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二百三十一章威胁阉人,偏殿走水

时间:2018-05-04作者:半折扇

    洛冰婧一边说道一边自衣袖之中掏出那柄短剑在手中把玩着,眼神却是一直直视着全公公好似在打量自那个部位入刀子一般,惊的全公公连连后退,额上起了一层冷汗紧张道:

    “二皇子妃娘娘可真真是爱说笑,这短剑乃是凶器娘娘要小心才是莫要伤了自个,奴才这就派人前去寻软轿,定是给娘娘寻一顶舒适的,娘娘莫要心急才是。”

    洛冰婧依旧把玩着手中的短剑,突然将短剑抽了出来,在寒光之下短剑冒着森森的冷意,惊的全公公连忙擦拭额上的冷汗,哆哆嗦嗦道:

    “奴才想起来了,福寿宫有软轿离这管道最近,奴才立马派人前去将软轿抬来。”

    洛冰婧这才将短剑收回衣袖之中,对着全公公说道:

    “全公公若是早些能想起来,本妃便不将这短剑给取出来,下次若是在取短剑之时,这剑之上定要沾染血迹本妃才会将它放回原处,全公公可是记牢了。”

    全贵当下便是点头哈腰,心中却是阴狠算计,若她真的发了疯杀了他这个太监,他乃是白死,毕竟这短剑乃是老义亲王之物,主子不会为了一个死去的奴才去寻老义亲王的麻烦。

    不过片刻便有一顶软轿停在洛冰婧身旁,瞧着这软轿比之一般贵人入宫之时乘坐的软轿都要华丽,洛冰婧缓步迈进轿中,全贵立马吩咐宫人抬起软轿朝着宋贵妃娘娘的栖凤宫而去。

    栖凤宫乃是历朝皇后的居所,宋贵妃本为帝后被贬至贵妃,本应搬出栖凤宫,圣上怜惜便做了主依旧让身为贵妃的宋贵妃居住在栖凤宫。

    一路上宫人行的迅速,洛冰婧在轿中却是坐的稳妥,眼眸微寒不知这一出是宋贵妃吩咐人办的还是洛冰洁吩咐人所办。

    当洛冰婧一行人行至栖凤宫时,便听闻三三两两的声音说道:

    “你们可是没瞧见,堂堂二皇子妃尾随在一个奴才身后步行入宫,不知晓的还会以为是初选入宫的宫女呢,不知这开宴之时,咱们大名鼎鼎的二皇子妃能不能赶得上。”

    “若换做我是她定是含羞撞死。”

    全贵对于众人的言语十分舒心,他就不信这二皇子妃还能对这些贵人动手。

    画眉与新妆还有云青、石竹四人皆是面色不虞,但见洛冰婧将轿帘挑开行了出来,面色温和对着那说道之人行了过去,开口道:

    “多谢诸位的关心才是,这宫道景色可是非寻常之地能比拟的,本妃并未感觉不妥。”

    说道的几人皆是面色难堪甚是不自在,这在背后议论她人且是被议论之人逮个正着。

    “不好了,不好了走水了走水了。”

    自东南方升起一股浓烟,但见一个宫人十分狼狈自东南方跑了出来,嘴里大声喊叫着。

    众人闻言皆是一怔,这宫中走水可是非同小可尤其是此地正在举办这宴会。

    但见其中一位夫人猛然起身开口嚷嚷道:

    “糟了糟了,这东南方的偏殿乃是洛侧妃所在之地,洛侧妃乃是身怀六甲之人,这该如何自保。”

    一直不曾露面的宋贵妃不紧不慢的行了过来,扫视了众人一番,冷漠开口说道:

    “诸位稍安勿躁,天干物燥时值隆冬怕是出了纰漏引起偏殿火灾。”

    突然一个婆子慌慌张张的朝着宋贵妃跑了过来,上前便是行礼问安随附在宋贵妃耳边不知说道了什么。

    但见宋贵妃面色巨变,完全不顾及在场众人,刚才还十分沉稳之人此时却是步履如飞朝着东南方而去。

    东南方偏殿居住之人乃是洛冰洁,洛冰婧可不认为宋贵妃如此慌张乃是因着洛冰洁的安慰,定是出了纰漏。

    众人面面相窥不知东南方发生了何事,只知乃是起了大火,其中不少夫人知晓东南方偏殿乃是洛侧妃进宫之时住的殿宇。

    宋贵妃娘娘这般心急,想来该是洛侧妃出了事。

    “不妨大家一起前去瞧瞧发生了何事,必要之时还能相劝上一两句。”

    开口说话之人乃是宫中新晋宠妃德妃,平日里便傲娇惯了,对宋贵妃乃是阳奉阴违丝毫不将宋贵妃放在眼中。

    德妃起身姿态万千的朝着东南方,众人见此便有些人紧随德妃前去,有些人则是呆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婧儿,许久不见”

    洛冰婧正想追随德妃前去一道瞧瞧到底发生了何事,谁知却被人一把拉住手腕。

    洛冰婧转身瞧去,当看见所拽她之人是谁时便寒着冷面道:

    “白姑娘近来无恙,怎地未随侯爷离开京都。”

    白云霓四下探看一番压低声音说道:

    “婧儿莫要前去,此乃是宋贵妃所为,若是婧儿去了便是中了圈套。”

    道完却是扬声一笑道:

    “婧儿怕是有所不知,我被赐婚给了五皇子,要在这京都城呆上半年之久,往后空闲时暇我变前去贵府多多叨扰。”

    白云霓好似故意说给其她人听得,洛冰婧却是心下不解不知白云霓所言是真是假,白云霓见洛冰婧并不信任与她,当下便是故意凑近洛冰婧身旁,依旧压低声音道:

    “婧儿我知你不信我,但此次乃是我出自好意不想看着你被活活害死。”

    洛冰婧继续莫不吭声,转身便要跟随德妃娘娘前去。

    白云霓则是一阵气恼上前阻拦道:

    “婧儿,我知你不信我,还有小心你身边的苏念儿。”

    白云霓道完便转身离去,消失在宫门之处。

    洛冰婧心中猛然瞧起警钟,白云霓是如何得知她苏念儿的洛冰婧暗道一声不好。

    苏念儿现在跟随在娘亲身侧,若是苏念儿乃是不轨之人,娘亲岂不是有危险。

    一时间洛冰婧立马想跨出皇宫前去穆府。

    “婧儿姐姐你怎地在这,快前去瞧瞧你那庶姐,慧心听闻一个婆子说道,怕是你那庶姐已香消玉损。”

    许慧心拉着洛冰婧的衣袖开口说道,并且拉扯着洛冰婧前去东南方。

    二人还未踏进偏殿位置便被烟雾呛的睁不开眼。

    “婧儿,慧心你们二人在这做甚,人已被救出来了,并无大碍。”

    闫香掩着口鼻上前唤住洛冰婧与许慧心二人。

    洛冰婧与许慧心则是对视一眼,不知这其中有多少隐情在其中。

    “婧儿,你这身装扮真是养眼,婧儿这一切皆不是你我能左右之事。”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