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二百三十五章杂七杂八繁琐之事

时间:2018-05-04作者:半折扇

    “皇上,你乃是九五之尊这心该是用在朝堂之上,而不是荒废在这些女人身上,她们若是个好的便罢,可你瞧瞧一个个的堪比蛇蝎,不是哀家要处罚她们二人,而是她们太让哀家失望。”

    太祖太后痛心疾首说道,可眼底却是森森寒意。

    当今圣上脸面之上虽是挂着温和的浅笑,这衣袖之中的手却紧握成拳。

    “祖太后,她们怎能与祖太后相比,祖太后一生贤明辅佐三任帝王,比之朕这个皇上都要受百姓爱戴,这天下之间的女子唯有祖太后能有此尊荣,其她皆是尔尔。”

    皇上在太祖太后面前放低了姿态,寻了下首的位置坐定,眼眸微眯扫视了一遍宋贵妃与娴淑妃二人,眸底则是失望与厌恶。

    与此同时前去相请洛冰婧的仆人回了念香院,一番加油添醋给洛冰婧上着眼药,道:

    “回禀主子爷,正……洛主子已是歇下了,奴才再三相请,洛主子不耐烦道她何时清醒了在来拜见主子爷。”

    仆人本欲道正妃娘娘,在安元香能吃人的眼神下立马改了口。

    安元香这才满意的看了那仆人一眼,起身为侯宏文到了杯茶汤,阴柔道:

    “宏文,姐姐好大的脾性,前些日子……前些日子姐姐她……她差点将妾身给……”

    安元香欲言又止娇容之上皆是后怕与惶恐。

    侯宏文眉心微凝,看着安元香的眼神略有失望,起身道:

    “元香,你可知一事家丑不可外扬,你寻长公主与昭华姑祖母前来可有顾及二皇子府颜面,此事莫在提及,你先行歇下我有公务在身。”

    侯宏文起身便是离去,安元香跌坐在座椅之上,面色凄苦何时宏文居然待她这般,皆是因为洛冰婧的横插一脚,若非洛冰婧怎还有这般事宜。

    洛冰婧躺在床榻之上,却是怎么也无法入眠,瞧着床幔微微出神。

    自她重生以来她便过活的无比憋屈,先是在镇南侯府之中,她本以为她奋起反抗能相护住娘亲,谁知一切皆是妄想罢了。

    娘亲和离她与娘亲被赶出镇南侯府,镇南侯与老夫人等人还是如以往一般前来欺辱她与娘亲。

    她虽有墨玉在手不假,可好似这墨玉在她手中毫无用处。

    齐安侯府的再三欺凌与挑衅,手帕之交的接连背叛决裂,靳国公府的疏离其他府邸的排斥让她倍感乏累。

    如今只是前去赴宴便被这般迫害,难不成她重活一世便是要将这世间的疾苦皆体验一番。

    前世她虽是如同傀儡一般活的失了自我,可是今生她虽活出了自我可是失去的让她身心疲惫。

    阴谋诡计,朝堂风云看似离她很远,可不知何时她早已处在这场皇子夺嫡朝堂诡异的风波之中。

    前一世侯宏文文鼎九五至尊,不知这一世侯宏文是否如同前世一般文鼎九五之尊。

    今生让她倍感欣慰的便是能结识侯宇辉,思及他时洛冰婧便哀叹一声,她与他终究是有缘无份。

    “奴婢拜见二皇子。”

    房外响起画眉几人的行礼之声,洛冰婧面色不耐,难不成这厮又是来寻她麻烦的。

    假寐闭上眼眸,将身子朝向里侧,管他如何。

    当侯宏文掀开帘幔之时,便瞧见洛冰婧已是熟睡,可瞧见洛冰婧搭在身侧的手时便是眼眸微变。

    当下便是朝着床榻行了过去,洛冰婧本是假寐,听着愈来愈近的脚步声便是身子一僵。

    心下如打鼓一般,虽她前世与侯宏文乃是夫妻,夫妻之间该做的都做了,可今生她不愿。

    腾的直起身来,回身对着已行至床榻前的侯宏文说道:

    “二皇子有话直言便是,莫在靠近。”

    侯宏文定住身子,面色不虞。

    “怎么,你乃是我的妃子,难不成你还要据我不成。”

    洛冰婧身子霎时间僵住,这厮莫不是真的要碰她。

    侯宏文冷笑一声,道:

    “看来是了,你无须担心我不会碰你,今日前来便是要告知与你,你已是二皇子府的人,一切皆该从二皇子府的利益颜面出发,莫要因着一己私利丢了二皇子府颜面。”

    侯宏文将此话放下便是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洛冰婧瞬间精神了不少,感情这厮前来又是来警告与她的。

    待侯宏文前脚离去,画眉新妆与云青几人立马进了内室,当瞧见洛冰婧完好无损时几人皆是松了口气。

    石竹上前将洛冰婧上下左右寻看了一番,道:

    “主子,二皇子没伤了主子吧,主子可有什么不适。”

    石竹乃是在宫中被吓过后的后遗症,洛冰婧瞧了几人一眼,摇了摇头,道:

    “无事,我要沐浴且下去准备。”

    太祖太后并未轻饶了宋贵妃与娴淑妃二人,将宋贵妃本就分散的掌宫之权更是剥夺的只剩下了五分之一。

    娴淑妃则是被太祖太后又送进了佛堂,还未自佛堂归来几日便再次面朝佛祖去了。

    佛堂。

    “真是老狐狸,居然能猜测出本宫暗中插手,果然是位居高位让当今圣上都胆怯之人。”

    娴淑妃全然没了平日里贤良淑德的模样,整张面容扭曲,脚边皆是碎瓷片,一宫之人则是跪伏在地,习惯的看着主子人前人后两个模样。

    太子府。

    洛冰洁瘫坐在地,只着了中衣,玉足在外赤果着,整个人如同傻了一般看着手中的圣旨。

    她居然自侧妃的位置被贬为妾,宋月照则是心情愉悦,气势凌人站与洛冰洁身前,趾高气昂道:

    “洛姨娘还不起身,你这刚刚小产可莫要落下了病根以免绝了子嗣缘,真是可怜先是丧失了腹中胎儿,这般又被贬了分位。”

    洛冰洁猛然间抬起脑袋,挣扎起身跌跌撞撞跑了出去,她要前去镇南侯府前去穆伯爵爷府,她不甘心不甘心就这般被人踩在脚下。

    “姑娘,夫人前来探看姑娘了。”

    石竹几人穿着比较喜庆,洛冰婧早在月余之前便吩咐绣娘为画眉新妆石竹云青春桂几人做了新衣。

    “婧儿,婧儿……”

    人还未到声先到,但闻穆氏激动且带着喜悦的声音自院中响起。

    洛冰婧连忙相迎出去,上前便是一把拉住穆氏的手腕道:

    “娘亲,婧儿万分想念娘亲,娘亲这些时日过的可还好,与安定侯几时成婚。”

    洛冰婧与穆氏二人便说道着便朝房间而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