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二百三十章行宫道,拿短剑

时间:2018-05-04作者:半折扇

    洛冰婧上了马车便是闭目养精蓄锐,这宫中乃是狼窝虎穴需时刻提防着,尤其这宴会乃是宋贵妃为洛冰洁所举办的。

    因着洛冰洁怀有子嗣被接进宫中安胎乃是恩宠极盛,水姨娘有幸今日一早便被早早接入宫中作陪洛冰洁。

    “娘亲,这孩子乃是女儿的贵人。”

    洛冰洁扶着还未隆起的小腹低喃说道,她好似做梦一般到现在还未清醒过来一切皆是那么虚无缥缈却又是那么真实。

    自被宋贵妃接入宫中她便享受了妃子的待遇,身边宫女太监不下几十人在一旁侍候。

    山珍海味珍惜补品一股脑的皆送进了她所在宫殿,每日便是享受着这孩子给她带来的一切福分。

    水姨娘则是四下瞧了一番,看着身处幸福之中的女儿不知为何总是心下憋闷,当下便是对着洛冰洁说道:

    “洁儿,莫要忘了你大弟与你所说之事,那药你可曾服用了,太医可是把出了异象。”

    洛冰洁不悦的看了一眼水姨娘,缓缓站起身来,不悦道:

    “娘亲不必时时刻刻将大弟的功劳挂在嘴边,他乃是本妃的大弟,本妃飞黄腾达之日怎会忘了大弟,娘亲是要害女儿不成,这可是在宫中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娘亲应该明白才是,我这乃是怀的太子的子嗣,这脉象怎会异常,现下太医院记录女儿已是怀了三个月身孕,这孩子注定是晚产之子。”

    洛冰洁此言一出,水姨娘便将提着的心给稍稍放了下来,既然那药改变了洁儿的脉象便好,父亲所求之人不愧是神医,可是思及洁儿刚才话语之中的不耐烦便是一阵叹息,女儿的性子总归是左了。

    这话若是让赐儿听到了,不知会作何感想。

    洛冰婧瞧着眼前熟悉之地便是一阵惆帐,皇宫对于她人来说或许是神秘富贵权利与荣华的象征,对她来说皆是一座华丽的囚笼而已。

    前世她在这囚笼之中生活了几十年,对着皇宫之中的一宫一殿一院一园哪怕是一条小径皆是清清楚楚。

    绵延辉煌的殿宇好似要将众人的眼眸给折瞎,高门红墙之中不知埋藏着多少人的性命与那见不得人的肮脏之事。

    每行一步洛冰婧的心便沉上一分,这看不见尽头的进宫之路乃是让她最为不愿想起的,曾经这条道上死伤了数千人,其中便有侯宇辉。

    云青与石竹乃是第一次进宫,虽对这巍峨的皇宫略感新奇,却心下紧张不已,按着新妆与画眉教导紧紧跟随在二人身后,生怕行错一步便为主子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前来引领洛冰婧等人进宫的公公乃是宋贵妃身边之人,端着一副架子对着洛冰婧并未有多少恭敬,不知是不是宋贵妃有意为之,洛冰婧乃是皇子妃理应能坐的软轿现在却是步行。

    新妆询问过这公公,却被告知今日进宫贵人诸多,这软轿子一时没了,还望洛冰婧恕罪能委屈将就一番走进宫去。

    新妆与画眉二人本欲与这太监理论一番,却是被洛冰婧给制止了,这很是明显有人故意下的命令为难与她。

    这宫中怎会缺少了软轿,这乃是天下最富足之地最奢华最奢靡之处,宫中软轿数不胜数即使这全天下的贵人进宫这软轿亦是有余。

    那公公见洛冰婧好欺辱,这一路上皆是行的迅速,丝毫不顾及洛冰婧乃是一位女子。

    安元香只差怒骂出声,因着洛冰婧的缘故,她一个侧室只能陪着洛冰婧在这冰天雪地之中挨冻行走,加之她本身为了出众便放弃了狐裘,现下安元香恨不得扯下洛冰婧身上的衣衫。

    “停轿,呀两位姐姐怎地没有乘坐软轿,安姐姐快些上来,瞧你冷的莫得了风寒才是。”

    来人乃是靳怡,虽是话语之中乃是关心之意,可这眼眸之中却带着幸灾乐祸的喜意。

    安元香早已忍耐不住,当下便上了靳怡所在的软轿,靳怡歉疚的看着洛冰婧说道:

    “姐姐可真是对不住了,这轿子只能乘坐两人,我与安姐姐先行一步,姐姐慢慢欣赏这宫中景色。”

    当下靳怡便吩咐起轿,这下画眉便是忍不住了,开口便是说道:

    “全公公这是何意,莫不是瞧着我家主子好欺辱便这般折腾我家主子。”

    全公公不喜的看了一眼画眉,趾高气昂道:

    “杂家道是谁这般没大没小,原来是画眉姑姑,不知姑姑是何时被贬至二皇子府的,画眉姑姑这般可是错怪了杂家了,这宫中贵人来来往往不知几许,这轿子便亦是如此来来往往不知何时便腾出了轿子,只能怪二皇子妃娘娘福运不济。”

    全公公这话说的便是有些不敬,只不过那有恃无恐盛气凌人的态度全然不将洛冰婧等人放在眼中。

    画眉当下便是对着全贵怒喝道:

    “全贵你还知我是画眉姑姑,今日之事若我向太祖太后禀报了不知你会落的何等下场,还不快去将软轿抬来。”

    洛冰婧全然一副看戏的态度,这全贵感怎么做定是不怕画眉向太祖太后告状,当下便闻全贵开口说道:

    “可真是不巧太祖太后两日前便前去佛堂闭关去了,不知除夕之日能否出关,画眉姑姑年前怕是见不到太祖太后了。”

    怪不得全贵这般有恃无恐,画眉当下便是对着全贵轻呸一声道:

    “狗奴才小人得志。”

    洛冰婧却是对画眉的举动起了疑心,画眉平日里并不是这般冲动之人,更不是这般惹是生非之人,今日这般是为何。

    但见新妆飞快的看了一眼洛冰婧,上前便是对着全贵赔罪道:

    “全公公莫于画眉计较,全公公大人大量可派人前去探看一番有了空闲的软轿,主子虽是心地慈善可公公莫要忘了一事太祖太后只是闭关,若是出了关公公还能这般从容吗。”

    洛冰婧则是上前,看了一眼画眉与新妆接着又冷眼看了一眼全贵开口说道:

    “本妃今日能有幸见识一番这进宫之道乃是本妃的荣幸,只不过本妃现下累了,不知全公公可派人前去寻一顶软轿,本妃有一个坏毛病,便是心情不悦之时便会将这短剑拿出,若是急躁之时便会将这短剑刺入他人体内,幸而这短剑乃是老义亲王之物,就算杀了人了只要不是勋贵之人皆是无罪,全公公你今日穿的可厚?”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