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二百二十九章已逝故人,宫中赴宴

时间:2018-05-04作者:半折扇

    长公主眼眸之中迷上一层阴影,瞧着那女子的背影便是开口阻拦道:

    “皇妹既然能出了那院子前来二皇子府邸,为何不前去宫中拜见母后,你乃是母后嫡亲子嗣你已二十年不曾与母后见上一面。”

    洛冰婧则是震惊不已,这女子居然是太祖太后的嫡亲子嗣,猛然间洛冰婧被惊的立于原地,太祖太后一生唯有一子一女,子乃是太上皇这女子乃是已逝的二公主昭华。

    昭华公主早已在花嫁之年便消香玉损,可若眼前这女子乃是昭华公主,意味着昭华公主至少遁死几十年历经三位帝王。

    “皇姐,你可真愿我进宫向母后请安。”

    昭华依旧是语气清淡,可这话语之中却蕴含着一丝丝冷意,长公主闻言则是笑容僵持在脸面上。

    昭华淡然一笑,那笑语嫣然让身为女子的洛冰婧都为之一振,没有年老时的老态尽显,只有那出尘的气质高贵盎然。

    “夫人,您不能走,您还未替元香做主。”

    安元香见昭华公主离去,连忙爬起身来对着昭华公主的背影唤道,昭华公主并未停留,只语气温和道:

    “年轻人的把戏层出不穷,若想得到自己想要的便要付出代价,与其求人不如让自个凌驾与他人之上,言尽于此不枉费你祖母求我一场。”

    长公主则是冷眼相看了一眼洛冰婧,紧随着昭华公主离去,走的甚至匆忙,好似前去要追上昭华公主一般,洛冰婧则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长公主是何意,真是稀奇居然没有为她干孙女安元香寻她麻烦。

    安元香则是直接傻愣在原地,昭华公主走了便罢,为何这长公主也走了,她可是费尽了心机将这二人请来,谁知没有惩处了洛冰婧,还落了下乘。

    “安侧妃可想在寻死觅活,该走的都走了,安侧妃可愿让本妃送你一程。”

    洛冰婧可没心思去想长公主与昭华公主二人之间的关系,那二人皆是她不能碰触的,与其让自个苦恼不如解决眼前之事来的妥当。

    安元香则是连连后退,惶恐的看着洛冰婧与石竹等人,生怕洛冰婧一声令下真的将她给了解了,慌张说道:

    “姐姐真是爱说笑,姐姐贵人事忙不必理会妹妹,姐姐快些前去忙吧,妹妹一时糊涂现在已是想明白,孩儿虽没了可还有夫君疼爱与我,何必犯傻寻死。”

    安元香还不忘挖苦洛冰婧一番,洛冰婧无所谓道:

    “本妃清闲的很,府中事宜有管事的在做,妹妹不必顾忌姐姐,本妃便在这看着妹妹寻死,妹妹这一时犯傻还好,若时时犯傻,本妃不介意让妹妹真的痴傻以免糟心,既然妹妹现在清明了姐姐不妨告知妹妹一时,过些时日二皇子府将以正室之礼迎娶平妃娘娘,妹妹到时可莫要犯傻,否则本妃亦是救不了你。”

    洛冰婧此言一出,安元香整个人则是面色惊愕,脑海之中不断回荡着二皇子府要以正室之礼来迎娶平妃,一个凌驾与她之上的安元香还不够,居然还来一个。

    当下安元香便恨得咬牙切齿,却是在心中将靳怡千刀万剐了,想来安元香有所误会,洛冰婧并未言明迎娶之人是谁,安元香所知乃是靳怡被赐为了侧妃。

    只是迟迟未纳罢了,谁知靳怡凌驾与她之上成了平妃,念香院又是一番打砸,殊不知自个却是恨错了人。

    京都城一时间风平浪静,谁也不知这暗中到底是如何的波涛汹涌暗流浮动。

    “主子,今日乃是赴宴主子穿着这般素净可是妥当。”

    画眉眉宇微拧,今日乃是宋贵妃娘娘为了洛侧妃设宴之日,主子受邀前去参宴,可主子这一身粉蓝色宫装着实不妥尤其是主子只佩戴了一套白玉头面略显寒酸。

    画眉与新妆虽是太祖太后赏赐之人不假,可并未自持出身拿捏她人,且与云青与石竹春桂三人感情极好。

    往昔的画眉乃是谨言慎行,自从与石竹多有接触便沾染上了石竹多言多语的毛病。

    洛冰婧并未怪罪画眉,而是看着铜镜之中的人儿,清新脱俗别有一番风情,虽是素静可自带一股清冷之气。

    她虽是前去赴宴不假,可这宴会说不定乃是鸿门宴,一群莺莺燕燕五颜六色,与其与她人争艳不如打扮稳妥一番。

    “这般便好,几时了行吧。”

    洛冰婧起身,新妆立马上前为洛冰婧披上狐裘,云青与石竹二人则是一个送上汤婆子一个为洛冰婧整理了一番服侍。

    春桂则是自房外禀道:

    “主子马车已备好,安侧妃已是收到了邀请正在府门之处相等着主子。”

    洛冰婧闻言并不惊讶,安元香虽是侧妃不假,可这京都城谁不将安元香看做是二皇子府的正妃娘娘。

    毕竟安元香与侯宏文之间的情事乃是众人皆知,加之她与安元香二人本身的身份地位虽是不妨多让不假,可她没有家族相护持。

    待洛冰婧行至府门之处时便瞧见安元香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立于府门之处,面色不虞因着衣着打扮淡薄了些已是冻的瑟瑟发抖。

    “姐姐,妹妹等候多时妹妹可算是将姐姐给盼来了。”

    安元香说的咬牙切齿恨不得怒骂出声,心道洛冰婧乃是故意而为之分明就是拖延时辰让她在府门之处受冻。

    洛冰婧瞧着安元香的衣着打扮便是会心一笑,水红色衣裙接近与正室的大红正装,可真是颇费心机。

    这乃是寒冬腊月,安元香只着了一层单薄衣裙连狐裘都未曾佩戴,洛冰婧不得不感叹安元香的体质真是非常人。

    “妹妹这身打扮可让姐姐眼前一亮,不知妹妹可是清凉的狠,想来妹妹美丽冻人在府门之处乃是一道风景,姐姐可是来早了打扰了妹妹,不过姐姐真真佩服妹妹。”

    洛冰婧道完便转身上了马车,安元香则是面色铁青抓狂不已,这贱人定是故意的。

    新妆与画眉则是在安元香身前停顿住道:

    “安侧妃往后这红色衣衫莫要在穿着了,若是让太祖太后知晓了怕是免不了一顿责罚。”

    二人道完便与云青石竹等人一道上了仆人的马车。

    安元香眼眸之中带着狠毒,心中却是将洛冰婧凌迟,现在连两个丫鬟都敢对她说教了,这一切皆是洛冰婧给害的。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