    当下洛冰婧便是疑惑开口道:

    “娘亲,苏念儿可是与靳国公夫人相认了,她们二人是如何相认的。”

    穆氏见洛冰婧神情严肃,当下便紧张询问道:

    “婧儿可是有何不妥,难不成有人想要暗害念儿。”

    洛冰婧见娘亲担忧的神色,面色微变,看来苏念儿甚是成功,与娘亲相处短短时日便将娘亲的心给笼络了。

    洛冰婧微微摇头,淡笑道:

    “瞧娘亲担心的,无人要害念儿,只不过乃是女儿好奇罢了,念儿是如何与靳国公夫人相遇的,这认亲的消息可是不曾传出,为何京都城一点消息都没有。”

    穆氏闻言便是放下心来,四下相看一番对着洛冰婧低声说道:

    “念儿可真是个玲珑剔透的丫头,她知娘亲与靳国公府的隔阂便四下打探靳国公府之人的行踪,说来也巧那日我前去国光寺上香祈福,靳国公夫人亦是在国光寺,念儿便巧妙让我与靳国公夫人相遇。”

    听到着洛冰婧还有何不明白的看来这苏念儿乃是有目的接近她们母女的,更是借着娘亲的手与靳国公夫人相认。

    现在的国光寺已非往昔的国光寺能相提并论的,现在室内皆是各地前来的高僧云游自此留与国光寺为僧。

    那日唯一逃出的小和尚在国光寺地位位及掌寺年岁虽小可地位却是极高。

    想来与那场火灾有关。

    穆氏继续道的便是靳国公夫人与她相见之时神情甚是激动她本以为乃是见她不喜。

    谁知靳国公夫人居然失了仪态上前一把抱住苏念儿口中不断唤道:

    “璃儿娘亲的璃儿,你这些年可是让娘亲好找。”

    穆氏言道此处居然抹起了泪珠子,对着洛冰婧道:

    “婧儿你没瞧见那场面,靳国公夫人与念儿二人哭作一团,当下娘亲便想起你,若婧儿无缘无故消失不见,娘亲不知该如何过活。”

    穆氏一番话下来,洛冰婧亦是红了眼眸,可思及娘亲所讲,这有问题是不仅仅是苏念儿一人还有靳国公夫人处处透着诡异。

    为何一见苏念儿便认定苏念儿乃是她丢失是嫡长女,莫要与她言长相相似,这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长相相视之人何其多。

    “娘亲,念儿可曾与娘亲言其来历。”

    洛冰婧不怕其他,怕的便是苏念儿在娘亲身边这些时日会对娘亲不利。

    穆氏思索一番,好似想到什么一般,开口言道:

    “念儿曾与娘亲提及,她时常做梦梦见小时候身着华服,可是一醒来便什么都没有,念儿乃是可怜之人,幼年时期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年幼之事正好可以诓骗众人为何她失踪之时乃是有记忆的孩子,怎地这数年下来不曾逃回靳国公府,既然能做金满堂的外室,为何不能前去靳国公府认祖归宗。

    “娘亲,靳国公府可是放下话了要将苏念儿一事告知众人?”

    穆氏神色略微低落,开口言道:

    “靳国公爷不愿为念儿举办认亲仪式,道是怕伤及靳怡,毕竟她们二人乃是双生,却只有念儿一人与靳国公夫人长相相似。”

    洛冰婧闻之便将微皱的眉心给舒展开来,看来苏念儿并非完全成功。

    这靳国公府嫡长女的位置依旧是靳怡,她苏念儿只能道是靳国公府嫡女,还是一个不被靳国公认可,不被世人知晓的嫡女。

    不过这苏念儿是何人派来的,且有何目的为何要接近与她。

    穆氏与洛冰婧二人相谈甚欢,分别之时依依不舍。

    洛冰婧将穆氏送出了二皇子府,瞧着娘亲上了马车便是目色微变。

    转身回了朝霞院,看来她该与金满堂见上一见了,这苏念儿可是金满堂的外室,乃是金满堂领来之人。

    还有一日便是春节,这老天爷却是下起了鹅毛大雪,且这血越下越大完全没有要停住的意思。

    洛冰婧端坐与书案齐,看着窗外的雪已神游太虚。

    石竹几人则是围坐一起,绣着针线。

    “主子,这还有一日便要过年了,主子可是准备了荷包。”

    这荷包乃是她过年之时发放给奴仆的,洛冰婧回过神来,猛然之间站起身来。

    她这时看着愈下愈大的鹅毛大雪之时,才恍然想起今年乃是有一场大雪宰,那时冻死饿死无数皆是穷苦百姓买不起米面买不起炭火。

    洛冰婧的倏然起身,惊的几个丫鬟连忙将手中的活计放下纷纷朝着洛冰婧行来,开口道:

    “主子可是有何不妥。”

    洛冰婧紧忙吩咐道:

    “为我披上狐裘,我要出府。”

    几人闻言皆是面面相窥,现下外面乃是冰天雪地马车寸步难行,主子这时出府是何意。

    “主子为何这般匆忙,现下屋外寸步难行,主子这是要去那。”

    洛冰婧立于房门之处,瞧着院中的积雪心急如焚,她此番出府乃是前去米粮铺与木炭处,现在雪初开始下,这米粮与炭火还未开始涨价。

    前世她隐约记得到了雪灾大爆发百姓们食不果腹居无定所之时,这米粮与炭火皆是涨的比金子还要金贵,寻常人家亦是遭受不住,更何况穷苦百姓。

    “现下可能派人出府,拿上银钱多购置米粮与炭火。”

    云青画眉石竹几人面面相窥,画眉开口道:

    “主子莫要担忧二皇子府的库存足够撑过这一个冬季,主子莫要因着此事落了把柄。”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