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东宫难宠 第二百二十八章设了圈套

时间:2018-04-28作者:半折扇

    “主子,主子你醒醒啊,主子早就没了,你现在这般又能如何。”

    洛冰婧等人踏入院落之时便闻见廖嬷嬷的相劝之声。

    洛冰婧踏入院中便瞧见安元香与一群丫鬟仆妇正聚集在一颗树下且那颗树上悬挂着一条白绫。

    但闻安元香悲戚道:

    “我活着还有何须意义,不如随了我那苦命的孩儿一道前去了解了这悲苦一生。”

    洛冰婧等人就这般相看着,这安元香居然玩去了一哭二宝三上吊的把戏,可是不曾见安元香有上吊的意思。

    等了片刻迟迟见安元香只在那哭诉却未瞧见她在进一步动作。

    当下洛冰婧便是上前,开口道:

    “安侧妃派人将本妃请来,可是要本妃相助安侧妃一把想来亦是如此安侧妃寻死觅活定是下不了狠心,本妃勉为其难相助安侧妃一番,来人呐送安侧妃上路。”

    众人万万没想到洛冰婧会这般做法,当下石竹与几个婆子便气势浩荡朝着安元香行了过去。

    刚才还不让丫鬟婆子靠近的安元香此时躲进了丫鬟婆子之中,开口道:

    “姐姐好狠的心,不仅将我那未出世的孩儿给害了,现在姐姐还想了解了妹妹的性命,妹妹不知那里得罪了姐姐。”

    安元香颇有恶人先告状的意味,当下洛冰婧便是提高警惕,这安元香可是给她下了圈套。

    若是她猜测不假,这院中定是有她人在暗中观察着这一切。

    既然她要做戏,她便奉陪到底,当下便是抽出袖中锦帕掩着眼眸,悲苦道:

    “妹妹何必这般伤姐姐,妹妹寻死觅活不过为的便是让我心生内疚,可妹妹你那孩儿并非是本妃害的,妹妹不仅将那孩子的离世按在本妃头上,现在还要寻死按在本妃头上,你我皆是女子何苦处处为难。”

    洛冰婧此言一出,安元香则是狠的咬牙切齿,这贱人何时这般低声下气了。

    当下便是朝着那回廊之处看了一眼,便是悲痛嘶吼道:

    “姐姐敢做为何不敢认,若非姐姐将我推至雪窝之中,妹妹又怎会产。”

    安元香极力将产一事按在洛冰婧头上。

    洛冰婧闻言便是神情微冷,收回手中帕子对着安元香坚定开口道:

    “妹妹玩的一手好把戏,妹妹现下无人何必在装模作样,妹妹并未怀有身孕,就连这产皆是作假,不知被外人知晓了,会如何瞧妹妹。”

    安元香明显神色之中闪过慌乱,立马反驳道:

    “姐姐休要胡言乱语,姐姐不承认暗害妹妹便罢,何必要泼妹妹脏水。”

    洛冰婧却是缓步朝着安元香行了过去,并未开口道,而是离安元香越来越近。

    待洛冰婧站在安元香身前面容相对之时,洛冰婧便心附在安元香耳侧低声道:

    “安侧妃耍的可是好手段,若非我猜测不错的话,长公主可是在院中瞧着”

    安元香猛然将洛冰婧推离,诧异的看着洛冰婧开口道:

    “你到底知道什么,洛冰婧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你欠我的,若非是你我现在怎会睡觉宏文哥哥的侧妃而不是他的正妃。”

    洛冰婧却是好整以暇的看着安元香,莫非这安元香乃是痴傻之人。

    她这般逼迫她承认害她子嗣是做甚,难不成是要长公主为她做主。

    可是转念一想便是不通,长公主虽是身份尊贵可总归是公主是孤寡的王妃,长公主虽手中有实权不假,可不能逾越了规矩来惩罚她这个皇子妃。

    思及此处洛冰婧便是身子一僵,或许在这院中之人并非是长公主,又或许是并非只有长公主一人。

    洛冰婧这厢刚理清头绪,便瞧见安元香眼眸之中带着狠毒带着得逞。

    但见安元香猛然朝着洛冰婧扑了过来,洛冰婧下意识去挡,谁知安元香顺势猛地朝后仰躺过去。

    只是瞬间安元香便是面色苍白毫无血色,紧接着便是丫鬟仆妇大声喊叫之声。

    “正妃娘娘要杀了安侧妃。”

    此言一出洛冰婧便是面色为寒,看来刚刚安元香所表现出的一切皆是为了激怒与她。

    洛冰婧冷静看着这周遭的一切,心中默念她到底瞧瞧那隐藏之人会何时出来,出来之人又是谁。

    “你便是洛冰婧。”

    猛然响起一道女声,洛冰婧倏然转身我,但见一位风华绝代已是迟暮之年的女子立于她身后。

    之所以这女子风华绝代乃是因着这女子虽是上了年纪不假,这相貌虽是历经沧桑,但不难瞧出此女子年轻之时该是何等的倾国倾城,加之女子周身的气息让人只能仰望。

    “敢问夫人是何须人。”

    洛冰婧瞧着女子已是人妇的打扮,便这般开口询问道。

    脑海之中却是在搜索关于此人的记忆,不止今生她前世亦未见过此人。

    但见那女子缓步行至安元香身旁,只淡淡的看了一眼安元香开口道:

    “她并非是你言语之中作恶多端之人。”

    安元香则是惨白着脸道:

    “夫人,因是因为她元香的孩儿才没了,现在她又要将元香给逼死,难不成这些皆不能体现她乃是作恶多端心狠手辣之人。”

    “皇妹性子还是这般淡然还是这般仁慈。”

    长公主自另一方向行来,看着那女子眼眸之中带着愤恨之意,口中却是亲昵的唤着皇妹。

    洛冰婧万万没想到此女子居然会是老妪婆的皇妹。

    怪不得这女子周身皆是透着高贵的气息,原来这女子乃是皇室之人。

    “长姐,我只不过是就事论事罢了,若无他事我便回了。”

    女子依旧是淡淡的,不仅仅是神色淡然语气淡然就连周身散发出来的气质依旧是淡然的。

    长公主上前阻拦在那女子身前,开口道

    “皇妹何必这般大慌张。”

    洛冰婧瞧着那女子身后跟着的仆妇甚是眼熟,因着那仆妇带着面具洛冰婧只觉得其身形甚是熟悉却是想不起来这人是谁。

    “皇姐得饶人处且饶人,我现在乃是修行之人,还望皇姐能行善积德。”

    女子道完便要离去,看着那仆妇的身影,洛冰婧猛然间脑中灵光一闪,这仆妇乃是她在齐安侯府百花园之中瞧见的鬼面婆婆。

    怪不得当时侯宇辉与侯宏文对这鬼面婆婆与其主人这般恭敬。

    原来这人乃是侯氏一族之人且是身份地位尊贵之人。

    lt; cssadhtl
小说推荐